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3 ...

  •   似插.入一块柔嫩果冻,旋转的刀刃带出无数血泡肉沫。但女生的神色一派从容镇定,看得众人心中升起阵阵寒意。
      
      妈妈这样的人竟然是同伴也太幸运了吧!!
      
      众人齐齐想到。
      
      司机爆发出尖锐的嚎叫,剧痛之下它竟挣脱开林儒锐的束缚,蚂蚱般弹跳而起,头颅扭转三百六十度,对准了大巴车内。
      
      “它看过来了!”
      
      “啊!!它、它又跑回来了!”
      
      车厢内,学生们的尖叫此起彼伏。林儒锐啐了一口,箭步上前,跃起身形用膝盖顶住司机背部,将其死死压跪下去,钳猫似的狠握住它的后颈,目光凛冽地回眸大喝:“快开车!”
      
      薛菲儿率先反应过来,用剧烈颤抖的双手发动大巴,油门一踩扬长而去。
      
      后视镜中,与司机纠缠的女生身影渐行渐远。有人倏地打了个寒颤:“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道德啊?”
      
      广场大屏前,亦是谴责声一片。
      
      “一车子贪生怕死的孬种!我呸!”这是义愤填膺的。
      
      “小姐姐未免也太可怜了点,长得漂亮还武力值高,美强惨好圈粉啊。”这是犯花痴的。
      
      “好酷的妹妹,我流水了!”这是鸡叫的。
      
      如果他们知道林儒锐内心的真实想法,怕是说不出来这些话。
      
      林儒锐见大巴屁股消失在视线尽头,表情一缓,“碍事的终于走了。”
      
      “赛斯特。”她敲诸神使者:“现在摄像头没跟着我了吧?”
      
      “没有。摄像头跟随大部队转移走了,现在你可以尽情发挥了。”
      
      林儒锐活动身体,全身骨节爆出噼啪声响。她看向司机,这怨灵愣了愣,竟然拔腿就跑。
      
      林儒锐一个响指,明亮的焰火忽地从空中腾起。林儒锐把手伸进火中,火焰里似乎藏着一个异次元空间,直接吞噬了她半个手掌。
      
      她的小臂修长白皙,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十分漂亮。忽地,小臂上的肌肉骤然一绷,她唰的从焰火中抽出一把红色长刀。
      
      刀刃上还燃烧着跳跃的火星。就像炙烤过的刀片切开奶酪,司机被这把鲜红焰刀切成了两半。横切面处呈现烧焦的黑糊,空气中隐隐传来烤肉飘香。
      
      “你为什么会救他们?”赛斯特不解道:“我看过你的资料,死在你刀下的人保守估计不下千数。为什么突发善心?”
      
      “我的地球毁灭后,我意识到一件事。”
      
      “什么?”
      
      林儒锐曲起手臂,在夹缝中擦净刀刃,“人命是很宝贵的。”
      
      她从司机的残骸中抽出水果刀,刀刃已经翻卷得不能用了。
      
      这简陋的‘武器’就此报废,焰刀又不能暴露于人前。林儒锐思索片刻,忽然灵机一动:“赛斯特,我能赊账购买游戏商店里的东西吗?”
      
      “不能。”赛斯特冷漠地回答,话锋一转,又道:“你的账户有余额,可以直接购买。”
      
      游戏开始后,每个人手腕上都多出一只黑色手环。触摸手环中央的圆形凹陷,林儒锐点开了游戏界面。在余额显示栏里,她的信誉点竟然有一万多。
      
      她有点惊讶于赛斯特的大方:“这是游戏初始财富吗?”
      
      “诸神大逃杀是直播性质的游戏。观众喜欢你,有你出现的画面他们性质高昂,诸神把这种情绪兑换成奖励卷,以信誉点的形式发放到你的账户上。”
      
      林儒锐懂了:“就是打赏。”
      
      她兴致勃勃地浏览了系统商城,摩拳擦掌、多番对比之下,挑选了两柄精钢制的长刀,交叉背在背上,又买了护腕、指虎、三菱刺,转眼就将一万多点信誉花个精光。
      
      赛斯特:……败家子。
      
      点击确认购买后,一道光柱打在她的身旁。光柱散去,购买的商品就直接出现在了地上,十分便捷。
      
      林儒锐将武器装备完毕后,沿着土路重新出发。大概行走了半个小时,身边渐渐出现渺茫的白雾遮蔽视线。不远处,一片树林在白雾中若隐若现。
      
      走进树林,笔直往前走。不多时,白雾散去,一片绿茵草地出现在她眼前。
      
      草地上坐落着一栋小别墅,装潢精致,典雅漂亮。周围一圈是树林,而林儒锐回头看了一眼,她正是从树林中走出。
      
      别墅前正站着一堆神情紧张的人,听见树林异动,纷纷警惕地看了过来。直到看清出现的人是林儒锐,他们才大松了一口气。
      
      许烈跑了过来:“林同学,刚才多亏你救我一命,太谢谢了!”
      
      在他感激的视线深处藏着一抹畏惧。许烈是体育特长生,校球队队长,平时为人骄傲自满,特别为自己的力气感到自豪。然而当面对司机的袭击时,他青筋暴起都没能撼动它哪怕一丝一毫。
      
      只有亲身体验过那怪物有多恐怖的人,才更能感受到眼前这个漂亮安静的少女强得有多可怕。
      
      林儒锐敷衍地点点头,视线扫过草坪上的众人,忽然皱起眉:“怎么少了这么多人?”
      
      开走的大巴上一共有四十二人,现在在场的人算上她,也才二十多个。
      
      “老李?”她看向班主任。
      
      老李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柳雪铃抢答道:“他们分成两拨走了。薛菲儿和宋晟他们开大巴离开了;还有一些男生结伴去了树林里,说要找能离开的路。”
      
      “大巴能走的路只有这一条,我进来时没有看见他们。”林儒锐淡淡道。
      
      众人顿时心中一寒——所以大巴到底开去了哪里?
      
      老李忐忑地搓着手:“咱们要不要把去树林里的那些人叫回来啊?”他还陷在教师的身份里,觉得不能弃学生于不顾。
      
      林儒锐淡淡道:“不用找了,多半回不来了。”
      
      “啊?”老李愣了:“为什么?”
      
      “这里是大逃杀,游戏给出的每一个线索都很重要,谁还记得提示里怎么说的?”
      
      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惨白着脸,哆哆嗦嗦地重复道:“树林中传来恶意的窥伺,垂涎的唾液滴入土地……?”
      
      “毫无疑问,树林里是这个游戏的禁区,竟然还一个劲往最危险的地方跑。”林儒锐冷道:“他们不死谁死?”
      
      死?
      
      众人被这个沉重的字眼吓呆了。
      
      “林同学,你那么厉害,你肯定可以救出他们的……”老李颤巍巍地哀求。
      
      林儒锐却一脸冷漠:“我没有这个义务。”
      
      该救的她不会冷眼旁观,但若是自己作死,那抱歉,她并不想花费多余的精力去拯救蠢货。
      
      针对她的行为,大屏幕前的广场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有人摇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对这种逃避责任的做法难以苟同。
      
      有人反怼:“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行你上啊!”
      
      有人鸡叫:“妹妹冷脸也好酷哦,我可以!”
      
      大逃杀中,凝固的气氛被嘎吱声打断,别墅的大门忽然打开,走出来一个身穿湖蓝碎花裙的金发妇人。
      
      她戴着一方鹅黄头巾,身姿婀娜,面容雪□□致,一双绿眼睛犹如天然的翡翠矿石,悠远迷人。
      
      “Oh,my dear friends.”她操着一口夸张的美式中文走了过来:“欢迎你们来我家做客!请进,请进。”
      
      洞开的别墅大门像一只散发出诡异的气息大口,等待猎物自动走进。众人不仅没半点受到邀请的喜悦,反而齐齐倒退一步。
      
      林儒锐刚靠近一步,就被一脸紧张的许烈拉住了:“这房子一看就不对劲,咱们真要进吗?老大?”
      
      众人:……你改口倒是速度。
      
      “不然呢?在这傻站着?”
      
      林儒锐身先士卒走进去后,身后众人面面相觑一会儿,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别墅内部风格温馨而不失格调,看得出来主人家在装潢上下的苦工。墙上挂着雷诺阿、梵高的仿制真品,挂在最中央的是一家四口的肖像画,年轻靓丽的夫妇和一对可爱的儿女,幸福感快要溢出画布。
      
      只是别墅内光线十分晦暗,凭添几分阴森。
      
      老李作为地理老师的职业病犯了,一进来就小声嘀咕:“房子朝向不好,阳光难以照进室内,难怪别墅光线这么暗。”
      
      “家主在后院砍柴,请大家随便坐坐。”
      
      珍妮·托马森一边道歉,一边拉开了客厅内的窗帘。她带着笑容和蔼可掬走进厨房,片刻后,端着点心与红茶走了出来。
      
      楼梯边的桌柜上放置着一台黑胶唱片机,珍妮来到桌柜旁,将唱针拨到唱片上。顿时,悠扬动听的乐曲缓缓流泻而出。红茶醇厚的热香溢散在空中。在这和缓的氛围里,众人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
      
      林儒锐在客厅浏览一圈后,就在别墅内部闲转起来。
      
      老李没说错,这别墅确实采光奇差,还是阳光明媚的白天,屋内却已经暗成了形同黑夜的效果,窗户是敞开的,冷风飕飕地刮。
      
      在经过一条走廊时,她被走廊尽头的一幅挂画吸引了注意。
      
      画上是一个全身赤.裸的野蛮人,一手拿着刀叉,正面目狰狞地撕咬一块血汁四溅生肉,一个满脸痛苦的女人倒在他脚下,腹腔大开,露出残缺不全的内脏。
      
      笔触细腻、真实,隐隐透出一股渗人的癫狂。林儒锐还待走近细看,忽然旁边的侧门打开,光线先一亮,又是一暗,一个身材高大的白种男人走了进来。
      
      他身高将近两米,浑身肌肉虬结有力,站在门口处挡住了身后的阳光,汗津津的手掌倒提着一把斧头,表情因背光显得阴暗无比。
      
      啪嗒。充满腥气的液体沿着斧锋,圆润如珠地滚落。
      
      “噢,尊贵的客人。”男人咧嘴一笑:“我是摩根·托马森。”
      
      “您好。”林儒锐看向挂画,夸赞道:“这是您的作品?很高超的画技,有扑面而来的真实感。”
      
      摩根忽然放下斧头,神态自若地摘下挂画,正面朝下倒扣在桌面上。
      
      “只是不值一提的小爱好罢了。”
      
      他又笑了笑,露出一口残缺不全的黄牙。
      
      “您的牙不好吗?”林儒锐忽然问道。
      
      “老毛病了。”摩根讷讷地收敛笑容,还未等他想出些别的话来补救,忽然,外面草坪传来一阵喧嚣。
      
      林儒锐眉梢微动,从后门转了出去。开走的大巴回到了别墅前的空地,看起来比之前更残破了。挡风玻璃完全粉碎,边缘处甚至挂着残肉和血迹。
      
      众人刚刚靠近,车门就骤然打开,薛菲儿一脸惨白地滑了下来,瘫软在地。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