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喻星淮来接祈热的那天,他家里大人都不在。
      
      祈热本来穿了条牛仔裤,拉开抽屉才想起裤链被李妲姣借走了,没了裤链搭配,牛仔裤也换成短裙子。
      
      下午两点的光景,仍旧燥热。
      
      祈热收拾好了跑下楼,院门一推,见着等在外头的喻星淮。
      她瞧出点不同,坐上自行车后座才问他,“什么时候理的发?”
      
      喻星淮空出一只手摸了摸后脑勺,“太长了,我妈昨天让理的。”
      
      祈热也伸手去摸,他头发看上去黑而硬,摸起来却柔软得很,“麻老师给你理的?”
      
      “没,我爸。”
      
      祈热惊讶,“喻叔叔也会理发?”
      
      “原来不会,我妈教出来的。”
      
      祈热哈哈大笑,“麻老师不仅教物理,还教理发呢。”
      她手不安分,捏一捏喻星淮腰上的肉,喻星淮一只手摁住她,车子平平稳稳不受影响,他索性将她手一直握着。
      汗津津的两只手十指相扣,把心里那份紧张也一并扣进对方的血肉里。
      
      喻星淮家在欢乐桥,从木樨门过去得要一个多小时。
      
      到家时喻星淮整个后背湿透,祈热只是干坐着,也跟被水淋过似的。
      
      “要……要先洗澡么?”喻星淮白皙的皮肤透着红,既是热出来的,也是出于紧张。
      
      祈热巴巴站着,“你去洗吧,我晚点再洗。”
      
      喻星淮点点头,从冰箱里拿了果汁出来,开好瓶盖递给祈热,祈热喝下一口,他又接回去盖好,牵着她一块上楼。
      
      进了屋,一个把另一个抵在门板上,蜻蜓点水般的吻落下来,青涩又笨拙。
      
      祈热笑出声。
      
      不是没接过吻,就连除夕夜那晚,祈热家院门外两人的初吻,也比眼下这个来得熟练。
      
      祈热把他一推,“赶紧洗,不洗我可走了。”
      
      喻星淮伸手盖住门把,笑着点头:“洗,你别走。”
      
      她当然不会走,等喻星淮给她开好空调进了洗浴间,她也坐不住,站在高高的架子前看喻星淮的汽车模型。
      
      喻星淮的爸爸有个有趣的名字——喻寰,跟“麻涯”一样,是个容易被说道的名字。
      
      在寻常百姓家里,能有一辆小轿车,家境必然殷实。喻寰却经营了一家汽车公司,比一般的有钱人家还要富裕。
      喻星淮从小耳濡目染,对汽车有兴趣也是受喻寰影响。
      
      祈热碰巧见过几回,喻星淮虽没介绍,喻寰也看了出来,几次都邀请她去家里玩。
      
      喻星淮很爱他的爸爸,总跟祈热说,他脾气特好,还很幽默。即便如此,祈热也不敢来,不是怕喻寰,是怕喻星淮的妈妈。
      
      “你确定麻老师很晚才回来?”喻星淮洗完澡出来,祈热又抓着他确认一遍。
      
      喻星淮连连点头,“嗯,小月亮的物理很差,肯定要补一下午。”
      喻星淮的小名是星星,小月亮是他表妹的小名。
      
      “别怕,她要是回来了也不要紧,之前我就跟她说了,你不肯来,她还以为你是真的怕她。”
      
      祈热哭笑不得,“我确实怕她呀!而且……而且,咱俩今天可是来干坏事的……”
      
      没有哪个家长会同意的,坏事儿。
      
      喻星淮点了点她鼻头,“不是因为物理差才心虚?”
      
      祈热气急,手指头点回去,“你怎么跟陆时樾一样!我物理没那么差!”
      
      喻星淮将她一搂,“差也没关系,我慢慢给你补,或者,直接让我妈给你补。”
      
      祈热反对,“我才不要麻老师给我补!”
      
      “就一定要我给你补?”
      
      祈热笑得不行,“这话哪里学来的?”
      
      喻星淮平常说不出这样的话。
      他拉着她一块坐到床上,“紧张。”
      
      因为紧张,言语也不受控制。
      
      祈热一愣,心跳忽地加速,她屁股挪了挪,手环上他脖子。她觉得这时候该说些什么,凑到他唇边,脑袋却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是喻星淮先吻了过来。捧着她脸,将她压下去,身上的沐浴露香也渡给她。
      
      不知是不是空调打得很低,祈热背上冒起一层冷汗。冷汗沾到喻星淮的指尖与掌心,他手往下,又将汗重新涂回她大腿上。
      
      她全身紧绷,喻星淮也好不到哪儿去,倒说些题外话吸引她的注意力,好让她放松下来,“我妈脾气很好的,就是对学生严格点。”
      “等她回来,你们见面,我再送你回去。”
      
      祈热全身愈发僵硬,拳头轻锤他背,“你不如杀了我吧。”
      
      祈热对麻涯的印象始终停留在高一第一堂物理课上,那股印象一直延续至今,从没变过。
      
      麻涯总是穿着板正的制服,短发,口袋上别一根红银管的英雄616,粉笔字写得颇有风骨,“麻涯”两个字就如她的人,不卑不亢,不苟言笑。
      她介绍自己,“我知道你们可能会给我取外号,麻子,妈呀,这些都无所谓,我只负责教给你们物理知识,帮助你们把分数提上去。”
      她话说得严肃正经,即便是听到“妈呀”,底下也没人敢笑。
      
      祈热是唯一笑了的那个。
      
      祈热觉得,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进了麻涯的特殊名单。她怎么也想不到,后来会跟她的儿子谈恋爱。以她的印象,麻涯肯定不乐意她跟喻星淮早恋,后来上课,她始终在麻涯面前“抬不起头”。
      
      物理成绩本来就不算好,有了这么一层原因,她想努力,喻星淮也给她补习,却徒劳无功。
      她也相信,不久前,她那张打满红叉的物理卷肯定出自麻涯之手,英雄616的笔墨,加上喻星淮的辨认,可以确认是麻涯改卷子的风格。
      
      “我跟她说你选了理科,她说,那更要抓紧学好物理了。”这话喻星淮跟祈热在电话里说过,这会儿因为紧张,他又拿出来说一遍。
      手将她裙子里的裤子褪下来放到一边,刚要探进去,被祈热一手捉住。
      
      “麻老师今天怎么出去的?”
      
      喻星淮见她额头上冒出一层汗,收回手,“我爸开车送她过去的。”
      
      祈热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一脸焦急,“我听到车的声音了。”
      
      喻星淮笑,“你太紧张了,坏事儿咱们不干了,以后再说。”
      
      祈热将他手按住,“我真听见了!”
      
      喻星淮没再作声,两人面对面坐着,祈热背靠墙,静等着那阵隆隆声由远及近。
      院门碰撞到砖墙上,伴随着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哒哒”声,喻星淮终于确认,祈热不是因为过于紧张而产生了幻听。
      
      他家的门不是自动,每回都需要一人先下车开门,车子才开进院子。
      也就是说,麻涯跟喻寰提前回来了……
      
      喻星淮早就预想过这种情况,也按照一早想好的安抚她,“没事儿,正好,我们晚上还可以一起吃饭。”
      
      祈热跟没听见似的,腾地站了起来,一脚跨下床,人凑到窗户前,拉开帘子往外望。
      
      喻星淮跟了过去。
      
      车子已经稳当停在了院子里,喻寰正开了门下车。
      
      祈热回身握紧喻星淮手臂,“你家那边楼梯口开着吗?”
      
      喻星淮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不能见麻老师,我还没做好准备,你给我开门,我从旁边下去。”
      
      喻星淮理解了她的意思,“别走,我们直接下去,就说你过来玩。”
      
      “不行不行!麻老师要是知道我们俩这么胆大包天,非吃了我不可。”
      
      她焦急得跺脚,喻星淮却笑得乐不可支,“我妈不吃人。”
      
      她肩膀一塌,“好好好,她不吃,我怕总行了吧,你快点带我过去,他们待会儿肯定上来了!”
      看出喻星淮还要说服她,她赶忙换了语气,威胁道:“你不带我过去,我从这跳了啊。”她说着便要去开窗户。
      
      喻星淮急忙将她按住,大概是没见她这么狼狈过,眼底嘴角都是笑,“好好好,带你去。”
      他牵着她出了房门,脚步如常,祈热扯他手,提醒他轻点。
      
      两人沿着长廊走到底,喻星淮开锁时故意地弄出点声响,被祈热一瞪,不再开玩笑,将她拉出去,反手扣上门,嘱咐她,“别走远了,就在外面等我,我跟家里说一声就出去。”
      
      祈热连连摇头,“别!我自己回去。”
      
      喻星淮还要问为什么,被她往后推了一把。
      
      “你快回去,我先走了!”
      她手上还拎着凉鞋,轻手轻脚地沿着狭窄的楼梯蜿蜒下楼。
      
      喻星淮便见她跟只灵活的兔子似的一蹦一蹦往外跑。
      
      到了院子口,祈热小心翼翼将门开出一条缝钻出去,一会儿又折身回来,躲在墙后头,朝仍站在楼梯口的喻星淮挥了挥手。
      再转身,把凉鞋往地上一掷,甩掉脚上的泥沙才穿进去。
      
      扶着墙走出几步,祈热停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她低头看一眼裙子,羞恼地低呼出声,再回头望一眼,认命地拢紧裙子往外奔。
      
      光是跑出那片别墅区就花了十多分钟,再沿着街道跑出几百米远,穿过一条巷子,才见着她有些印象的公话超市。
      进去跟老板招呼了一声,拿起电话拨给家里,响了半天也没人接。又换个电话号码打出去,没多会儿,电话被接通,那边传过来一声规规矩矩的“你好”。
      
      祈热听出声音,急忙自报家门,“是我,祈热!”
      
      那边顿了几秒,没了方才的礼貌,“干嘛?”
      
      “你哥呢?让他接电话。”
      
      她出门的时候,清清楚楚听见了柳佩君跟陆时樾说话的声音。
      
      “他刚刚出去了。”
      
      祈热换了只手拿电话,另一只手按住裙角,“出去干嘛了?”
      
      “打球。”
      
      祈热气恼,“他怎么天天就知道打球?!”知道这时候生气也没用,缓了口气,“祈凉在家吧?怎么不接电话,你让他过来。”
      
      那边仍一板一眼地回:“他跟我哥一起出去了。”
      
      祈热张着嘴没说出话来。
      
      那边又问,“你要干嘛?”
      
      祈热被问回神,四下张望,见没人注意自己,压低了声音,“给我听着,待会儿你去我房间,给我拿样东西,再坐公交车过来,在欢乐桥这站下,我在旁边的超市等你。”
      
      那边没回,祈热又抬高音量,“听见没有?要我重复一遍?”
      
      “要拿什么?”
      
      “拿……”祈热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一世英名在这一刻粉身碎骨。她深吸一口气,快速吐出两个字,说完急忙问:“听清楚了吗?”
      
      那边没回。
      
      祈热愈发急躁了,“哑巴了?”
      
      那边这才出声,低低的一句“嗯”。
      
      祈热本想催他快点,想着矮冬瓜也不知道认不认识路,难得关心道:“不急,你慢慢过来。”
      撂下电话前不忘叮嘱,“不准告诉你妈!”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