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夏日的艳阳直晒得人眼前发黑,反射性的遮住无孔不入的日光。此刻陶清源脑袋被灌满了水银一般涨得生疼,连眼前的景色都看不清晰。
      
      “清源,是不是又头疼了?”突然靠近的女子将已经变温的汗巾换了,冰凉舒缓了涨痛,烦躁的心绪也慢慢平静下来。陶清源垂着眼帘不着痕迹的打量,这人有着一张白净的鹅蛋脸,五官端丽秀雅。棕褐色的眼底里蕴藏着深深的愁绪。
      
      面对这样一双眼睛,纷杂的记忆汹涌奔来,陶清源一边努力适应一边强挤出笑容应对女子。这一位似乎是原身的姐姐,数年前就已经出嫁。原身是她唯一的亲弟,故而十分的疼爱。
      
      “让阿姐担心了……”一时寻不到和眼前人相处的画面,只好借着虚弱敷衍。幸而这些天原身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当下妇人也没有多想。宽慰了几句便出去了,陶清源这才在心里微松了口气。
      
      原身的父母新丧,生前经营着一家酒坊。这次是有主顾欺原身年轻立不住,设了套要家里酿酒的方子。本该十几坛的好酒被人硬生生糟践成了醋。酒和醋的价格相差何止几倍之数,原身气不过才上门理论,被挡在大门好一番奚落。回到家便被气倒了……幸而,他还有个疼他的长姐多番照料。
      
      原身目前的困境解决方法有三,其一是重新酿了新酒来送,其二是借钱还了这笔赔偿,其三是……抓到砸毁新酒的幕后主使。要说陶家这家酒坊在当地也算是有些规模,三代人的心血都耗在了这。不会毫无戒备,外人怎会知道新酒酿在何处,如今被砸的如此快狠准定然是有内贼帮衬。
      
      细想之下,头疼的越发厉害。每每触及过往的记忆都像是被锋利的银针捣入已经涨满水银的脑袋,疼痛入骨。陶清源自知留给他解决原主麻烦的时间不多,只能一次一次强迫自己回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直到承受不住昏厥过去。
      
      这次昏厥后,陶清源在床上躺了两日,再起身时已经将事情弄清了大半。眼下当务之急是查出内贼,否则无论如何解决都有人通风报信,徒增许多风险。
      
      几番思索后,陶清源趁着夜黑风高,暗地里将姐姐姐夫请来商量对策,原身的姐夫长相硬朗,体格强壮。是村落里少有的军户,仅仅坐在那便有一股杀伐之气。
      
      “清源莫要担心,此事交给你姐夫。先养好身子是正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姐姐陶蕊很信任自己的夫君。两人成婚数载,感情深厚。姐夫卓然在陶清源昏迷这些日子没少出钱出力的帮忙,陶清源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
      
      这是陶清源基于自己的观察所得,也是因为此时除了长姐一家并无其他依靠。若是有心图谋,早先便做了何须等到现在?再者他的姐夫卓然是逃难到的陶家村,并没有亲人在世。陶家长辈看他可怜便收留了他,说是两家其实和一家没什么不同……
      
      “又要让姐夫费心了……”陶清源低着头很是不好意思的样子,卓然倒是很爽朗的拍了拍他的肩。陶家长辈收留卓然的时候,陶清源还没出生。与其说是小舅子,还不如说是当自己兄弟看着长大的。
      
      “这些都是小事,只有一件你可得放在心上。”卓然很自然的担起大哥的角色,言语间颇有些语重心长。长辈留下的酒坊自然重要,可功名一事也是要紧。
      
      陶蕊在一旁听着连连点头,这些日子为了酒坊一事闹腾不休。把来年乡试这等大事都给忘了,若是爹娘九泉之下知道了定然也不安稳。
      
      “听你姐夫的,酒坊一事再重也重不过你求取功名。为了爹娘死后能合上眼,可不能误了大事……”陶蕊语带迫切,陶清源闻言不由怔住。他当然分得轻真情还是假意,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在这个朝代已经是一件不需要言语解释的事实,只是他对此兴趣缺缺。
      
      “清源明白,此事一了必然专心乡试……”目光中的殷切让陶清源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转念想来不过是乡试罢了。不说自己能不能考过,便是考过了……此后还有两场大考。三五年总还能敷衍……
      
      ……
      
      陶清源病好之后并未闲着,而是将陶家长辈生前的故交挨个走了一遍。哪些危难之际,濡沫相助。哪些泛泛之交,独善其身。这些在记忆中的人物随着一次次拜访越发清晰,也知道日后该如何相处。
      
      以陶家的人脉,十几坛新酒的赔偿金还是借的出来。原主一心想要讨个公道才钻了牛角尖,在醒来身体的主人都换了。
      
      在心里感慨了句,所以说现代社会的厚脸皮在这里可真真是利器。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若不然就以刘备那点家私还奢望三国鼎立?早就被曹操给解决了……
      
      从他处回来的陶清源刚刚踏进院门,浓郁的肉香扑面而来。在这时候吃次肉不容易,除了逢年过节便只能指望卓然进山捕些野鸡山兔之类。
      
      “快来,今日你姐夫上山猎了几只野味。姐炖了给你补补身子”陶蕊笑容明艳,好似春日里盛放的花。单单看着便能感受到她喜悦,嘴角不自觉的跟着上扬。
      
      “姐,姐夫呢?”陶清源跟在人身后进了屋,木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正问着就见卓然带着一身水气从外屋走进来,刚刚在村边冲洗干净。陶清源隐约能闻到淡淡的皂角味……
      
      “刚刚清源还问你去哪了呢,赶紧来吃饭。”陶蕊一边招呼一边给两人盛汤,没看到卓然略有犹豫的眼神。陶清源见此情景直接问出了口,他拜托的事可有让眼前人为难?
      
      卓然闻言叹了口气,将野鸡汤推到一边。神色认真的看着陶清源,陶清源直到此刻才想起自己是有一位“未婚妻”的。起先是心虚,随后又不自觉皱眉……清醒这么些日子可是没见到半点人影。
      
      “我与她确实无甚感情……”陶清源从记忆里扒拉出这位“未婚妻”的音容笑貌,用现代的标准而言……是个不折不扣的绿茶婊。原身心思纯孝,碍于父母之命勉强顺从。
      
      卓然闻言不由松了口气,这几日清源身体大好他才腾出手寻人打听。越打听越不对劲,顾忌陶清源的面子才犹豫不决。
      
      “我就知道这桃儿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然爹娘能在临终前嘱咐我另寻亲事?”陶蕊脸色气的涨红,恨不得拿了擀面杖就冲出去将那吃里扒外的贱人狠狠打一顿。卓然连忙拉住人,生怕将此事闹大。
      
      “蕊儿你别去,此事还没个章程。闹出来也是阿源丢人……”桃儿是陶家长辈养大的,就准备等年龄到了成亲。如今做出这样不要脸面的事,一个不小心就得带累陶家的名声。
      
      “我,我就是气!父母辛苦了一辈子就养出这样的白眼狼?”陶蕊眼圈通红一时觉得愧对父母临终托付一时又心疼弟弟命苦,左右都是酸涩苦楚。
      
      “阿姐别哭,此事既能觉察便不算最糟糕。”陶清源一时手足无措,只得频频向卓然示意。卓然看着陶清源的眼色同样无措,合着这也是个不会哄人。陶清源与卓然大眼瞪小眼,一副巍然不动的样子。
      
      陶蕊忽觉周围太过安静,抬头一看自己的夫君和亲弟正互相瞪着。当下一口气憋在胸口,又想气又想笑。到底是没法继续哭下去,气恼的推了一把卓然再无二话。
      
      陶清源见此连连咳嗽了几声,心里无奈之极。上辈子是单身狗就算了,这辈子不仅戴了绿帽还得被硬塞狗粮。老天爷怎么不可怜可怜他呢……
      
      陶蕊听到亲弟的咳嗽声,当下收回手又觉十分不好意思。幸好卓然看出妻子的不自在,满脸严肃的转移话题。一说起正事,三人显而易见的认真起来。
      
      “大哥把我讲的话都交待给他们了?”手指轻轻划着桌面,心里暗暗思索。陶清源使得计策简单,也就能骗骗这些图谋不轨的小人物。
      
      幸好,目前而言够用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