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祭祖风波(二) ...

  •   陶清源搂着陶霖低声哄着,孟聪十分有眼色的退了出去。看着还守在门口的王大宝叹了口气,把人拉到身边小声嘀咕。
      
      “东家都来了,这边出不了事。当务之急是咱们得把那恶心玩意抓回来。”陶清源此刻哄着陶霖,一时想不起来。他们却得记着,万一让这人躲起来他们怎么交待?虽然说这事和他们没关系,但总会让人觉得办事不利。
      
      “那得让酒肆的人去,酒坊的兄弟中有外村的。一个嘴巴不牢,东家还得跟着受非议。”王大宝平日里一向不喜说话,但此刻确实思虑周全。这让孟聪很是惊讶,但惊讶归惊讶却不能忘了正事。当即叫了几个有身契,嘴巴又严实的人往陶三家里去。
      
      王大宝看了又觉得人着实少了点,陶三家若是闹起无赖来。这几个人未必能把人抢出来,最终还是得去寻人帮忙。第一个找的就是陶青,陶青听了经过都有点吓傻了。
      
      “好哥哥唉,这可不是玩笑话……”陶青话说了一半又住了嘴,这里谁敢做这种玩笑。陶青沉吟了瞬,直接请孟聪先去陶三家里堵着。自己回家找哥哥弟弟们帮忙,太叔公家的也可以叫上。他们去找人,总要有个长辈主持大局。
      
      “那咱们就分两路,我们先过去围着。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大宝兄弟和你一道过去……”孟聪当机立断带着酒坊里的伙计跑了,都没给陶青再说话的机会。陶青也不在意,套上外套就去敲自家二哥和四弟的门。
      
      陶青的二哥陶启被叫起来的时候,身上就一件单衣。看着自家三弟神色焦急的样子立刻往身上套衣服,陶青也顾不得解释只让二哥去叫自家四弟,穿严实了在院子里等着。他还得喊别人。
      
      等到了太叔公那里,太叔公的长子正在屋里抽旱烟。他儿子就是一开始跟着陶柏一道过去的,事情的大概他也清楚。这好好的事就这么潦草收尾,白费了他和他家那口子日夜辛苦。此刻心里的火气正憋屈着……
      
      “咱也不想怎么着,但人得带过去。”就算他们不去,村长也得派人过去。只不过担心陶辉跑了,这才提前去围。陶青说话还算和缓,但耐不住听的人脾气火爆。
      
      “你什么也不用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他做了这样的恶心事都不怕,我们担心什么?”当下就在院子里吼了几声,三四个年轻人立刻从各自跑了出来。都是他的子侄,个个都身强体壮。
      
      陶青这边热闹,陶清源那处更是不逞多让。村长和太叔公几个长辈围着昏迷不醒的陈寡妇连连叹气,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哦!陶霖就站在陶清源身后,两人的手借着宽大的袍袖遮掩紧紧握在一起。
      
      陶霖垂着眼睫,脸上看着平静实际上交握的掌心已经渗出了冷汗。这一次陶清源万万不肯善了,之前一直力劝和气生财的老村长都不愿再替人圆。
      
      “霖哥儿你先照顾着陈姨,大夫已经去请了。我们一群男人留在这不方便……”伸手轻轻拍了拍人肩,有些难听的话他不想当着眼前人的面说。这时也没人提什么礼仪规矩的,看着两人亲密也只当做什么都看不到。
      
      陶霖身体一僵,抓着陶清源的手更紧了。他在害怕,这个认知让人心里不自觉又是一阵抽疼。当下只能连声安抚,陶霖抬眸看了一眼陶清源,眼神里满是哀求。
      
      这是陶霖对陶清源第一次目露哀求,看的陶清源越发心疼。承诺般拍着他的手,一下又一下……直到陶霖主动松开手才跟着族中长辈走出去。
      
      临出门不忘回头看一眼,陶霖的眼里自然惊惶难散。让陶清源恨不得立刻跑回去把人搂怀里,只是他不能。他得把这件事处理的清楚明了,在没有后顾之忧。
      
      一行人在院子里站定,村长立刻叠声道歉。哪怕当初他是出于好意,今日出了这等事情也是难辞其咎。好处没得着还平白得罪人,越想越是气恼。
      
      “当初大伯劝我与陶三家私了也是为了清源好,清源自然知晓。只是今日之事……在难以忍气吞声。”陶清源目光扫过正屋的门,语气沉沉“我与陶霖定亲日久,守着礼节未有半点越矩。可今日一事之后怕是难以在村里继续住下去了,我不忍看着霖哥儿因此事日日悬心,不敢安眠。”
      
      “哪怕被人非议,我也该把他到县里去。只要他快活些,我也就放心了。”陶清源再开口已经不是公了私了的事,而是想离了村独居。这可不是小事,一旦离了村势必要慢慢离心的。日后关系定然不会再像如今这般亲密。
      
      太叔公人老成精,他当然看得出陶清源这是逼他们表态呢。但看出来又如何,他还能为了那样恶心的人事来得罪前途无量的后辈?等他和村长这一辈的老人百年之后,家里总要有人照应。
      
      “孩子啊,村里再不好也有许多长辈疼你。大家都是看着你长大的,哪里能让你受委屈……”小叔公可不管旁人纠结,他是不会为了那什么陶辉让好不容易出的人物离村的。“你若是不想见他,想要清净那就把他家从村谱里除名。做了这样的事还要遮掩过去,做梦呢。若是陶三不离了村子,我和侄儿一起去县里。”
      
      “我家姑娘哥儿多,你心里怕叔公也怕着呢……”小叔公这段话实在厉害的很,直接将话堵的死死的。村长下意识看向太叔公,想要老人家说几句。太叔公看着村长的目光,当下用拐杖狠狠砸了几下地面。
      
      “看我做什么?还指望我豁出去这张老脸给他遮掩?呸!他也配!”太叔公在地上吐了口唾沫,之后的话也是板上钉钉的硬气“就听小侄儿的话,从村谱里除名,撵出村子。留着这样一个烂人,咱们村的姑娘哥儿还怎么嫁好人家?”
      
      事情比想象中更顺利,许多准备好的话都没提。众人已经你一言他一语的定下了大概,他们是不会让陶清源负气而走的。也就在这时,孟聪已经绑了陶辉进了院子,身后跟着踉踉跄跄的陶三和他媳妇。
      
      “哭,你俩还有脸哭?祭祖这么大的事也敢使幺蛾子?霖哥儿好好待在家里养病,你儿子也敢往里闯?现在陈寡妇还被推得昏迷不醒,生死未卜!”老村长心里压了一肚子的火气,当下算撒到两人头上。“陶三你这一家从今往后和我们陶家村再无瓜葛,那房子和地你们要租要卖都随意……以后别在进村半步。”
      
      陶三一家这会已经彻底蒙了,他们一家都没什么正经营生。就靠祖辈留下的房子和田产度日,如今从村子里被撵出去……他们可怎么活呀?
      
      这事闹出去,其他村子也不会收容他们。去县里租房子,自己手里的钱哪里够用。前一阵为了私了还赔了许多进去……
      
      “陶霖不过是我不要的哥儿,也就你捡回去当个宝。”陶三家惯会耍无赖,尤其陶辉喝的酒还没醒。对着陶清源大放厥词,字字都是挖人心肝。
      
      陶清源被噎的心头火起,直接上前一脚将人踢到一边的雪堆里。围观的众人一脸冷漠,半点拉架的意思都没有。有孟聪和大宝按着人,陶辉立刻被揍得鼻青脸肿,哀嚎声跟谁家杀了猪似的。
      
      陶辉的父母想上前也被酒肆里的伙计暗暗围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打。一会求一会骂,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东家,够了……不能闹出人命来。您再气也得为着夫人想想……”孟聪私下里一直喊陶霖夫人,也知道陶清源对陶霖的重视。眼见着要出事这才开口……
      
      陶清源狠狠的抽了这人一耳光,到底是没再动手。只是紧盯着陶三下了最后通牒。
      
      “明日早上你们若是还在村里,我就让店里的伙计绑了你们去后山喂那些野兽!冬天刚过,它们还饿着呢……”
      
      这场闹剧以陶清源的警告落下帷幕,也让众人意识到平日里谦逊好说话的男人,发起怒来到底有多可怕。
      
      陶三家只敢暗自愤恨,却也知道拿陶清源毫无办法。但在心中却不觉得自己儿子的做法有什么大错,他们养了陶霖这么些年……为的不就是这点事?如今攀着高枝,忘恩负义的东西!
      
      陶清源没工夫在和他们牵扯,只让孟聪找机会把这家人赶出西川县。别在来陶霖眼前惹他不快,这件事才算彻底结束。
      
      “咱们把婚期提前吧,好不好?……”过了几天,陈寡妇终于醒了。陶霖状态也好了起来,陶清源才搂着人压低了声音问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