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也搞基建》柠檬吖鸭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1-06 21:42: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是谁在桂仁堂门口喧哗?”少年嗓音如泉水叮咚般沁人心脾。
      
      还在争执的场面,不知何时又加入一少年,只见那少年一身月牙白金丝镶边的绸缎,腰间挂着晶莹剔透的玉坠子,在一群粗布麻衣之中,显得格格不入,又高人一等。
      
      少年挺拔,芝兰玉树,白皙如雪的肌肤,璀璨夺目的桃花眼,琼鼻英挺,嘴唇薄熙,他从人群中走出,如同那画中人。至少吴静香在和一个月里从没进过如此精致的人儿,就连后世的明星也远不可及,极品少年郎。
      
      许是少年惊艳了众位,直到少年蹲下替那躺着的人把脉,也没有人阻止。
      
      颜值在哪个世界都吃香。
      
      “不过是误吃了甘草,与之前的药效相冲,待我开个吃下几副药便好。”少年的声音依旧清冽如泉。
      
      “小公子,你是说我们当家的没有事了!”
      
      “小公子,你可别胡说,我们不会这么轻易相信的!”
      
      一个劲儿抹泪的妇人,从哀伤中转醒,期冀热切的目光望着少年郎,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李大夫( ̄_ ̄)本大夫行医几十载,居然连做一根稻草的资格都无......
      
      颜值真能当饭吃!刚才还一直推脱不要检查的医闹者,现在不仅让检查了,还有点相信着来历不明少年的话。
      
      这些双标狗!吴静香为老大夫默哀。
      
      “我许凌霄,桂仁堂的少东家。你们若不信我,还信不过我们桂仁堂百年的名号。三七,你按着药方抓药,熬制好。”说完少年从那名叫三七的小厮的背包中取出笔墨,当场便书写起来。
      
      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具体写的什么,吴静香不知,许是自古以来大夫的字迹都是难以辨认,许是她现在是一个文盲,不识字大齐朝的字体。
      
      “小少爷?”躲在吴大城羽翼之下的李掌柜,探出脑袋不确定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府城他也只去过一两次,跟这个所谓的小少爷,也只是匆匆的一面之眼,哪里识得这位陌生少年是否是他们桂仁堂的少东家。
      
      “李掌柜,原来你在这儿,倒是让我好找一番?”少年像是才发现掌柜似的,故作惊讶,随后又说道,“你应该也收到爷爷的来信,我今年的考核可是在你这儿了。”
      
      “信?”李掌柜晃神,他上个月好像收到过府城来的信件,说是会派人来管辖药铺一段时间,谁知道是少东家亲自出马。
      
      他两说话期间,已经有人将担架上的病患抬进了桂仁堂,那叫三七的小厮,也进了后院熬药。
      
      病患的家属也被请进桂仁堂,少年一一询问着,病患在吃药之后,又吃了何种东西,又嘱咐妇人应该注意什么。
      
      温文尔雅的少年,和煦地笑容似乎有魔力,那病患的家属不在闹腾,不时地点头,又承认自己鲁莽,错怪了桂仁堂之类的话语。
      
      围观的群众并没有散去,他们的焦点已经转移到少年身上。
      
      吴静香( д )!!报告有人开了主角光环。
      
      “这娃真俊,我在泽水镇几十年还没有见过如此俊俏的娃?”
      
      “是啊!是啊!这娃不仅俊俏,医术还了得,不知哪家的姑娘有福气嫁给他。”
      
      “别的不说,就冲着长相,我在年轻个几十岁,铁定嫁给他。”一个肥胖的妇人说道。
      
      “猪肉婆,就你这长相,铁定没戏,就别祸害人家少年郎。”
      
      “你们没有听见人家说了是从府城来的,别做梦了,有钱人家的公子能瞧得上我们。你去给人家当丫鬟还被嫌弃。”
      
      最后大婶们下定决心打听此少年定亲没,为自家的闺女物色金龟婿。
      
      难道这个是看颜值的世界,吴静香迷糊了。
      
      几副药之后,男子悠悠转醒,消肿了不少,苍白的脸色恢复了红润。
      
      “这是哪儿?”男子似乎不知眼前的状况。
      
      “相公你醒啦!”妇人喜极而泣,扑进男子的胸膛,“我还以为你……你要离我们而去。”
      
      一番解释之后,许凌霄叮嘱回去之后的注意事项,如不能立马干重活,注意休息之类的,男子与妇人留下医药费而去。
      
      在妇人与男子的千恩万谢之后,整个泽水镇的人都知道桂仁堂来了一位医术了得的少年郎。在那写壮汉一声声震耳滔天的“季大夫您真是神医,我们愿为您做牛做马。”
      
      就差敲锣打鼓,送锦旗了。
      
      桂仁堂人满为患,许多人慕名而来,更多地是年轻的小姐身旁有位老妈子。
      
      “许大夫,我心口疼,哎……好疼”
      
      “许大夫你快帮我女儿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许大夫,你快帮我扶一下,我的老腰快闪了!”
      
      刚才在桂仁堂门口议论的猪肉婆,不知何时从家里拎来了女儿,第一时间堵住了季少白。
      
      原本单手可以扛起一头猪的肥婆子,今儿不知怎么,有些脱力,怀中的少女,搀扶不稳,弱柳扶风地朝着某个公子倒去。
      
      吴静香瞪大双眼,古人这......这碰瓷技术了得。
      
      “这位姑娘我看她脸色红润,并无大碍。”
      
      “许大夫,医者父母心,我女儿的病情复杂,需要细细诊断。”猪肉婆一改往日的大嗓门温声细语。
      
      许凌霄抬眼望着眼前这位脸似大饼,强健有力的姑娘,也挺复杂的。摇摇欲坠地往他这边倒,泰山压顶,他这个小身板扛不住。
      
      好在身边的小厮有灵性,替自家公子杠起了这座大山。
      
      吴大城心系娘子的病情,没凑这美少年的热闹,直接在李大夫这边拿了药。
      
      “吴猎户,刚才谢谢了,要不是你护着我,今天我这把老骨头可遭殃了。”李大夫道谢,透着几分感激之情。
      
      许是刚才的一番折腾,老骨头累了,此时正坐着歇息。
      
      “李大夫,你别这么说,以前你也帮助我们不少。”
      
      苏氏的病情每个月都要按时服药,有几次他们家没有了现银,李大夫都愿意给他们家赊账,等吴大城打了猎物,卖了钱在付账。
      
      医者仁心,吴大城一家受了李大夫不少的人情。
      
      “李爷爷,我这有个宝贝,不知你们这儿收不收?”吴静香说笑道,从衣兜里掏出一个黑漆漆的东西。
      
      她刚刚转醒的时候,家里蹭请过李大夫上门为她诊治,她彻底好了,还是李大夫宣布的。第一笔生意,还是跟熟人合作比较好。
      
      “小丫头,这黑漆漆的东西是何物?”
      
      “李爷爷,这个是蚊香,驱蚊专用。这个小小一条,可以点燃一整晚,一点也不用在怕被蚊虫叮咬。李爷爷,这个是样品,专门给您试用的,如果您觉得驱蚊效果不错,我们在谈合作。”吴静香说道。
      
      她一个小人儿,天花乱坠,别人也不容易相信,不如送一些试用装。
      
      “李大夫,说实话。小女儿捣鼓出来的这个东西驱蚊还真不错。我们夫妻用了几天,晚上安睡不少。”自己女儿的东西,吴大城鼎力支持,也算是开明的家长。
      
      “艾草?”李大夫拿起这盘状黑漆漆的东西,嗅了一会儿,便知道里面的主要成分。
      
      艾草确实有驱蚊的效果,便笑着说道,“今晚我试试。”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