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叶蔚然放下筷子,看着走进来的一行人勾勾唇,“姜姜,你这么喜欢这家火锅店,你说我要不要把这家火锅店买下来。”
      “不是吧,叶总,您真的想这么大方的包养小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
      
      叶蔚然坐姿端正漂亮,脸上挂着招牌微笑,毒蛇道:“要不然,吃个饭都有人来装逼,烦!”
      说着,舒眉一行人已经走到跟前,两人结梁子是一回事,但明面上的招呼还是要打的,因为北临和叶氏是竞争对手,但还没到撕破脸皮的那一天。
      
      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舒眉显然是从公司出来,她一身剪裁合度的包臀裙,路过叶蔚然身边时还打了个招呼。
      “叶总,真巧!”
      
      叶蔚然慢悠悠喝了一口手边的果汁后,才看向舒眉。
      不喜欢的人,叶蔚然向来不会多说一个字,在她眼里那就是浪费生命。了解叶蔚然的人知道是她脾性如此,不熟悉的人就会以为她仗着家世背景耍大牌!
      
      舒眉温婉一笑,似乎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倒是她身边的小助理为她抱不平,叶蔚然和姜九隔着老远都听得清楚。
      “舒姐,也就是您心肠好,每次见到都主动跟她打招呼,就算北临和叶氏是竞争对手,她也犯不着高人一等鼻孔朝天看人,她那么狂,还不是叶董事长早就跟她铺好了路。”
      ……
      
      姜九翻了个白眼,一边挑着锅里的菜一边吐槽,“这年头,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背后说我们叶美人了!”
      “想当初你在华尔街搞投资混金融圈,股市搞的风生水起时,这小丫头片子还指不定在哪里呢。明明没有别人吃过的盐多,还打脸当冲胖子,啧啧啧,真让人头疼!”
      
      姜九酸溜溜的一番话倒是把叶蔚然逗笑了,“你跟她较个什么劳子劲?”
      
      和姜九恰完饭后,叶蔚然直接回了她常住的碧水豪庭。
      只是这晚,她睡的并不安稳。
      做梦梦到了小时候。
      
      梦里的她,独自一人对着一只阿拉斯加,吓的她在原地不敢动,慌张的哭喊……
      惊的她出了一声冷汗,鲜少有人知道,她怕狗,只因为小的时候被狗咬过,后来被父母拉着去打了一支狂犬疫苗,从此在心底留下了阴影。
      因为这个梦,叶蔚然睡的断断续续的,直至第二天清晨醒来时眼下都有重重的黑眼圈。
      
      在国外生活多年,她反而不习惯吃中餐,给自己准备了面包和牛奶。
      她的吃相很优雅,不紧不慢,刀叉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响声。
      收拾好后,叶蔚然在门口等电梯。
      电梯门开的一瞬间,叶蔚然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沈郁西装熨帖,出现在电梯里。
      他一双眼睛狭长,偏偏眼尾上挑,不说话时给人一种压力,深邃的目光仿佛一眼便窥探人内心深处的想法。
      叶蔚然瞥了一眼衣冠楚楚的某人,便收回目光。
      
      饶是踩了十厘米的高跟,但在沈郁一米□□的身高面前,还是矮了半个头。
      电梯里只有两个人,气氛有一丢丢的尴尬。
      但是叶蔚然丝毫不想开口打招呼,她可没忘记,就在前不久,她充当提款机给这人转账了2万!
      
      虽说她不差钱,但是她的钱也不是天上掉馅饼得来的,她还没心大到被人卖了还乐着给人家数钱去。
      只是一阵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片平静。
      叶蔚然本来对别人的事情一丁点兴趣都没有,但无奈对方的嗓门有些大。
      “沈郁,你儿砸不知道是咋回事,这几天食欲不好,喂它吃什么东西都恹恹的,打不起兴趣来,你什么时候有空,带它去医院看看?”
      因为沈郁搬去了碧水豪庭,所以他索性住了沈郁的海边别墅,但是一大清早的就被狗儿砸吵醒,对于夜生活丰富的程时清简直是一种折磨。
      
      但这话落在叶蔚然耳里,就变了味道。
      呵呵,很会装啊!
      都有儿砸了,还装什么纯情少男
      所以说昨天是在玩她?
      叶蔚然双手环胸,目光审视般看向沈郁,脑海里掠过对方的一千种死法。
      
      “我给宠物医院的赵医生打电话,他晚点会过去。”沈郁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电话,染了笑意的眸子看向叶蔚然,仿佛是叶蔚然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特意咬重了“宠物医院”这几个字。
      饶是叶蔚然脸皮再厚,在商场上训练的百毒不侵。
      但在沈郁的目光下,她的耳朵还是不争气的染上了红晕,这种被打脸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美好。
      
      电梯里的空气似乎也变的稀薄,叶蔚然从来没有哪一刻觉得时间如此漫长过。
      好在下一层,电梯开了,进门的是一对老太太,她手里牵着一只体型庞大的牧羊犬。
      叶蔚然心还没下去,一颗心就又悬到了半空中。
      
      老太太似乎也看出了叶蔚然的紧张,笑呵呵地牵着狗绳安慰叶蔚然,“姑娘,不用怕,我家的狗性子温和,不咬人的!”
      叶蔚然本来站在电梯一边,老太太进来后她就向里边挪了一点,因为以前被狗咬过,所以她心里下意识地害怕。
      
      旁边是沈郁,叶蔚然并不想把自己软弱的一面展现给外人,只是她紧攥着包包的手却一直在抖。
      电梯已经下到了10层,牧羊犬好奇地左看右看,蠢萌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显的极其无害,可下一刻就像发泄自己的不满一样,傲娇地甩了一下狗头,嗷嗷叫了两声。
      
      惊的叶蔚然本能叫了一声,立马朝后退,手也不由自主地捏紧了身旁人的衣服。
      老太太看叶蔚然这样惊慌的样子,不免笑了出来,“姑娘,看来你是真的怕狗呀,不过它就是甩下头,不慌哈……”
      电梯下到一层,老太太牵着狗出去后,电梯里又只剩下两人。
      
      “不想……松手?”
      一道清润带着调侃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时,叶蔚然才回过神来,仿佛手里拿了一个发烫的山芋般,极快地抽回了手,恢复她清冷高傲的样子。
      
      本来熨帖的西装此时也多了皱褶,是叶蔚然留下的痕迹。
      望着沈郁眼里玩味的笑,叶蔚然瞬间什么话也不想说,翻了个白眼后,戴上墨镜走了出去。
      出去之前,叶蔚然还故意在沈郁皮鞋上踩了一脚。
      笑什么笑,怕狗有什么好稀奇的……
      
      *
      车里放着早间财经新闻,播报昨天的股市涨幅,只是高升敏锐地注意到今日叶蔚然有些心不在焉。
      果然,半路上。
      叶蔚然吩咐了他一件事,“你亲自去商场挑一件西装,送到瑞金医院。”
      
      想到沈郁身上那件看不出牌子的西装,叶蔚然又加了一句,“不用太高档。”
      免的让对方以为,她是来炫耀资本的。
      
      于此同时的瑞金医院里,正是一天中最繁忙的时候。
      手术室里,沈郁正进行着今天的第一台手术,穿了白大褂的他,眉眼更加清冷如画。
      静寂的手术室里,沈郁沉着冷静的发出命令。
      “钻孔,开颅”
      “剪刀”
      “在脑表面继续伸入……”
      “枪镊”
      
      沈郁身形修长,眼神专注,手里的手术刀精准地在患者的脑里继续伸入,仿佛在完成一件上好的艺术品一样,当手术刀来到血管和神经的交汇处,当所有人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都提了一口气时,沈郁的动作精准无误,完美地把血管和神经剥离开。
      下一刻,手术室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从手术室出来,一推门就看到办公室里放着一个盒子,里面是一件剪裁合度的西装,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行事作风,倒是很像今天早上电梯里难得害羞了一次的人!
      
      他原封不动地装好,叫来了值班的护士。
      “联系一下送来的人,就说我不在。”
      护士光顾着犯花痴了,连带着都没思考沈郁话里的意思,就按他说的办了。
      
      而高升只好又认命的把西装给拿了回来。
      “叶总,瑞金医院的人说沈医生不在。”
      
      叶蔚然听到后,也只是愣了下,眼神都没离开电脑屏幕指着沙发就说,“放那儿吧……”
      金色的阳光隔着落地窗洒进来,叶蔚然浓密的眼捷下垂下半扇弧度,低头注视着文件,目光专注沉静,露出的侧脸轮廓显的干净又美好。
      
      *
      叶蔚然今晚有个应酬,圈里的人在君华会所举办了一个酒会,邀请她去。
      这种酒会,是广交人脉的好机会。
      
      虽然如今叶氏在北城已经风生水起,但是平日里必要的关系走动,还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即使叶蔚然不喜欢,她也要去。
      走的时候,叶蔚然注意到沙发上放着的西装盒子。
      
      不做完这事,她总觉得欠沈郁一个人情。半晌,她从微信上找到沈郁的名字,编辑了一条消息。
      【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让助理给你送一套西装当赔偿。】
      叶蔚然自认语气普通,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