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只要你脸皮够厚,你就能成为别人家的孩子 ...

  •   留下柏钟他们在原地修整后,阮琅悦和温苏意飞快的在各个商店之间穿梭。
      
      大街上并不是那么安全,柏钟他们担心阮琅悦,阮琅悦担心柏钟他们。
      
      他们搜索的飞快,不过确实,实际上真的能用到的东西并不多,他们最多就是把食物,水,日常用品什么的换新一下,过期的碰都没碰。
      
      阮琅悦捏起一袋饼干,看着上面已经变黑了的血迹,把他递到温苏意面前。
      
      “你看,这个超市是个二十四小时超市,看这样子这两晚估计有人遇害了。”
      
      “嗯。”温苏意拍掉袋子,说:“别乱碰。”
      
      “你说……”阮琅悦刚蹲下身子想要拾起来继续恶心温苏意,就被‘吱吱吱’的声音打断了。
      
      一只皮毛黝黑,身子油的发亮的大老鼠,在放着奶酪的货架上,用通红的小圆眼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两个入侵者,牙齿长长的凸了出来,而且像吸血鬼一般,末端尖尖的,还有着不明不白的奇怪的颜色。
      
      阮琅悦走上前,伸手就想抓他。
      
      温苏意猛的把他伸到半空的爪子打掉。
      
      “什么东西都想碰碰,不怪柏钟说你。”温苏意冷冷训他:“动手之前先动动脑子。”
      
      “嗯哼。”阮琅悦抱臂倚着货物架,说:“要不是爸……我手寸,你现在还搁实验室躺着呢。”
      
      “……安全为上。”
      
      温苏意眼疾手快的拎着看他们聊天想要逃走的耗子的尾巴,提溜着它提到自己面前。
      
      “这小东西还挺机灵,不过......”温苏意看着这老鼠的样子,说:“老鼠的眼睛天生是红色的么?还有它的胡子......嘶......”
      
      那只老鼠自从被温苏意捉到后,就一直努力的在他手里晃荡起来,刚刚它荡到温苏意手上的时候,一下子咬在了他的手上。
      
      “这东西怎么这么聪明?”温苏意一手抓着它的脖子,一手捏着它的尾巴,往反方向狠狠地一拽,在老鼠完全不会动弹了之后,一甩手把它扔到了地上。
      
      “确实。”阮琅悦蹲下身子去看这只老鼠,说:“而且好大一只啊,不过这也说明动物什么的还是有的嘛。”
      
      “但是咱们只见到了这一只......难道它们真的只是躲了起来?”
      
      “嗯......有可能是变异了呢,哈哈哈....”
      
      温苏意眼神不善的瞟了一眼阮琅悦,大有一种你丫再乌鸦嘴就揍你的架势。
      
      阮琅悦无辜的耸了耸肩,一摊手,说:“别这么看我,我只是随便这么一猜……不过我觉得可以带回去给老二……就是向竹,让他看一看。”
      
      “他能看出怎么回事?”
      
      “差不多吧,不是专门学这个的,我们几个除了柏钟和老幺,都是纯理科系男孩呢。”阮琅悦笑了笑,说:“不过我们可不是纯直男……哎,都怪老二,几年前交了个女朋友,天天给我们灌输直男癌的事,搞得我们都觉得直男不是什么好词了。”
      
      “走吧。”温苏意对于他的话没做什么反应,只是在转头的时候别扭的摸了下鼻子。
      
      阮琅悦在货架旁随手抄了几个袋子,一层一层的把死耗子裹在袋子里,然后小跑几步,跟上了温苏意。
      
      他们一连抄了好几家店,很多里面要么空空的,要么都是断肢。
      
      整个大街荒凉的可怕,别说单单是没有人,仅仅只是两天没有人打扫,除了腐臭血腥的味道,就只剩下满地的灰尘和落叶了。
      
      “你说这也才七八月份,怎的树叶都落了?”阮琅悦随手拾起一片叶子,仔细的看了一会儿。
      
      被他拾起来的叶子已经完全枯黄,甚至是干透了的样子,稍微用一点力气就能掰碎的那种。
      
      “抬头看。”温苏意拍了拍仔细研究叶子的阮琅悦。
      
      “有点像是淘汰一样。”看了周围街道旁郁郁葱葱的大树半晌,阮琅悦面色有点扭曲的憋出来一句。
      
      “什么意思?”
      
      “你觉不觉得.....就像是这些叶子被淘汰了一样,被吸干了水分,夺走了养分,舍弃掉这些,让整个植物体生长的更好,而且.....虽然我没有来过这个城市,但是这还是在山东省境内对吧。”
      
      “嗯.....对,离河北还有一段距离。”
      
      “既然还在山东省境内...别说山东省了,就是在这周围,这些树也有点大了吧?”
      
      “你这么一说....”温苏意凑到树干跟前,用手虚虚的环抱了一下。
      
      “种在大街旁的树确实不应该这么大...而且你看地上。”
      
      “地上?”
      
      地上原本为了种树给树干留出来空间去掉的地砖被树干塞得满满,还有很多地砖直接被供起,遒劲的树根直接冲破地砖鼓出了地面。
      
      “我总感觉这个地下已经被它们形成了可怕的根茎组成的网。”阮琅悦张望着大街周围的树木,苦笑着说。
      
      “嗯....”虽然阮琅悦表达的并不清楚,但是温苏意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样子咱们真的遇上了麻烦。”
      
      “嗯....你知道么,我和向竹讨论过,如果动物与植物有了和人类相同的智商,或者如果他们有了别的能力,人类能否应对过它们。”阮琅悦和温苏意走到一所锁着伸缩门的超市面前。
      
      “没到那一步,很难说。”温苏意面无表情的说。
      
      “我也是这么说的。”阮琅悦看着温苏意掏出一根铁丝,试图撬锁,啧啧称奇:“你们军方还要掌握这项技能啊.....咳,我的意思是,我和你的想法一样,不过向竹不是这么想的,他认为人类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一定是胜出的那一方。”
      
      “....我知道。”温苏意几下打开了锁,把门往上推,说:“我经....看过一些实验,你别这么看我,现在的非法实验也很多的....算了不跟你说了,不过确实,那怕是被灌了药的白熊,猩猩,甚至是成群的鲨鱼,我.....像我这样的成年男性,或者说稍微有些体能的成年男性,甚至是成年女性或者受过训练的孩子,都能拼命获得胜利.....谁!”温苏意猛地掏出枪,冲着超市举着枪。
      
      “站在那里不要动!”一个手里握着菜刀,穿着T恤沙滩裤的中年男人从收银台后突然冲出来,一边还传来了小孩的啜泣声。
      
      “你们打算在这里一直待着?”温苏意一脸冷漠的开枪把男人手里的枪打掉,看着他和他身后几个抱成一团就快要哭了的人,说:“看你也不像没有常识的人,估计现在能冷静思考的人也不多。”
      
      温苏意把枪随手别再腰间的袋子里,说:“现在有枪的人也不多,你们应该也能想到,不过我们不是土匪这种的,我们算是军....警方,也是保护民众的一方吧。”
      
      “.....”那个男人冷笑着再度拾起菜刀,说:“别逗了,警方就你一个人?来救人的还是来完成任务的?你穿着军靴说是警察?我们之前也遇到过警察,他们......”
      
      “哦。”温苏意点了点头,说:“那好,其实我是逗你们的,我不是警察,其实我是军队的人。”
      
      男人:“.......”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别闹。”阮琅悦走上前说:“总之我们跟你们是没有利益冲突的,我们既不需要抢你们的地方,也不需要你们的物资,我们只是来看看,既然有人那我们就走人呗...你真的不用这么戒备,你想想,就二月刚刚那个枪法,真要怎么着,你们也没法反抗啊对不对,不过我也劝你们,我不知道你们现在对这个情况了解多少,但是我得说,你们要真以为在这里呆着就安全了,那就不太对了,你想想,到了晚上,不说你们这里会不会有白天消失的丧尸,就外面那些游荡的,要是闻到人味儿攻击你么,那就是困兽之斗啊对不对,所以你们还是赶紧找辆车逃跑吧。”
      
      “白天消失的丧尸?”一个学生摸样的人大着胆子站起来,嘴唇有些发紫,他躲在男人身后说:“你们不知道丧尸白天去了哪?”
      
      “你们知道?”温苏意冷冷的举起枪,说:“你们什么时候逃进来的?”
      
      “冷静冷静。”阮琅悦笑着把温苏意的枪压下去:“咱们来信息共享一下如何,都是同胞,彼此扶持一下嘛。”
      
      “同胞?哼。”
      
      “唉.....”阮琅悦叹了口气,摸着鼻子,说:“要不这样吧,我可以告诉你们,八百米外的好客酒店门口停着几辆车,我们看了一眼,有油没锁车门,钥匙还挂在车上,但是那附近有血迹,估计是第一晚刚下车就遇害了没来得及锁车门,不过那里的车足够你们到京城了,怎么样,这两个消息能不能换你们一个消息?”
      
      “两个消息?”那个男人把学生样子的人推到后面,说:“这怎么看都是一个消息吧?”
      
      “不啊。”阮琅悦一脸真诚的说:“我不是还说了足够你们去京城么?”
      
      他笑的很灿烂:“我们能告诉你们这个大概不是很确定的消息,但是我觉得你们可以相信我们,京城,是咱们现在最近的安全点,而且你们也没有一个目标不是么?”
      
      “我们说不过你啊....”那个男人思索了半天,终于叹了口气,把刀放到一边,友好状的伸出右手,说:“你好,我是这个店的店主.....叫我有德就行。”
      
      “我是他儿子。”刚刚那个学生跳出来,也伸出手,笑的一脸天真的说:“我叫许腾龙。”
      
      “好。”阮琅悦一脸真诚的和看起来很无害的男孩子握手,温苏意冷冷的瞥了几个人一眼,很不情愿的和店主握了手。
      
      “你们不是想知道那些变异的丧尸白天在哪儿么?”
      
      店主大哥领着身后的几个人绕出来,靠着收银台就地坐了下去,脸色很差的说:“我们之前在仓库里发现过.....他们似乎不能在太阳?或者是紫外线?反正就是不能在亮的地方待太久。”
      
      “仓库.....”阮琅悦思考了一会儿,说:“有德大哥心理素质可以啊....我大概猜到了你们第一天是怎么活下来的了,而且你的意思是他们白天的时候在黑暗的地方躲着对吧?或者是黑暗的无人的房子,或者是难见天日的仓库,或者是下水道....那么我想问您一下,您见到它们的时候,他们有没有行动力?我的意思是它们是安静的缩在一个地方,还是直接就朝您扑过来了?唔...直接扑过来不太可能,就算有行动力也不会很厉害,您毕竟是普通人,前几天还是很难面对那种恐怖的事情吧?而且还拖家带口的.....”
      
      “你很厉害.....猜的全对。”店主大哥大哥神色复杂的看了阮琅悦半天,然后又回头看了看自己家孩子。
      
      “哎呀过奖过奖,在下从小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阮琅悦笑眯眯的摆手:“不要说看看人家什么的,对自己的孩子要充满信任爱与赞扬。”
      
      “.....不,我是想说,腾龙,不要学这人,脸皮忒厚。”
      
      “......”
      
      阮琅悦笑容疆在脸上,咳嗽了一声,拉着温苏意站起身,很敷衍的冲着店主伸出右手:“再见,祝你们好运,希望在帝都能看到你们。”
      
      “哈哈。”梗住阮琅悦,大哥难得笑出了声,也伸出手:“彼此彼此,不过这个世道,脸皮厚是个好事。”
      
      阮琅悦掉头转身就走。
      
      “.....”温苏意更敷衍和那个男孩握了握手,就跟着阮琅悦跑了出去。
      
      从店里出来之后几个人就没有再度探索的欲望了,说实话,他们的背包已经满了,而且已经晌午了,阮琅悦体力再好,被做了实验躺了好几天,开了一晚上车,还跑了一上午,论谁也吃不消。
      
      他们决定回去,先好好休息一下。
      
      “你说咱们把那些保质期近的食物吃掉之后,要不要去打猎?”
      
      “怎么?你觉得搜不到东西了?”
      
      “也不全是....”阮琅悦摸着下巴,大脑飞速运转:“咱们全球,不,就仅仅只说中国,十几亿人口,活下来的人不会少的,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单方面消耗,哪还有条件去产粮....虽然中国地大物博情况复杂,有些小村子可能是完全安全地,但是只要有人出来,就两种结果,要么被感染带回村子,要么安全回村彻底防守,不过咱们目前的情况不出意外前期几乎都是人心惶惶的保命,所以面梁要合理分配,虽然它所能提供的能量什么的都是可以被替代的,但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确实,就算不是这样,咱们也需要补充新鲜的肉类....我不知道你们的心理素质是什么样的,但是人类对熟肉食的渴望是很明确的。”
      
      “你很担心我们的心理素质?”阮琅悦跟他在一块这么几天,听他说的最多的就是这个。
      
      “....嗯,心理状态很重要。”温苏意不自觉的别开头,说:“你们几个很冷静....而且我多少能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认你做老大,你很好。”
      
      “做老大啊....”阮琅悦歪了歪脑袋,突然一脸怨念:“是因为老大要干活啊....我们这个变态的学校,卫生啊,统计数据啊,收东西啊,发东西啊,全都要是社长的活,干不好要扣学分的,但是干得好,只加零点几分。”
      
      “怪爸爸当时年轻啊。”阮琅悦咬牙切齿:“那几个小兔崽子,也就爸爸宠他们,仗着自己年纪小不干活。”
      
      “哦。”温苏意一脸冷漠的听着,把刚翻了一遍的包拉好,说:“有空多搜一点水果罐头,最好弄个车载冰箱,多储存的水果,你刚刚一说我想起来了,水果也是必须的。”
      
      “嗯....实在不行先找点果干,勉强还有点用。”
      
      “走快点吧。”苏意轻轻拉了阮琅悦一把,说:“果干我拿了,最好还是有新鲜的水果.....期待帝都的情况好些吧。”
      
      “okkkkkkk!”阮琅悦极其帅气的把包往背后一甩,说:“儿子们!!!爸爸要回来了!!!!”
      
      “.....”
      
      苏意默默的离阮琅悦远了一点。
      
      .....
      
      

  • 作者有话要说:  丧尸:请你们认真一点看待我们,表现得害怕一点好么。
    阮琅悦:可惜现在没有实验室,啧。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