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老鸭汤 ...

  •   田洲提着鸭子回到家的时候,安格斯已经按照要求将良种黄豆分开,并且放到干净的布上,搁在外边的架子上晒。而他此刻正扒在刚送到了土豆箱上发呆,眼神空洞又茫然,像只迷路的傻狍子。
      “安格斯,我回来了。”田洲现在像带傻孩子的老父亲,看着傻孩子完美完成了任务,无比欣慰。
      安格斯看见田洲回来傻傻一笑。
      田洲将鸭子放下,拉上安格斯往外走。“走,安格斯,我们去小树林找找野葱。”
      
      田洲家附近的野林他一直没时间逛,上次意外发现黄豆以后,他一直有预感能从野林中找到不同的野味或种子。除了这片林子,还有家西面那几座大山,有空了也可以进去探险一下。
      野葱的生长环境一般较为湿润,田洲领着安格斯往林子深处走。一路上野葱还没找到,蘑菇倒是采摘了一大袋子,还发现了野橘子,可惜橘子还小。两人走了一大段路,然后就遇见了意外之喜——一棵巨大的花椒树。
      花椒红红火火地挂满了枝丫。
      田洲眼睛一亮,搓搓手,兴奋地采摘了一些,并且在手环地图上标明了位置,又盘算着能不能把花椒树移栽出去。一旁的安格斯看着田洲兴奋的样子,弯了下脑袋,非常快速地采摘了一颗花椒塞进了嘴里,田洲想阻止都来不及。安格斯马上被麻出了泪花,可怜兮兮地看着田洲。
      田洲噗呲一声笑出了声,“我还没说能不能吃,你就往嘴里塞啊,看吧,这就是教训。”
      田洲带着安格斯去河边漱口。结果那野葱就那样茂密地生长在河边。这里的野葱不同于田洲老家的山葱,这里的个头不小,叶枝却很细,香味很足,有点像小香葱。田洲连根带土挖了一些回去栽种。
      
      两人回家后,田洲先把一部分野葱栽种到了屋旁,然后处理花椒。因为未来已有非常成熟的烘干技术,所以田洲直接将新鲜花椒洗净后扔进了烘干器。没过几分钟,花椒便彻底去水干燥爆裂开了,田洲取了玻璃罐装起来。
      “好了!安格斯,晚上我们吃老鸭炖汤吧!”
      安格斯一直安安静静地站在田洲身边,像个好奇的孩子看着田洲忙上忙下。
      “鸭?”
      “嗯,鸭。”田洲把厨房里的鸭子拎出来。
      “不好吃。”安格斯看着死去的鸭子委屈地憋出了一句话。
      “会好吃的哦,安格斯看我变魔术哦。”田·老父亲·洲哄孩子的技能日渐熟练。
      
      田洲将鸭子浸泡到热水中,趁着水热,快速地将鸭毛褪去。将鸭身清理干净以后,便是开膛破肚清理内脏。因为鸭子‘去世’多时,鸭血自然不能食用,不过有些内脏是可以吃的,比如鸭肝、鸭心、鸭肫,这种鸭杂可以炒菜和炖汤。田洲材料有限,打算把鸭杂做汤。
      田洲把鸭杂放到小碗里,用盐和料酒腌制起来。
      安格斯在一旁看着田洲将内脏存储了起来,纠结地扯了扯田洲的衣摆。“田田,这个,不能吃。”
      田洲头也没回地说,“能吃,很好吃。”
      安格斯撒了手,默默后腿了两步。
      安格斯:田田,有点可怕……
      鸭子是一年以上的老鸭,杀干净以后也有3斤多,肥瘦适中,炖汤很好。田洲这边没有火腿、姜、蒜和黄酒,黄酒可以用其这里的酒类代替,姜和蒜是实在没办法了。
      田洲将鸭屁股去掉,洗了一把野葱,打成结,塞进鸭子内部,又多放了几勺酒。清水漫过鸭身以后,便可以上锅慢炖了。
      锅里的鸭子可以慢慢炖,田洲抽空转身去处理野生菌。野生菌千千万万,很多都是带有毒素的,田洲也不过认识一部分,所以他小心谨慎地选择认识的采摘。这边出现的大体有三种可食用菌,羊肚菌、茅草菌和鸡油菌。这三菌炖汤味道很鲜美,可以最大程度提高老鸭汤的鲜度。菌类营养丰富,很多能清目,利肺,益肠胃。特别是羊肚菌,它是稀食药兼用菌,其香味独特,营养丰富,功能齐全,食效显著,富含多种人体需要的氨基酸和有机锗,具补肾、壮阳、补脑,提神等功效。(注释:菌类知识来自度娘)
      将三菌处理干净后,田洲切丝切片,分别按时间放入锅中,加入少许盐,盖上锅盖,小火慢炖。没过多久,浓郁的香味便从锅中弥散开了。
      安格斯挺直了身板,盯着炖锅,蠢蠢欲动。
      田洲好笑地拍拍安格斯的肩膀,“还不可以吃哦,最少还要炖半个小时。”
      一旁的鸭杂腌制得差不多了,田洲开始切碎做鸭杂汤。经过料酒腌制过鸭杂基本已经去腥,所以哪怕没有生姜也能接受。田洲最喜欢的鸭杂汤做法是放粉丝和油豆腐还有加点香油,但这里什么都没有,只能拿现成材料做成菌菇鸭杂汤了。
      菌菇鸭杂汤比老鸭汤先出锅。撒上葱花后看上去还不错。田洲先给安格斯盛了一碗,但是目睹全过程的安格斯拒绝吃内脏。
      田洲面对挑食的孩子很无奈,只能自己盛了一碗喝起来。
      鸭杂汤很鲜美,对于喝了好几天营养剂的田洲来说简直是立地成仙。他眯起眼忍不住多喝了一碗,而他身后的安格斯咽了咽口水,纠结地绕着手指。
      “要尝一口吗?很好吃的。”
      安格斯抿着嘴,看着汤碗,一脸纠结。
      “来,就一口。”田洲舀了一勺汤递到安格斯嘴边。
      最后在香气的诱惑下,安格斯还是吞下了这口汤。他从来没吃过这种食物,起初很排斥,看着田洲处理内脏的时候甚至觉得恶心,但是当真正入口之后,竟然给他一种奇异的满足感。这种在味蕾上的味道,比他昨晚吃的烤虾都好吃。
      “怎么样?好吃吗?”
      安格斯点了点都,主动又舀了一勺。
      “哎,你别吃我碗里的啊,我再给你盛一碗。”
      
      老鸭汤随后也出锅了。锅盖一开,浓郁的香味直接让安格斯撑直了脖子。
      “别急。”田洲拍开安格斯试图抓锅沿的举动,“很烫,让我来。”
      用炖锅慢火煨了一两个小时的老鸭汤,筷子签下去,酥烂、入汁。菌菇有些已经煮烂彻底融入了鸭汤之中,而经过鸭汤渗入的菌菇,也变得饱满松软。鸭和菌,两者相辅相成,形成了一道极致美味的汤。
      田洲夹了个鸭腿,盛满了一碗汤,递给跃跃欲试的安格斯。“你慢点,小心烫。”
      安格斯还不会用筷子,他等不及田洲给他勺子,直接就着碗喝起汤来。
      安格斯以为刚才的内脏汤已经很鲜美了,但是他现在手上的汤更鲜美,而且是不一样的味道,他无法形容那感觉,只感觉到极致的美味在他舌尖炸开,一口汤下去,他五脏六腑都是舒服极了。安格斯迫不及待地徒手抓起了鸭腿,一口下去,软,酥,糯,鲜!完全没有鸭子的腥味,而是带着菌类的鲜嫩,荡开香气,汁水在舌尖漫开,挑起人最大的食欲。
      田洲这边喝了口汤,还在感慨没有姜蒜和火腿欠缺了一味,而安格斯那边已经眯起了眼,进入了一种迷醉的状态。不用田洲动手,安格斯这个‘熊孩子’已经学会自己掏锅底了。
      “你慢点!”看对方八百年没吃饭的样子,田洲又开始心疼了。
      这孩子在疗养院过得是什么日子啊,饭都不给吃的吗?!
      慈父爱意泛滥,直接把安格斯当小可怜来对待了,“来,慢点,这一锅都是你的。”
      “田田,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
      “田田,你也吃。”
      “好好好。”老父亲田洲万分欣慰。这孩子虽然傻了,但是乖巧好带,让人省心。
      田洲看安格斯这么爱吃便只吃了几口鸭肉后将整锅鸭汤让给了安格斯,他选择去解决那锅鸭杂汤。
      
      两人吃完饭,已经夜色已晚,田洲让安格斯去消食,他自己去处理土豆。
      整筐的土豆被速递细心地安放在墙角,田洲把它拖到工作室,在地上铺了一层油布以后,将整筐倒了出来。依旧是选种。土豆的选种比较简单,第一选个头中等的,不能要大到离谱的那种,那种基因特性延续不稳定,不容易长出好的土豆。第二,要选择光滑并且皮薄的,没有任何机械损伤的土豆种,避免在中之前的储存过程中,土豆种腐烂。第三,要选择薯形比较正的 ,形状符合品种特性的(百度)。田洲将选种不合格的土豆放到一边,下次直接炒几盘土豆丝或者给傻孩子炸薯条吃。
      
      土豆选完以后就是培育。田洲在天网上买了几个很大的木盆,他简单改造成了培育盆。这几个培育盆栽工作间摆开占据了很大的地方,看来这间两间房间打通的工作室还是不够用啊,还是有必要在旁边再盖一间房子的。
      培育盆里放上了松软的泥土,田洲小心翼翼地将土豆一个个埋进去,然后再浇上适量的水,保持潮湿。要想土豆发芽得快最好再用上暖灯,这里已经没有暖灯了,田洲在网上买了个温度调节器凑合。
      忙完这一切,已经深夜了。田洲换了衣服上楼,安格斯已经乖乖洗完澡窝在沙发里睡着了。安格斯个子很高,现在窝在沙发里有种拥挤的委屈感。田洲叹了一口气,还是给安格斯买个床吧,客厅放不下,就放他房间好了,还好他房间宽敞能塞下两张床。

  • 作者有话要说:  田洲:还好我房间宽敞能放两张床。
    安格斯:一点点侵入领地ing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