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回家 ...

  •   苏甜盯着男人好看的脸,心里说不出的亲切。
      
      这倒真不是她颜控没下限。
      
      而是近距离观察后,苏甜在商聿的脸上看到了几分和自己容貌相似的痕迹……
      
      她刚穿来半天时间,还没有看过原主卸了妆的脸究竟什么模样,但此时此刻看着商聿,就像是看着自己的亲哥哥一般。
      
      苏甜很早就没了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小时候最羡慕玩伴有哥哥,长大后的闺蜜也有两个亲哥哥,苏甜一直暗暗艳羡,却也知道没资格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拥有年长几岁对自己宠爱有加的大哥哥。
      
      她望着商聿半晌都挪不开目光……
      
      难道这才是她穿书的意义?
      
      商聿没有得到她的答复,温柔哄劝般重复了一遍:“愿意跟舅舅走吗?”
      
      这一次,透过小姑娘乌七八糟的妆容,他看见那双澄澈晶亮的眼睛仿佛在冲他甜甜地笑。
      
      女孩用力地点了点头:“愿意。”
      
      *
      
      黑色的加长宾利疾驰而去。
      
      站在小区门口的少年吹了声口哨:“喂,苏琬,那个坐在宾利车上的丫头好像你姐!”
      
      苏琬这会儿刚从家里出来,几个约好今晚一起去酒吧的朋友在门口等她。
      
      听到少年的话,她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嗤笑:“你看走眼了吧,宾利?怎么可能?”
      
      此时天色已经很黑,少年看得也不大真切,便没反驳。
      
      一个穿着鲜红吊带裙的女生却也开了口:“我也看见了那一头土绿鸡毛,难道你们小区还有跟你姐审美雷同的?”
      
      另一个男生叼着烟哂笑:“这破小区怎么可能有人开宾利,肯定是路过来接人的土豪,说不定真是苏琬她姐……苏琬,你不是说你姐经常夜不归宿吗,八成是被老男人包了!”
      
      苏琬仍是不信:“你说她跟人乱.搞我信,被人包?谁乐意花钱包她啊,口味太重了吧。”
      
      最先开口的少年则嘘声坏笑:“啧,你们女人,还是不懂男人。苏甜虽然糊了,天天被黑,那脸也辣眼睛,但她毕竟年轻啊,而且皮肤雪白,你们见过她穿校服裙吧?那两条嫩白的腿儿哟,老男人至少能玩一年!”
      
      苏琬脸色一白,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突然发慌,眉头也皱了起来。
      
      *
      
      加长宾利行驶平稳,哪怕车速很快也毫无震感。
      
      一路畅通,很快就到了商聿的家。
      
      苏甜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从天上掉下来这么一位绅士英俊的小舅舅,又是原主的亲人,横竖不会是坏事,她理应坦荡接受。
      
      然而当她下了车,外观高雅古典的城堡型建筑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还是没出息地犯了怂,简直被晃瞎眼。
      
      苏甜听商聿自我介绍的时候,已经了解到他是北城财阀世家的阔少,下榻的肯定是别墅之类……
      
      别墅她就算没住过,从前也在路过别墅区的时候见过。
      
      可是她万万想不到,舅舅的家竟然是一座城堡!!!
      
      苏甜默默吞咽了一下,心下自我宽慰,毕竟是穿进了玛丽苏小说里,小说嘛,比偶像剧更夸张也不算奇怪。
      
      商聿自然猜不出她心里这些想法,只是觉得这小丫头似乎有点怯场了。
      
      他略微俯身,主动牵住女孩的小手,像是牵一个小朋友似的,刻意放慢脚步,领着她进了家门。
      
      玄关内,管家及身后十多名佣人早已接到通知,此刻毕恭毕敬地站成两排,见到苏甜便弯腰鞠躬,齐声道:“欢迎苏甜小姐回家。”
      
      约莫是声音过于洪亮了,商聿也微微蹙眉,“老商,甜甜第一次来,你们别吓着她。”
      
      被称作老商的管家恭顺地点头应声:“是。苏甜小姐应该饿了吧,先用晚餐如何?”
      
      苏甜确实是紧张,甚至想起了自己穿书前正准备上礼堂演讲的局促感……
      
      在这种焦虑下实在不适合吃饭,何况她刚才已经吃了半碗面了。
      
      她弱弱地问:“我……我可以借用下洗手间先洗个脸吗?”
      
      她顶着这厚重的妆容已经难受几个小时了,她从前就是个朴素的学生,甚至因为太过用功而有点书呆,同龄女孩子沉迷的口红色号眼影色盘她都兴趣不大……更没有带妆上学的习惯。
      
      她现在觉得脸都有点发痒了。
      
      管家闻言立刻道:“是我的疏忽,请苏甜小姐稍等片刻,我立刻吩咐佣人准备热水。”
      
      苏甜好奇热水还需要特别准备么,等上了楼,被请入属于她的房间,看着浴室里庞大到简直媲美小型游泳池的按摩浴缸,她才明白准备热水是什么意思。
      
      商聿虽然年纪不大,但在苏甜面前俨然是个沉稳的长辈了。
      
      他看着小丫头眼里亮晶晶的光芒,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一字一句解释道:“今天接你回家略有些仓促,关于你的喜好和习惯舅舅做的功课也还远远不够,这间房是临时准备的,你先暂且委屈,有任何需要,明天管家就会一一为你布置。”
      
      苏甜从来没见过如此梦幻的粉色系公主房,巨大的圆形床铺,浅粉色的床幔……比她从前的房间还要大三四倍的独立衣帽间,以及各式各样她从未见过的精致家具。
      
      她看了看浴室,又看着站在一旁准备伺候自己的两个年轻女佣。
      
      一时太过专注,都不知道商聿舅舅和管家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女佣见她一直不下水,迟疑地询问:“小姐您还有其他吩咐吗?”
      
      苏甜见这两个女孩看起来跟自己年纪相差无几,状态就松弛了不少,她抓了抓头发,赧然地笑着说:“没有没有,我是在想,舅舅也太客气了,这么漂亮的房间,还说让我暂且委屈……”
      
      她想起傍晚苏智强对她说的委屈一下,两相对比,感动得眼泪都快崩出来了。
      
      女佣笑眯眯地说:“少爷对苏小姐您实在是上心极了。哪里是什么临时准备,明明是早几个月就布置好了,听管家说,少爷早就惦记着将您接回家,只是苦于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又怕打扰苏小姐正常的生活……连您房间的每一件家具都是少爷亲自挑选为您特别定制的。”
      
      ……
      
      苏甜就在这种飘忽不真实的心情下洗完了澡。
      
      她用了深度卸妆油,总算把脸洗干净了。
      
      等她擦干头发抱着隐隐好奇走到镜子前时……下一秒就被镜中这张白白净净的脸蛋儿惊呆了。
      
      这是一张略显稚气的鹅蛋脸,五官灵动,微微一笑时会露出两个甜甜的小梨涡,眉眼弯弯楚楚妩媚,连难看的土绿发色都被自动忽视了……
      
      最重要的是,这张属于原主的脸分明就跟苏甜本人有九成相似。
      
      剩下略微一点不同,大概是原主笑起来有一点点妩媚的小女人气质。
      
      这是从前只热爱学习的苏甜未曾在自己脸上见过的。
      
      短短数秒内,苏甜的心情从欣喜渐渐生出几分忧虑,内心五味杂陈。
      
      这么一个完全称得上漂亮的女孩子,却故意用奇怪的妆容不合适的发色来掩盖自己,要么是出于强烈的自我保护,要么是在长期压抑的生长环境里早就被逼出了病态的心理……
      
      苏甜大概能够理解原主水深火热的生活了。
      
      *
      
      换了干净简洁的家居服下楼,管家在餐厅见到她惊了一跳,迟疑的眼神险些不敢认她似的。
      
      商聿倒是没有太多意外之色,只是盯着女孩的脸看了良久,语气有些难以自抑的伤感:“你长得和姐姐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
      
      晚餐有红酒牛扒、芝士鹅肝、香芒三文鱼,波士顿冰镇龙虾,以及玫瑰舒芙蕾、蜜桃拉瓦等女孩子会喜欢的餐后甜点。
      
      不过苏甜对物欲享受的需求一向很小,所以她也仅仅是觉得美味好吃,并没有多余的念头。
      
      用餐时商聿跟她交流了很多,小外甥女说起话来乖巧有礼,并没有他调查得知的那些叛逆不堪,目无尊长,性格古怪等特质。
      
      这让商聿既心存诧异,又老怀欣慰。
      
      看来这可怜的小丫头平时的样子完全是自我保护的手段,可见她在苏家受了多少委屈。
      
      这是商聿绝不能隐忍的。
      
      他见苏甜吃得差不多了,便言归正传:“舅舅听说你继妹苏琬平日在学校对你多有排挤,而苏智强和周燕夫妇对你也十分刻薄,这些情况属实吗?”
      
      苏甜想,虽然一直以来备受屈辱的是原主,但她现在已经顶替了原主的身份,一时半刻也根本没有穿回去的希望,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她必须要用原主的身份生活。
      
      而原主的亲舅舅也在此刻找上门来,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她穿书是为了替原主讨回公道好好生活。
      
      她点头:“属实。今天舅舅之所以在面馆找到我,也是因为苏琬强行把我的卧室改成衣帽间,逼我搬到不足五平米的保姆房,我气不过跟他们吵了起来,苏智强和周燕要对我动手,我才从家逃了出来。”
      
      听着她讲述,商聿原本温柔的面孔已经一沉再沉,俨然露出了商界霸总的本来气质。
      
      然而他对外甥女的语气始终温和:“甜甜,你受伤了?”
      
      苏甜连忙摇头:“那倒没有,我跑得快,苏智强刚拿起鸡毛掸子,我就冲进电梯了!今天我真是气得不轻,周燕信誓旦旦地说再过十个月我就成年了,连保姆房也不配住,可是我记得这套房子明明是妈妈攒钱买的……”
      
      原主的妈妈年纪轻轻过劳死,赌鬼老公早就背着她在外面有了私生女,唯一的房产肯定要留给亲生女儿,房子就该是原主的,苏甜气不过。
      
      只见商聿眯了眯眸,语气沉稳:“放心,姐姐留给你的东西,舅舅决不允许外人觊.觎。”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