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他来了(2) ...

  •   “我就是骗他说我的颤音账号有百万粉丝,一旦我把这个视频放出去,他分分钟就能成网红。”小希如是道。
      
      李大强看着就是个极爱面子的人,当然不希望看见自己被插鼻孔的视频传得满天飞,他也就放过他们了。
      
      经过这样一场恶战,老张的身心饱受了极大的摧残。只听他喃喃道:
      
      “要不是当年少爷经历了一些事,老爷夫人……哎,要是老爷夫人还在,哪轮得到姓周的父子蹦跶!”
      
      而从刚刚老张和李大强的撕逼对骂中小希了解到,这坚实房产内部还分派系,老张是跟着沈南行的,李大强则是他口中“小周总”那一派的。
      
      小周总名周天昊,是沈南行的弟弟。但是,这个“弟弟”跟沈南行的关系又很……微妙。
      
      众所周知,坚实房产当年是沈南行的奶奶,沈兰沈大小姐创立的。沈兰一生中有过两任丈夫,沈南行的父亲是她和原配生下的,而沈兰的第二任丈夫现在还健在,他们也有一个儿子,就是周天昊的父亲。
      
      沈派和周派双双把持公司大权,在公司可谓是水火不容。
      
      “算了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秃头映照着夕阳,老张领着自家的小崽子们,落寞地回去了。
      
      今天他们一行人只发出去了一张传单,想想都是辛酸泪,唉——
      
      ——————割割割——————————
      
      “晚安!”
      
      “晚安!”
      
      “晚安!”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意识房产部门的员工纷纷爬进了自己的“睡眠舱”。
      
      老张倒是想让他们“996”来着,奈何业务太惨淡,连个班都没的加。那么,还是让大家洗洗睡了吧。
      
      毕竟,梦里什么都有呢。
      
      “嗡”的一声,“睡眠舱”启动,一层柔和的蓝光瞬间将小希的全身包裹。
      
      小希闭上眼睛,眼前渐渐浮现起一栋房子的轮廓……下一瞬,她已经置身在她的独栋小别墅里了。
      
      这里就是公司为她配备的意识住房。
      
      每一栋意识住房都可私人独家定制,房内的装修和布置都能通过外部的程序操控来设定。小希的房子整洁温馨,不是她自己布置的,她就套了个模板。
      
      饶是如此,这样的住房环境也够让她满意的了。
      
      关键是省房租啊,现在大城市里的房租动不动就要两三千!
      
      你别说,意识住房这黑科技对她这种吃土狗来说,简直是福音啊!就冲这一点,她也感谢那个沈总。
      
      想到沈总,她眼前不由就浮现起了昨晚看见的那一幕:
      
      年轻英俊的男人躺在床上,一身白衣黑裤,却襟怀大敞,蜜色皮肤的胸膛在月光的映照下,像是泛着一层油光。
      
      察觉到她的动静,男人猛地睁开眼睛,并一把扣住了她的手。他抬头,望向她的漂亮眸子里盈满了饱含深意的光。
      
      是做梦吧?
      
      应该是!
      
      像沈总这种企业家,网络上流传的照片到处都是。她可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又忘记了,但是潜意识里又还留存有印象,于是就幻化出了昨晚的那个梦。
      
      嗯,一定是那样的!
      
      如此说服了自己,她便晃晃脑袋,赶跑了脑海里那些古怪的画面。接着,她抬脚走到客厅旁边的一扇门前,开心地打开了门。
      
      入眼即是……满墙的鬼画符!
      
      当然,用小希的话来说,这叫艺术!
      
      五颜六色的油彩被泼到墙上,又被涂抹成各式各样的图样:有雄鹰,有兔子,有小花,有小人……当然更多的是鬼画符。
      
      这是一间小希特地为自己配置的涂鸦练习室。
      
      小希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涂鸦艺术家。
      
      涂鸦的时候,她就会感到由衷的快乐。她会觉得自己变成了画笔,成为了颜料,又变作了墙上的每一样东西。
      
      自此,她的灵魂不再局限在小小的身体里,她可以是雄鹰,是小花,是小人,甚至是一团还没有经历任何塑形的油彩……说不出的自在和快活。
      
      然而,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它就有多骨感!看她都穷得去卖房就知道了。
      
      在涂鸦室疯了几小时,她终于耗干血槽,爬上床去睡了。
      
      一夜无梦……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睡到半夜的时候,小希又给渴醒了。
      
      房内亮着一盏朦胧的灯,她迷迷糊糊的,隐约感觉有哪里不对。
      
      房间里唯一的一扇窗户开着,外头的夜风吹进来,把雪白的窗帘吹得哗啦啦作响。
      
      小希:“?”她怎么记得睡前她好像是关了窗的?
      
      “嗒——”房间里倏然起了很轻微的一声响动。
      
      这声响显然不是她发出来的,因为声音出自窗户那边。
      
      突然,小希猛地睁大了眼。只见那窗边,素白的窗帘随风舞动,满身黑暗的男人在帘子的掩映下,若隐若现。
      
      他一腿曲着,很闲适地倚墙而立。他低垂着头,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手则随意地垂落在腿边。
      
      察觉到小希的视线,男人抬头朝她看过来,一双黑眸比夜更黑。
      
      是昨晚见过的那个豪华别墅里的男人!
      
      那个和沈南行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小希张大了嘴巴,与那人无声地对视。
      
      紧张的气氛在空气里蔓延。
      
      突地,小希动了。只见她抬手一摸额头,“啊我一定是还没睡醒。”眼一闭,倒头又睡下去了。
      
      在窗边摆了半天pose的男人:“……”
      
      他终于绷不住了,几乎是抓狂道:“还睡?你是猪吗?!给我起来!!!!”冲过去一把掀掉了小希身上的被子。
      
      小希:“?????”
      
      一人站,一个躺,两人大眼瞪小眼。
      
      小希:“!!!!!”
      
      这下子她是彻底清醒过来了,倏然拔地,啊不是,拔床而起,“啊啊啊啊!”救命啊——大叫着就往外跑。
      
      男人唇角一勾,脸上露出了一股莫测的笑。
      
      他抬步便追了上去。
      
      “噔噔噔噔噔噔——”饶是小希跑得再快,身后的脚步声还是如影随形!
      
      跑到一楼,眼看就要跨下最后一级台阶了,她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拽住胳膊,猛地扑倒在了墙上。
      
      不痛,但是惊得她心都要跳出来了!
      
      眼前一黑,是男人彻底欺身上来。他的眼神极富侵略性,像是一头在荒山里饿了800年的狼!身高差距下,小希就像一只小鸡崽似的被男人困在了怀里。
      
      偏这时这人还偏头一笑,恬不知耻道:“跑什么?又不会吃了你。”
      
      真的吗?我看你的样子就很像是要吃了我呢。
      
      男人睫毛浓密,嘴唇殷红,耳朵上还有好几个耳洞!如此近距离细看,这张脸更像沈南行了。不,哪里是像,分明是沈南行本行!
      
      于是,小希就忍不住叫了:“沈总,你到底要做什么?!”
      纵然心跳如鼓,她还是强迫自己要镇定下来。她想大家都是人,总该讲讲道理。
      
      可惜,有些人显然不爱做人。
      
      男人先是一愣,继而,整张俊脸上瞬间满布了狂喜。他五指并拢用力摁着小希的肩膀,那强悍的力道几乎捏痛了她,“你果然认识我!”
      
      小希:“?”
      
      于是,接下来的对话就演变成了:
      
      “你不是沈南行?”
      
      “沈南行是什么东西?”
      
      “那你到底是谁?”
      
      “我如果知道还用得着问你?”
      
      “那你为什么会在我家?”
      
      “跟着你来的。”
      
      “为什么要跟着我?”
      
      白晃晃的灯下,男人忽而抿唇一笑,颊边居然露出了一个可爱的小酒窝:“是你把我叫醒的,当然要负责我接下来的生活。”
      
      小希:“???”大哥,你霸总剧看多了吧?
      
      这大哥说自己在见到小希以前,一直在沉睡。对于自己叫什么,是谁,是哪里人,又认识哪些人,他一概不知。
      
      但是!
      
      因为小希是他醒来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他就认准小希了!
      
      小希:“……”你用不着这么向着我的,真的!
      
      “你、你先放开我再说。”如此被这耳洞精(小希在心里给他取的名字)摁在怀里,周身尽是他身上的浓烈气息,小希又怕又不自在。
      
      男人眉头一挑,“你答应了?”
      
      “我考虑考虑。”
      
      “不答应就吃了你!”他恶狠狠。
      
      小希:“???”
      
      “我开玩笑的。”他忽然又眉眼一弯,那双黑眸在灯光映照下,说不出得漂亮。
      
      他一软,小希就硬了,忍不住直着脖子叫:“喂,我怎么说也算你救命恩人吧,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
      
      “这就是你求人帮忙的态度?你要不要好好反省一下?”还不快放开我你这头猪!
      
      男人偏头想了想,“有道理。”他道,声音清朗,听着像个大男孩儿,“是我心急了,我们是需要坐下来进行一场公平的对谈。”
      
      说完,他一手真的松开了对小希的钳制,但另一手还是牢牢把着她的手腕不放。这个狡猾的家伙!
      
      小希忽而认真地看着他:“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觉得,我真的见过你!”
      
      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我就知道!什么时候?!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趁他分神的功夫,小希突然一踮脚,一把抓过墙上垂下来的某个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耳洞精手腕上一扣。
      
      “咔哒——”一声响,耳洞精被铐在了墙上。
      
      这是一副挂在墙上的、做装饰用的手铐。
      
      耳洞精出离震惊了,他看上去很想扑过来狠狠咬小希一口,奈何整个人被拷在了墙上,动弹不能:“你家墙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小希早一步退离开了他的攻击范围,闻言,她无辜眨眨眼:“Cosplay啊,你不玩的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