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两个好学生 ...

  •   听到这句话,瞿迁才有了点反应,“新同学?”
      
      薛华茂先反应过来,“你该不会说那个新转来的跟迁哥考一个分儿吧?”
      
      “还真是!”贺宽一拍掌,“我也不信,还多看了两次,就是一个分数。”
      
      旁边的同学听见他说的话,感兴趣地凑过来,“学委,你在说谁啊?什么真的假的?”
      
      贺学委跟他道:“咱们班要新转来一个同学,跟咱班长考一个分数,并列第一。”
      
      那同学一惊,“嚯?真的啊?”见贺宽点头,他不由得感叹:“能跟班长考一个分数,这是多牛逼的大佬啊?”瞿迁考的分儿他想都不敢想。班上有个全市第一不够,现在还要再来一个,这是要打造海城双子星的节奏吗?
      
      这个消息立马传遍了海城的高二年级。
      
      这下大家都知道1班要转来个跟瞿迁并列第一的新同学,一个二个抓耳挠腮的,就像看看庐山真面目。
      
      不少人知道消息之后都跑来跟瞿迁亲自求证,瞿迁好脾气地说了一遍又一遍。看得贺宽称奇,对着薛华茂再一次感叹:“你说迁哥这么着斯斯文文地骗同学图个什么?本来就不属于那温润如玉的公子哥一卦的,每天还对着同学老师上演你友我恭的戏码。”
      
      “图乐子呗,生活不易,多玩游戏。”薛华茂不以为然,随便地答到。瞿迁成绩是好,但其它方面真不算好学生那一档的。不过他天天在学校都表现得特别温和亲近,对老师同学友好相处,让别人都对他产生了一种错觉:这是多好的三好学生啊!
      
      海城高中最流行的,对瞿迁的评价是:瞿迁是百年一遇的三好学生,样貌品行,成绩表现,万般都是上乘。
      
      但只有瞿迁亲近的人才知道,去他的三好学生,除了成绩真的没什么能跟瞿迁搭边的。
      
      还没跟同学见过面的籍蔓先在海城火了一把。她收到老徐发来的短信,扫了两眼就回了个“谢谢徐老师,麻烦你了。”言辞乖巧。
      
      发短信的人一双腿翘在茶几边上,有节奏地抖着。仗着公寓里开着空调,她还穿着短裤,露出纤细的腿来。
      
      在老徐和桐高师生眼里可爱乖巧的籍蔓,右腿上绣满了花纹,日式重彩泼的图,色彩交织碰撞,覆盖住原本白皙的皮肤,显得有几分惊心动魄。
      
      那是般若莲花掺鹤夹鲤图。
      
      两条鲫鱼头朝两方,其间夹着一张红白鬼面,盘踞在她小腿的位置,露出的一红一白配上狰狞的面孔看上去有些恫吓人心。鲫鱼头朝上有水雾和一朵莲花,一只仙鹤的足点在莲花尖上,飞向上方的云层里。云上还有几只仙鹤,长长的羽翼掀开来,一直延伸到被短裤挡着的腿根。
      
      籍蔓往嘴里扔了一颗提子,这一颗终于没吃出籽来,她才放下手里抱着的碗。回房间换好衣服裤子,盖住她粉彩的腿,拿上书包,籍蔓又端着那副乖乖女的样子,出发去往一公里外的海城高中。
      
      今天下午学校发书,晚上有一节晚自习。
      
      海城的限制说紧不紧说松不松,全看班主任是什么要求水平。学校在给班主任放权这一块很是大方,如果你的班主任是古板恪守型的,你能过出军事管理的日子。
      
      像老徐,对学生的管理就挺松弛有度,晚自习这种东西,你要是达到了他的要求,爱上不上,要是没达标,就必须乖乖在教室里待着,他还会亲自来守着你。
      
      籍蔓到教学楼下的时候,一个大教室里正是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老徐正指挥着班上的男生把书搬去教室。
      
      老徐看见了她,热情地招招手,把籍蔓叫到他面前,说:“我们一起上去吧,咱们班在三楼。”
      
      搬书的男生好奇地看了一眼老徐旁边小小一只的女生,大家交换了一个眼神,抱着书往楼上走。
      
      “这女生是谁啊?”
      
      “长的好可爱。”
      
      “小鸟依人,可爱动人。”
      
      “老徐带她往咱们班走,我来斗胆猜测一下,这是中午传的那个跟迁哥考一个分数的转学生吗?”一个男生继夸奖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马上有人反驳:“不能吧?她看起来最多就读高一,说不定是初中部的呢?”
      
      “那老徐怎么带她一起?”
      
      男生不大确定地说:“说不定人小女生跟老徐认识,顺个路嘛。”
      
      籍蔓一直顺路到了一班的教室里。
      
      男生:“……”
      
      老徐让他们把书放在讲台旁边的空地上,跟着拍了拍手,吸引来大家的注意力,“大家停一下,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新转来我们班上的同学。籍蔓同学从这学期开始,就是咱们班上的一员了,大家以后要互相帮助,帮她尽快融入我们的班级。接下来我们让她自我介绍一下。”
      
      被赶鸭子上架的籍蔓顿了顿,笑眯眯地站上台,“大家好,我叫籍蔓,来自桐高,很高兴来到这个班级,希望以后我们可以好好相处,做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她只是简单地说了两句,介绍得并不详尽,但那幅笑眯眯的样子让人自然而然地把注意力放在她脸上那两个圆圆深深的酒窝里。
      
      大部分人不约而同地叹到:这也太他妈可爱了吧?
      
      贺宽一锤手掌,“迁哥,这妹子长得怎么跟我们想得不太一样?”
      
      瞿迁在教室里一贯是那幅温和的样子,他侧了侧脸,“你把人家想得什么样?虎背熊腰还是肥头大耳?”
      
      “不是,我以为是个书呆子,眼镜一戴,两眼一抹黑的那种啊?我之前还一直以为转学生是个男的,谁知道是个小姑娘,长得还那么可爱。”贺宽一直盯着籍蔓,觉得对方跟他想象中的样子实在是相差甚远。
      
      瞿迁看了一眼讲台上笑得灿烂的小女生,觉得也就还行吧。
      
      “你先坐在薛华茂旁边吧,只有一个空位了,一会儿就可以换位子,你再自己选。”老徐环视一圈,只发现了最后一个空位,在薛华茂旁边。
      
      “好的。”籍蔓对位子无所谓,走到倒数第二排的那个空位坐下来。等走近了,她才看清这一团坐着的三个男生的样子。三个男生的模样都比较出色,尤其以她背后那个男生最甚。丰神俊朗的模样加上少年人的清爽昂扬,格外搏人眼球。
      
      籍蔓的嘴角勾了勾,把人对上号,把书包放进抽屉里,跟临时同桌打了个招呼:“你好啊。”
      
      薛华茂友好地对她点点头,还绅士地给她递了一只笔,“老徐在说开学事项,你记不住可以写下来。”
      
      接过笔的籍蔓甜甜一笑,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胡萝卜笔袋,再掏出一只胡萝卜笔来,“我带了笔的,谢谢你。”
      
      她紧接着拿了几颗糖出来,大白兔奶糖的包装纸,在桌上散乱地摆着,“给你们分糖。”她先给了薛华茂,然后分给了后桌的贺宽和瞿迁,再给前桌偷偷转头的两位同学发了奶糖。
      
      瞿迁看着一只小小的手伸过来,放下一颗甜腻的奶糖,对着自己灿烂地笑。他默了默,温和地道谢:“谢谢。”
      
      “不谢,吃完了可以再问我要哦。”籍蔓把自己可爱友好的形象贯彻到底。
      
      老徐看着她跟新同学相处得不错,欣慰地点点头。转而让他们到教室外面去,根据摸底考试排名先后进来选座位。
      
      籍蔓是排在第一个的,老徐示意她自己选位子。
      
      女生的杏眼乌溜溜地转了转,选了刚才贺宽做的那个位子,靠窗的最后一排。
      
      “你看得见吗?要不要选前面的位子?”老徐看她选好位子,有点意外,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一下。
      
      小女生声音都软软的:“徐老师,我挺喜欢这个位子的,配了眼镜,看得见。”
      
      既然她坚持要选,老徐也不多劝,就由着她去了。
      
      瞿迁紧跟其后,还是坐在自己的老位置上,不过这次同桌换了人,小女生眼睛都水汪汪的,看着他笑弯了眼。他一边对着她微笑回应,一边在心里罕见地产生了其他的想法,她这么爱笑吗?见了谁都这副笑眯眯的模样。
      
      他们三个人的位子长期都是固定的,故而排在贺宽和薛华茂之前的学生都选了钟意的前面的位子。后一点进来的贺宽跟薛华茂还是坐在他们前一排。
      
      “小同学,你想跟我们迁哥做同桌啊?”贺宽扭过头来跟她说话。
      
      “迁哥?”籍蔓偏了偏头,似乎有点疑惑。
      
      贺宽意外的反问:“你不知道咱迁哥吗?”他的大拇指冲着瞿迁点了点,“瞿迁,上学期期末的第一名。”
      
      籍蔓摇摇头,“才知道的。”
      
      至于真实性有多少,只有她本人知道。
      
      “这个位子靠窗,可以看外面,我喜欢坐在后面。”籍蔓慢吞吞给了一个理由,让贺宽跟薛华茂都信了,毕竟他们那排挨着墙呢,看不见窗外的景色,两人点头表示自己了然。
      
      瞿迁没有表态,只是转头看了看小女生的侧脸,她齐肩的短发柔软蓬松地披在肩上,日光穿过窗户落在她的轮廓上,睫毛带着橙色的光芒扑闪,卷翘浓密,在她下眼睑投下一小块阴影。
      
      学生陆陆续续地进来,挨个儿填满了空位。
      
      老徐等他们都坐下了,又招呼贺宽他们上去发书。
      
      “迁哥,你有没有红色的笔啊?”籍蔓翻了翻自己的笔袋,半晌,转头对着瞿迁说到。
      
      说实话,瞿迁还没有听过哪个女生这么软绵绵地叫自己“迁哥”,像是在大白兔奶糖水里泡过一样,听得他不太习惯。
      
      不过心里想的是一套,面上做的是一套,他在桌空里摸了摸,拿出一只红笔来,放在她的桌子上。
      
      “谢谢。”籍蔓又是一笑,然后翻开新发的书,用红色的笔写年级班级,黑色的笔写名字。
      
      还笔的时候她还给瞿迁附赠了一颗大白兔奶糖,笑得晃人眼。
      
      短短一天,收获了这辈子第二颗大白兔奶糖的瞿迁:“……”
      
      “怎么了,你不喜欢吃奶糖吗?”籍蔓眨巴眼睛,发现了他那一停顿。
      
      瞿迁面色如常地把奶糖放进桌空里,“挺喜欢的。”
      
      籍蔓心里发笑,把自己书包的夹层打开,捧出一大把奶糖,放在瞿迁的桌面上,眼神十分诚恳,“都给你,喜欢就多吃一点。”
      
      瞿迁:“……”
      
      “谢谢。”瞿迁话语一转,“我牙不太好,不能吃太多糖。”
      
      于是籍蔓贴心地收回了一些,给他留下两颗。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准备签约的事情
    可能更新会放慢
    请原谅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