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目前世界探索:0.1% ...

  •   阮琅悦和温苏意搜完东西几乎是跑回去的,一来是天色已晚,二来他们实在是不放心那几个小孩守着车。
      
      阮琅悦一路疯狂的扯着苏意的腰带省得他跑太快把自己丢下。
      
      “你大爷的给老子放手!”
      
      快到了集合的地方,苏意为了不让那几个小孩看到自己被扯着的样子,他抓着阮琅悦的手腕,恶狠狠的凶他。
      
      “不放不放就……唔。”阮琅悦还没咋呼开,嘴就猛的被一个温热的手给捂住了。
      
      “嘘。”温苏意几乎是半拖着阮琅悦躲到一边的箱子后去。
      
      然后阮琅悦才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刚才光顾着和温苏意闹腾,都没注意他们已经到了集合的地方。
      
      “我说兄弟,都是同一个学校毕业的,你别这么冷漠嘛。”一个留着小板寸,穿着黑色体恤的男人一脸真诚的挡在向竹面前,语气十分无辜:“哥们帮个忙,我们就三个人,你捎一下我们嘛。”
      
      “什么情况?”看着向竹表情难得的十分难看,温苏意转头问旁边的人,然后他就发现,阮琅悦的表情比向竹还难看。
      
      “这人是老二之前的同系的同学,向竹本来不是我们学校的,女朋友被抢了,名声被毁了,保研名额没了,奖学金没了,差点饿死,贷款才考到我们学校的。”
      
      “……是么。”温苏意默默地掏出枪,说:“我看你们老二脾气挺好的,确实容易被欺负。”
      
      说完,苏意缓缓的把枪冲着那个板寸头的男人。
      
      “woc!哥,你不会杀人吧?!其实向竹早不在乎这些了,肯定是有别的事儿!你可别杀……”
      
      ‘嘭!’
      
      温苏意收了枪,一脸看傻逼的样子回头看了阮琅悦一眼,然后冷着脸往前走。
      
      那男人表情不受控的恐惧脸看向自己前面的地上。
      
      蹭着鞋尖的地面。
      
      虽然在末日他们多少也见了不可思议的可怕的东西,但是这还是第一次直面热武器,甚至这人手抖一点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他表情扭曲的看向朝着自己走来的两个人。
      
      温苏意冷着脸走到他面前,冲着他又抬起枪,说:“滚。”
      
      “你他……”
      
      “滚。”周围没那么嘈杂,扳机响动的声音太明显,即使只是轻轻一动,在枪口面前的人听的都震耳欲聋。
      
      那男人眼神阴翳的回头看了眼多在他身后的两个女孩子,转身,一手扯了一个走了。
      
      柏钟拍拍向竹的肩膀。
      
      向竹把老三的爪子打掉,对阮琅悦说:“他说让我们捎着他们三个,说你们两个可能迷路了,不如先赶路,说你们要是没事肯定有办法找到我们。”
      
      “这么苟?”阮琅悦摸下巴,说:“他为啥不想让你们等我们两个?”
      
      “可能看到位子不够了?”亓珂良刚才被气得够呛,现在回过神来,说:“不过,这也是还没撕破脸。”
      
      “嗯……”阮琅悦把包卸下来,往外掏东西,边掏边说:“这看样子就是一部分现在活下来的人的态度了……资源在减少,安全不可盼,人越少,需要分资源的敌人就越少,他可能觉得,如果我们两个不在,他们还能在咱们的车上蹭吃蹭喝蹭物资,在还没有那么紧急的情况下,这些事情也不需要太表现在场面上。”
      
      温苏意看到阮琅悦掏出来的东西,突然一爪pia到阮琅悦头上。
      
      “你把这个死老鼠带回来干嘛?!”
      
      “哥,哥哥哥,枪。”被打了一下的阮琅悦转头看苏意,很小心的移动温苏意的手,说:“这不带回来给老二看看么……枪,哥哥,枪收好,当心走火。”
      
      向竹接过阮琅悦用袋子装着的老鼠,拿在手里掂了掂。
      
      “有点太沉了。”向竹把耗子放地上,回车里找出一把匕首,在柏钟欲言又止的表情里用匕首小心的挑着老鼠研究。
      
      柏钟转头戳阮琅悦。
      
      阮琅悦咳嗽了一声,说:“竹啊……老三这个匕首……”
      
      “嗯?”向竹抬头看了阮琅悦一眼。
      
      “挺好用吧……哈,哈哈,哈哈哈”阮琅悦飞速改口,在柏钟逐渐委屈的表情中迅速转开话题,说:“刚才那人就是你说的苟吉吧?另外两个是谁?”
      
      “另外两个?”向竹想了想,也没移开视线,有些敷衍的说:“那个长发扎马尾的是我前女友,那个戴帽子的短发姑娘好像是她妹妹?估计是吧,她说她妹妹油性头皮来着,估计是头发油了没地儿洗头才戴帽子的。”
      
      “哦豁。”阮琅悦乐了。
      
      这就好玩儿了。
      
      柏钟瞟了一眼阮琅悦,一下子就想到了他是怎么想的。
      
      “末日嘛,没办法。”
      
      刘乐:???
      
      且不说你为什么如此欢快的说出上面那句话的,就单单说一说什么没办法啊?你到是说清楚啊?
      
      柏钟和阮琅悦看到周围人懵逼的眼神,神同步的挑眉摸下巴。
      
      阮琅悦说:“你说什么样的人能在末日活下去呢?”
      
      柏钟没给周围几人思考的时间,他接着就说:“那就要分好几种了。”
      
      “如果单单就女性来说呢?”阮琅悦接着柏钟的话说。
      
      “第一,她一开始得没被丧尸传染。”
      
      “第二,她起码有能逃命的体能。”
      
      “第三,她得不矫情不娇气,不一见到什么东西都大呼小叫。”
      
      “第四,最好不要依靠于一个不靠谱而且对她没有那么深情那么重要的的男性。”
      
      “第五,她不作死。”
      
      “补充一点,虽然不确定,如果丧尸会根据血腥味寻找人类的话,她最好不在特殊时期。”
      
      “我也补充一点,最好不是孕妇,孕妇的生存几率还挺小的。”
      
      “在补充一点,最好不要是年龄很大的或者是年龄很小甚至还不懂事的孩子。”
      
      “再……”
      
      “闭嘴!”温苏意瞪着两个一唱一和说起来没完的人,直接呵停了他们。
      
      “哇哦,我都没发现你们这么默契。”刘乐砸吧砸吧嘴,说:“你们两个怎么不去说相声呢。”
      
      亓珂良冷静的翻了个白眼,说:“以上几点大部分男性也适用。”
      
      “我明白老大和老三的意思。”向竹叹了口气,放下匕首和装耗子的袋子,说:“苟吉当时确实只是为了气我才把她抢到手的……不过他还算是个人,应该会保护好她们的,至于她和她妹妹都……其实也跟我们没关系了。”
      
      柏钟看了看向竹,看了看刘乐,再一次拍了拍向竹的肩膀。
      
      向竹把柏钟再一次凑不要脸搭自己肩膀上的爪子扒拉掉,说:“刚才那只耗子我大概检查完了,没有专门的仪器,也没法做相应的排查和更仔细的检查。”
      
      “有什么结果?”
      
      “结果……不太好,我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可能这种动物太小,受一点影响就很明显,第二个嘛……有可能是受现在环境的影响,这是个以前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现在突然出现的物种。”
      
      “嗯?”明显没明白的几个人一脸求知。
      
      “我的意思是,这东西虽然看起来像是老鼠,但是体内有很多和普通老鼠不太一样的地方。”
      
      “比如?”
      
      “比如各种。”向竹又摸起匕首,在地上刨坑,边挖边说:“咱们现在还是在山东省境内对吧,那么问题就来了,世界上鼠形亚目鼠科的生物多了去了,最常见的小家鼠,褐家鼠,黑家鼠,这些鼠哪都有很正常,但是你说眼前这个东西吧,它应该就是只家耗子,但是……”
      
      向竹用塑料袋捏着那那一摊被拆的七零八散成了一摊碎肉的东西丢到坑里,接着一脚把土踢下去埋平那个坑,踩了踩,转头,一本正经的跟眼前的几个人解释起来。
      
      “一来,这个耗子我刚刚上手的时候就觉得了,它比正常的老鼠上手重多了,哎你们别这么看我。”向竹耸耸肩,一摊手,说:“虽然我们做实验大多用小白鼠,但是普通的老鼠我也有上手垫过的,有些实验吧……就是,嗯……不好解释,反正就是些很正经很正经的实验,就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和谐发展的……”
      
      “说重点。”温苏意拍了拍手。
      
      “咳……所以这耗子一上手我就觉得它重了,然后呢,我想知道,你们是从哪拾得死耗子?不怕它身上有病毒?”
      
      “嗯?”温苏意没太明白向竹的话,他不太确定的说:“不是拾得死耗子,我把他它弄死的。”
      
      “你弄死的?”向竹表情变了又变。
      
      “我刚刚剖开它,确实感觉它的脊椎被扯开了,但是……怎么说呢,它的死亡,我感觉是因为它的器官不堪重负……怎么跟你们解释呢,就是感觉它的身体内,除了皮肉之外的东西都再涨大,哦对了,还有一个问题,我刚刚剖开了这东西脑颅,发现它的脑子和我之前解剖的不一样。”
      
      “变大了?”阮琅悦语气有些奇怪的问他。
      
      “对……也不对,一般来说它们的脑颅应该比较狭窄,但是这个耗子吧……就,不好说,我毕竟也对老鼠不是很理解,要是有个专门研究这个的生物学家就好了。”
      
      “对了,还有它的牙齿、四肢和背部的骨骼,都不太对劲。”
      
      “……”
      
      “我知道了。”阮琅悦点点头,说:“咱们先把东西搬到车上,让二月先赶紧休息一下,晚上轮班开车。”
      
      向竹看了阮琅悦一眼。
      
      他们两个趁着几个人搬东西的时间,跑到一个空地,一对一席地盘腿而坐,两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你是不是也觉的……”阮琅悦一脸疲惫的看着向竹。
      
      “你们路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向竹点头问他。
      
      “咱们之前还讨论过。”阮琅悦也是点着头回答。
      
      “进化。”向竹摸着下巴,说:“这也太……”
      
      “太扯了。”阮琅悦不自觉的带了一点苦笑,说:“我不接受,什么病毒,或者说什么形式的东西,能够让人变成丧尸,让动物进化?而且这是不是进化还不一定,有可能它们也只是异变了而已。”
      
      “我和二月去探查的时候,注意到一个现象。”阮琅悦四处看了看,摇摇头,说:“这里没有大的树木,你看不出来,城里面……地上都是枯黄的树叶,而树干都变粗了。”
      
      “你们以前没来过这里,怎么知道树干变粗了?”
      
      “我说的粗,是不正常的那种,就是树皮感觉像是被崩开,树干在地砖空出来的地方挤得满满荡荡,树根也涌出地面的那种粗,而且就算没见过,也应该有我和二月抱不过来的树。”
      
      “城市里?你们两个合抱?”
      
      “对,最粗的一根树干,我和他合抱都合抱不过来,就算它本来就很大,也不应该大到把花坛挤满。”
      
      “也是……”向竹点点头,说:“有些很大的树应该是特殊种的,那么工人在种的时候应该会预留出让他生长的时间的。”
      
      “所以……”
      
      “但是。”向竹一脸认真的说:“不应当,如果动植物在进化,那人呢?进化成丧尸?开玩笑呢?”
      
      阮琅悦心累的摇摇头,说:“总之,在观察观察,说不定只是病毒对动物产生了不在预期内的现象呢。”
      
      “不过以上是建立在这是人为的选项上才能有的猜测。”向竹站起身,拍拍衣服,拉着阮琅悦,边走边说:“还是先赶到北京再说吧,咱们需要资讯。”
      
      “怎么?”阮琅悦挑了挑眉,说:“想拯救世界?”
      
      “拯救个铲铲,就算科学家都被感染了,我也……”
      
      向竹抱着臂往前走,完全无视掉在一旁围着他转着圈圈观察他的老大。
      
      并且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家老大被温苏意拉走教育。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跑到车子那边和他的舍友们一块收拾东西了。
      
      “过来,跑什么,教你打枪。”面对皮的一比的阮琅悦,温苏意直接随手搂了一把枪塞他手里。
      
      “每个枪的后坐力精准度射程什么的都不一样,你捡着子弹多的练,不求你们打的很准,能一枪把丧尸弄死就行。”
      
      “……”阮琅悦表情复杂的看着苏意。
      
      这人明显是在部队待久了,对普通人的水平不甚了解。
      
      “我和老二一致认为,那些生物即使是变成了,也是由人类变成的,他们的操纵核心应当还是大脑和心脏。”
      
      “嗯?”苏意歪歪头。
      
      阮琅悦平常和宿舍里几个人相处习惯了,经常是几个人一人一句的讨论下去,基本上每个人都能明白对方的意思,突然面对和自己跟不上拍的人,他只能耐着性子解释。
      
      “我的意思是,人能够活动,是身体内各个器官配合的结果,但是最核心的,人一旦没了就会死的器官,一个是循环血液的心脏,一个是用来思考的大脑,虽然不确定它们需不需要思考……但是即使是变成了丧尸,它们也在运动,这证明他们体内应当有能让他们运动下去的机制,而这,很大可能是心脏和大脑,所以我的意思是,最好是打它们心脏和脑袋。”
      
      “我明白了……”苏意脸色不太好的说:“那给他们提供能量的东西是什么……”
      
      “嗯?”阮琅悦听到苏意的话,也突然想起这件事。
      
      以前看的恐怖电影,要么描写人性,要么就是励志的求生,再不就是对恐怖氛围的刻画,可是总没有对丧尸本身有过多的描写。
      
      “总不能是光合作用啊……”阮琅悦摩挲着下巴,小声的自言自语:“吃掉活人应该是获取活动能量的一种方式,但是它们要不断的转换同类啊……难道真是光合作用?丧尸都出现了他们能光合作用应该也不是很稀奇,还是说他们能转换氧气二氧化碳什么的为能量?都有碳氢氧应该也是可能的……但是这不科学啊……莫非真的有什么组织有这么超前的科学技术,还是说它们是永动机?不应当啊,就算它们没有热量……等等,这也不符合能量守恒啊?”
      
      “???”完全没有听明白身边这人再嘟囔什么的温苏意拿枪杵了他一下。
      
      “晚上找个丧尸试试,就能知道它们的致命点在哪了。”
      
      “啊……”陷入沉思的阮琅悦点点头,想了想,又说:“那它们的行动目标是什么?是热量?声音?气味?还是光波?它们只对人类下手么?动物会吸引它们的注意力么?是只要被它们抓伤或者咬伤就会被感染么?被感染后是变成丧尸还是死亡?被它们扯碎肯定就是变不成丧尸了,嗯……”
      
      “……”
      
      ………………
      
      向竹和柏钟一人叼着一个过期的面包,坐在车顶,两双大长腿从车顶耷拉下来,甚至还有一只在很悠闲的晃荡着。
      
      他们一边看着自家舍长被温苏意慢空地的追着打,一边吧唧吧唧的吃的起劲。
      
      “老四和老幺真能睡,这都吵不醒。”
      
      “老大真惨。”柏钟砸吧着嘴摇摇头,说:“嚎成这样。”
      
      “嗯,不过这样也没有丧尸、动物或者人类出现。”
      
      “说到这个……晚上我和老四换班开车,你和老大今晚好好休息,明晚你和老大换班开。”
      
      “嗯?”向竹转头看了柏钟一眼,说:“那你现在不打算睡会儿?”
      
      柏钟无所谓的一摊手,说:“不需要,我跟你们这些天天泡实验室的人可不一样,体力好的很。”
      
      “体力好的很?”向竹表情有些奇怪,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为了把自己的思维扭开,他咳嗽了一声,说:“你看看老大,你康康他那个活蹦乱跳的样子,天天泡实验室?体力不好?”
      
      “嗯……跑了一天了,这精神头……哎,没法跟平常作息异常老年人比。”
      
      “嗯……”向竹还是没扭过来之前的话题,他还是没忍住的说:“说起体力的问题,你和幺儿睡体力好啊?”
      
      柏钟:“……你问这个干嘛。”
      
      “嗯……”向竹咳嗽了一声,说:“那什么,就问问。”
      
      “……你们都能看出来啊。”柏钟咬牙切齿的说:“好歹我也算是从小接触兵家的,你觉得我体力能差到哪去?”
      
      “但是和幺儿比不得吧。”向竹一脸怜悯的看着柏钟:“毕竟人家玩儿田径的,那耐力,那体力。”
      
      “……”柏钟跳下车,更加咬牙切齿:“就你话多,一天到晚张张嘴叭叭叭的,赶紧下来,让温苏意教教你怎么打枪吧。”
      
      “哦豁。”向竹在车顶上转了个方向,从另一边跳下来,避开绕了车过来准备打他的柏钟,使出他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到阮琅悦那去,果断躲在老大身后,喊:“大哥!你看这人!你看看他!”
      
      “……”阮琅悦还没说话,实在忍受不了这群傻了吧唧的人的温苏意先开口了:“行了别闹了,在有两个小时天就要黑透了,再过一会儿咱们就出发,对了,之前搜屋子的时候找到了几盒纽扣电池,把你们手表都调整好,别到时候没电了连个时间的参照物都没有。”
      
      “了解。”阮琅悦看了手腕,开玩笑的说:“报告长官,现在北京时间四点整,预计两个小时后将进入黑夜,请提前做好……嗷!”
      
      ……
      
      被温苏意揍了一下的阮琅悦老老实实的和柏钟他们练枪,虽然有消音 器,但是消音 器的作用只是让爆炸声显得不那么明显而已,打枪的噪音还是有的。
      
      “这样声音太大了,现在时间也不是那么早了,天已经黑下来了,是不是不太安全?”阮琅悦捏着一把斑蟒蛇手 枪,有些不太敢打出去,说:“要不明儿白天在练?”
      
      温苏意看了阮琅悦一会儿,满满的向他走过去,阮琅悦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半步。
      
      看着明显展开戒备的阮琅悦,温苏意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绕道他身后,从他后面抬起他的胳膊,握住他的手,控制着他瞄准、扣动扳机。
      
      咔哒。
      
      半百米外的钢板上画出来的小红点被精确地击穿。
      
      “这种手 枪后坐力很小。”温苏意松开他,踱着步子走到几人身前,说:“冲锋 枪,步 枪,狙 击 枪,你们现在都还用不了,这种手 枪杀伤力不打,但是算是个防身,嗯……也算是基础吧,我再教你们些防身术,就你们目前的情况来看……”
      
      他看向地上乱七八糟的弹孔,以及差点打到车胎上的那个子弹。
      
      “你,对,就你,转过身去练,离车远一点。”
      
      “就你们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刘乐和柏钟,谁都别用枪了,先用匕首防身吧。”
      
      “那我呢?”阮琅悦跃跃欲试的眨了眨眼。
      
      “连枪都不敢开的,用什么枪。”
      
      “……”
      
      阮琅悦他还真不是不敢用枪,刚才只是怕声音太大引出什么不好的东西,现在既然都打开了,那他也没什么顾及了。
      
      他仔细思索着之前苏意扶着他的手打的那一枪,又想了想以前俱乐部练枪的手感,缓缓举起了枪。
      
      “咔哒。”
      
      虽然没有那么准,但好歹打到了红点周围。
      
      “……还不错。”温苏意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无视他,让向竹和亓珂良他们继续练,拉着柏钟和刘乐走到一边。
      
      “你以前在部队练过枪,你小时候也学过枪?”
      
      “嗯。”虽然不确定这人问他们这个做什么,但是两人还是很真诚的点了点头。
      
      “但是你们的枪技并不好。”
      
      曾经打出四十七环被班长夸了一个星期的刘乐:“……”
      
      隐隐比刘乐打的还好并且从小被爷爷夸天资聪颖的柏钟:“……”
      
      哦。
      
      你厉害,你说了算。
      
      苏意皱着眉头,看着两人,说:“你们平常多练练,最好能做到百发百中,过段时间可以带你们试一试狙 击 枪。”
      
      !!!!!
      
      两个人的不满瞬间消失,面上淡定心里炸烟花的摸了一盒子弹,和阮琅悦他们凑一块练习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向竹:恕我直言,我一直站的cp可能被逆了。
    柏钟:……就你话多,老子总攻。
    刘乐:?????
    温苏意:你们这枪技,要是我的兵,我早一jio踹过去了。
    阮琅悦:哎,莫生气,莫生气,气坏……啊!疼!
    向竹:完了这对cp也逆了。
    ps:枪械都被屏蔽了QAQ,这屏蔽屏蔽的我猝不及防(╯‵□′)╯︵┻━┻ ,QAQ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