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五个好学生 ...

  •   海城赛车场。
      
      数辆豪车停放在内,一些男男女女聚在车边,笑语宴宴。
      
      “迁哥,你有一周没来了啊。”一个男生弹了弹指尖的烟,对着面前倚靠在车门上的瞿迁道。
      
      这时的瞿迁穿着一件黑色的宽大T恤,下身是一条工装裤,脚下踩着一双马丁靴。右手不合时宜地抛着一颗糖,左手插在裤兜里。露出的左臂上竟然也纹着满臂的花纹,在夜色和朦胧的灯光下看得不太真切。
      
      “忙着学习,没时间。”
      
      这话倒是没有假,他这一周天天忙着跟他的小同桌比刷题,没时间也不准备出来玩儿。
      
      对面的男生脸色一下子就难看起来,他觉得这是瞿迁刻意的嘲讽。虽然心里不忿,但是他也不敢跟瞿迁跳脚。
      
      瞿迁平时看上去好说话,但是真要把他惹着了,他能把人往死里整。再说,瞿迁家里更不好惹。
      
      他只能在心里骂上几句。
      
      “今天抽空了,可以好好玩玩儿。”男生调整得很快,马上又笑眯眯的了。
      
      瞿迁哼笑一声,不怎么看得上他略带谄媚的笑。
      
      赛车场入场围栏处还趴着两个少女,正颇有精神地看着这一幕。
      
      “蔓蔓,你看见那个花臂帅哥没有,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瞿迁,玩儿车贼溜。”苏幼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指了指瞿迁那个方向。“长得贼帅。”
      
      “是挺帅。”籍蔓点头。
      
      “就是不知道这人学习咋样。”苏幼另一只手摸了摸下巴,“反正肯定没你好。”
      
      籍蔓不置可否,只是看着场内的瞿迁。夜风拂起他的发梢,飒爽得不像样。
      
      这人不仅学习好,混的也挺好。
      
      籍蔓饶有兴趣地扫过他的花臂。
      
      下面的人应该交流得差不多了,一个个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蔓?咱们下去看不?卜谦那小子也来了的,应该在车里,刚刚都没看见他。”苏幼没等到籍蔓的反应,偏过头来看她。
      
      “我待一会儿就走。”她还不打算跟自己的同桌在这种场合上碰面。
      
      苏幼“哎”了一声,嘟着嘴到:“好不容易出来玩儿一次,怎么就待一会儿啊?卜谦还没看着你呢,要是他知道今天你也来,还没见着你,回去又要找我说事儿。”
      
      “他有瞿迁帅吗?我来看帅哥还是来看他?”籍蔓嘴里叼了一只棒棒糖,说话的声音有一点囫囵。
      
      只不过摇摆了一会儿,苏幼就被说服了,她今天是带蔓蔓来看瞿迁大帅哥的,管卜谦那个逼干啥。
      
      赛车场内没一会儿就响起了一阵油门轰动的声音。一个女生拿着两杆旗子在前面挥动几下以后,一力贯下,几辆车离弦而出。
      
      瞿迁的车和旁边那辆阿斯顿马丁齐头并进,一马当先。后面几辆车跟在这两辆车后面,开得惊险,几乎擦着车身开过。
      
      一个弯道,瞿迁越过阿斯顿马丁,变成了第一位。
      
      苏幼一拍手,“nice!”转而她想起来一件事:“阿斯顿马丁不就是卜谦开的吗?他前两天还在说,新弄了一辆车,发了照片在群里给我们看的。”
      
      籍蔓嚼完了棒棒糖,棍子顺手一抛,碰到楼梯口的垃圾桶里。又从挎包里摸出烟和打火机,熟练地夹着烟支,猩红的火光一舔,烟头变得绯红。
      
      升起的烟雾被风一吹,散得无影无踪。
      
      “技术还得磨练。没有大傻个子开的好。”籍蔓抿了一口烟,含了味儿又吐出来。
      
      “大傻个子?谁?”苏幼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瞿迁啊。”籍蔓笑了。
      
      苏幼眼睛都瞪大了,“你不能因为人家长得高你就说人家是傻大个吧?这跟人家瞿迁的形象一点都不贴切。”
      
      “我说他是他就是。”颇有一种“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气势。
      
      OK,你说的都对。苏幼不跟她对着来。
      
      籍蔓一根烟抽完的时候他们已经跑完了一圈半,瞿迁的车仍旧开在最前面,卜谦咬在后面,其他的车只能追着尾气跑。
      
      “走吧,结果已经定了。”籍蔓瞧着卜谦都跟不上了,把烟头扔了,利落地走开了。
      
      苏幼回头望望场内,乖乖地跟在籍蔓后面离开赛车场。
      
      三圈结束,贺宽一把推开车门,钻下车,缓了好一会儿,才拍拍胸口,对着慢悠悠从驾驶座里下来的瞿迁说到:“哥,你开车太猛了,我坐再多次都适应不了啊!我感觉再晃晃我可能就要吐了。”
      
      “你吐一个试试?”瞿迁瞥了他一眼,“缺乏锻炼。”
      
      “不是,谁能这么折腾啊?坐几圈天旋地转的,换个人来说不定早吐了。你还说我缺乏锻炼,我这么健壮。”说着他还伸出胳膊,往上半弯曲,想要展现自己的肌肉。只可惜效果并不明显。
      
      “健壮?”瞿迁的目光落在他那软趴趴的肱二头肌上。
      
      贺宽委屈地放下手。他觉得迁哥现在真是越来越残忍了,对兄弟一点都没有怜爱之情!
      
      “可以啊,哥们儿。”卜谦停了车,走过来打量过瞿迁后主动搭话,“你这技术是挺厉害。咱们认识一下呗,我卜谦。”
      
      “瞿迁。”瞿迁冲着他微抬下巴,回答的简洁有力。
      
      “还挺酷。”卜谦暗自笑了笑,跟对方友好地打过招呼。
      
      最开始跟瞿迁搭话的那个男生姗姗来迟,下车的时候表情不太自然。他还是坚强地过来,假意大方地开口:“迁哥,今天又赢了,真厉害。”
      
      这场比赛是他做东牵头的,还下了赌注,就是他求了他爹好不容易得来的豪车。为了打压瞿迁的气势、赢得比赛,他特地找了据说赛车很厉害的卜谦过来,以为能赢过瞿迁,他想着到时候跟卜谦商量商量,换个其他的给他。
      
      这下倒好,气势没打压着,自己被气得不轻,还得赔上新车,回去都不知道怎么跟他爹交代。
      
      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迁哥,咱们这...”他还想尝试跟瞿迁商量商量,把那辆车保下来。
      
      “你还想再来一局吗?我倒是不介意。不过,你这赌约是不是得加一加?”瞿迁没有在学校端人设的时候,总是像现在这样,不给人留一点退路的。
      
      男生知道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只能乖乖把钥匙交出来,肉痛得不得了。
      
      贺宽兴高采烈的,一如既往的看不懂氛围,拿着钥匙抛了几下,对着他迁哥嚷:“哥,我还没开过这么壕的车呢。”他家条件虽然好,但是他爸才不会给他弄啥车来开。
      
      “那就送你了。”瞿迁随手就把上千万的车转手送了人。
      
      男生牙齿磨得咯吱响,只能少看为上,敷衍了两句话就离开了。
      
      卜谦抄着裤兜,看完了这一幕,等男生走之后才冲着瞿迁摆摆手,“我也走了,明天还要上课,下次见。”转身上车,干净利落。
      
      想拿他当枪使,以为他是什么傻子吗?那个逼能不能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他要不是为了会会这个据说赛车很牛逼的人,才不会过来。
      
      卜谦哼了一声,踩下油门,驶离赛车场。
      
      “迁哥,车真送我了啊?”贺宽拿着钥匙,试探地问瞿迁。
      
      瞿迁不以为意,他对车子的欲求不大,有车开就行,没什么收藏癖,“不要也行。”
      
      “谢谢哥!我给你做牛做马报答你吧?”贺宽是真的挺开心的,他没想到自己出来一个晚上,捞了一把大的回去。
      
      “你这肌无力能做什么牛和马?牛和马都比你健壮。”瞿迁随意地靠在车门上。
      
      贺宽:“......”好气,但是他要忍住。
      
      他要锻炼肌肉,成为肌肉男!
      
      他要堵住迁哥的嘴!
      
      给迁哥做牛做马!
      
      贺宽感觉自己在短时间内有了新的目标。
      
      瞿迁在车门上倚了一会儿,随后站直身子,打开车门,“回去睡觉,明天还有3000米。”
      
      “奥。”贺宽坐进自己新豪车的驾驶座,跟在瞿迁后面开了出去。
      
      瞿迁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等他回想起那个男生谄媚的笑的时候,脑中突然插进来一张脸,明灿灿的,也是一口白牙,笑得春光烂漫。
      
      他低笑了一声,自己怎么忽然想起小同桌了,看来是被她的笑荼毒颇深。
      
      摇了摇头,瞿迁没再继续想下去。绿灯适时亮起,马路上重新川流不息。
      
      回到公寓之后,他打开冰箱一看,没有矿泉水了。
      
      于是瞿迁又踩着拖鞋去楼下的便利店买矿泉水。
      
      等他提着一口袋矿泉水从便利店再出来的时候,余光忽然看见一道纤细的身影隐没在转角处。还没来得及看清面容,他只能看见对方的花腿,以及对方是个小姑娘的事实。
      
      还挺野。
      
      瞿迁啧了一声。他还没发现公寓小区里什么时候有个花腿妹妹了。
      
      入秋了还穿个小短裙,挺风度的。
      
      念头在他脑中一晃而过,瞿迁也没多想,毕竟对他来说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无足轻重。
      
      回到家,把水整齐地码进冰箱,瞿迁洗漱过后就去睡了。
      
      明天还要跑3000,养足精神干大事。
      

  • 作者有话要说:  迁哥:挺野啊
    蔓蔓:谁野?
    迁哥:是我野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