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祭祖风波 ...

  •   陶清源带着陶青去见了王大宝,王大宝对此没有任何意见。他就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并不在意空降了什么人。该研究配方就研究配方,改酿酒就酿酒。这样一门子钻研的技术人才,搁谁那谁都喜欢。作为鼓励,给人直接提了一半工钱。
      
      陶青初来乍到,整日都只安静听着看着轻易不发表意见。大约是老实人之间惺惺相惜,居然处得很不错。
      
      处理了陶青的事后也没闲上多久,村长就让陶清源去他家里见族里的长辈。为此陶清源特意换了件干净的儒袍,白底滚银边,胸前绣着墨竹。本就是天生的好模样,此刻更显得卓尔不群,气质出众。
      
      “来来,阿源。这是你太叔公,三叔公……”村长领着陶清源从左到右挨个介绍了遍,好在原主多多少少都有点印象倒也没出差错。站在村长旁边陪笑也就好了,偶尔被问及便回几句,不懂的就由村长帮着圆满。
      
      一圈下来,陶清源暗自感慨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若是没有村长在,他和姐姐陶蕊定然是要抓瞎。
      
      “清源今年是第一次下场吧?如此年轻就能中举……他日金榜题名指日可待。也是祖宗庇佑,咱们陶家出了这样年少有为的人物……”太叔公年龄最长,腿脚不灵便。等闲已经不出面了,也就这样的大喜事才能让他撑着老骨头喊过来。
      
      “叔公说的是呢,我陶氏一族出了这样一位青年才俊当真是祖宗庇佑。”三叔公连声附和,接着多问了几句。平日里多读的什么书啊,每日又读多久。这让陶清源略略尴尬,只能说了几本经典著作。
      
      “是先生学识渊博,晚辈不过是在旁边侥幸听得一二罢了。”陶清源自然保持着谦逊的姿态,提及郑海松周围的人又是一片夸赞。远近闻名的人物,谁又会说他不好呢?
      
      “清源就是太谦虚了些,郑大儒自然是学识渊博,咱们清源也是有能力的。孩子啊,他日有空能指点你表弟几个字,叔公就心满意足了……”几个长辈轮番上阵把人夸了又夸,清源自己都觉得极为不好意思了。村长一边听一边笑,好一会才各位老哥的喊着,将事情拉回正题。
      
      说到中举祭祖的事情,在屋子里的十几个人瞬间静了声。一改之前的随和,当即认真起来。祭祖那是一族重中之重的大事,当下谁也不敢说笑。
      
      “清源父母年前夏天就没了,他呢年纪轻轻。可得诸位老亲多多照顾担待……”老村长一番说惨,众人更无二话。一家子亲戚都是盼着越来越好的,尤其是老村长专门请了平日就有德行,明事理的人。
      
      一番合计之后,各自揽下一部分便能将这些事化整为零。到时候族里公中出一部分,大家凑一部分再加上陶清源自己掏一部分定能将事情办的圆满。
      
      “到时直接由季大厨过来掌勺,食材也可以从酒肆里出。就是这祭祖用的三牲之类要麻烦大伯与诸位长辈去挑,我是不懂这个的。”说到这的时候,陶清源顿了顿。一直跟着的孟聪立刻上前将装着银两的荷包放在村长旁边的桌上,约摸着十两银子是有的。
      
      村里一户中等人家的彩礼钱也才十两银子,自个独出那真是大手笔。众人还在疑惑,陶清源已经起身再次抬手作揖。
      
      “这些事儿晚辈着实不懂,只能多出些俗物。如何调配只能劳烦大伯和各位叔公。之后再开谢师宴,更是麻烦……”谢师宴要宴请乡里,郑海松必然要到。一心搭关系的县太爷和白师爷也会来,借势壮胆……必须大办才是。
      
      “昨日夜里白师爷来清源这聊了几句,县太爷怕是也要亲临……”已经得到消息的村长立刻接了话头,众人恍然。连连表示事情必然处理的妥妥当当,之后陶清源就先离去留着其他老人说祭祖种种流程。
      
      太叔公看着陶清源离去,禁不住皱了皱眉。这本是件大喜事,但他心中却有疑虑或者说是……担忧,
      
      老村长也看到了,连忙出声询问。太叔公早些年出去闯荡过,见识很不凡。见他皱眉,心里也跟着有点慌……
      
      “咱们陶家村上边数了几代都是贫民泥腿子,全靠老天爷的脸色讨饭吃。”太叔公一边说一边连续咳嗽了好几声,他家儿子连忙端了温水过来给人顺气。但他心里有顾虑,顺了口气便又继续说起来。
      
      “也就陶霖这家子最为争气,几代经营下来才挣点余钱。咱们也跟着沾了光,年年出新米都不愁……”说的都是昔年旧事,要说陶清源这一家几代没少给村里人好处。众人听了连连点头,他们心里也不是没数的人。太叔公说到这里话锋一转,目光扫过每一个人。“可这陶三家不厚道啊……”
      
      “当时在县里治我这双老寒腿,回来才知道清源这么好的孩子居然被打了!那可是执笔的右手啊,真要折在这混账人家手里……日后死了连眼都闭不上,愧对列祖列宗。”
      
      太叔公这段话说的已经很重了,当下气氛瞬间安静。他们这些人谁能看上陶三家,只是到底是姓陶的……不好直说罢了。而且陶三的儿子陶辉胳膊废了,这时候再做些什么总有以强凌弱的嫌疑。
      
      其他人不说话,村长却是不能不说。当下有些为难,当时是他力劝私了。陶清源也是听了他的没再继续计较,之后才听闻这位太叔公对此并不满意……但到底没有多说。如今旧事重提,总不会是单纯感慨?
      
      “那陶辉到底是废了臂膀,若是此时再计较只怕有人非议。清源刚刚中举,咱们就为难陶三家……外人怕是要误会,到时再影响了他的名声。”虽然是一村之长但在长辈面前还是禁不住要矮一截,当下更不敢大声。只是放缓了声音,小心劝着。
      
      “这点道理我当然知道,只是提醒你们别忘了这家人做的事。过些日子祭祖,谢师宴都要大张旗鼓的张罗。”太叔公想的比村长要周全,他眼里最容不下碍着陶氏一族崛起之路的人。甭管他是村里的谁
      
      “既然谢师宴县令要来,周边的那些秀才举子连带临近各村村长富户还能少了?当时真丢了脸面,县令问下来里长会怎么说你?”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太叔公选择将事情一道全说干净。以免这些人还有什么撕不开脸面,抱着侥幸心理。
      
      村长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眼看着自己年老。长子算得上得力,若想这位置不旁落少不得有人给里长说好话。到时候真砸在自己手里,他怎么好意思再跟清源提。何况三儿还在酒坊里帮忙呢,当下便觉得太叔公的担心极有道理的。
      
      “再者他恩师郑海松那是县太爷都要高看的人物,若是搞砸了他的谢师宴。日后咱们陶家的其他孩子还能指望吗?”太叔公自然也是有私心的,他家小曾孙过两年也要读书启蒙了,若是能借着关系拜在郑海松名下……日后的前途自然是有保证的。再不济也能在村里当个教书先生……
      
      这句话一下子就戳中众人的软肋,谁家还没有几个要启蒙的孩子。陶清源这么出息,足可见郑海松的本事。脸面在孩子的未来,家族的兴衰面前实是微不足道。哪怕郑海松最后未必看得上自己的孩子,但不让他们争一争怎么能甘心呢。
      
      “还是太叔公想的周到,都怪我们心思浅。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三叔公仍旧是第一个接话,其他人紧跟着附和。大家有志一同的决定,如此隐患得好好看起来。
      
      “我家那口子本就闲的很,定然是要去看着的。”年龄最小小叔公先是拍板承诺,随即又道“清源与霖哥儿订了亲的,不让陶三家来谢师宴怕是不妥。只能各家哥哥嫂嫂们一起帮着,万一出了纰漏……”
      
      有人挑大梁,其他人自然愿意敲边鼓。各自还以为占了便宜,唯有太叔公深深看了这位年龄最小,心思也最活的小侄子。别人都以为这是得罪人的差事,却不想这也是最让陶清源领情的差事。否则自己何苦把话说的这般死?
      
      罢了,族里聪明人多才是慢慢发展起来啊。
      
      ……
      
      祭祖之事办的热热闹闹,直到夜里也没出什么意外。按照规矩陶清源一桌一桌挨着敬酒,身边是喜笑颜开的老村长。这一桌桌的还没敬完,就看着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往这边跑。
      
      看着一身狼狈的孟聪,还喜气洋洋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变了脸色。孟聪此时也觉得来的不是时候,但事关未来的夫人他敢不走这一趟吗。
      
      陶清源连忙告了声罪,转身走向孟聪。村长留下一边招呼一边示意自己长子陶柏跟上去听听怎么回事,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直觉有事要闹……
      
      孟聪也是心里苦,同时又惊又怕又气。陶清源待陶霖一向仔细,这日子陶霖身体不舒坦没法用席面。他就让季大厨专门熬了青菜肉粥给孟聪,让孟聪给送过去。
      
      孟聪对这样的事也是驾轻就熟的,谁让东家就喜欢给人送这送那的。又是板上钉钉的夫人,孟聪一直是非常尽心的。今日也不例外,接了肉粥并几样精致小菜就往陶霖的住处走。
      
      只这次和以往不同,还没到地方就听到平日里沉默寡言的老寡妇跟人高声争执的声音。还没跑几步又是一阵摔砸声,待孟聪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门口只来得及看到陶辉将护在陶霖身前的老寡妇一把推到桌沿边。
      
      “有陈寡妇护着,霖哥儿倒是没事。只是陈寡妇被陶辉推倒在桌边沿上,额侧都是血。现下还昏迷不醒,大夫一时也到不了……”孟聪这时也不敢表功,只捡结果说。“陶辉被我赶走以后,唤了大宝来守门……”
      
      陶清源还没听完就急着往门外走,天大地大媳妇最大。祭祖祭祖,祭祖有什么用,还不是自己媳妇被欺负。孟聪只能一边跟在身后跑,一边强调陶霖没事。
      
      陶柏震惊的瞠目结舌,压根想不到村里会有人做出这样的恶心事来。一个大男人去欺负一个老寡妇和一个已经定了亲的哥儿,委实是不要脸。当下也不敢拦着陶清源,硬是不让他去。
      
      而且此时太叔公几个长辈家的孩子也都过来了,彼此对视了眼各自强撑着镇定回去各自禀报。
      
      这些话无亚于惊雷,把几个长辈气的险些憋过去。祭祖这么大的事,就被一家子混账毁了。当下也顾不得脸面不脸面的,好不容易顺了气就往陶霖的住处走。
      
      “我说什么来着!这家人就是个祸害,得好好看住了!”太叔公拄着拐杖走的太慢,索性让自己孙子把自己背起来快步走。这样的恶心人户怎么偏偏进了他们陶氏一族呢?
      
      老村长差点晚节不保只会更恨,幸好祭祖都是族里的自己人。打断骨头连着筋,丢脸也就丢了。只幸亏不是谢师宴,若是谢师宴闹这么一出,他们日后还能抬得起头来吗?
      
      就在这些人紧赶慢赶的时候,陶清源已经到了陶霖的住处。双手把人紧紧搂在怀里,身躯滚烫发热偏偏又被吓得心里冰凉。浑身都在颤抖……
      
      “陈姨会没事吧?都怪我……”陶霖整个人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就是他在离经叛道,不守教条规矩。一个哥儿也不能对这样的事视若无睹,且陈寡妇还为了他被人推倒。额侧的血虽然止住了但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生死未知。
      
      “不怪你,都是我的错……我没保护好你。”陶清源不断的亲吻陶霖的额头,心中的后怕无法用言语表达。虽然他来自现代,没有太强的贞洁观念。但无论何时,发生那种事都是极为痛苦的心理阴影……幸亏有陈寡妇护着他。
      
      “你别怕,都过去了。他再也不敢来了……”陶清源安慰着陶霖,心中的后怕随着陶霖慢慢平复的神色被强行压下。面对陈寡妇生死未卜的急切陡然剧增,不得不继续为陶霖也为自己打气。
      
      “等陈姨好了,就让你认她做干娘。到时候咱们给她尽孝给她养老送终……”也不枉费她拼死相互的情谊,至于陶三家……必须滚出这个村子。否则他和陶霖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 作者有话要说:  犯蠢了,我写完之后以为自己更了结果并没有。现在补上。晚上继续更新,么么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