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徐珊说家里有四亩水田,李广泉应得两亩水田,可以把这两亩水田租出去,换来的稻米用作她和李广泉的生活。她现在已经十岁,洗衣做饭样样都可以,自理生活完全没问题。
      
      她已经想好了,以后可以带着李广泉一起过日子,报恩也好,作伴也好,反正她会把李广泉养到十八岁。
      
      “这能行吗?”村长打量了几眼徐珊,面露怀疑。
      
      在他眼中,徐珊就是个瘦瘦小小的姑娘,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可十岁也太小了一点,干家务活没问题,可总有一些体力活必须要干的啊,“徐珊啊,要不还是给你们找找人家吧,爷爷尽量让你们待在一处。”
      
      徐珊摇了摇头,“没有人会愿意同时要我们两个的,我和广泉都记事了,谁家都怕养不熟。就算分开带回去做童养媳和上门女婿,日子指不定还不如自己过。”
      
      她宁愿去流浪,也不要去做童养媳。
      
      村长哎了一声,抽了口旱烟,现实确实如徐珊说的一样,这年头,上门让人养着那就要低人一等,根本别想硬气说话,能不能吃饱都是一个问题。
      
      “我不同意。”谢梅看村长不说话了,两个叔伯也没开口反对,看着徐珊说,“你们两个小屁孩,现在说的简单,到时候砍不来柴火、吃不饱饭,还不是要靠我们夫妻接济!”
      
      “大嫂,我力气是小,但家里现在锅灶旁的木柴都是我一根根从山上拖回来的吧?家里每天的饭是我做的,衣服也是我洗的吧?”徐珊不甘示弱地回瞪着谢梅,“既然这些事我之前能做好,为什么大嫂觉得我现在不行了?”
      
      她顿了下,眼睛微微眯起,她一个多活一辈子的大脑,谢梅的小心思在她这里根本不够看,“该不会是大嫂一开始就打算独占家产,认为把广泉送走后,家里的房子和田地都是你和大哥的了吧?”
      
      女儿都是要泼出去的水,得不到什么家产,虽然徐珊很不屑这样的习俗,但这个年代就是这样。蒋兰英在世时没明说怎么分家产,但这一亩三分地再破,不管李广泉再小,也都有他的一份。
      
      大家一听徐珊这话,纷纷看向谢梅,眼神渐渐露出鄙夷。
      
      争家产不是稀奇事,兄弟父母大打出手的都有,包括在场的李家叔伯家也有,但眼下说的不是他们家的事,以看热闹的心思去想,心里便立刻把谢梅贬得低低的。
      
      谢梅被徐珊猜中心事,张嘴说了个你字,喘着粗气,吞吞吐吐半天,才骂了句你放屁。
      
      “我也觉得这个好。”一直没说话的方奶奶忽然插话,她布满沟壑的脸朝徐珊怀里的李广泉望去,一字一句慢慢地说,“人人都说家族兴旺才好,偏你们李家嫌弃人多。平常烧火做饭徐珊都可以,两亩水田租出去,一年也有两百斤稻谷换回来,饿不死他们两个。广坤媳妇,你要这么不能容人,那你就在院子中央隔一道围墙,以后各过各的就是。徐珊说得对,广泉是儿子,这个家有广泉的一半。”
      
      谢梅急了,本来她想着能独占家产,那往后日子肯定会好很多,可现在要分出去一半,那是在割她的肉啊,可在座的都是她长辈,就算有心骂人,嘴上也不能说,“方奶奶,这可不公平,家里的四亩水田,我和广坤今年已经种了三亩了,这要租出去,我们不是白幸苦了。”
      
      “那我们租给大哥大嫂就行了。”徐珊适时出声,她早就猜到谢梅会有这种说辞,“租给别人也是租,大嫂以后只要按村里价格,每年给我和广泉一口饭吃就行。好歹大哥和广泉是亲兄弟,大嫂想过自己的小日子,我也理解,但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啊。我要求也不多,正屋房子可以全给大嫂,我就只要眼下和广泉住的屋子,和一些日用品就行。”
      
      她先从道德压制谢梅,再给点赢头,就算谢梅再想反对,一时间也想不到借口说不行。
      
      比逻辑讲道理,徐珊就没输过。正屋徐珊拿来也没用,她也不可能永远住这里,干脆大方让出去,而且李秀荷说不定还会回来,想占她的屋子,可不见得有好处。
      
      谢梅听此还是很心痛少了两亩水田,她都想好过两年翻新房子了,可少了两亩水田,翻新就得再推迟两年,她不甘心地回头拽了下李广坤,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说句话。
      
      但不等李广坤张嘴,村长先发话了。
      
      “行了吧谢梅,儿子继承家业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做人别太贪心,村里人都看着,你们爸妈也在天上看着呢。”
      
      听此,谢梅脸瞬间涨红,拧了下李广坤的大腿,却只换来李广坤沉闷的一声痛,气得谢梅狠狠推了下李广坤,摔门进了屋子。
      
      徐珊看谢梅放弃争论,便当谢梅是同意分家了,她笑着给村长和两位叔伯鞠躬道谢,“村长爷爷,你能不能帮我们写一份分家证明?”
      
      口说无凭,徐珊信不过谢梅为人。
      
      村长听到这话便明白了,他也信不过谢梅,不过他没想到徐珊会说这样的话,小丫头平常看着安安静静,今天却特别有主意,说起话来也头头是道,让他不由有些诧异,“行,我这就帮你写。”
      
      在村长和李家叔伯的见证下,李广坤和李广泉都在分家证明上按了手印,一人拿了一份,徐珊替李广泉保存。
      
      徐珊从厨房每样厨具都拿了一半,就连锅也拿了一口,还有正屋里的棉被之类日用品。
      
      村长看着他们分完东西后,才准备走。
      
      徐珊送村长到门口,连着说了好几声谢谢。
      
      经过今天的事,她能看出来村长是个比较正派的人,若是没有村长在,李家叔伯又都是闷葫芦一样的人,肯定不会帮她出声做主。等她日后若是发达了,今日的恩情她定要回报。
      
      “对了,明天一早,我让我小儿子过来帮你们砌口锅灶。”村长突然想到徐珊和李广泉日后吃饭的问题,便想到他们还差口锅灶,他心里可怜这两个孩子,特别是徐珊,给他一种很懂事的心疼。
      
      “那就多谢村长爷爷了。”徐珊刚才也在想这个问题,没想到村长会主动提出帮忙。
      
      她心里越发感激村长。
      
      送走村长后,徐珊刚转身就撞到抱住她大腿的李广泉。
      
      “媳妇儿,以后咱们和大哥大嫂,就不是一家人了吗?”李广泉仰头望着徐珊,黑琉璃般的大眼睛闪着泪光,因为这两天哭太多,已经在涩涩的疼,所以这会他很伤心,却没有眼泪落下。
      
      徐珊看了眼院子里默默进屋的李广坤,叹了一口气,低头捧住李广泉的脸,没直接回答是不是,“你还有我呢。”
      
      太阳已经西沉,她牵起李广泉的手,往屋子里走去。
      
      这以后啊,以谢梅的小心眼,他们怕是不仅做不成家人,大概还得成仇人。
      
      徐珊进了屋子后,看着屋子里堆放的锅碗瓢盆,想着不管怎么说,以后可以自己当家做主,心里满满燃起对未来的憧憬。
      
      徐珊坚信,之前她能从农村闯出一片天,重来一次肯定也可以。
      
      她牵着李广泉走到床边,正准备脱衣服睡觉时,院子里传来了谢梅的骂声。
      
      “有本事分家,以后你们就别吃我家一口米。”
      “以前还以为是个乖巧的,没想到吃里爬外你最强。”
      “我就看着你们是怎么饿死的,好好地给你找人家不要,非要自己作死,到时候可别指望我们替你们收尸!”
      ......
      
      屋外谢梅一声接一声,徐珊却无动于衷。
      
      一来她现在骂了只会浪费自己力气,就算骂赢了也得不到什么,而谢梅的那些话,在她这里都是小意思,根本气不到她。
      
      但仇她还是会记下的,只要日后有机会,还是要还回去。
      
      只不过李广泉没她那么淡定,拿着蒋兰英送他的银锁唔唔咽咽,开始想妈妈。
      
      见此,徐珊不得不抱住李广泉哄,但她刚把李广泉拦到怀里,就看到李广泉手中的银锁中间缝隙有点大。
      
      她拿起银锁看了眼,这才发现银锁里塞了东西。
      
      “怎么了媳妇儿?”李广泉抬手擦了下眼泪,尽量忍住不哭,他现在没妈了,不能再那么爱哭了。
      
      “有点奇怪。”徐珊说着下床把银锁举在窗户边,借着月光,她确定银锁里有东西。
      
      她想到之前的猜测,掰了下银锁,银锁就开成两半,弹出两张纸币掉在地上。
      
      徐珊弯腰捡了起来,发现是一张十块钱和一张五块钱。
      
      今天分家,她并没有谈到钱,是因为李家确实穷,不可能留下多少钱,而谢梅还拿办丧事借钱为理由说家穷,她若是开口要钱,便是无理取闹,所以她根本就没想到钱头上,毕竟以后日子如何,靠的是自己的本事,而不是蒋兰英留下来的几块钱。
      
      但她没想到蒋兰英会偷偷给李广泉塞了十五块钱,想到蒋兰英也知道儿子女儿靠不住吧。
      
      而李家能有多少钱,徐珊是能算出来的。
      
      李秀荷去小学食堂才干半年,每个月给家里的六块钱,大部分都给蒋兰英看病买药了,李广坤夫妇手上的钱又不会交给蒋兰英。
      
      所以十五块钱对于蒋兰英来说,应该是她的棺材本了,难怪谢梅这两天一直在收拾蒋兰英的东西,现在想来,原来是在找钱。只可惜蒋兰英早就把钱给了李广泉,谢梅估计一块钱都找不到。
      
      眼下一分钱能买一个鸡蛋,一毛钱就能买一斤大米,有了这十五块钱,加上租水田的两百斤稻谷,至少一年里徐珊和李广泉不会饿着。
      
      徐珊哎了一声,不管蒋兰英对她如何刻薄,可对李广泉是真的好。
      
      她回头看去,见李广泉已经呼呼睡着,目光慢慢柔和下来。
      
      如今政策已经开放,只要有头脑的,想在这个时候挣钱并不难。
      
      而徐珊住的屋子漏风又漏雨,她和李广泉又都在长身体,不吃点好的就会影响发育。所以,她得把挣钱提上日程了。
      
      这么一想,徐珊越发期待新生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观阅,感恩收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