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5 ...

  •   深夜。电脑屏幕发出的蓝光映亮了无数张熬夜的脸。
      
      诸神直播。在线交流平台。世界-华夏赛区频道。
      
      无数弹幕在屏幕上迅速滚过。
      
      “各位……还没有睡觉吗?”
      
      “害,这谁睡得着?明天不用上班了,我老板被卷进去了,我亲眼看见他挂的。”
      
      “真是神了,我家根本没网啊,这也能上直播平台?”
      
      “今天的怪事还少吗?唉,不管了,有没有好看的玩家小哥哥小姐姐让我舔舔颜?”
      
      “长得好看的都是花瓶,死得最早。我现在在看泰国那边的直播,我擦咧,现实版恶鬼降临,真刺激。”
      
      “我在看欧洲那边的,有女巫狩猎和恶魔献祭,emmm,还挺有地方特色。”
      
      “也不能这么说吧?长得好看又有实力的也是有的。我今天就发现一个,手撕怨灵那段A得我腿软啊!”
      
      “我知道她!林儒锐是不是?我正在看她的赛区直播。”
      
      “我也在看林儒锐……”
      
      .
      
      “你来这里干什么?”月色下,林儒锐淡声问道。
      
      薛菲儿嘴硬回答:“关你什么事?”
      
      对面那双琥珀色的眼眸,猫一样微微眯起。她浑身过电似的一激灵,情不自禁脱口道:“我来找东西。”
      
      “找什么东西?”
      
      “倒残羹的潲水桶……你绝对想不到,我在今天的肉汤里发现了什么东西?”
      
      林儒锐挑挑眉。薛菲儿紧张地左右看了看,凑上前来说道:“班长手臂上有个蓝色的足球纹身,今天我在肉汤里看见了……”
      
      她说完,打量林儒锐的神色。林儒锐却没有露出多少吃惊:“你怎么知道不是你看错了。”
      
      “所以我才来找啊!”觉得她不信任自己,薛菲儿有点生气,“不信算了。”
      
      角落里的草丛被风吹动,传来阵阵腐烂的臭气。薛菲儿扒拉开草丛看见潲水桶,满脸厌恶地拿起旁边的漏勺,搅拌起稠粘的残羹,又被那味道刺激得干呕声不断。
      
      “是不是这个。”林儒锐忽然说道。薛菲儿狐疑转头,见她站在狗舍前,踢了脚狗碗,一块肉糊糊的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
      
      那是一块被啃食到只剩下半只的足球纹身。
      
      薛菲儿捂着嘴才没有惊叫出声。二人又去撬开了埋葬班长的地方,坑中只剩一具血淋淋牵挂着肉丝的骨架。薛菲儿意识到什么,感到一阵强烈的作呕感:“他们……”
      
      “嘘。”林儒锐低声道:“这件事先不要说出去,免得打草惊蛇。”
      
      “你让我欺瞒大家?”
      
      “这对夫妇是别墅主人,激怒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薛菲儿咬着下嘴唇,思虑再三,不得不屈服。
      
      .
      
      夜风深寒,尖啸着拍打窗棂。丹尼尔提着一盏煤油灯,哆嗦着从衣柜里翻出一件破旧的棉衣。
      
      他的房间很简陋,除了床和衣柜几乎空无一物。一只粉红色的兔子靠在床头。那是妹妹艾玛生前最喜欢的玩偶,艾玛去世后,丹尼尔把它当做艾玛。只有将粉红兔子抱在怀里,他才能安然入睡。
      
      棉衣是多年前买的,其实以丹尼尔的个子已经穿不太下了。可在这样寒冷的夜晚,为了不被冻死,他还是只得把紧巴巴的棉衣裹在身上。
      
      临睡前,他提着灯去检查门锁,确认落锁无误才躺到床上。
      
      怀中紧抱着艾玛,渐渐的,他意识有些模糊了。窗外呼啸的风声给了他久违的安全感,似乎躺在巨人轰隆隆的怀抱中。
      
      忽然,门口传来了低微的窸窣声,除了风啸别无他物的深夜寂静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撬动锁链!
      
      丹尼尔猛然惊醒,他坐起身,看向房门,一只铁钩子从门的缝隙里伸出,正悄悄地勾动挂锁。
      
      丹尼尔毛骨悚然,立刻推过旁边桌子抵在门口。桌脚摩擦在地面的响动惊动了门外之人,片刻后,母亲轻柔温和的声音传了过来:“丹尼尔,你醒过来了吗?给妈妈开门,我给你添床被子。”
      
      丹尼尔一声不吭,他闷头撬开床脚前的一块地砖,拿出藏在地砖下的绳索。轻手轻脚地来到窗边,没发出一点声音。
      
      直到打开了窗,寒冷砭骨的狂风呼啦一下吹开了窗帘,煤油灯摇摇欲坠几下,摔在地上啪的一声。
      
      “丹尼尔。”门那边的女声阴沉下去:“开门!快点开门!”丹尼尔不得不凑近去拿艾玛,就见那只铁钩子倏然缩回,却蓦然刺出一截雪亮的刀刃。
      
      他打了个冷颤,飞速将艾玛揣在怀里,爬上窗台,将绳索系在屋外的铁钩上。
      
      脚下就是距地三十米的后院,寒风吹得他摇摇晃晃,绳索总也挂不稳,急出一身冷汗。
      
      门外的女人已经十分狂躁,挥舞着刀刃疯狂劈砍在门上,尖锐癫狂地叫骂道:“杂种!我生你养你就这么回报我的?!开门!快开门!我要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丹尼尔把绳子捆在腰上,沿着屋脊往下爬。女人破开了门,狠狠撞开桌子面容狰狞地冲了进来。但丹尼尔早已落至庭院,跌跌撞撞跑出了别墅。
      
      女人的叫骂声被风吹得很远,但越来越支离破碎。
      
      天空开始下雪,并持续了一整夜。
      
      .
      
      次日清晨。
      
      一夜无眠。众人顶着硕大的黑眼圈,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楼下。
      
      其中薛菲儿黑眼圈最深,神情异常憔悴。她昨夜不仅饱受惊吓,还要保守骇人的秘密,愁得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抬头一看,却早已有人精气神十足地在客厅落座了。
      
      林儒锐正喝着橙汁,与看着报纸的摩根相谈甚欢,仿佛昨夜的发现根本是薛菲儿独自一人的经历。薛菲儿一边佩服此人的心理素质,一边搓着手臂打了个喷嚏。
      
      这仿佛一个信号般,喷嚏声开始此起彼伏。昨晚因为下雪,气温骤降,不少人都起床时都感到头晕鼻塞。
      
      “我去为各位拿一些御寒的衣物。”珍妮温柔贤惠地说道。
      
      裹上防寒衣物后,早餐也准备好了。早餐是橙汁与煎蛋,幸好没有肉汤,不然薛菲儿真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表情。
      
      众人围坐餐桌,气氛安静,只有刀叉碰撞瓷盘的声音偶尔响起。
      
      察觉不对,老李抬头环视一圈:“怎么这么多人没下来?都感冒了?”
      
      这时,一个男生跌跌撞撞地跑进客厅,脸上炸出惊惶的神色:“有人失踪了!”
      
      男生今早负责送餐给从大巴车上救下来的伤员,他推开门时,却发现安置伤者的房间空空荡荡。伤员中缺胳膊断腿的不少,不太可能凭自己的力量下楼。
      
      他心中便有了些怀疑,直到寻遍别墅,也不见这些人,这才坐实疑虑,匆匆下来报告。
      
      众人心下一凉,当即也放下吃到一半的早餐,在别墅中找起人来。
      
      厕所、庭院、侧室都不见人。房内被单凌乱,桌上放着吃了一半的罐头,这些人就像凭空蒸发了一般。
      
      人群惊恐嘈杂。有人道:“会不会是怨灵找上门了?”
      
      “不可能!”薛菲儿眉梢抽动,反驳道:“我也在大巴上,为什么怨灵没来找我?”
      
      男友宋晟表示赞同:“我也是大巴上的人,但我昨夜没察觉什么异样。”
      
      老李觉得有道理,看向林儒锐:“林同学,你怎么看?”现在的情况早超出了老李能掌握的范畴,他习惯性向林儒锐求助。
      
      众人皆噤声,谨慎地等待着她发言。却听林儒锐淡淡道:“问我干什么?我不知道。”
      
      也不晓得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众人泄气,只好围在一起探讨别的可能。
      
      “会不会是他们太害怕,所以趁夜逃跑了?”
      
      越想越有道理,师生们推开别墅门,一阵寒风夹杂飘雪涌入。门外银装素裹,积雪堆在台阶上。
      
      就有人说:“昨夜下雪的时间是凌晨三点,他们怕是凌晨三点前走的,才没留下脚印。”
      
      又有人道:“也有可能是下雪后,雪把脚印覆盖了。”班上的男生问托马森家借了铲子,铲开院子里的雪看,半化的雪将地面染得湿融融,根本没法看出什么。
      
      林儒锐绕去后院,把打盹儿的比特犬牵来:“他们离开的唯一方向只有树林,我去树林里找找看。”
      
      老李大惊失色:“不行!那树林里有多危险,出事了怎么办?”
      
      林儒锐道:“我会小心的。”
      
      她牵了狗绳,径直走出庭院,身后许烈跟了上来。林儒锐问他干什么,许烈道:“老大,我跟着你。”
      
      话音未落,比特犬忽然朝他狂吠,形态凶猛,尖齿狰狞。林儒锐说:“那不行,这狗若是咬你,我防不住的。”其实是不想许烈跟着她把摄像头也带过来,妨碍她行动。
      
      许烈脸色既青且白,是冻的也是吓的,但依然坚持,林儒锐没办法,也不能叫他不跟。
      
      她拿着沾了伤员血迹的衣物在狗鼻子前晃了晃,比特犬吠叫两声,埋头冲进树林。
      
      地势微陡,积雪厚重湿滑,温度低寒,跋涉困难。没走多久,林儒锐的靴子就被染成了泥浆色。许烈则是走一段距离,就要停下来歇息喘气。
      
      大概走了四十分钟路程,周围的树木渐渐稀疏起来,二人来到一片林中空地。
      
      看清空地中景色的一瞬间,许烈眼瞳收缩如针,剧烈的震撼席卷了他,他瞠目结舌:“这、这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