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位于市中心商业圈CBD地带的叶氏办公楼独树一帜,楼里灯火通明,总裁秘书办的员工正在加班加点,井然有序的办公。
      
      沈郁到的时候,还是高升先发现了他。
      高升不敢怠慢,连忙把沈郁带到了总裁办公室,“沈医生,老板现在正在开会,您稍等会儿。”
      
      男人的神情很淡,气场很足,听高升说完后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多说。
      
      关门时,高升也没明白是不是他的错觉,沈医生身上与生俱来的气质更像名门贵公子,可根据他们的调查结果,家境普通,的确没什么特别之处。
      
      会议室内叶蔚然坐在主座上,专注地盯着投影仪,对面的主管颇有压力地讲解,见叶蔚然听到某处时皱眉,似乎是不满意的样子,紧张的擦了擦汗。
      
      汇报结束,一行人从会议室鱼贯而出,为首的叶蔚然一身深蓝色西装走在最前头,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异常响亮,走过之处,职员纷纷问好,叶蔚然点头示意。
      
      刚推门进去,就一眼见到了沈郁,他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看。
      
      沈郁见她进来,随手放下了书,把原先带过来的餐食摆好,笑容温和,“开完会了,吃饭吧。”
      
      叶蔚然走过去,见沈郁看的是一本极其深奥的经济学原理,这本书她上学时最是头疼,偏偏导师还要求她交一份三万字感想。
      
      想起上次她在他家书柜里也看到很多金融经济类的,不免疑惑。
      
      “你不是学医的,怎么对经济感兴趣?”
      
      沈郁眼神顿了下,褐色的眸子翻涌了下,随后又恢复温和,“无聊时看看罢了。”
      
      叶蔚然并没放心上,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吃饭中途,叶蔚然想起了姜九发给她的那张照片,手里的筷子停了下来,盯着沈郁装作不经意的问,“你今天忙吗?”
      
      叶蔚然不喜欢吃青菜,沈郁把她碗里的青菜挑拣出来,拿筷子的手指骨节分明,分外好看。
      “不忙,今天只有两台手术。”
      
      叶蔚然若有所思,“哦,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比如主动坦白下上午见的女人?
      叶蔚然盯着瓷碗里的白米饭想着……
      
      沈郁嘴角噙着笑,褐色的瞳孔幽深,听到叶蔚然的话后,好整以暇地盯着眼前的人,“怎么了,你想听我说什么,倒是上午做手术的时候在想你。”
      
      叶蔚然仰起精致的下巴,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脚有些疼,她索性脱下来,一双嫩白的脚丫子踩在男人的脚背上,眸子眯的跟只餍足的狐狸一样,“沈医生,你要是做手术时想我,我就想问问你病人情况还好吗?”
      
      “嗯,可以一心二用。”沈郁回答的一本正经,滴水不漏。
      
      见沈郁没坦白,叶蔚然眸子扑闪了几下,没再多问,她没有这么多心力追根刨底,那也不是她的性格。
      
      真丝沙发上,两人都不是话多的人,除了汤勺相撞的声音,就只有白色墙壁上的钟表声在滴滴答答的响着,敲在人的心弦。
      
      而此时的两人,丝毫不知晓一门之隔的办公室外是何场景。
      
      高升努力跟着齐晟的步伐,语气焦急,“齐晟,叶总还在休息,我先进去帮您汇报一声。”
      
      齐晟将近一米九的身高,一身黑衣黑裤,因为高升的言语脸上显出一抹烦躁,他顿时停下脚步,高升险些撞在他后背上。
      “高助理,我进去还用汇报吗?”
      
      齐晟黑压压的眸子紧盯着高升,不放过他脸上的一丝表情。
      
      高升想骂人,沈医生还在里面呢,他总觉得放齐晟这样进去,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知道齐晟和叶蔚然关系不一般,但现在不是特殊情况,高升咬牙,“当然不用,只是叶总刚嘱咐我不许任何人打扰。”
      
      齐晟的眉头一下拧紧,隐隐担忧,语气很着急:“她又头痛了?”
      “额,没。”
      
      “那你阻拦我干什么,难道里面有什么我不能见的?”齐晟赤诚的眸子快速翻涌,忽然明白了什么,步伐迅疾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随着开门的啪嗒一声,原本还在吃饭的沈郁和叶蔚然频频回头,两个男人的眼神瞬间相碰,就像燃着的火花一样,无形的硝烟即刻弥漫开来……
      
      叶蔚然有些吃惊,“小晟,你不是还在拍综艺?”
      自从两人上次在叶蔚然家里不欢而散后,这还是第一次见。
      
      眼下已经是晚上八点,深秋的晚上凉气逼人,叶蔚然见齐晟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衫,不免有些责怪,“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进医院?”
      
      话虽是这样说,她还是起身到休息室拿了一件夹克外套,修身的款式,不太分男女款,丢给了他。
      
      齐晟接过衣服时,在叶蔚然没注意到的地方里,对着沈郁嘲讽一笑,沈郁并未言语,只是眼神暗了几分,蕴藏着不为人知的情绪。
      
      齐晟坐在叶蔚然的位置上,很自然的就着叶蔚然的瓷碗,扒拉了几口饭,沈郁不动声色的将筷子放下,动手扯了下领带。
      
      他一向是掩盖情绪的高手,大拇指习惯性地摩梭着手腕上的表带,烦躁的情绪一闪而过,转瞬间又恢复讳莫如深的清冷模样。
      
      叶蔚然去洗手间的时间里,齐晟也不装乖了,他眼神直视沈郁,“你喜欢她?”
      
      沈郁轻笑了声,心想他还是沉不住气。
      “你说呢,或许你应该叫我声哥?”沈郁勾唇,将两人在一起的事实丝毫不遮掩的放在齐晟面前。
      
      齐晟手指攥的很紧,语气确定,“她肯跟你交往,也就是看上了你的长相,呵,你了解她吗?”
      
      “你只是一个医生,单是叶爷爷就不会同意你!”
      
      沈郁眸子里染上厉色,在他眼里,齐晟太过猖狂,换成任何一个人,他早就被丢尽了烈狱。
      
      他伸手掸去西装裤上并不存在的皱褶,口吻淡淡的并未看向齐晟,“想打架吗?”
      
      齐晟本就怒火中烧,只不过碍于刚叶蔚然在身边,并未表现出来,见到沈郁的第一眼,他就隐隐有种直觉,叶蔚然对他跟以往任何一个男性都不同。
      
      但他没想到,她们发展这么快,打的他措手不及。
      
      就像一件自己觊觎了很久视为珍宝的东西,一直坚信终有一天会得到,但忽然被人夺去。
      
      齐晟把刚穿上的夹克脱下,他不想把叶蔚然给他的衣服弄脏。
      
      战火一触即发,两人的占有欲和偏执作祟,谁也没心软,招招打实,向着对方防守最弱的地方攻击。
      
      等叶蔚然回来见到这副情景,画面给她的冲击力太大,两眼直冒金星,太阳穴隐隐发疼。
      
      两秒之后,她生气的喊了声住手,上前将两人给拉扯开。
      
      两人意犹未尽,眼中的怒火更甚,但都怕叶蔚然夹在中间受伤,只好停了下来。
      
      谁也没好到哪儿去,齐晟肿了半只眼,脸上挂着大大小小的伤痕,沈郁的嘴角也有伤口,挂着血丝,干净的容颜上注目的很。
      
      叶蔚然不明所以,她刚才就走了这么一会儿,两人就打上了,一口气堵在她心坎里,说了狠话,“你们俩想打架别在我眼皮子底下让我看到,心烦。”
      
      齐晟最懂叶蔚然,片刻后拉了拉叶蔚然的西装袖子服软。
      
      叶蔚然的嘴角反射性地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落在沈郁眼里格外刺眼,但她依然冷着脸问他俩打架原因,齐晟撇过脸没说。
      她转而望向沈郁。
      
      沈郁的眼眸锁着刚才齐晟拉她的那块地方,眼里的不悦更甚,毁灭的情绪来回翻涌,最终还是被他克制下去。
      
      他没说话,紧紧地盯着她,半晌转身向外走去,连嘴角的伤口都没来得及处理,周身冷冽的气息隔着老远叶蔚然都能感觉到。
      
      她喊了一声,“沈郁——”
      对方没应,挺拔的身影推门出去。
      
      高升刚看到沈郁挂着伤出来,后脚叶蔚然就追出来,这时秘书办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就算有人在大家也早学会闭目做事。
      
      隔着电梯口的亮光,叶蔚然才发现沈郁不只是嘴角有伤口,脖颈上也有擦痕,刚才两人究竟打的有多激烈可想而知。
      
      沈郁察觉到叶蔚然的目光,眸子淡淡的盯着电梯上升的数字开口,“我没事,你回去照顾他吧。”
      
      叶蔚然还是想不通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明明压根没见过面。
      
      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一股脑含着抱怨说了出来,“沈郁,你还是小孩子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起了什么争执和平的谈判不行?”
      
      沈郁勾了勾唇,眼里的讥讽一闪而过,这事和平谈判不了?
      
      他暗含深意的凝望了叶蔚然几眼,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不想让叶蔚然有负担,“医院有个急救病人,我先去处理下。”
      
      不知道为什么,叶蔚然心里忽然也松了口气,“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齐晟见她折返回来,眼里闪过亮光,再开口时连语气里都带了小心翼翼。
      
      “上次我有东西落你家里了,想去取下。”
      
      叶蔚然把晚上准备看的融资项目书收拾好,闻言点了点头,有点心不在焉,“行啊,怎么没早点跟我说,我让司机跟你送过去。”
      
      齐晟偏过头,没承认是他瞎编的借口,“不怎么重要。”
      
      只是车子刚驶进碧水豪庭里,齐晟就被一通电话叫了回去,叶蔚然这时才知晓他是在录综艺节目的中途偷偷跑出来的,当即二话不说赶他走。
      
      齐晟一步三回头,郑重其事的嘱咐叶蔚然把门锁好。
      
      她无奈的笑了笑,催他。
      
      回到家里后,叶蔚然卸完妆洗了个澡后,就坐在书桌前处理之前的文件,中途分心看了几眼手机,沈郁没回她。
      
      中途响起的一阵门铃很突兀,叶蔚然皱着眉去开门,想着难道是齐晟派王姐来拿落下的东西?
      
      没想到刚开门,男人高大的身影便透过狭窄的门缝挤了进来,不由分说地扣着叶蔚然的手迅速的转身,就把她禁锢在怀里。
      
      

  • 作者有话要说:  沈狗一向会闷骚!感谢在2019-12-11 23:23:37~2019-12-13 00:12: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喵巫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