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初遇 ...

  •   田洲在旅馆住了两天,原本以为公办处说的开地建房要很久,结果今天一早就有人来交接了。这让田洲十分感叹未来世界的速度。
      田洲去他的地上一看,两亩地已经全部除草,一眼望去非常干净,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割的,竟然干净得一点绿色都没有。而旁边的一幢白色小房子已经盖好了。不大,估计就五六十平方,但好在是两层。进去一看竟然还不是毛坯房,地上铺了仿木板材质的地板,墙上涂了白漆,无刺激性味道,看上去很普通,而摸上去竟然是温暖的,想来是未来漆面。窗户也是未来自动双开窗户,旁边的按钮能让窗户模拟不同的窗外风景。厕所浴室、厨房都是装修好了的,比不上秦家,但都齐全崭新。
      家具只补贴了一部分,除了必要的桌、椅、床、柜,还有一台冰鲜柜,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要田洲自己补充。但即便只是这样,田洲也是万分惊喜和满意,想他一个在二十一世纪买不上房的新青年,竟然一下子在未来免费有了一幢二层楼小别墅,他能不激动吗?
      二楼是客厅和卧室,还有一个大露台,田洲不打算变动,而楼下要把厨房变大,再空出一大间做工作间。这个世界没有农业工具,所以可能要需要田洲自己手工制作一些工具,有间工作室是必要的。至于厨房,未来这个世界的厨房都是摆个冰鲜柜放营养液的,但田洲这个古地球人,自然打算以后亲手做饭的,所以厨房一定要有,一定要大。
      
      田洲让人过来改变了下格局,未来建房改格局异常简单,田洲看着工作人员操作着大型机械,将他的房子抬起,迅速进行了调整。建房在未来简直跟现代孩子搭积木一样简单。
      田洲又马上从天网上采购了一些生活必须品以后,便开始对自己的小房子进行大扫除。
      田洲来到第九十九区的第三日便住进了自己的新房。虽然家里还有点空旷,但是田洲那颗稍有不安的心,竟然在新家慢慢安定了下来。在二十一世纪除了那刚承包的山头,他已经没有任何牵绊的东西和人了,而在这未来,也将是度过他余生的地方。
      既来之则安之,也不用想太多,明天还是早起翻土吧!
      
      第二天一早,田洲便站在他两亩地上犯难了,别说机械翻土了,他连最基本的锄头都没有。他叹了一口气,坐在地上翻天网资料,没有农用的翻土机,但是建筑工业类有,那种可以控制深度,即可挖开薄薄土层一厘米,也可以一铲下去深达百米那种大型工用机械。
      太贵,买不起。
      也是杀鸡用牛刀。
      田洲现在只想要一把锄头。
      最后田洲天网上找到了几家手工店,只要提供图纸,他们什么都能制作。田洲眼睛一亮,板锄、薅锄、条锄、镰刀、犁、铲子等等,可以来一套!对了锅碗瓢盆也可以来一套!
      说干就干,田洲马上将所有工具的图纸赶制了出来,然后选了一家相对口碑比较好的手工店发过去。这家名叫‘千巧’店铺的老板看着这些千奇百怪的铁质用具,一脸懵逼,怎么看都是不美观的艺术品。他再三向田洲确认是否提供错图纸,在田洲的一再肯定下,只能略有嫌弃得去制作了。想他‘千巧’店铺的订单不是华丽优美的艺术品,就是难度极高的机械品,这种简单的铁疙瘩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下次再也不接这种掉逼格的单子了。
      第二日田洲便收到了‘千巧’老板发来的速递,几十样用具全部完美按照图纸完成了。田洲上手试了试,一切都很完美。下次一定再找这家良心店铺下单。
      
      田洲把毛巾盖到头上,随便扎了一圈,作成简单的防晒装备。扛上锄头,带上水杯,农民田洲正式上岗了。对于农村出生,从小干惯农活的田洲来说两亩地真的是小意思。他小时候除了家里的六亩地要种,抽空还要给隔壁的阿婆阿爷耕地抬谷子,一身力气从小练就。
      田洲一锄头下去,翻了块土起来,他蹲下身,捏了把土细看,是棕色土偏黑,比他预想中要好。土质松软,上虚下实,土层较紧实,质地较黏。这种土壤即通气、透水、增温、促进养分分解,又有利于保水保肥。
      是块好土地呢。
      田洲高兴地眯起了眼,身上更来劲了。
      由于这块地从来没有被翻土过,所以田洲打算先初步翻起大块土,然后进行二次翻土,敲碎碾细,保证土壤细腻松软。两次翻土,两亩地,一把锄头,田洲的预计时间是一个星期。但是他明显高估了他这具身体。田洲第一天干完活,第二天身体酸痛得差点起不来。所以不得不降低劳作量。
      田洲看着自己白白净净的双手沉默了,这具身体跟他原身长得很像,所以田洲每次照镜子都没有什么不适,同样看上去文弱儒雅,笑起来也是阳光温柔。但是,现在一上手,还真是不一样,秦洲的身体是真的文弱,而田洲原来十八岁的时候能抗袋百斤稻谷来回于田埂间了。
      唉,能怎么办?只能慢慢来了。
      原本一周的量,田洲紧赶慢赶在两周内完成了。
      两亩地全部被翻过土,土块全部被碾细。田地全部起垄做畦,远远看去,方方整整的,十分舒心。
      地翻过,便是施肥了。然后问题又来了,这里没有肥料。
      田洲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所以他今日带着铲子和大袋子来到了田地东南处。当初办事处将田洲的两亩地全部除草干净后,便将全部的杂草随意的堆在了不远处。田洲前几天将这些杂草全部铺开,然后随着这几日的曝晒,已经全部变成了干草。
      田洲要自行烧制草木灰。草木灰是一种简单实用的肥料,它便是植物体燃烧后的灰烬,取材很容易。草木灰成份复杂,含有植物体内各种灰分元素,其中含钾元素最多,是很好的钾肥。草木灰,能使作物提高抗寒抗旱、抗病虫害的能力,是一种速效性肥料,可作基肥、追肥和种肥使用。
      草木灰也不是随便烧制的,它含有一定技巧。
      黑灰色槽草木灰含钾元素较多,灰白色较少。草木灰颜色是深浅与燃烧程度有关。因此在烧制草木灰时要注意观察,烧至呈黑灰色时要及时泼水使火熄灭,此时肥效最高;如果任其燃烧,变成灰白色的灰烬,则肥效就较差。(注释:草木灰烧制来自百度)
      烧制草木灰之前,田洲还担心会不会被安上‘禁燃禁烟’的罪名。结果安全防卫监察飞行机器人的确来了,但确认不是林木自燃以后,马上就回去了。显然在未来没有禁燃这方面的严重控制。
      等草木灰完全冷却后,田洲慢慢装袋抗回去。
      
      第二天一早,田洲便去施肥了。
      施肥很快,他半天就搞定了,只是田洲把自己也弄成了一个灰扑扑的‘灰人’。实在太脏了,田洲可舍不得跑进他那干净的新房里洗澡。只匆匆拿了一双拖鞋,赶往旁边的小河洗澡。
      在九十九区有条叫‘绿夜’的大河贯穿全程,绿夜延伸了很多支流,田洲家东面的‘啾啾’小河就是。起初田洲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会心一笑,怎么会有这样可爱的名字,像种毛团鸟崽的叫声。
      啾啾河就叫啾啾,官方地图明确如此标明。它已经算是绿夜长河的分支的分支了,宽度也不过十二米,深度也不深。河水倒是清澈见底,小鱼儿也是成群结队的,水草悠扬地荡漾着,河边的鹅卵石圆白可爱,这里一切像极了田洲家乡的河。
      田洲眼睛亮亮的,脱了衣服,‘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九月的天还未寒冷,午后的河水还带有一点温度。田洲畅快地游了一圈,他水性很好,能憋着气摸到河底的河蚌。这里的河蚌常年没有人捕捉,已经个头肥大地盘踞在一起,田洲一口气摸了三四个。
      田洲将外衣简单在河中搓了几遍,然后用外套将河蚌裹住。摸完河蚌,田洲又去石间掏螺蛳。河滩旁巨石底部的罅隙间吸附了大波大波的螺蛳,一手下去,能撸起一大把。
      回去之时,田洲的外套里面已经装了一堆河鲜,河蚌、螺蛳、小螃蟹、小虾,还有一条撞在田洲手里的黄鳝,收获颇为丰富。
      这条河还真是一块宝藏之地。
      田洲今晚自然是不打算喝营养液了,他打算垒个土灶,烤河鲜!
      田洲抱着他鼓鼓的外套,步履轻快,他没想到的是更大的惊喜还等着他。回去之时,田洲为了抄近路,走了另外一侧,结果让他看见了几株已经完全成熟了的黄豆。植株已经枯萎,豆荚里的黄豆已经爆开,落了一地的黄豆子。
      田洲看着这些黄豆豆,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飞快地跑回家,把河鲜们往水桶里一扔,他直接扯了个布袋出来捡豆子。
      田洲发现的时间适当,黄豆落地后还没受潮,没霉变,没发芽,捡回晒一晒,储存起来,下次能当种子用。
      黄豆植株不集中,但是这片区域还算多。月明星稀之时,田洲差不多捡了三四斤了,等他捡得差不多时,才抓了抓被蚊虫咬伤的胳膊、小腿,他后知后觉地发现,出来得太急,身上只有游泳时的一条裤衩,其他都没穿。
      还好这里没人,不然要被当变态了。
      还在庆幸的田洲正打算回家,结果迎面就撞上人了。
      月明之下,田洲穿着条裤衩,抱着一袋黄豆,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睡衣,光着脚,头发凌乱,额角还有被树叶刮伤的痕迹。
      田洲揉了揉眼睛确认没有看错。借着月光,田洲又细细打量了一遍,男人长相非常俊美,五官很立体,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像是是欧洲白人血统。这个世界人类人种已经不明确,人类来到蓝星以后,各个地区各种人种都有,所以在九十九区看见白人也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大晚上在这荒山野岭突然出没。而且长得太好看了,有点像半夜出来勾人心的狐狸精……嗯,男狐狸精。
      “你……”田洲试图打招呼,“晚上好,你怎么在这里?”
      对方没有回答田洲的话,而是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田洲。
      “你……该不会是旁边疗养院跑出来的吧?”田洲突然蹦出了前几天办公人员对他说的话。虽然他现在的穿着才像跑出来的那个。
      男子还是没有说话,还是直愣愣地看着田洲。
      田洲被他盯着发毛,不自在地开口,“我……我要回去了,你还是回疗养院吧。”田洲说完,直接抱着黄豆离开了。
      田洲走到一半发现,睡衣男子竟然跟过来了,不紧不慢,悄无声息地缀在他身后。吓得田洲直接小跑回了家。
      艹,这个世界应该没有怪力乱神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安格斯:第一次见媳妇,他没穿衣服。
    田田:我穿裤衩了!你个疗养院跑出来的神经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