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阮琅悦:别拉爸爸!我很有自信 ...

  •   “wo……c!”
      
      等几个人费劲吧啦的把东西都搬到停车场后,他们都震惊了。
      
      “你特么管这个叫小越野?!”
      
      “这丫赶得上房车了吧?!”
      
      “这玩意儿能开进校园来?!”
      
      “这玩意儿好像不是民用的吧?!”
      
      原本还在担心东西放不下人坐不开的几个人都哗啦啦把东西放下疯狂地围在了车旁。
      
      “乌尼莫克。”柏钟在手里晃着车钥匙,多少有些得意的说:“他确实是越野,也确实……有点不算是民用,你说爸爸本来应该混部队的人,结果被逼来学法律,从老头子那讹一辆车,不过分吧?”
      
      “至于能不能开进校园……”柏钟摸着鼻子说:“忽悠忽悠看门的大爷,平常放这也不会有人管的,咱们都忙于学习,哪有人老往停车场跑啊对不对。”
      
      刘乐拍着手:“强啊,实在是强。”
      
      阮琅悦也拍手:“我们一直都知道你家几代从军,没想到你还是个土豪。”
      
      柏钟耸了耸肩:“现在个世道,估计钱没啥用。”
      
      现在这个世道。
      
      没错,钱早就没什么用了。
      
      虽然说出来轻描淡写,虽然他们一直故作镇定,但是这个在一夜之间几乎完全陌生的世道,还真是令人崩溃。
      
      阮琅悦挨个拍了拍几个人的肩,他说:“不过怎么样,咱们还都在一块,我原本以为我会很害怕的……大概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想了想,他又说:“咱们要不再去找找,现在才十二点,再搜拢搜拢物资,水啊,吃的啊日用品啊啥的都在找一点,车你也不用怕他跑,怎么样?”
      
      “资瓷。”向竹举手:“不过以防万一咱们还是随身带着包,也好防身。”
      
      几个人基本都同意了。
      
      老大走到摸着下巴一脸沉思的看着车的亓珂良身边,拍拍他:“走了,咱们去敛财去了。”
      
      亓珂良回头看了老大一眼,摸着下巴,跟着他走,边走边说:“还可以去趟实验室。”
      
      “嗯?”阮琅悦闻言顿了一下,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过没再说话。
      
      这几个人沿着学校好好的搜了一圈,说是要好好的搜集物资,其实更多的是希望找到别的还活着的人。
      
      但是他们一个人都没找的,不管是同学还是老师。
      
      “咱们的食堂大妈这么厉害,可是一个都没见到。”找了半天后,刘乐坐在食堂的桌子上,脸上的表情都是快要哭了的样子。
      
      “看门的爷爷也不见了。”亓珂良说。
      
      “咱们路上看到的尸体并不多,只是到处都是血。”
      
      “那也不好说他们是死了还是变成了……额!”向竹难受的捂着胃,他是这几年学习熬的最狠的,他们从早上开始就精神紧绷着,再加上一路看到的都是有些发黑的血,以及满大街的血腥味,要不是他的胃病提醒他,他都忘了吃饭的事。
      
      阮琅悦把从食堂找的还干净的包子递给向竹:“凑活吃吃吧……这些应都是早上准备好的,都凉了……”
      
      “现在想来咱们的食堂工做人员三四点就得起来准备食物……以前真不应该说他们的。”刘乐跟着一块吃包子,边吃,眼泪就边下来了。
      
      “这是他们的工作……”柏钟看着最小的流泪,拍他的脑袋。
      
      “可是如果不是那个时候起来给我们准备饭……他们可能能活下来几个吧……”
      
      “别想这么多。”柏钟继续摸老五的脑袋。
      
      “我想去实验室看一看。”亓珂良转移话题的说:“咱们去看看能不能弄点化学剂品,配点东西,也好防身。”
      
      “可以是可以。”阮琅悦有些迟疑的说:“但是咱们实验室很多都是管制药剂吧……”
      
      “老大……”柏钟揉完刘乐去揉阮琅悦:“这都啥时候了,还管制?管制个铲铲。”
      
      阮琅悦:……好有道理呢。
      
      “爪子,再敢揉爸爸的脸,给你剁了。”
      
      柏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
      
      然后短暂的休息后他们真的去了实验室。
      
      一个搞化学一个玩物理和一个学医的。
      
      实验室作为曾经有着重重限制大部分药剂都严格管制的地方,对他们的吸引力太大了。
      
      老三和老五都无聊的跟着他们,看着他们对着一管管一瓶瓶莫名其妙的东西仔细的挑选,还一脸开心的样子。
      
      等他们把实验楼七层全扫荡了一个边后,他们来到了一个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地方。
      
      这栋实验室本来所有的屋子都是不上锁的,只要你有权限,扫个脸都能进去。
      
      但眼前这扇门似乎没有刷脸的地方,只有密码键。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的交流,不包括老三和老五。
      
      “这个地方咱们都没有权限吧?”向竹摸着下巴说。
      
      “不是说能进去的只有资历很老的教授来着?”亓珂良说。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有幸进去过几次。”阮琅悦一脸严肃的说。
      
      “?!”
      
      “?!”
      
      老二和老四一脸震惊的看着老大。
      
      老三和老五跟着老二和老四一脸震惊,虽然并不知道他们在震惊什么。
      
      “以前有个项目……”阮琅悦摸着下巴,笑着说:“研二的时候吧好像?我参与来着。”
      
      “你研二的时候?”向竹仔细回忆了一下,半晌才想起来:“你是说那次名头是国家征召那次?我们系也来要人来着,不过好像没有符合要求的,就没有人去。”
      
      “对啊,那次给的调研费好几万呢,所以我……”
      
      “好几万?!”阮琅悦话还没说完,就被其余几个弟兄大声的打断了。
      
      “我说你那段时间怎么突然请客,一副大款的样子,你……”
      
      “哎你们摸着良心说,那段时间咱们宿舍的规整,电脑,软件啥的,都是爸爸出的钱吧,我的经费可都搭进去了,而且你想想,就你那一克金属,好几百,还有那些化学试剂,可都是你们的老父亲我买的。”
      
      “咳……”
      
      向竹一模一样的小动作摸着下吧,说:“爸爸您继续。”
      
      “哼。”阮琅悦傲娇的一仰头,继续说道:“当时那个项目爸爸作为优秀学员代表参加来着……不过我做过几组数据后就觉得不太对了。”
      
      “嗯?”向竹眯了眯眼:“做了几组数据?”
      
      “对。”阮琅悦一边输密码一边说:“当时咱们学校就四五个人参加,但是每个人做的东西都不一样,而且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嘛,研究方向都不一样……而且竟然没有导师给我们评论指导啥的……但是我当时也没去深究。”
      
      “嗯哼?”深切清楚自己老大性子的几人摸着下巴看他输密码。
      
      “真的。”阮琅悦摁下确定键,说:“你想想学分重要还是秘密重要,我当时只是偷看了密码记下他了而已……等毕了业再说嘛对不对。”
      
      “那倒也是……”柏钟推开门,挡在阮琅悦前面进入,一手攥着刀子挡在胸前。
      
      他们几人小心翼翼的进到了这个实验室。
      
      这个地方其实一直是生人免进,就连本校的学生能进来的都少。
      
      “嗯……”阮琅悦看着实验室里的大屏幕,满地的乱线,以及一堆看起来就很高级的器材。
      
      “说实话……我之前来的时候这些东西……”
      
      “别说这些东西了……”亓珂良表情不太好看的说:“先不考虑为什么这么个地方有电能支撑这些设备的运转,咱们能不能先考虑考虑这些东西到底都是什么?”
      
      向竹哭笑不得的说:“你看这些东西咱们在市面上能见到么?”
      
      刘乐眯起眼睛绕过柏钟往前走,他说:“有点像未来科技的感觉。”
      
      柏钟把刘乐拉到自己身后,说:“未来科技不好说,不过有一点,我确定,单单只是只军方那一方面哦,他们有更先进的设备是我们不知道的,算是秘密武器吧,这些……明显不是军方的,估计……”
      
      “这个有点……woc!”一向温和的向竹难得骂脏话,中人都朝着他看的地方看去。
      
      一个仿佛大型生物仓的柜子里,有一个男人双目紧闭的躺在里面,脸色是正常人难以达到的白色,仿佛被抽干了血一般。
      
      生物仓连出的许多管子,有的连向机器,有的连向这个男人,还有的不知道连向什么地方,现在几个人知道这屋子满地的线是用来干嘛的了。
      
      那个躺着的男人皮肤斤数裸露接触空气,只有腿间盖着一块白布,阮琅悦甚至敏感的看到他的耳根后的一撮头发被剃掉了,漏出了头皮,还带有一点血迹。
      
      他壮着胆子靠近那个柜子,不过半路被柏钟直接拉到了他身后。
      
      “别乱跑!”柏钟板着脸教训他的室长。
      
      “那啥。”阮琅悦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你看这人,长得一点也不像变异的,而且你看他的脸,白皙有光泽,你再看看这个眉眼,剑眉长目,定是个俊秀小哥,带爸爸……”
      
      “别逼逼。”柏钟干净利落的说。
      
      “哦。”阮琅悦怂的很快。
      
      “那咱们怎么办?把他放这不管?”刘乐说:“其实应该没事,就算他有什么危险,咱们五个人,还弄不过一个人?”
      
      向竹一脸温和的看着他,说:“你看过电影么?一般配角死于好奇心。”
      
      “……”刘乐往柏钟身后缩了缩。
      
      阮琅悦再度尝试从柏钟身后走出去,他边走边说:“老三你要相信我……不要扯你爸爸,你见过我做没有把握的事么?我肯定不会被他伤到的……我知道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小心为上什么都不能丧失警惕心。”他把仓门打开,把那个男人身上的管子拢了拢,然后一把扯了下来。
      
      “放心啊,你看这不没事儿么。”阮琅悦转头看柏钟。
      
      “老大……”刘乐指了指阮琅悦身后。
      
      “他身上……飙血了。”
      
      ……
      
      仔细观察后他们几人发现那些管子有些是连着这个人体内的,有些管子上甚至还带有倒钩。
      
      亓珂良啧啧的摇头:“真惨。”
      
      眼前这个男人一丝要清醒的迹象都没有,阮琅悦他们几人也不敢随便乱救,就看着这个人的血慢慢的往外流。
      
      “咱们要不给他包扎一下吧……”过了一分钟,刘乐看着这人脸色真的十分不好了,有些不忍的说。
      
      “以……”
      
      “不用了。”向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没有必要。”原本被搬离生物仓躺在地上的男人站起身,说:“几分钟后就愈合了,不需要包扎。”
      
      向竹几人看着站起来的人,都尴尬的转头背对着他,只有阮琅悦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虽然受了伤但还是站的笔直的人。
      
      那人看着众人都转头,拧了拧眉,然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低头一看。
      
      好嘛,唯一的白布掉落在了地上。
      
      他的脸色从原本的惨白,变得有了些红润的气色,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他看向面前几个人众唯一盯着自己看的人,张开了口。
      
      “好看么?”
      
      “咳……”阮琅悦点点头:“身材不错。”
      
      男人闭了一下眼,在睁开,眯着眼睛四处巡视了一圈,然后看向阮琅悦说:“借我身衣服。”
      
      阮琅悦耸耸肩,从背包里掏了一身备用的衣服给他。
      
      那人迅速套好了衣服,衣服对他来说,竟然有些大,因为没有换的鞋子,他的脚露在外面,但是裤子成功的拖地了。
      
      他抬头扫了一眼阮琅悦的身高,然后蹲下去揉了揉脚腕,说:“你们是谁?其余的人呢?”
      
      阮琅悦把向竹他们几个摆过身子,笑着对眼前这人说:“有点晕吧我估计你躺了挺久的了,还似乎被当成了什么试验品,虚弱肯定是正常的,你估计不了解外面现在的情况。”
      
      他笑的一脸温和:“我们是谁不重要,你说的其余的人是谁我们不知道,你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需要给你科普一下现在外面的情况。”
      
      那人缓缓的盘腿坐直身子,有些不解的看着眼前这几个人。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外面的世界……”
      
      ……
      
      

  • 作者有话要说:  温苏意:谁特么给我脱的衣服!!!!
    阮琅悦:乖乖乖,那些那你做实验的变态已经凉凉了,没事啊没事。
    刘乐:我不笑,我没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