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我觉得挺不错啊。”系统有点小可惜。
      “泥土不行。”
      捏惯了现代那种精细黏土,再看这种颗粒粗大的泥土怎么看都不舒服。
      “本系统有专门为宿主提供的材料原产地哦。我看看……有一块产出三百多种不同质地泥土的泥地,每天允许免费挖走三十斤泥土,什么高岭土、龙血砂,随便拿。”系统马上跳出来刷存在感,“我们匠人系统可是全心全意为宿主服务的哦,是众多系统里最贴心、安全、无害、正能量的系统了!”
      系统日常王婆卖瓜。
      “比起泥土,能不能介绍一下怎么赚积分啊?”无论现实还是系统都处在财政赤字状态的青川很无奈。
      系统一听,宿主是准备工作了吗?特别激动,“每天登陆可以拿一个积分,有一次免费挖矿的机会,不过目前开放的资源地只有泥地,还有宝石金属矿、海底矿、生物化石矿之类的没有开放,反正你现在也用不上。还有免费的一个小时虚拟教室使用时间。因为主任务是成为泥人匠人,所以每制作出一个成品,系统自动评分,分数就是你可以得到的积分。另外,完成主任务会有一笔大积分。”
      青川掐指一算,就算不经烧制,单纯的造型、阴干、上色,至少半个月出不了一个成品,看来这段时间只能靠每日一个积分救济。“系统,我完成任务,你们有什么好处吗?可别和我说是义务劳动。”
      系统倒也不瞒他,这不是第一任宿主,智慧生物的习性就是疑神疑鬼,“宿主获得的声望会转化为信仰,其中十分之一截留下来作为系统运行的能量,其余上交。智慧生物提供的信仰可以帮助新世界诞生,也可以制作成各种道具,还是维持系统运行的养分,但对个体来说,除非准备走神道,否则用处不大。”
      “哦。上一任宿主怎么死的?”
      “作死……呸,你听我解释。一般来说,宿主有系统预警保护,没那么容易死,就算□□死亡,只要积分还在灵魂没消亡就有机会翻盘。但是吧,再好的政策也拦不住人作死啊。上一任那个坑逼,有时间不琢磨琢磨技艺,稍微有点成绩就开后宫,结果惹上本土一个大佬。那大佬一出手就是针对灵魂的杀招,要不是我逃得快,和他一个下场。”
      系统满是心酸,再三强调,“咱们就是一生活系统,做人现实点,别想着称王称霸开后宫,没那个命。但是系统真的超级有用,可以购买生活物资,可以刷新挖矿次数,可以开虚拟教师请老师。最最重要的是,假使升级到匠人最高级别‘神匠\'的时候,制作的物件有机会产生‘灵\',每一个新生的‘灵\'都会反馈一部分给宿主,卖给系统可以换钻石,钻石能购买特殊物品。就算我们只是生活系统,努力的话也可能成为金字塔顶端。”
      青川不接话,如果真那么容易,这系统怎会用上一堆的‘假使、有机会、可能\'?
      
      青川手艺一般,熬出的粥还沾了底,但是饥饿的时候吃什么都好。他咕噜咕噜两碗粥灌下去,把剩下的装进一个带盖子的砂锅里,放在最阴凉的一个角落,留着晚上吃。厨房里还有些已经发馊长霉菌的东西,他全给丢了,仔细把临时厨房打扫了一遍,满打满算也就三四天的粮了,盐罐子空了,酱油瓶都发霉了,油瓶就剩了一个底,连扫出来的老鼠都是瘦巴巴的。
      “怎么把日子过成了这样?”青川用布块包住脑袋,拿着一个长扫帚把住所、茅厕、工作间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这里挺大,一进的院子,大半的房舍已经成了焦炭,就剩下倒座房这边还幸存了两间,他住一间,用一间,还在原来厨房的位置搭建了一个临时厨房,凑活着用。
      这地方死过人,一家五口都没了,继承了遗产的人不敢进来住,卖也卖不出去,逮着原主这么个不怕事的傻子,丢烫手山芋一样丢出去。省城里随随便便一个十几平米的小窝棚,都要十几两银子,这里那么大一个地方,却只要七十两银子。
      大扫除完毕,已经是傍晚时分,家里没有油灯,就得早早吃了早早睡觉。青川吃了剩下的粥,又匆忙从系统提供的资源地挖取二十斤的石膏和十斤高岭土。
      系统不太明白他的操作。
      “再过几日就是七夕,不过晾晒上色需要时间,看来是赶不及,倒是下个月的中秋可以蹭一蹭热度。不经高温陶化的泥偶保存不了太长时间,也不适合做太过纤细的飘带之类的造型,所以主打肯定是月兔。从原始泥土中过滤出可以做造型的黏土,这个步骤不比之后的步骤短,所以眼下只能用地上这些粗土,原料粗糙,东西再好也卖不上价,就只能针对中低层消费者。”
      “这和你拿石膏和高岭土有什么关系?”
      “我明天可以做一批母胚出来,五六日阴干,就可以用石膏和高岭土翻模。翻出的子模修磨过晾干,上色,就能拿出去卖。”
      “可是母胚没有上色不算完成品,子模不是亲手制作也不算完成品,这样就拿不到积分了。”
      青川一愣,“此话有理。那么我就多做两个纯手工限量版的高价货,这样不就有积分了?”
      
      接下来的日子,青川一直待在屋子里,每天就是做兔子。他做的兔子不求真,只求可爱、萌系,身体和脑袋连成一个圆滚滚肉呼呼的球,耳朵或垂或竖,眼睛放大比例,圆溜溜的,小尾巴也圆溜溜的。
      兔子虽然是一个系列,造型各有不同,有趴下用小爪子埋脸就傻兮兮露出一只眼睛偷瞄的,有翻过身来卷起小短腿撒娇的,有歪着脑袋用后脚蹭耳朵的,还有竖着耳朵一脸警惕的……每一只上面都粘聚了现代人总结出来的各种萌点。
      这些兔子按着大小分两类,大兔子还带着一个小装饰品。
      另外还有一个拟人系列,兔子不再是圆滚滚的,虽然还是胖乎乎,但加上了更多‘人\'的元素。兔子们会有各种‘人类\'表情,戴着头饰,穿着衣服,还有篮子、拐杖、花伞、扇子、书籍之类的道具辅助。这一类兔子造型比较复杂,不好翻制,所以直接走纯手工精品路线。
      系统每天还给一个小时的免费虚拟教室时间,这虚拟时间不占用平时时间,而是直接转为睡眠时间,还不影响睡眠质量。青川因为已经有基础,所以开场就是大师班,但是流程依旧是先选泥过滤做泥砖。
      泥人匠人不只是一个流派,所以教课的大师给他提供了很多选择,不同泥塑的流派对泥土的要求不同。青川并不贪心,他在大致了解了几个派别后,选择了三种作为自己学习的对象。
      野心勃勃的青川不愿意成为哪一派的继承者,他想要开创属于自己的类型,就从泥土开始。
      泥人匠会根据自己的需求,在原本的泥土里加入棉絮、纸浆、油脂、矿物粉之类的东西,以便制作出更细腻温润利于造型的黏土。青川在现代接触过很多类型的黏土,其中很多的配方都有大致了解,生活在信息发达的年代,有更多信息来源,这是他的优势。
      他白天做兔子,晚上就琢磨不同泥土的配方。虚拟教室的东西应有尽有,只要一个念头就会出现在手里,这大大方便了他做不同配比的实验。他还想出一个柴窑,将泥土放入煅烧,看看不同温度下泥土最终会形成什么模样。现实中烧窑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要几天不眠不休的盯着控制炉温,但在虚拟教室,烧窑的时间可以压缩到几秒,大大加快了效率。
      青川认真工作的时候,系统极少出来刷存在感。青川也很少提到现代的亲人朋友,偶尔抱怨也是抱怨没有热水器空调和手机电脑,他好像很快就适应了,既没有穿越的狂喜,也没有穿越的惆怅,很平静的接受了现实。
      “谁说平静?”青川提到系统这番结论十分惊讶,“如果平静就不会天天早起晚睡干活了。我心里怕得要死好吗?这破地方,要什么什么没有,没有熟悉的人和事,完全陌生的环境,我甚至门都不敢出。你看我来了半个多月了,出过门没有?”
      系统久久沉默:说实话,看你每天还傻乐傻乐,真没看出来‘怕得要死\'。
      “因为感觉外面都是豺狼虎豹,所以必须握住权杖才敢真正出门。在这个世界,我目前的身份,钱财就是权杖。所以我把所有心思集中在赚钱这块儿,只有真正赚到钱,我才会有些许安全感。”
      
      拟人兔子八月初就完工了,以白色打底,上了几层遮住底色,晾干,再描绘。家里颜料粗糙,是最次的那种,上色效果黯淡,且只有黑、红、青三色。但这个时代上好的颜料都是矿物粉打磨的,多是宝石,所以价格很贵,用高价颜料会增加成本。
      幸好善解人意的系统走后门给他开了一次矿洞,仅此一次下不为例。里面有上千种矿物,其中就有他需要的朱砂、雄黄、绿松石、孔雀石、青金石、黄金、炭黑等可以制作颜料的矿物。他一次挖了三十斤,每种都有好几斤,取少量打磨过滤沉淀出少许粉末,油脂调和,就是珍贵的颜料了。
      这类矿物颜料颜色鲜亮厚重,覆盖性强,青川都是拿来做点睛之笔,并不敢太过浪费。
      之后翻制的小兔子也都阴干了,□□刷了四遍覆盖原本褐色。他用普通植物提炼的红色颜料调和白色制作出粉红,涂抹兔子的内耳、鼻子、嘴唇和肉垫,再用一点鲜红朱砂点出两粒眼睛。光是这样还是单调了些,他用布沾了一点黄褐色颜料,在兔子身上晕出自然的奶茶色色块,最后用松脂和酒精制作的定型液固定颜色。泥料本来比较粗糙,仔细打磨后也算不上细滑,没想到涂了色之后反而呈现出毛绒的磨砂质感,配上灵活的表情和可爱的动作,意外变得富有趣味,想来除了孩子,大人也会喜欢。
      拟人兔子更高级,表情更加细致丰富,因为萌化特性,又不会像是出现在人脸上那么正经严肃,衣饰纹理也更加细致,动作造型也更复杂,适合的消费群体更广泛。
      有一对老夫妻兔子,拄着拐杖严肃的老爷爷和一个笑得十分和蔼的老奶奶,都是胖嘟嘟的脸,虽然有两条标志性的皱纹和白胡子,但一点不会感觉到衰老的可怖。两只兔子一个高一个矮,一个板着脸一个笑眯眯,但站在一起却十分和谐,连身上稳重的藏青色服饰和枣红色衣裙都能搭出cp感,青川还特别心机的给配了情侣图案,让兔爷爷的手牢牢的搭在兔奶奶用袖子遮掩的手上,一看就是少年夫妻老来伴感情深厚的夫妻两。
      另外还有撑着花伞的兔姐姐,耳朵上一挂嫩黄小花和浅绿流苏,一身嫩黄搭芽绿的衣裙,露出半截白底青纹绣花鞋,朱红眼睛明亮有神,笑容浅浅,胖乎乎的身体也能看出体贴可亲柔美动人来。和兔姐姐配对的是兔哥哥,一身蓝粉的书生打扮,手里拿着一本书,仰头做陶醉状,仿佛正在吟诗作对。它的衣服上还挂着一枚鲤鱼玉佩和一管啸,青色流苏垂下,身上的衣服也细细的画了月色墨竹纹,浅浅的姜黄色圆月在衣服的腰腹位置,几枝墨竹或浅或重错落有致描绘衣摆上,十分雅致。
      最后还有七八个兔宝宝,有些留着寿桃头,有些扎着朝天辫,还有的用红绳子绑了哪吒头,它们神情各异,动作不一,小的穿着肚兜开裆裤,大的穿着小褂花裙子,但手里都抓着一个迷你小花灯。有莲花灯、圆月灯、六角宫灯、金鱼灯……像是一群在中秋赏月赏灯的小娃娃。
      系统给它们评分,最高的是兔姐姐,三十七分,最低的是坐地上嚎啕大哭的兔宝宝,二十三分。全部加起来三百二十多分,用来买吃的用的可以用很久,但是买虚拟教室的使用时间就不值钱了。
      “这个兔姐姐我就是照着前女友捏的……看着是不是很讨喜很人畜无害?肯定能卖出好价钱。”
      系统、系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人类真可怕。
      “至于这些兔宝宝,我和外甥女毕竟相处的时间不长,我平日也没有观察小孩子的习惯,所以还是差了一点感觉。还是仓促了点,两年没玩手办都手生了,材料也不好,否则怎么都该混个及格啊,三十几分也太差了,三十个积分才换一个小时的虚拟教室呢。”
      “万事俱备,只欠买卖。诶系统,你觉得我怎么定价好?据我所知,古代手工艺作品的价格不高,毕竟士农工商嘛,不受重视啊。”青川在房间里走了一会儿八字步,“这会儿离中秋还有三天,我可以先去探探敌情。”
      青川摩拳擦掌,表情突然有点兴奋。他还没做过买卖呢,也就大学毕业的时候摆过一次地摊卖二手书什么的,那都算不上买卖,看到个可爱的学弟学妹赔本就送了。蜜罐里养大的孩子,这辈子还真没这么穷过,哪怕最窘迫的时候卡里还有六位数。哪像现在,连一季的换洗都只有两套,还打了好些补丁。
      影视剧欺骗了他,过来了青川才知道,在化工布料出现之前,衣服一直就是平民家庭的奢侈品,一年能添一件新衣服就挺不错了,大多数人几年也没有一件新衣。就是底层里过得不错的小市民,还有夏日典当冬衣,冬季典当夏衣的时候。
      原主的记忆里,哪怕是省城这样的发达地区,也是满街打补丁的老百姓和光屁股跑的小孩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