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 糙汉子 ...

  •   “驰子,队里派给你个任务,以后这个小师傅就住你家,你要好好照顾。”李建军一走进堂屋,李红旗就把小和尚指给他看。
      
      李建军低头看向小和尚,小小的一只,只比他膝盖高一些,皮肤白嫩得像豆腐,衬得一双大眼里的眸子乌黑黝亮,正对着他忽闪忽闪,释放出只属于孩童的纯真光芒。
      
      小和尚也抬起头看李建军,李建军实在太高了,他不得不极力仰起头才能看见他的脸。
      
      他的脸上满满的冷漠,眉头微皱,目光里隐隐透着凶意,但小和尚丝毫不怕,因为他坚信方丈说的话,李建军是个好人,于是他用充满笑意的目光看了回去。
      
      李建军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把头撇了回去,不再看小和尚。
      
      “我知道多人多双筷子,你放心,队里不会亏待你。按照小师傅吃的口粮,队上会多算到你的工分里。”
      
      李红旗认为这个安排够公道了。
      
      又不用你李建军出钱出粮,就算平时用度可能会贴上一些,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又能贴出多少?
      
      李红旗直勾勾地看向李建军,李建军被他盯的心里发毛。
      
      这是没得商量,一定要答应了?
      
      李建军再度看了一眼小和尚,目光里又多添了一丝厌烦。小和尚丝毫没有因为李建军流露出的不耐烦感到难过,大大方方地回给他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李建军头疼地发紧,点了下头。
      
      李红旗长长松了口气,这就算是答应了吧。
      
      将视线移到小和尚身上,李红旗亲切地说:“去吧,有空我会来看你。”
      
      小和尚双手合十,对李红旗颔首表示感谢。
      
      李建军大步迈出李红旗家的院门,小和尚紧紧跟在他的后面,如同一条如影随形的小尾巴。
      
      李建军腿长,小和尚腿短。李建军每迈一步,小和尚都不得不小跑两三步才能跟上。
      
      “我们现在去哪里,回家吗?”小和尚问得忐忑,他不知道能不能称李建军住的地方是“家”。
      
      小和尚曾有一个温暖的家。
      
      灵泉寺。
      
      后来寺里的和尚们都走了,他的家也就没了。
      
      他很渴望能再有一个家。
      
      “嗯。”
      
      李建军倒没有针对小和尚的意思,他向来少言寡语。
      
      小和尚笑了,方丈果然是对的,李建军是个好人,他愿意给小和尚一个家。
      
      “家里还有谁?”
      
      小和尚很想知道,他新拥有的家是不是也像灵泉寺一样,是个有很多人的热闹大家庭。
      
      “只有我一个人。”李建军沉声道。
      
      感觉到李建军语气里的落寞,小和尚快跑了几步,小小的手拉住李建军的大手,奶声奶气地说:“施主,小僧以后会陪着你,你就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李建军站停了脚步,低头看小和尚,眼中掠过一抹惊异。
      
      小和尚的眼中噙着泪水。
      
      这小家伙是在可怜我吗?
      
      “其实我还有个姐姐,前年嫁去了第六生产大队。”
      
      李建军解释完,伸手抚了下小和尚的光头,他摸孩子的动作实在太生疏,指尖刚一碰到小和尚光溜溜的脑袋瓜就撤了回去,转回身继续朝前走去。
      
      地里干活的人都下工了,金灿灿的麦田苞米田里安静得出奇,人从边上经过,能清楚地听到风吹过麦浪的簌簌声。
      
      夕阳西下,给大地蒙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光影。
      
      小和尚渐渐体力不支,越来越追不上李建军,离他越来越远。
      
      有一会儿没听到小和尚的唠唠叨叨,李建军转回头看他,发现他远远地落到了四五十米开外。
      
      站在暗黄色的田埂中间,气喘吁吁,双手撑着半蹲下来的膝盖,整个人看起来更小了。
      
      小和尚没想到李建军会回来,当他发现时,李建军已经走到了面前,一把抱起了他。
      
      坐在李建军的胳膊上,小和尚搂着他的脖子,他的身上有汗味,下巴上细微的胡渣子扎了他的脸。对于这些,他一点也不讨厌。
      
      小和尚又想起了方丈,方丈也曾这样抱他,将他从一个包在襁褓里的婴儿,抱到了现在这样大。
      
      枕着李建军宽厚的肩膀,小和尚沉沉地睡着了。李建军走得又快又稳,他睡得很香,一路上都没有醒。直到李建军推开院门时,他被“咿咿呀呀”的开门声吵醒,才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
      
      院子里有东西南三面厢房,有四个高矮不一的男孩在院子中玩耍,南厢房里探出一张年轻女人刻薄的脸,她诧异地看着李建军抱着他走进东面的厢房。
      
      被放在炕上,小和尚很快又睡着了,再醒来时,窗外的天色完全黑了。
      
      李建军把晚饭摆上了炕桌,昏黄的煤油灯下,七八个黍米馍被堆在白色搪瓷盆里,旁边有一盘辣炒萝卜丝,散发着一股清甜的香味。
      
      “吃饭吧!”李建军递给小和尚一双筷子。
      
      小和尚揉了揉眼睛,跪坐在炕桌前,对李建军打了个揖:“小僧不吃晚饭。”
      
      李建军看了看黍米馍,又看了看辣炒萝卜丝,两样都是一点荤腥不沾,他感到不解,问道:“菜不合胃口?”
      
      小和尚摇了摇头,认真地解释:“佛家云‘非时不食’,戒律规定过了中午,是不能吃饭的。”
      
      看到小和尚身形单薄,李建军拧眉,这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一天只吃两顿饭。
      
      在小和尚的注视下,李建军吃一口馍,夹一筷子萝卜丝。小和尚目不转睛地看着李建军,乌黑的眼珠跟随他一抬手、一落筷,滴溜溜地转。
      
      李建军几次抬起头,都正对上小和尚充满兴趣的眼神。他最后索性不再抬头看小和尚了,只一个劲儿地埋头吃饭,越吃越快。
      
      饭后,李建军起身收拾了碗筷。
      
      窗户外的嘈杂声都没有了,出奇得安静,已经接近夜里9点钟,明早还要上工,所有人都睡了。
      
      李建军从外面进来,端了盆热水,让小和尚刷牙洗漱后,又拧了条热毛巾给小和尚擦脸擦手。
      
      小和尚的手小小的,脸也小小的,白白嫩嫩地伸给李建军,任由他摆弄。他大掌将毛巾往小和尚的脸上一烀,又各抹了一下小和尚的两只小手,就算完事。
      
      接着撤了摆在炕中间的小木桌,熄了煤油灯,李建军也睡了,他给小和尚找出了个草绿色的军用枕头,不大,摆在自己的枕头边上。他睡在靠外的一边,让小和尚睡在里面。
      
      小和尚面朝李建军睡着,李建军又感觉到他亮晶晶的眼神 ,他转了个身,将背对着小和尚。
      
      小和尚向李建军挪动,额头抵上了李建军宽厚的背,李建军转回头看他:“怎么了?”
      
      黑暗中,小和尚拉住李建军汗衫的下摆,发出幼兽一样的呜咽。
      
      这是从灵泉寺出来后,小和尚第一次哭。
      
      他想念方丈,也想念灵泉寺的师兄们了。
      
      李建军僵住了,他没有安慰过人,也没被人安慰过,虽然小和尚把头埋在他的背上,他看不见小和尚的脸,但从背上汗衫渐渐湿了,他能感觉得到小和尚应该哭得厉害。
      
      还是个孩子啊,才四五岁。
      
      李建军抬起手臂,伸到背后,轻轻地拍小和尚的肩。
      
      小和尚的哭声越来越轻,特属于孩童的奶味鼾声取而代之,李建军见到他脸上布满泪痕,鼻子里还吹出了泡泡。
      
      黑暗中,李建军嘴角微微地勾起。
      
      夜里风凉,李建军拉起一条薄被,严严实实地盖在了小和尚的身上,被子不大,一角只将将地盖住李建军的腰。
      
      继续转回身背对着小和尚,李建军呼吸渐渐均匀,也睡去了。
      
      小和尚坠入了梦乡,睡得异常香甜,他一会儿无意识地抬起小腿,搭上李建军的腰,一会儿又抓住李建军的胳膊,白嫩嫩的小爪在他黝黑健硕的肌肉上留下细微的抓痕。
      
      李建军只在一开始的时候睁开了眼,当意识到小和尚睡觉不老实后,他只随手给小和尚掖上了被子,便就继续睡去,随便小和尚在他身上怎么折腾,他都没有再理会。
      
      过了后半夜,有人走到东厢房的窗户底下,轻轻地敲木头制的窗户框。
      
      窗户框只闷响了一下,李建军就醒了。
      
      他披上衣服出门,李明凤一见他的面,就问他道:“你家里是不是来了个小和尚?”
      
      李建军有些吃惊李明凤怎么会这么快知道小和尚的事,他点了下头。如果是平时,他会让李明凤进屋,但是想到炕上小和尚已经睡着了,他不想吵醒他,便还是和李明凤站在门口,用压低了的嗓音轻轻地讲。
      
      “这么小的孩子,你一个大男人带着真不是回事,也不知道李红旗是怎么想的。”李明凤摇了摇头,忍不住埋怨了李红旗一通。
      
      “找我有什么事?”李建军语气淡淡的。
      
      李明凤和李建军是亲姐弟,小的时候两人关系还算不错。后来李建军当兵,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他们的感情才淡了下来。
      
      后来李明凤嫁到第六生产大队,李建军退伍回来,两人的关系也一直没有回暖,一年里联系不到几次。就算是少有的几次接触,也都是李明凤来找李建军,不是向李建军借钱,就是求他托战友办事。
      
      李明凤眼神闪烁,轻咳了一声,笑道:“我婆家老三那房不是一直没孩子吗?你不如把这个小和尚送给他们,他们一直想要个生儿子的引子。”
      
      “引子?”李建军挑眉。
      
      李明凤解释道:“这是找人求来的方子,要是一直生不出孩子,那就找个别人家的孩子先养着。一般不出一年,准能生出自己的娃来。”
      
      “那之后呢?”李建军问。
      
      他的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亲生的孩子既然生出来了,那么打算怎么对待那个引子。
      
      “养一个是养,养两个不也一样吗,总归不会亏待了那孩子。”李明凤嘴上说得容易,其实心里并没有将被当成引子的孩子的命运当回事。
      
      到底不是亲生的。
      
      现年头,谁家里的粮食都不富裕,难道还一直白养下去?
      
      大不了,再扔回队里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