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互相察觉 ...

  •   苏蕴未出阁前胆子不大,尤为怕黑。偏偏所住的小院在苏府最偏僻的一处,那巷子也没有个灯笼,一路黑暗,只有淡淡的月色光辉落在巷中小径上,因此才能勉强看得见道路。

      哪怕认为是在做梦,一声猫叫都能把苏蕴吓得花容失色。

      带着今晚的惊惶,还有对夜色深重,四下无人阴森可怖的恐惧,一路小跑跑回小院。

      尽管已经有数年没有再回过小院,但她依旧记得回去的路。

      苏蕴十岁前都养在主母的院子。因母亲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不光彩,所以她在主母院子过得并不好,姊妹们都欺负她,下人也轻待她。

      她想小娘,便故意让自己染上风寒。

      主母担忧她的病气过给儿女,便让她小娘把她带回去养病,这一养便养了六年。

      小院除却小娘,便只有一个年纪大的老仆妇和一个比苏蕴小一岁的婢女。

      如今夜深,前院喊抓贼的声音传到了小院,看着倒座房和小娘屋子的窗户都亮了,苏蕴慌忙的跑到自己的屋子。

      正要开门,倒座房的房门开了,婢女初意讶异道:“姑娘也起了?”

      刚开了些许门缝的苏蕴,把门又阖了起来,转身应道:“我方才做了噩梦,便醒了,刚刚似乎听到了前边传来抓贼的声音,便出来瞧一瞧。”

      初意忽然“呀”了一声,连忙走了过来,小声道:“姑娘你盘扣盘错了,快些进屋,奴婢给你重新装整。”

      不仅是盘扣怕盘错了,便是头发也乱糟糟的。

      这时,伺候苏蕴小娘的仆妇何妈妈也从一旁的倒座房出来,纳闷道:“这前边怎就遭贼了?”

      苏蕴闻声望去,时隔多年再见到何妈妈,一时怔愣。
      何妈妈是苏蕴小娘的奶娘,在发生此次变故之后,她便再也没见过。
      她出嫁后,苏家主母借故说何妈妈犯了错,便将其发卖了。她后边暗中让人去查何妈妈的下落,却是一无所获。

      何妈妈朝着苏蕴福了福身子,见她发愣,疑惑的唤了一声:“姑娘?”

      苏蕴没应声,而是朝着小娘的屋子望去,呆呆愣愣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屋中传出温婉的声音:“何妈妈,前边院子怎么了?”

      这是苏蕴小娘,小刘氏的声音。

      苏蕴听到小娘的声音,杏眼顿时红了,心里五味杂陈。

      嫁入侯府后,三朝回门,她并未见到小娘,只听到主母说她母亲病了,送到庄子养病了。

      哪里是病了,根本就是被软禁了。

      知晓她与顾时行发生了那些事情的人,都认定了是她小娘教唆她。

      她后来再见到小娘时,小娘已经认不出来她了,那会才是真的病了。
      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心病加重,最后忧虑成疾。

      何妈妈回道:“好似是前边院子遭贼了。”

      小刘氏:“前边便是遭贼了,贼也不会跑到咱们这破落小院来,莫要理会,都回房歇着吧。”

      苏蕴盯着小娘的屋子,往前走了两步,可随即想到自己现在乱糟糟的,身上也黏黏糊糊的,便止住了脚步。

      她压下酸涩与期待,压低声音吩咐初意:“去打一盆水送到我房中来。”

      初意应了声,然后去打水。

      何妈妈端着油灯走到檐下,看清了苏蕴时下的模样。衣衫不整,眼眸通红,便是脸色也有些不正常的红,何妈妈一怔,紧张的询问:“姑娘这是怎了?”

      苏蕴虽一直觉得自己是深陷梦境之中,可在回来的时候被凉风吹了吹,清醒了许多之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且羞耻心也极为强烈。

      怕何妈妈看出什么端倪,苏蕴道:“做了个噩梦,出了一身汗,有些难受,我便先回房换一身衣裳,何妈妈你也早些休息吧。”

      说罢,苏蕴转了身,轻挪了两步便推开了自己闺房的房门。

      屋中黑漆漆的,凭着记忆,她寻到了火折子,把桌面上的油灯点亮了。

      四年没有回来,虽有些陌生,可又很是怀念,怀念之余又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

      这好似不像是在做梦?

      正要细思之际,房门被敲响,随而传来初意的声音:“姑娘,水打好了。”

      苏蕴应了一声进来,初意推开了门,端着一盆水进了屋子。

      放到了屋中后,她转身正要问是否要去做些夜宵的时候,看到主子脖子上的红点,道:“夏夜的蚊虫可真讨厌,姑娘一会擦了身子后,奴婢给姑娘搽些药。”

      搽药……?

      苏蕴有些茫然。

      初意道:“那些蚊虫都把姑娘的脖子叮得都是红点,一会该是要起包了。”

      说着,初意便走去苏蕴的梳妆台前。寻膏药之际,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因听到她的话,反应过来后,羞得满脸通红,红得似滴血的主子。

      苏蕴退了几步,离烛火远了些,然后暗暗呼了两口气来缓和乱跳的心。

      初意把一小盒膏药找了出来,苏蕴道:“也只是叮了几处,我自己来便好,你且回去休息吧。”

      初意吧膏药放到了桌面上,问:“可要奴婢去做些夜宵?”

      苏蕴摇头,让她退出去了。

      等人退了出去,紧绷的心弦才稍稍松了了些,可脸依旧烫得很。

      走到了梳洗架旁,掬起一捧凉水就泼在了脸上。冰冷的井水驱散了些许的热度,但依旧觉得臊。

      把衣裳脱下,才惊觉身上都是红点,便是腰的两侧都被掐得有了手掌印。

      似乎被欺负得极惨。

      想起顾时行不管不顾的狠劲,苏蕴紧紧咬唇,才憋住了眼眶里边的眼泪,可眼尾依旧泛红得很。

      但随即她便发现了更严重的事情,她没有穿小衣……

      小衣去、去哪了?
      *

      苏家嫡子院子遭了贼。那贼人被追之时直接推开了厢房的门,闯了进去。

      屋中无灯,看不清那纱幔之后躺了多少个人,但带着面具的黑衣人进到屋中,看到了敞开的窗户,还有窗户底下的杌子,便知道事情坏了。

      可身后有苏府护院追着,由不得他再三思虑,只能踩上杌子跳出了窗户。

      床上的人听到了院中声响,已渐渐清醒,在贼人进来,跳窗离去,也已有五分清醒。

      不过片刻,便又有数人提着灯笼追进了屋中,屋中一亮。

      护院不清楚屋中是何人,提着灯笼朝床探去。

      只见有一个赤着上身,身下盖着软衾,披散着墨发的男子坐了起来,撩开了纱幔。

      男子目光所及,不管屋子的摆设,还是床外的护院,都让他眼神微变。

      但也只是一瞬的诧异,很快便平缓了过来。

      护院看到男子,脸色一变,猛地低下头,拱手道:“小的不知世子在此歇息,如有冒犯,请世子恕罪!”

      顾时行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目光也在这屋子扫了一眼,随而淡声问:“何事?”

      护院道:“有贼人欲行窃,被我等发现了,追赶之时闯入了世子的屋中,我等便追着进来了,一时不知世子宿在这屋中。”

      顾时行未着衣衫,且面色寡淡,可那身上的凛冽的气息却也能让几个护院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顾时行面色清冷,无甚表情,漠声道:“既是追贼人,还站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去追?”

      护院咽了咽口水,满怀歉意道:“我等失礼了?”

      说罢,皆从屋中退了出去,然后关上了房门,四下搜寻。

      因有贼人,院中的人都被吵醒了,院子外边起了嘈杂声。院中也亮如白昼,有光亮透过纱窗进了屋中。

      人都出去后,顾时行脸色沉了下来,揉了揉额头。

      掀开被子,便见自己赤着身子,且隐约可见床上的混乱。这混乱提醒男人,方才不止他一人在这床上。

      沉默许久,脸上没有一丝混乱,而后淡定从容下床穿上衣衫。

      穿着衣衫之时,传来敲门声,而后是苏府嫡子苏长清的声音:“时行,我可否进来?”

      床榻混乱,屋中更有若即若无的膻腥味,方才混乱,护院不察,但若是苏长清进来,便会发现端倪。

      顾时行回:“稍等,衣衫有些不整。”

      苏长清愣了一下,随而纳闷道:“不是,咱哥俩还在意这些?”

      顾时行淡淡的道:“你若敢进来,且试试。”

      苏长清闻言,低声揶揄:“你这话说得,让我都怀疑你这清心寡欲的僧人把我院中的小婢女扯进屋中调戏了。”

      顾时行在寺庙待过,苏长清时常开玩笑说他是个和尚。

      顾时行穿戴好衣物,没有搭理外边的人。

      床榻凌乱,顾时行再而扫一眼。淡淡的光亮隐约可见榻上有一抹与被衾不符的颜色。

      顾时行眉头轻蹙,探进半遮半掩的纱幔之中,拿起了那一抹颜色。

      拿到手中的时候,才知道是什么。

      是一件嫩绿色的小衣。

      怔愣一瞬后,最终还是把小衣塞入了衣襟之内。

      屋中除却淡淡的膻腥味,还有很淡很淡的冷香。

      闻到冷香,顾时行眸子轻转,似在思索些什么。

      这时,屋外的苏长清问:“怎这么久都没弄好。”

      正要推门之际,门从里边开了。

      顾时行简单的束了发,面色清冷,目光淡漠的看向苏长清。

      沉稳内敛,却又散发着不怒而威威严。

      苏长清一愣,随而道:“怎就半宿不见,你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顾时行收敛了些许因做了数年大理寺少卿而生出的凛冽。睨了眼他,轻嗤:“你约莫是吃酒吃糊涂了。”

      苏长清有些疑惑。好似只有一瞬间感觉人变了,但现在又感觉没变。

      人还是那个人,苏长清也就没有多想,只道:“今晚有贼人闯入,恐怕有些不大安全,我让人在你屋外守着。”

      顾时行“嗯”了一声,想了想,又问:“可曾偷了什么?”

      苏长清摇头:“还没清查,估摸着明天才能知道。”

      有护院在院中喊了苏长清,苏长清对顾时行说了声好生休息后,便朝着护院走去。

      等苏长清走了,顾时行把一旁的随身小厮喊了过来:“墨台。”

      小厮墨台走到身前,顾时行低声吩咐:“把屋中床榻整理了,莫让人看穿任何端倪。”

      墨台面上不显的应了一声“是”,但心里头却有些纳闷。

      主子这般神神秘秘的,莫不是在床上吐了,因有损君子之姿,所以不想让人知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今天事太多,明天一定准时更新!!!
    继续送红包,记得留评~
    ……感谢在2021-08-17 22:34:09~2021-08-18 22:29: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豆鱼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墨呢 40瓶;宁静、哈酱 20瓶;27227472、靚靚 10瓶;花生能吃苦 8瓶;是玲不是零、恩河 7瓶;Eimerwinkel 5瓶;doris 3瓶;小四代、S小姐在看书、Elle_zj197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