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孙霏灵毕业那年,就业环境据说很恶劣,然而孙霏灵也仅止于从身边人的焦头烂额中嗅到一点点气息。
      那年她毕业论文完成的时候,正巧是公务员录用通知书到手的时候,作为F大的毕业生,这份工作不算是理想选择,但却是孙霏灵的理想:钱多事儿少离家近。
      但显然,理想很远,现实很近,所以她作为一个刚入职的小萝卜头,事多钱少,端茶倒水见到谁都要点头问好,并且,作为一个新入职的苦逼孩子,第一年的工资还得打对折。当然这得等她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才会知道这个残忍的噩耗。而事实上,她第一个月的工资直到她工作后的第四个月才发放,财务效率之低下,让孙霏灵无语凝噎。
      六月的最末尾,她即将从F大毕业踏入社会,与最好的朋友雪雪两个人一起在谢师宴上喝得烂醉,两个人扶着彼此的肩膀摇摇晃晃走过F大一条街,在满目的烧烤摊、杂货摊中最后一次回望自己这一路,象牙塔的生活让她们结下了最深厚的友谊,而现实却让她们不得不在第二天收拾行囊,各奔东西。
      雪雪喝多了,大声道,“灵灵,等我从英国回来,一定给你带一打的海龟帅哥,一溜儿的随你挑。”
      孙霏灵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同样喝多了的她以一样的大声回答说,“好,我等你!”
      两个人看着彼此的脸,笑了。
      第二天一早,不管自己宿醉后的头痛,雪雪一个人去了PT机场,踏上了飞往英国的班机,很多年以后的某一天,孙霏灵午睡的时候,还恍然自己依然在F大,那年的校园里,五月会开满花,而她和娄晓雪两个人笑容灿烂纯真,纵然当年她们看着大一的新生感叹自己年华老去,却不可否认,那是她们的青春开到最绚烂的时候。
      七月的夏天,魔都热得堪比火炉,而她就在这层层的热浪中,进入了市投资委,那个号称什么都管但什么都管不好的部门,不是忙着拉投资,就是忙着投资的市级机关。而孙霏灵的手机里还存着无数的高干小言,在初任培训的时候自己无聊翻出来看看。虽然她偶尔会对着小说里的男主角发发花痴,但她想自己一定不会在现实中YY那些挺着啤酒肚发际线越来越靠后的上司。
      虽然七月的第一天她就算正式到投资委报到,但是因为什么经验都没有,市公务员局每年就会组织他们这些什么经验都没有的新晋公务员一起培训。此前,所有在市一级机关的几个部委又会组织自己内部的培训,总之,先给他们个下马威,再来点故弄玄虚的所谓专业知识,把他们先弄得云里雾里,接着就可以随便差遣了,因此即使这些培训在真正工作中一无是处,每年公务员局依然准备得乐此不疲。后来孙霏灵才知道,那公务员局每年培训都是有完成指标的,老油条抓不动,他们这些萝卜头抓抓还是一抓一个准的。
      孙霏灵的家住在郊区,为了她到投资委工作,他父亲特地把新闸路上的老房子收拾了出来。当年孙霏灵读初中的时候就是住在老房子里,石库门房子虽然老旧了些,但重新装修收拾了一番倒也整洁,当年在魔都足够一家五口住的房子如今让孙霏灵一个人住,可谓十分惬意。
      其实说来,孙霏灵考进公务员完全是运气,大学虽然够名牌,可是她一无背景二无关系,要在1:300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孙霏灵只能觉得自己靠的是运气。毕竟她也非硕士博士,专业勉强对口,光顶着F大毕业生的名号,在投资委这种地方要糊弄人还真有点难度。
      行政条线的市一级机关安排的内部培训地点离她家很近,她每天走着过去也就十分钟,第一天培训所有人都为了给人留下个勤勉守时的好印象,到得都十分早,坐在她前面的小陈是税务局的,旁边的小张是市工商局的,第一堂课照例是一些简单的介绍讲解,让他们先了解一下机构的内部运作什么的。讲课的听说是某个局的组织处处长,孙霏灵听得一知半解,倒是她旁边的小张很熟悉的样子,不断在私下里跟她说些机关里面的八卦。
      孙霏灵听得云里雾里,越发觉得这其中波诡云谲。两个小时的课程上完就到了中午休息,这会儿大家才终于露出本性,找自己同一个部门的同事认识认识,彼此熟悉一下聊聊天什么的。
      本来小张还想继续同孙霏灵八卦来凸显自己的□□湖本色,可是却被孙霏灵滑头地溜了,并且她还在心里发誓如果有其他位置,下堂课她一定不会坐在这个话唠的旁边吸引老师的火力。好在她事先已经联系上了同是投资委的李锦,正巧趁中午午休的时候打算认识一下。
      李锦同孙霏灵一届,刚见面的时候,李锦穿着一件T恤,在颇多穿衬衫装老成的男生中显得很另类,也特别的青春,尤其是一顶嘻哈风的鸭舌帽歪着戴,让孙霏灵觉得他像是个搞艺术的而不是公务员。当然,之后孙霏灵才知道,李锦确实不是这一批新晋的公务员,而是俗称的“萝卜”。但因为这次笔试没有过线,所以他作为储备人才一同进入了部委安排的培训班。
      李锦事先已经同周琪联系过,孙霏灵就见他掏出了当时最先进的IPHONE3,作为一个刚毕业买诺基亚尚有压力的穷学生,李锦在孙霏灵眼中那就是有钱人家孩子的代表。
      李锦给周琪打了个电话,孙霏灵就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姑娘从会场里走了过来,周琪的皮肤很白,方方正正的国字脸,表情很冷淡。孙霏灵微笑着同她问了声好,还示好地向她伸手,可周琪却只是耸耸肩,冷着脸对她点了点头。
      孙霏灵的手只能默默收回,气氛骤冷。李锦见二人尴尬,只能从旁活跃气氛道,“我们先认识认识,以后进了机关还要大家互相照顾的。”
      孙霏灵点头,不经意间见到周琪看李锦的眼神很专注,与刚才敷衍自己的样子略有不同。
      三个人认识了一下,孙霏灵远远就见小张要往她这里走,不想一下午继续听故事,孙霏灵连忙问李锦道,“你这边还有没有空位?”
      李锦一笑,眉眼都是花开一般,在盛夏光景中,蓦然闯进了周琪和孙霏灵眼里。他指了指一个放着星巴克杯子的位置道,“喏,就在那里,你要过来吗?”
      孙霏灵刚要答应,周琪已经道,“正好我也想换个靠旁边一点的位置,不介意吧?”
      李锦愣了愣,看看孙霏灵,又看看周琪,于是道,“行啊,小孙要不就坐我前面?”
      孙霏灵其实无所谓坐哪儿,周琪的行为只是让她觉得奇怪,却也没有深想。
      为期一个月的培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不久全市的初任培训又热热闹闹地开场了,这次没有李锦也没有周琪,大家分在全市各个角落的培训学校里,孙霏灵和一群公安系统的男生一起坐在课堂里听课,逃课,打瞌睡,就像是大学时光的延续。
      虽然如此,可在最后发表初任培训感言的时候,孙霏灵依然不忘感谢曾把他们讲得睡着的老师们。
      八月底,夏季末尾的时候,孙霏灵再度和李锦、周琪相遇在市投资委的组织处,组织处处长林纾雨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保养得虽然不错,可是神情冷漠不苟言笑,对李锦和孙霏灵说话都是冷冰冰的,也只有对周琪说话的时候才略微在语调上有一些上扬。
      李锦对林纾雨的态度不以为意,还特意在林纾雨带着周琪去主任室谈话的时候,对孙霏灵挤挤眼道,“这个组织处处长可真凶。”
      孙霏灵毕竟也只是个刚毕业的学生,如果是几年以后她肯定不会对李锦的话有任何反应,可是那年她十分合拍地回应了李锦,咧开嘴对着他笑了笑。
      李锦收了夸张的表情,故作不经意地对她道,“你笑起来挺漂亮的么。”
      孙霏灵愣了愣,继而大大方方地道,“谢谢,你长得也很帅。”
      李锦没有丝毫谦虚,也坦然道,“当然了,哥的样子,那还用说。”
      两个人说笑间,林纾雨冰冷的高跟鞋声又响起在走廊里,两个人顿时收声。林纾雨用食指指了指孙霏灵道,“你,过来。”
      孙霏灵连忙背好包,跟着林纾雨亦步亦趋地走了,回头,却见到李锦无聊地在原地转圈圈,分神让她差点撞上走在前面的林纾雨。
      仓促地调整了脚步,孙霏灵摸了摸鼻子,跟着林纾雨往前走,在一排长廊的尽头,一间朝南的房间前,林纾雨敲了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温和的声音道,“请进。”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