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青川的兔子,在中秋这一日的晚上全部卖完了,就是高价的兔娃娃,也一个不剩。节日的时候总是特别容易失去理智,尤其身边还有毛孩子和媳妇跟着的时候,男人就更大方,一向斤斤计较的当家媳妇也会手松一些。
      边上的木头饰品和小纸灯也卖得极好,两个老板的嘴都要笑歪了。
      青川卖完了东西,也没想去逛一逛,中秋的灯会人头攒动,擦肩接踵,他带着个小板车和一箱子的铜钱,实在不好凑热闹,便早早回了家。最后只是买了一盏兔儿形状的小花灯,又去糕饼店买了本地的月饼,就算过了节。
      月饼是五仁馅儿的酥皮月饼,外面撒了一层白芝麻,中间点了一粒红点,带着猪油的荤香,吃着甜软酥脆,还有坚果的香脆。他真不明白五仁月饼怎么就被黑成那样,论口感,论卖相,其实都是相当不错的。
      成人巴掌大的分量十足的月饼被切成六块,碟子上垫上一层薄纸,月饼放在上面,这样碎末就掉在纸上,比较好收拾。店家的馅料比较甜,青川就泡了一壶菊花茶,就着清淡的茶香慢慢吃着月饼。
      “嗨呀,月饼还是配着茶比较美味。一边欣赏着秋日月色,一边品尝节日美食,就很有过节的感觉。”
      “你这种口气,真的很像是老爷爷。”系统忍不住吐槽。
      “难道年轻人就只能炸鸡配啤酒吗?你这是偏见!”
      青川一连吃了五块月饼,打了一个嗝,“还剩下一块,明天当早点吧。”他把桌子收拾了一下,用纸包好剩下一块月饼,盖上盖子防止老鼠偷食,洗漱过就睡了。
      他睡得很沉,第二日日上三竿了才醒过来,迷迷糊糊的套上外套去厨房烧热水和早餐。连着几日出摊买卖,到底还是花费了许多心思,咋一空闲下来,就忍不住睡了一个懒觉。
      中秋之后是重阳,可以开始做寿仙翁、麻姑等象征老人长寿的泥人了,做成萌系的完全能翻模,要做大的复杂的就得用竹条做骨,泥里加入棉絮做肉,这样才不容易坏和干裂。青川一边刷牙一边掐算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做准备工作。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今天下午最好就把母模做出来。
      “重阳之后两个月就是春节,捞金的大日子,然后是元宵、三月上巳节、四月清明,五月端午,七月七夕……一年就是个轮回,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古代对懒人真的是超级不友好,我都快忘了熬夜修仙肝游戏是个什么感觉了。”
      
      重阳的时候,青川又赚了一波,两次成功已经让城里的匠人注意到了他,连地痞流氓也发现了他。青川就去了一趟他前老丈人的家里,虽然婚事没成,可是他们还是亲戚,表舅和外甥,表舅作为衙役头头,接触的人多,在街面上还有些面子,青川走了这一趟,来他这里打秋风的地痞流氓就少了许多。
      青川出息了,表舅还是觉得欣慰的。家里女儿瞧不上这个表弟,死活不嫁,他也不能逼死她,只好对不起外甥。有些人心里有愧疚,会忍不住赶尽杀绝,只要愧疚的对象消失了,就没了愧疚。有些人心里愧疚,就会忍不住补偿,无论是钱财还是人情,总要还了心里才安稳。
      谢天谢地,表舅是第二种。
      一开始青川都做好了要面对‘赶尽杀绝\'的最坏准备,没想到见了面才发现这对老夫妻属于好打交道的道德感比较强的人。青川在省城属于无根浮萍,表舅在这里却是地头蛇,得罪了地头蛇,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若是交好了,反而利于他在这里长期发展。
      泥人这种手艺,若是去了不发达地区,温饱尚且困难,哪来的消费市场?所以青川必须在省城扎根下来,才有未来,若是灰溜溜回了乡下,想要完成任务难度就要升个好几级。
      最后一点顾虑消失,青川决心好好的在这个小城市生活下去。
      他手里攒了三十多两银子,不多,但也够修一修房子。
      他那地占了快一亩,就他一个人,也不准备娶妻生子,没必要修很多房子,就准备把原来的都拆了,朝南的方向修三间正房两间耳房,左边那间耳房做厨房,工作间靠着厨房,工作间的地下造一个地窖出来,存放制作好的泥砖。最中间的正房做堂屋,平时吃饭待客的地方。右边的房间可以住人,耳房作为客房。
      后面有个五六十平米的小院子,可以弄一个茅房和柴房。柴房要大,因为他要做一个窑用来烧泥人胚,需要大量的柴火。然后要搭一个凉棚,下面摆上架子,用来阴干泥胚。
      前面的院子能有四百平米,拿来过泥浆晒泥砖。原来倒座房的地方,要盖一个小型窑,煅烧泥人的要求没有那么高,就算在家里也可以烧,就是夏天烧这个真是热得受不了。幸好这边偏僻,又发生过火灾,如今附近就他一个屋子,最近的邻居都隔了五六十米,没有人抗议。
      
      工匠在拿着青砖修葺房子的时候,青川就在院子里做泥人,一开始是一些胖乎乎的福娃。等到工匠把屋顶的瓦片都铺好的时候,青川的福娃泥人都已经上了色。进了十二月,房子和窑都造好了,第二批福娃都成型了。
      不同于外面卖的总是同一张笑脸的泥人娃娃,青川的福娃造型更多更别致,有露出小米牙大笑的,有捂着嘴偷笑的,有做鬼脸的。它们还有许多小道具,有抱着胖鲤鱼的,有拿着迷你金算盘的,有拿着书本的,有拿笔的,有拿着手帕绣花针的,有捧着大饭碗的。甚至还有十分童话特色的美人鱼福娃,从花朵里长出来的拇指姑娘,长着小翅膀的小精灵……
      后面几种对造型要求比较高的,都得阴干后放到窑里高温烧到陶化,才能保证那些脆弱精致的浪花、花瓣、翅膀不会一动就掉了。
      青川总是想到什么就添加上去,只要他本人觉得很可爱有购买的欲望,就会做出翻模的模具来。
      有了窑之后,他的创作欲更强了,甚至做了一套女孩儿们玩过家家用的一套泥土玩具。是一个完整的厨房,三面墙,悬挂着五斗橱,有灶台、大铁锅、砂锅、水壶、各类厨房用具和餐具,边上有石磨、水缸、舂米机,还有桌子板凳。和现代的工艺品比不了,也别有一番童趣。
      为了配合这个厨房玩具,他还做了尺寸配套的一家七口,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大哥哥小姐姐和襁褓里的胖娃娃。
      “按照这个思路,明年我可以做寝室系列、种田系列、游玩系列等一套的泥人了。”青川默默给自己举了一个大拇指。
      他过年要回老家,父母尚在,只要没成婚,哪怕分了家也要去父母身边过年,这是本地的习俗。
      这个年代出门不像是后世那么方便,路不好走,而且不是每个地方都有提供住宿的客栈,所以要做好夜宿别人家里或者庙宇的准备。幸好省城距离乡下老家不算太远,大概四五日的行程,有车的话更快一点。但是车太贵了,哪怕去车马行租借,一个月也要二三十两。
      青川去找了和他差不多情况的人,他们并不都住在一起,但是回家的方向是一致的。最后约定,二十那天出发。他们一行九人,其中五个青壮,有一户拖家带口的,但是他家里提供牛车,青川等人可以把行李放在牛车上。
      青川觉得自己得攒钱买一头驴,行走四天,还是这种布鞋和这种崎岖路面,简直不敢想。他的脚丫子大概会废掉,或者磨出血泡,青川想一想都觉得自己脚疼。
      时间还来得及,距离离开还有十天,而他的福娃已经做了两套出来,得有上千个,摆满了院子。他不能再自己卖了,有点浪费时间,卖娃娃的那一天时间,足够他做几个母胚出来。所以青川将这些娃娃批发给了城里几个铺子。
      按着造型的不同分开卖,每个店铺都有几个独属的造型,就不会造成内部恶性竞争。翻模的福娃按一个三文的批发价卖,店家可以在这个基础上涨一到二文。那种比较精美的,窑烧过的翻模泥娃,按着五文一个的批发价,零售价则是八文。
      手里头数量不多的,纯手工的窑烧娃娃,专门提供给商业区一间高档的工艺品店,没有定最高价格,只定了最低价,只要超过最低价,无论店家卖出什么价格,青川拿七层,店家拿三层。
      青川的那一套一家七口厨房玩具第一个传来喜讯,店家说,放上去的第二天就有人买走了,卖了八两银子,到青川手里也有五两六。再加上别的零零散散的进账,到十九那日,青川的手里已经有了八两多银子。
      驴的价格不贵,一头刚刚成熟的驴子也才六两多,买了驴,上了套,喂了些蔬菜水果好好培养了下感情。青川一看,手里头就剩下二两多,这点钱拿着回家,连老母亲一年的赡养费都不够,还不得被人笑死?
      他们兄弟几个分家的时候便说好了,老母亲养在老大家里,其他几个兄弟,每个月给一百文养老钱,一年就是一千两百文,也就是一两多一点。但是过年回去看老人,总不能就带一吊钱,肯定还要买些别的吃的用的显示一下孝心。
      青川如今就二两银子多一点,总得留点自己生活费用,扣掉一两多的养老钱,还真不剩了。这……这两手空空走亲戚,让人怎么看?乡下地方没有秘密,他要是两手空空回一趟,隔天就有青川穷困潦倒在省城混不下去的谣言。
      “你是不是忘了还有系统?”
      “系统还卖年货?”
      “卖啊!为什么不卖?而且每逢节假日还有打折促销买一送三的活动,多买多优惠。”
      青川惊呆了,七夕、中秋、重阳……他都没买,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系统里果然在打折促销,平日一个积分三十斤的上好五常大米,如今一个积分五十斤。还有平时根本舍不得买的上等雪花牛肉、肥鹅肝、两头鲍,都在打折促销大降价。
      青川眼睛发亮,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买买买的手了,“怎么辣么便宜?”
      “进价便宜嘛。”系统说。
      “进货商谁啊?点赞点赞!”青川手一松,购买了一块雪花牛肉和黄油,准备晚上铁盘烤牛排。
      “就是你们宿主啊。有些任务狂人,做完指点量的任务之后也不歇息,一直做任务,就有很多产品剩余,自己用不了,一时又卖不出去或者不方便卖,保质期又短,就打包卖给系统。你比如说,某尾号9的种田系统宿主,那真是神农转世啊,种的菜又多又好,每天都要提供一批给系统。还有那个钓鱼系统的宿主,钓鱼狂魔,最高记录是一个小时两百多条大海鱼,关键钓完了不吃,都卖给了系统。”
      “系统还收这些?那我这些泥人……”
      “你还是算了吧,及格分都没有的作品卖不出价格。你院子里这一堆,扣去翻模作品不算你纯手工的成品不能卖,剩下的全部打包卖了也不足十个积分。”系统给青川泼了一盆凉水。
      “哦。”那也没关系,评分的时候已经赚了一波了,他缺的是现实中的钱币。
      趁着打折促销的时候,青川买了两百斤的五常大米放到米缸里,糯米细面也买了一些,另外买了一些腊肉、腊肠、熏火腿,都在厨房挂好,油盐酱醋之类的调味料也买了几坛子。再买了一块蚕丝被,套上青色棉质被套,还有一床厚实的棉垫子,一块羊绒毯子,两件蚕丝背心、三套羊绒秋衣裤和十双羊毛袜子。另外还有一个铜手炉,一个涮火锅用的炭烧铜锅,三百斤无烟炭。南方的冬天也冷啊,湿冷湿冷,简直是魔法攻击。
      系统说过年时候的优惠力度是最大的,青川还备了一些夏日用的东西。竹丝凉席一卷,瓷制竹夫人一对,蚊帐一顶,灌井水土冰箱一个,蒲扇一个,竹制手摇小风扇两支,凉拖木屐一双。本来还想买蚊香,后来一想到受潮这个问题,打消了主意。
      湖蓝、藏蓝、天青三种蓝色调的厚实棉布各一匹,月白、姜黄、柳绿三色细薄棉布各一匹,留着做新衣。新棉三十斤,留着缝棉袄。
      还有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三个启蒙书本,四书五经一套,都是仿古印刷品。笔墨纸砚若干,字帖若干。青川另有他用。
      因为青川在古代世界,所以系统里很多超越这个时代的科技产品他都买不了,也就是眼馋。
      接下来要买回家的年货了,不能买太好。半年前才跑回去哭过一场,这会儿突然发达了人家会有怀疑。也不能太次了,太次了人家觉得你在城里混不下去了,勉强买了点东西充门面。青川默默的挑选,从系统里找了一堆低价促销小瑕疵的商品。
      以他如今的身家,以这个时代的生产力,买一堆优等品不科学。不如买些品质普通的,甚至有细微瑕疵的。乡下地方务实,不在乎这点小瑕疵,他若说赶巧遇上瑕疵品多买了,大家心里更乐意。
      这样,他选了一块厚实的枣红色棉布,几块二三平米大小的素色碎布,够做件裙子或是上衣。买了一条十斤重的五花腊肉,红糖三斤,还有一斤蒸米糕。蒸米糕是蒸米粉压的,用水化开,一块糕可以化出半碗糊糊,老太太牙口不好,很喜欢这种东西。
      青川左右看看差不多了,最后买了一支细镯子,银鎏金的手艺,有一两重。
      他大哥二哥结婚早,青川有三个侄子侄女,就准备了三个窑烧的漂亮福娃和三个红绳玉坠子,都是和田青玉边角料,豆青色,十分水润,大拇指头那么大一点,平安锁的造型。系统里买,一个积分一个玉坠子,简直批发价,但是在这个时代就很贵,边角料都贵。
      
      第二日,青川骑着驴子到了约好的地点。他轻装上阵,除了年货就是一套换洗衣服,加起来大概六十来斤,驴子驮着他和行李,一路走得还挺轻快。
      人群里有一个青川的老乡,一个老家出来的,看到青川的驴子,就说他发达了。青川就说自己这些日子琢磨手艺,有些成效,勉强也够吃用了,说着还拿出自己做的泥人给大家瞧瞧。大家虽然不懂手艺人的事,但是看着可爱的泥娃娃,凭着生活常识就知道这肯定能卖出去,而且还卖得不坏,对他买了驴子的事也就不觉奇怪了。
      “以前怎么听说你在你师傅那里还没学出来呢?”老乡又问。
      “看了那么多年,就算没有上手,耳濡目染,还是会一点。这个只要坚持练,开了窍,就会了。”青川说。他这半年吃得好养得好,脸上的婴儿肥更明显,笑起来就像是没长大的孩子,老乡还想追问,又觉得自己像是针对一个娃娃,觉得没意思,便不说话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