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我只要他 ...

  •   “阿姐,我只要他。”
      
      陶清源敛了笑意,神情格外严肃。平日里什么都不在意的人一旦认真起来,谁也无法阻止。若是陶家长辈们在世还能以孝道压过来,但陶蕊是外嫁的姐姐……许多话不能说也说不着。
      
      “成了,你也大了。自己做的决定别后悔……”陶蕊心有顾虑,回应的虽有不甘愿但到底也是首肯了。陶清源闻言很是高兴,哄了陶蕊一会便去了后山。
      
      这一次,陶清源是刻意的偶遇。
      
      陶霖见到陶清源面露惊讶,但陶清源不以为意的走到他身旁。两个人并排走了很长时间,陶霖抓着竹篮的手指隐隐有些泛白。他很紧张,陶清源感觉的出来。
      
      “霖哥儿想离开陶三家吗?”陶清源有心拉陶霖离开泥潭,需要陶霖配合。这样的话已经算作十分唐突了,是以陶霖半天都没有开口。直到陶清源以为自己判断有误,准备结束这个话题时,身侧的人才用着十分坚定的语气回道。
      
      “想。”
      
      陶清源闻言挺高兴的,计划还算顺利。想要陶霖慢慢从陶三家脱离出来,首先确保的是经济上的独立。他喜欢陶霖,也喜欢眼下带着追求的暧昧。
      
      “十一月陶家酒肆开张,在此之前需要有人帮我卖一些肉食和劣等的烧酒。你来做吧,每月给你半吊钱,另外有抽成。”限量售卖一些肉食和劣等酒作为正式开业前的预热,这是陶清源一开始就想好的。只是没有决定售卖的人是谁,现在倒不需要纠结了。
      
      如果陶霖真的昧下银子或者扛不住陶三家带来的压力,陶清源也能挥剑斩情丝。他可以为了陶霖清除两人未来的所有障碍,前提是值得。
      
      “只卖到开张前?”陶霖没有被眼前的利益砸晕,十分冷静的指出对话中的盲点。仅仅是一个月,并不足以让他脱离陶家。如果不是长久营生,那便是陶清源还有别的计划……
      
      “自然是一直卖下去……”限量只为了眼下的预热,饥渴营销罢了。三种卤肉只卖一种,烧酒更是只卖最劣等的。待把大家的胃口都吊起来,酒肆开张才会有最震撼的效果。
      
      这里面的道理陶霖还有点摸不清,但心中隐约感觉这件事做成了会很不一般。陶清源向他伸出了手,握紧了便是新的生活。
      
      陶清源先一步离去,陶霖看着他的背影半眯起眼。直到身影完全消失才慢吞吞的撩起袖口,细瘦的前臂上红痕交错,新旧不一。
      
      ……
      
      陶清源回到住处便唤来了孟聪,仔细交待了一番。孟聪之前监视贾家人的事完成的不错,现在算是比较信任的心腹。
      
      “你知道怎么做了?”陶清源给自己倒了一盏凉茶,目光落在微浊的茶水上。水面倒映着一双沉默而冰冷的眼,孟聪躬着身子不敢抬头打量。
      
      “孟聪明白,是霖哥儿喊了小人来救少爷……”孟聪准备好了说辞,心里却觉得怪异。不明白为何少爷要大费周章的对一个没了名声的哥儿这么好,但无论如何奇怪都没有他插嘴的份。
      
      喝了口凉茶,茶味有些发涩。挥挥手让孟聪去了陶三家,心里仔细盘算着此事有没有漏洞。想要不招人眼的给陶霖一份营生,陶清源也是颇费苦心。
      
      “陶霖啊……”谁让自己就是看上了呢?自嘲一笑后,陶清源起身去摆弄新摘的一筐柿子。个个汁多肉厚,十分馋人。柿子被陶清源用清水洗的干干净净,去掉柄与核。仔细切了四块一层一层摆进去,白糖亦是必不可少。最后到了之前被人捣乱而酿成的醋。
      
      虽然不用酿造醋也可以做成柿子醋,但酿造时间会拉长。搁着也是搁着,干脆就拿来用。酿醋和酿酒不同,酿醋不需要密封。只需要细密的棉布微微封口,确保没有杂物掉落就足够了。
      
      柿子醋是好东西,降血糖降血压。不过这时代三高的人应当不多,更多还是用来拌些爽口的凉菜。柿子醋的造价远比普通酿造醋低上许多,也算是很有利润空间。
      
      一门心思的捣鼓新东西,等到这些柿子都被处理好已经是日落黄昏。村里的小孩聚在一起玩,陶清源眼睛微微一亮。
      
      其实他可以让这些小家伙帮忙,酒坊里的长工们恨不得长出第三只手。一个人摘柿子确实太慢了些,酒肆开张前多备些才好。柿子也是应季的东西,不好保存……
      
      第二日,陶清源就喊了七八个大点的孩子。摘三筐柿子给一文钱,小孩们果然很高兴的应了。钱不多但总也是个收入,与其到处瞎跑瞎闹还不如去给家里挣点钱。
      
      后山是村民最熟悉的地方,这些孩子的父母也很放心。只要不往深里走,不迷路还是很安全的。为此陶清源特意嘱咐了,要是谁偷偷去深山里以后再也不找他帮忙了。同行的其他人也不找……
      
      这样的互相监督最有效,陶清源很清楚小孩们的思维模式。待这些孩子们背着竹篓,拿着竹筐一拥而散,陶清源才再次笑出声。他对眼下的生活越来越适应了,当时间慢下来多了许多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乐趣。
      
      等到正午,太阳最厉害的时候。陶清源就哄着这群孩子回家吃饭,上午摘了这么多,够他忙乎到晚上了。
      
      柿子被暂时晾晒在院子里,陶清源溜溜达达的去姐姐那里蹭了顿午饭又慢慢悠悠的回来。这个时候自家大门前站着三个人,其中一个是陶霖。
      
      “陶三伯……”即使心里不喜,陶清源也没流露在表面。陶三家说到底不过是祖荫留下的田产,自己没有什么本事。想要看透陶清源还很难……
      
      陶霖站在人后,黑色的阴影下看不出半点神色。但陶清源却感觉到了陶霖的愤怒和隐忍,陶三想把陶清源给陶霖的营生抢过来给自己的儿子。
      
      在他们看来,将陶霖养大陶霖便是他们的私有财产。无论是未来是否出嫁,要多少彩礼都是他们说的算。这样的营生自然也不可能给到陶霖身上……
      
      “陶三伯这是想做什么?霖哥儿帮了我,我自该投桃报李。”陶清源有些不悦的提高了声音,左邻右舍的人忍不住出来看热闹。陶三不由瑟缩了一下,他瑟缩了但陶霖没有。陶霖看了眼貌似生气的陶清源,当下上前一步深深的拜了一礼。
      
      “当时救了少爷上来的人是孟聪,我不过是帮忙喊了人。本值不得少爷这样的大谢……”陶霖还是一身的孤冷,只是此刻站在众人中显得格外的倔强脆弱。说到底还是陶三家做事不地道……
      
      “还请少爷把这份营生收回去吧……”众人还有些不明白,怎么又扯到营生上去了。当事人不好问,但可以问孟聪啊!孟聪被熟识的村民扯了几把便按照提前交待的话说了,唱作俱佳没有任何人生疑。
      
      等到孟聪说完,周围的人看陶霖的神色又变了。陶清源明显是将劣等酒的买卖都交给了陶霖,日后他们若想散卖必然得和陶霖打交道。若是以往,陶霖一个外人在村里再得理也不会有人管闲事。但今时不同往日,他们没读过书但心里的算盘打的门清。
      
      “哎呦,陶老三啊。不是大娘说你,你这可做的不地道。”反应快的妇人抢在众人前开口,言语里明显是向着陶霖的。陶霖和陶三家已经没了婚约,认真说起来不过是租住。陶霖平日里做工挣的钱可是都进了陶三的腰包,如今这是喝人血喝上瘾了。
      
      “就是,人家小少爷是投桃报李。你跟着凑什么,霖哥儿可不是你家的了……”有一就有二,最后竟渐渐演变成一场声探。陶清源眯着眼冷眼旁观,见着陶三父子要爆发才冷声阻止。
      
      “是在下考虑不周到,竟不知还有这样的往事。”陶清源年纪小又不与外人怎么来往,他说不知道陶三家的情况大部分人都还是信得。有几户人家刚刚从他这里拿了好几文钱,心里正为小孩轻轻松松挣得钱不安。可若是退回去也不舍得,眼下这情景自然当仁不让的力挺。
      
      有户人家的小孩眼尖,瞅着陶霖袖口的红痕就嚷嚷起来。陶霖握紧了袖口匆忙后退了几步,身形有些瑟缩。陶清源闻言立刻打量过去,心下一紧。
      
      “这营生霖哥儿不做便许给家里的长工,孟聪你过来……”一声孟聪。陶三家的人立刻就怂了。营生在霖哥儿手里他们还能扣出大头来,若是换成长工那就一点油水都没得。
      
      孟聪刚应了一声,陶三立刻就服了软。挡住孟聪的身体,满脸谄媚讨好。直言给陶霖也能……陶清源抬眸深深的看了一眼陶三,直把人盯得不敢动弹分毫。
      
      “举头三尺有神明,有些事做多了……总有报应要来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