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托斯卡纳松柏(5) ...

  •   “我才8岁!”她气恼的喊着。

      “就快9岁了。”阿德里亚娜无情的说:“该从现在开始选择合适的丈夫,并且还要谈判聘礼和嫁妆,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一年,然后才会订下来你的婚约。”

      露克蕾莎噘着嘴,“我不喜欢。爸爸至少应该先问问我的意见吧?”

      阿德里亚娜惊讶的反问:“枢机主教大人是你的父亲,你必须遵从他的命令。”

      露克蕾莎毫不犹豫的反驳,“爸爸做的事情是对的,我才会听他的。要是他不问我的意见就决定我的事情,我、我就——”

      她说不下去了,越想越生气。她还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孩子”,没有经济能力,手里也没人,她又怎么可能反抗父亲的决定呢?

      她依稀记得波吉亚家的女孩要到罗德里戈成为教皇之后才会结婚,现在谈判的婚约完全不用担心,但还是很气愤,又无奈,觉得自己过于幼小,想做点什么都做不了。

      她闷闷不乐了好几天,直到切萨雷从佩鲁贾回家,专门过来看她。

      *

      阿德里亚娜确实很用心教导她,贵族礼仪现在还不是太复杂,但有些礼仪是必学的,比如参见国王的礼仪、参见教皇的礼仪,还有餐桌上的礼仪也很重要。目前绝大部分欧洲国家还在用手进食,而罗马的大家族已经开始使用金银餐刀和餐叉了。

      餐桌礼仪也还没有太复杂,只分了切肉刀、汤勺、餐叉,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怎么方便就怎么用,这倒是露克蕾莎喜闻乐见的。除了水果之外,其他食物直接用手取食确实不太卫生。

      鉴于要命的黑死病,她给仆人们定下了严格的清洁卫生条例,由狄亚娜监督仆人们是否执行。黑死病可不管你是不是贵族,一旦染病,致死率高达70%,甚至100%。医生已经知道鼠疫分好几种,但还不清楚家家都有的老鼠是带疫传染源;知道饮用水受到污染后就会传播黑死病,因此渐渐的很多人尤其是穷人开始不洗澡。

      这都是医学知识不够进步引起的对于“水”的恐慌,露克蕾莎专门对狄亚娜和厨娘解释了病毒的原理。

      “绝大部分病毒都受不了高温,也就是只需要把水加热到沸腾,煮上5分钟,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可怕的病毒存活了。不管是洗澡、饮水,都要烧到沸腾。别直接喝台伯河的水,也别喝街头喷泉里的水。佩德罗哥哥肯定是喝了不干净的水,也没有烧到沸腾,他本来不该死的。”

      狄亚娜14岁,对小女主人一向宠爱,现在则是十分敬服,“您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要多看书。”露克蕾莎笑眯眯的说:“狄亚娜,你也应该识字,我找人教你。”

      厨娘一边听她说话,一边忙着做点心。“小姐,俺听着,您倒是比那些医生更聪明。”厨娘说的是罗马方言。

      “那些医生不懂这些,你看每次黑死病来了都会死那么多人,就连医生自己家也会有人死掉,就知道他们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

      忽然有个年轻男孩的声音响起,“那你说,得了黑死病要怎么治疗?”

      露克蕾莎跳下桌子,欢喜的跑过去,“切萨雷!”

      切萨雷一把抱起她,“快让我看看——你好像长高了一点。你长高了吗?”

      “你都走了好几个月了,我当然长高了!”

      “也长胖了。”

      “你不喜欢吗?”

      “很喜欢。”切萨雷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你长大了,但我又不希望你太快长大。”

      她有点羞涩,“快放我下来。你回家见过妈妈了吗?”

      “见过了。她让我来看看你,看看你过的怎么样。”

      他将她放下来,弯下腰,为她整理了一下裙子,“母亲说你离开了一个月还没有回过家,你不想母亲吗?”

      露克蕾莎沉下脸,“阿德里亚娜说妈妈身份低微,不配教导我,我不应该再见她。”

      切萨雷的脸色顿时变了。他没有立即发火,只是低声说:“她不应该对你说这种话。母亲的地位是父亲给的,她是父亲最爱的女人,她的身份比任何女人都尊贵。”

      “最爱的女人吗?可能不是了。”

      切萨雷皱眉,“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露克蕾莎没有回答,而是说:“你留下来吃晚餐吗?”

      *

      阿德里亚娜的继子名叫奥尔西诺·奥尔西尼,今年21岁,已经与茱莉娅·法内塞结婚。法内塞家算不上罗马显贵,但茱莉娅美名远扬,被人称为“la Bella”,意思是“美人”,茱莉娅与奥尔西诺的婚约差不多10年前便签订了,婚约规定茱莉娅年满15岁便要完成婚礼。

      新婚夫妇与母亲住在一起,晚餐的时候,切萨雷第一次见到茱莉娅·法内塞便明白妹妹的意思了。

      作为哥哥,切萨雷认为自己的妹妹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孩;作为一个男人,切萨雷认为茱莉娅是个富有女性魅力的美丽女人。

      奥尔西尼家的宫殿宽敞华丽,切萨雷在表姐家留宿,安排了最好的一间客房。

      *

      屋顶下悬挂着环形的顶灯,点着二十几只蜡烛;柜子上另外有枝形烛台,房间里光线明亮。切萨雷已经洗过澡,换了睡衣,准备上床睡觉,忽然听到敲门声。

      “是谁?”

      “是我。”女仆推开门,露克蕾莎进来了。“切萨雷,你困了吗?”

      “有什么事情必须重要到现在就跟我说吗?”

      她点头,“现在就说。”

      切萨雷坐在床边,拍了拍床铺,“过来。”

      露克蕾莎坐到他身边,“快说说,茱莉娅是不是很美?”

      “是很美,她的头发像乌木一样乌黑,皮肤像雪花一样白皙,性情像水一样温柔,脸庞像鲜花一样芬芳秀丽。”

      “爸爸在茱莉娅结婚之前就见过她,不过他没有参加婚礼。他送给茱莉娅一整套的红宝石首饰,说是祝贺她即将成为我们家的一员。”

      切萨雷冷冷的哼了一声:“她嫁给了奥尔西尼家的男人,可不是波吉亚家的男人。父亲……”他摸了摸妹妹的头顶。妹妹确实过于聪明了,懂的还太多,这不能说不好。

      天真的人活不长久,蠢货也活不长。

      “我不喜欢她。”

      “我也不喜欢。”

      “更不喜欢阿德里亚娜。”

      “为什么?阿德里亚娜很明白父亲才是她的靠山,她不会打了你吧?”切萨雷担忧的问。

      “她对我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我讨厌一个人又不需要理由,你说是不是?”

      切萨雷笑了,“对,不需要理由。你可以不喜欢她,她……”这事不好办,作为子女,他们无权过问父亲的爱情;但作为即将失宠的女人的子女,他们又必须对此有所准备。

      “茱莉娅很有可能会成为父亲的新情妇。”露克蕾莎小声说。她密切观察切萨雷的神情和身体语言,切萨雷只是个还不到15岁的男孩,还没有学会隐藏心意,也用不着隐藏心意。

      “别担心,茱莉娅就是现在生下父亲的孩子、我们的弟弟,他也不会得到比我们更多的爱。”切萨雷迅速衡量了一番,“再说,如果茱莉娅真的生下了一个‘杂种’,能不能长大,谁也不知道。”

      他的神色变得狠绝,目露凶光。

      “Bastardo”是私生子,是个贬义词,到底是简单的“私生子”还是“杂种”,要看说出这个词的人的语气。切萨雷因为早已经知道自己是被承认的私生子,大概心目中从来不认为自己也是个“Bastardo”。

      也是呢,要是罗德里戈·波吉亚不是教士,是很有可能跟凡娜莎结婚的,那么他们兄妹就会是正大光明的婚生子了,绝不会被人诟病。

      露克蕾莎很满意切萨雷的反应。哥哥不是什么好人,这她早就知道了。

      “还有,阿德里亚娜说,爸爸在给我找丈夫了。”

      切萨雷随即叹气,“露克蕾莎……”

      “我知道,爸爸有权利安排我们的婚姻,我们没法拒绝。切萨雷,要是我将来的丈夫又丑又笨,还是个老头子,那怎么办呀?”

      切萨雷本来心情沉重,听妹妹这么孩子气的担忧,又笑了,“傻孩子。有这么多年轻贵族,父亲肯定会为你寻找一位年龄合适地位合适的丈夫。你才9岁,不用担心这个。”

      “要是……要是有一个人,你没法摆脱他,但又不想让他跑到你面前来惹你生气,你会怎么办?”

      “希望你不是在说阿德里亚娜。”

      “不是。阿德里亚娜从来就不是问题。”

      切萨雷思考片刻,“你想要一劳永逸,还是只想让对方别来烦你?”

      “看情况。”

      “一劳永逸当然是杀了他。”

      “那不太好吧?”

      “那就可以揍他一顿,让他知道你的厉害,别来惹你。”

      “你说的没错。我现在没有办法解决那个人,但还有时间。切萨雷,我想要钱,要很多很多钱,你也应该尽量多弄点钱。”

      切萨雷被她快速转换话题的方式弄得措手不及,“你缺钱吗?我这儿有几十个金币,给你。”他跳下床,从衣柜里拿出一只锦缎的钱袋。

      蚊子肉也是肉,她不嫌弃。

      露克蕾莎高高兴兴接过钱袋,“要很多很多钱,至少……10万达克特吧,也许要100万。”

      切萨雷震惊,“10万?不,100万!天哪!你要干什么?要买下一个公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波吉亚家族出自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瓦伦西亚,加泰罗尼亚以前是阿拉贡王国的一个大公国(联姻后合并进阿拉贡),说加泰罗尼亚语。2017年,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搞了个“独立公投”,有200多万人投票,其中90%的投票者赞同从西班牙独立出去。西班牙政府紧急摁了下去,接管当地政府所有权利。
    *托斯卡纳是意大利的一个大区,文艺复兴时期托斯卡纳地区是佛罗伦萨共和国,首府佛罗伦萨。达芬奇出生在佛罗伦萨附近一个名叫“芬奇”的小镇,他的全名“列奥纳多·迪·皮耶罗·达·芬奇”意思是“出生在芬奇的皮耶罗之子列奥纳多”,实际上没有姓。
    *台伯河横穿罗马,是意大利的第三长河。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