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付清 ...

  •   第二天中午,江宛白惦记着留守在家的戴珊,没有在公司吃午饭,拎着包回了家。
      
      没想到,一进门,就听到了一声响彻天际的怒吼。
      
      “不嫁!就是不嫁!要嫁你自己嫁!”
      
      是戴珊。
      
      江宛白换好拖鞋走进去。
      
      又传来一声十分具有穿透力的女高音
      
      “啊——”
      
      江宛白硬着头皮看过去。
      
      戴珊正站在沙发上对着手机做怒吼状,面色狰狞,一副气的不轻的样子。而高景行则十分淡定在单人沙发坐着,盘着手事不关己,专注地看电视上的动物世界。
      
      “珊珊,怎么了?”
      
      江宛白十分关切地问道。
      
      “老头子又搞事了。”戴珊愤愤地跳下沙发,穿上她印着小豹纹的拖鞋。“他这么想联姻,自己去啊!一把老骨头了还不消停。”
      
      生气时候的戴珊可能会无差别攻击,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江宛白只要保持沉默就好了。
      
      江宛白默默坐在沙发的另一头,等她火气过去。
      
      戴珊一抬头就看到电视上广袤大草原上的某猫科动物:“动物世界有什么好看的,换台!”
      
      然后戴珊一把抄起桌子上的遥控器。
      
      面前的画面变换,正聚精会神看电视的高景行被打断,他看向江宛白,有些莫名其妙。
      
      江宛白察觉到视线,无奈地冲他耸耸肩。
      
      能怎么办?顺着她呗。
      
      可是必要的安抚手段还是要有的,在戴珊飞快换台的时候,江宛白看到一闪而过的人脸。
      
      “诶,这不是付清么。”江宛白试图转移戴珊的注意力,“他拍新剧啦?”
      
      在一边做背景板的高景行耳朵动了动,不动声色换了个姿势。
      
      “嗯?”戴珊将电视台倒回去,果然看见付清被放大的脸。
      
      电视里的大侠正在一字一句细数魔族恶行,端的是正义凌然、义正言辞。
      
      戴珊被电视吸引了注意力,忘记了刚刚生气的事情。
      
      “越来越帅了。”戴珊看着电视里的帅脸,“这部剧现在口碑大爆,网上赞声一片,现在他已经算是流量最高的男明星之一了。”
      
      “是吗?”这倒是让江宛白有些诧异,她不怎么关注娱乐圈,对付清的印象还停留在片场受人欺负的小可怜角色上。
      
      付清是江宛白曾经的扶贫对象之一。
      
      付清很争气很上进,靠着江宛白微薄的支持,在娱乐圈有了点知名度,半年前从江宛白的扶贫名单上被划掉。
      
      在此之后江宛白就很少去关注他了。
      
      “当然了”戴珊凑过去拉江宛白的胳膊,说道:“我还有好几个小姐妹想要签名呢,你记得帮我要。”
      
      高景行食指动了动,靠在沙发后背上,仔细看向电视里的男人,这应该就是江宛白传言中包养的小明星?
      
      长得也不怎么样。
      
      听她们这一副谈论前男友的语气,看来已经分手了。
      
      那江宛白还不算眼瞎。
      
      “好,我记着。”江宛白回复戴珊的话,“我先去做午饭。”
      
      记着?记什么?
      
      还想再续前缘?
      
      高景行脸色阴沉下来。
      
      江宛白站起来,往厨房走去,走到一半,才想起旁边的一言不发的高景行,她转身去问他:“有什么忌口的么?”
      
      高景行端坐在沙发上,用眼睛轻飘飘看了她一眼。
      
      “没有”
      
      语气冷淡慵懒,又恢复成刚开始拒人千里外的气场。
      
      刚刚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江宛白有点纳闷。
      
      但是时间不等人,她下午还有工作,得到回答之后,江宛白就去做饭了。
      
      她熟练地将胡萝卜切成丝,脑海里还在想刚刚高景行的态度。
      
      什么嘛,突然这个语气。
      
      江宛白默默吐槽了,突然,想到了什么,有节奏的切菜声音停止了。
      
      联想前天的种种误会……
      
      江宛白突然想到一种诡异的可能性:高景行不会把付清当成她包养的小明星了吧?
      
      江宛白:“!!!”
      
      完了,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楚了。
      
      难不成她要直接在高景行面前自己解释:我没有包养过小鲜肉,也并没有男女通吃,目前还是一条纯洁干净,并且单身很多年的单身狗。请你不要用有色眼镜看待我。
      
      噗,还是算了吧。
      
      高景行又不是她什么人,她为什么要解释?
      
      这么一想,好像又可以理直气壮起来。
      
      江宛白想通之后就淡定了,十分熟练地将菜下锅,蒸好米饭。
      
      在吃饭的时候也十分的自在,完全没有受到高景行的影响,吃的兴趣高昂自得其乐。
      
      吃完午饭之后,江宛白又赶去上班了,把一桌子残局留给他们两个。
      
      戴珊抬头看看正慢条斯理吃饭的高景行,那手修长宽大,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一双手。看出来不能指望他干活,默默拿起手机叫了家政。
      
      下午高景行也去公司。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他再一次因为着装不合格,被拦在了外面。
      
      高景行在电话里对着助理笑的咬牙切齿:“如果我再次穿着清洁工的衣服进公司,你就完了,扣工资,扣年终奖,听懂了吗?”
      
      董知很无措。
      
      找来找去,手头就是没有合适的衣服。
      
      然后,高景行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助理穿着熟悉的POLO衫,手里拿着换下来的白衬衫,欢快地跑过来。
      
      高景行:“……”
      
      完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生气了。
      
      今天也是小助理为了年终奖卑微求生的一天。
      
      高景行勉强进了公司,在办公室忙了一下午。
      
      而在相隔不远的江宛白办公室,江宛白也在十分认真的工作。
      
      在临近下班的时间,江宛白的助理送进来最后一份文件,然后在江宛白办公桌前支支吾吾,一副有话要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江宛白抬头看了她一眼:“下班时间到了就走吧,不用等我。”
      
      她今天下午来公司迟了一点,趁着下班这个时间补回来。
      
      “不是”女助理解释道,“是付清,他在等您下班。”
      
      人真的不能提,中午刚说到他,他就主动找上门了。
      
      正好,可以帮戴珊的小姐妹们要个签名。
      
      江宛白敲键盘的手停住了:“他在哪呢?没有被拦在外面吧?”
      
      明星嘛,出门就要口罩墨镜全副武装,如果在公司徘徊的话,很容易被当场不法分子抓起来的吧?
      
      “没有没有,付清打了您的工作电话,是我接待的,现在正在休息室。”
      
      “行,下班吧。”江宛白将桌面上的文件收起来,打算回家再看。
      
      作为曾经的扶贫对象,付清可以说是在江宛白带过的所有扶贫对象中的一股清流了。
      
      根本不用付出多少心力,只要给他一片沃土再加上不时的浇灌,就能够像是扎根土地的小白杨一样茁壮生长。
      
      见到付清的时候,正是江宛白事业初见起色的时候,那群被她坑过钱的富二代当时正嗷嗷叫她爸爸。
      
      还特地将江宛白带到拍戏的片场长见识。
      
      在那里她碰到了付清。
      
      那时的付清得罪了制片人,在一个毫无逻辑的小学生电视剧中饰演反派。
      
      反派的杀马特造型十分的辣眼睛,头发锡纸烫,盖住一只眼睛,死亡眼线,黑色唇彩,还有皮衣皮裤。
      
      以至于江宛白在见到他的时候,就毫不掩饰地笑出声。
      
      最可恶的是江宛白一边笑还一边对他道歉:“啊,对不起,我不是笑你……噗,我忍不住了,设计师怎么想的啊?怎么会有这么死亡的造型?哈哈哈。”
      
      付清:“……”
      
      这句哈哈哈给付清造成了相当大的打击。
      
      正当付清怀疑人生,更大的打击在后面。
      
      带江宛白来片场的东祁看到两人对峙,江宛白正对着一个造型诡异的人,笑的停不住,而被笑的付清脸色阴沉。
      
      东祁十分紧张地将江宛白拉到身后,低声说道:“别笑了,这人一看就是社会人,当心他打你。”
      
      社.会.人 打.你
      
      这几个词无疑在付清千疮百孔的心脏上,插入最后一刀。
      
      最后江宛白见没见识到剧组不记得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付清这位杀马特大佬。为表歉意,江宛白最后还特意请付清吃饭。
      
      但是当换上正常装束的付清站在她面前时,江宛白几乎不敢认。
      
      男人的五官十分精致,气质清隽,下颚线美好,整个人简直就是一切美好的代表词。
      
      和颜值如此高的人吃饭,让江宛白压力山大,还特地问他:“你们明星在公共场合吃饭会被拍的吧?不然我们换个地方?”
      
      付清摇摇头:“不会”
      
      因为他根本不是明星,根本没有人会认出他来。
      
      于是江宛白放心了。
      
      从江宛白三言两语就忽悠来初始资金来看,江宛白的社交能力满分,在这种情况下,她拉着付清侃天侃地,摸清了付清的悲惨往事。
      
      付清是个一百八十线的小演员,因为得罪了制片人,始终没有出头日,白天在片场演尸体,晚上在夜总会打碟,勉强糊口。
      
      现在好不容易接了一部剧,却是制片人拿来整他的。全剧无逻辑,台词幼稚,道具简陋,造型还辣眼睛。
      
      于是,热爱扶贫的江总心疼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