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叶蔚然一只手扶着眉心,刚醒来脑袋还有些瓦特,嗓子也有点干。
      “可以帮我倒杯水吗?”
      
      男人的容颜隐在昏暗的灯光里,叶蔚然看不太清,只能看得出一个轮廓。
      
      啪嗒一声,整个房间渐渐变的明亮,房间里有饮水机,水流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显的清晰,而叶蔚然也渐渐反应过来。
      
      原来是个医生啊!
      
      只是这世界貌似有点小呵,上次在南华大学见过的人,没想到今天在梅姐的私人诊所又见到了。
      
      这该死的缘分……
      
      而至于在君华酒店的光辉历史,则不争气的被叶蔚然的酒后综合征忘记了。
      
      沈郁的身材很好,尤其是一双长腿,隐在西装裤里,端着一杯水不急不徐走来,叶蔚然瞬间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充满了一堆不和谐的黄色废料。
      
      她轻声咳了下,利落地从沙发上起来,恢复往日雷厉风行面色不变的御姐风。
      
      从沈郁手里接过白开水,水的温度刚刚好,润了润嗓子后,叶蔚然才开始说话。
      “敢问您贵姓?”
      
      话虽客气,但她的目光却毫不掩饰地打量着沈郁,就差把“长的不错的亚子”这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挂脸上了。
      
      “沈郁。”
      说完,他弯腰把桌子上的书收进公文包里,边角处的钢笔字隐约露出来,字迹清秀整齐,叶蔚然忽然觉得这字如其人,是有几分道理!
        
      收拾完毕,就在叶蔚然以为她要和对方say goodbye,沈郁把公文包放在原处,转身看向叶蔚然,神情认真寻味,甚至有点算账的味道在。
      
      “叶总可能忘记了什么?”
      
      忘记?
      
      叶蔚然认为她的记忆力非常好,完全不存在这一点。
      
      这不明摆着搭讪嘛!出乎意料的,叶蔚然竟然有些期待。
      
      她抿了抿唇角,高傲地扬起下巴,想听沈郁接下来会怎么说。
      
      沈郁镀步到叶蔚然身边,下一刻整个人忽然倾身,一只手撑在沙发背上,视线与叶蔚然相接。
      
      “看来需要我帮叶总回忆一下。”
      
      两人挨的极近,彼此的呼吸缠绕到一起,距离有些危险,但是沈郁成功引起了叶蔚然的兴趣。
      
      她顺手勾住沈郁的领带,语气就像在谈家事一般,“哦,说说什么事……”
      
      需要你帮我回忆一下
      
      这手段,还是嫩了点啊,弟弟!!
        
      “叶总很喜欢抓别人领带?”
      
      叶蔚然眼神半眯着,领带在她手上绕了一个圈儿,似笑非笑地回应:“你不觉得一个人的命脉被人抓在手里的感觉非常好?”
      
      沈郁表情未变,正经的跟个老干部一样,叶蔚然忽然感到无趣,想离他远一点。
      
      而沈郁就像是料到她的想法一样,极快的伸手,按住了她想松开领带的手。叶蔚然则被这波操作弄的一脸懵,男人温凉的手握住她的,手指上的指甲修剪的干净,也如沈郁给人的第一印象一样,干净。
      
      叶蔚然的脸不争气地有些微红,生平头一次被动的被一个陌生男人握住手,还是一个长的妖孽的男人!
      
      偏偏沈郁就像是不准备放过她一样,低沉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上次在君华会所,叶总也是这样,把我抵到了墙根上,抓着我的领带威胁我,说让我好好……做个人!”
      “还说,我穿蓝白条纹的衬衫……好看。”
      
      那天在君华会所后面的事,她喝醉了没什么印象。但是随着沈郁话出口,画面却自动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叶蔚然不禁开始怀疑,自己那天到底做了些什么?
      
      现在,她非常想把高升提溜过来,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说叶蔚然此时还是半信不信,那么当沈郁从钱夹里掏出那一沓钞票时,叶蔚然想死的心了都有了。
      
      那天的事,她既然都做了就算了,怎么还能留下犯罪证据了呢。
      
      她的智商喂狗了吗?
      
      “叶总劝我好好做个人,不要在南华会所当……”
      
      沈郁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叶蔚然伸手捂住了嘴巴,她都能想象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丢人丢到家了……
      
      两人的姿势微妙的很,沈郁的领带早就歪了,松松垮垮地被两人交握在一起,叶蔚然眼里冒着星子,身子前倾捂着沈郁的嘴巴,落在推门而进的梅姐眼里,则是满满的激情。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梅姐一边感叹现在的小年轻可真奔放,在沙发上就要准备神仙打架,一边兴趣盎然的想打电话告诉老友这个好消息,说不定再过几个月都有侄儿抱了呢。
      
      随着嘭的一声,门被关上。
      
      叶蔚然回过神来,一把用力推开了沈郁,她以前练过跆拳道,力气不小,沈郁往后退了两步后才站稳。
      
      的确是她理亏,不就是说句话的事情嘛,又不会死人?
      
      但叶蔚然的口气符合她一贯的作风,不咸不淡的口吻仿佛在说今天天气怎么样……
      “沈医生是吧,那天晚上我喝醉了神志不清,对您多有冒犯。”
      
      本着能用钱解决就绝不多废话的原则,叶蔚然掏出了手机,“加个微信,我负责沈医生的精神损失费?”
      通过好友验证的第一时间里,叶蔚然利落地微信转账给沈郁一万块后,潇洒闪人!
      不走,难道还留在这里被人瞻仰吗?
      
      望着叶蔚然夺门而出的背影,沈郁轻笑了一声,看来是落荒而逃了……
      
      叮咚一声,是程时清的消息。
      【郁哥儿,碧水豪庭的房子我让人给你整理好了,能入住了。】
      
      程时清也不明白沈郁是发什么疯,放着环境清幽的海边别墅不住,非得去住碧水豪庭,找的理由还蹩脚的不行,说什么离医院近,难不成他缺司机?
      谁信谁傻!
      
      回完程时清后,沈郁看向微信列表里躺着的那个名字,头像也很符合她的行事作风,是一张《海上钢琴师》的电影剧照。
      叶蔚然的朋友圈也很干净,清一色的公司推送。
      
      沈郁这时才明白,原来叶蔚然给他的是工作号,看来防备心还挺重。
      
      从她的朋友圈退出来,沈郁盯了那张头像许久,之后设置成了置顶关注,才揉了揉眉心,出了房间。
      
      走到房门口,回头关灯时,沈郁又折返到沙发旁,灰白沙发上的缝隙里,一只淡蓝色的耳钉静静地躺在那里。
      *
      从梅姐的私人诊所出来后,叶蔚然就在路口便看到高升。
      顿时,刚泄下去的气又上来了。
      
      她迈着高跟鞋走到车前,高升为她打开车门,上车之前叶蔚然还对高升笑了下,只是说出的话却让高升欲哭无泪。
      “高助理,今晚加班。哦,还有沈郁的个人资料,今晚需要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
      
      嘭的一声,车门被关上,高升后知后觉意识到叶蔚然在生气。
      
      高升马不停蹄,以最快的速度把沈郁的个人资料呈递给叶蔚然,生怕一不留神惹着了姑奶奶……
      
      “沈郁,北城瑞金医院神经外科医生,刚回国一月就已成为瑞金医院的招牌医生。毕业于伦敦大学,之前一直在梅奥诊所工作,先后斩获十六个医学奖项。”
      “从梅奥诊所辞职后,霍普金斯医院想高薪聘请他,但……似乎被他拒绝了。”
      
      看完沈郁漂亮的履历,叶蔚然嘲讽了一声,怕是脑子进水了,放着全球顶尖的医院不去,却来了瑞金医院,以着叶蔚然商人的思维,这可不是一桩物尽其用的好买卖。
      
      这几天叶蔚然一如既往,像往常一样上下班,似乎沈郁这个人早已被她抛到外太空去了。
      
      微信提示音响起,叶蔚然抽空看了一眼,给她发消息的人是她在哈弗大学读硕士时认识的死党姜九,与她不同的是,姜九学的传媒,现在已经是一个小有知名度的记者,前段时间被台里派到了中东。
      姜九九九:叶总,方便赏脸吃个饭吗?
      
      叶蔚然懒散地靠在大班椅上,回了姜九一句。
      霸道叶总:舍得回来了?
      
      她的办公室有休息室,里面相应放了适合各种场合的衣服,手头上的工作基本都处理完了,叶蔚然在休息室里挑了一件亮黄色的衬衫,下身一件阔腿裤,都是G家今年的早秋款。
      
      换好衣服后,姜九也把定位发了过来,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家火锅店。
      那家火锅店离公司不远,所以叶蔚然直接自己开车过去,她刚到门口,就见姜九隔着车窗跟她招手。
      
      原本姜九也以为像叶蔚然这种不愁吃穿只等着继承家业的大小姐,肯定特别挑。事实证明,叶蔚然除了对工作环境要求特别高之外,其他都还好。
      
      比如此时还能雷打不动地坐在她对面,蘸着酱料吃一口。
      
      叶蔚然纯粹是陪姜九,姜九对火锅有一种执着,每次回来都要来火锅店大吃一顿,而且无肉不欢。
      
      两人正吃着,却看到门口一行人进来,为首的是个女人,样貌上乘,妆容精致,但要是跟叶蔚然比,还是差点儿的。
      姜九也看见了,“真丧气,怎么吃个火锅也能看见她!”
      
      叶蔚然和舒眉的梁子是从在哈弗时就结下的,当年两人都读金融,堪称金融两朵花,一朵善解人意,一朵高傲清冷。
      
      叶蔚然家里有钱,智商高,每次的作业都被教授们当成商业范例在课上讲解。
      而谁不想做教授眼里最闪光的苗子,更别说成绩优异的舒眉了,她自然不甘屈居人后,拼了命的学习,但叶蔚然永远压她一头。
      
      毕业后,叶蔚然回北城接手叶氏,而舒眉也去了叶氏的死对头北临那边,眼下在北临炙手可热,短短三年之内就升到了总经理。
      
      叶蔚然放下筷子,看着走进来的一行人勾勾唇,“姜姜,你这么喜欢这家火锅店,你说我要不要把这家火锅店买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更了哈!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