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高仿 ...

  •   又开始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高景行手指扣了扣桌面,微微敛眉问她:“你在说什么?”
      
      “糟糕!”江宛白看了一眼手上细细的腕表:“我要迟到了!”
      
      她根本就没来得及听见高景行的话,直接跑上了二楼。
      
      许久过后,待她从楼上走下来,又变成了上班时间冷静自持的江总。
      
      江宛白穿着白色的职业套装,将她的身材衬托的玲珑有致,妆容精致,一头长发□□练地挽在脑后,露出纤长又优雅的天鹅颈。
      
      “吃完帮我刷一下碗。”她回头向他嘱咐,拎起包没有一丝停顿,穿着拖鞋“哒哒哒”地走向玄关。
      
      “我走啦。”
      
      关门的声音传来。
      
      没过一会儿,又听见开门的声音。
      
      江宛白又回来了,她探出头。
      
      “我把钥匙放在鞋柜上啦,你出门记得带钥匙。”说完不等高景行回应,就飞快地离开了。
      
      一首轻快的小调被按下了休止符,空旷的房间分外的安静。仿佛刚刚鲜活的声音还在安静的房子里回荡。
      
      高景行一个人坐在餐桌前,面对着空荡荡的房子,有些不适应地皱了皱眉毛。
      
      江宛白快步走出房门,启动车子,往公司的方向驶去。
      
      到了公司车库以后,江宛白换上高跟鞋,打开化妆镜看了一眼,很好,妆容完美。
      
      她年纪小,脸又嫩,在很多时候都没有什么威慑力。为了在公司更好的掌权,她向来是套装加身,红唇精致,一副沉稳又可靠的样子。
      
      万分自信地走出去,伴着一路的:“江总早”,走到办公室,将将到上班时间。
      
      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开始今天的工作。
      
      江宛白心里系挂着高景行的工作,暗地里向助理打听。
      
      “保洁人员?”助理小姐抱着文件夹,跟江宛白解释道:
      
      “我们这个写字楼的保洁是外包的,是第三方公司,我们没有办法管他们的人员调度。”
      
      “哦,这样。”江宛白点点头,让助理回去继续工作。
      
      高景行被辞退,她也没办法挽救,保洁这一块她管不着呀。
      
      江宛白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
      
      其实被辞了也好,一直做清洁工始终不是什么好去处。
      
      江宛白想通了之后,开始安心工作。
      
      明天就是周末,所以今天的工作格外的多,等江宛白处理完所有的工作之后,早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了。
      
      她从空荡荡的办公楼里出来,天色已经开始泛黑了。
      
      回到家,戴珊正在沙发上看电视,仅仅一天时间,客厅里面满是她随手换下来的衣服,地上也全都是零食的残渣,外卖盒子也摆在桌子上没有人收。
      
      戴珊看见她回来,有些懊恼:“都这个时间了啊?对不起我没注意,忘记叫保洁了。”
      
      “没事。”
      
      江宛白将散落的衣服全都收起来,扔到洗衣机里面,回来看到戴珊笨拙地将桌子上的垃圾收起来。
      
      江宛白笑了笑,转头拿了吸尘器去清理地面上的零食残渣。
      
      没有人天生就是坏孩子的,戴珊本性不坏,只是家里太娇惯了点。
      
      “珊珊晚上想吃什么?”江宛白问道。
      
      她一个人在家懒得做饭,但是如果有人在家的话,就会很开心,也有心情捣鼓好吃的。所以她十分欢迎戴珊时不时来这里避难。
      
      戴珊一听见可以点菜,十分开心地报菜名,拿星星眼看着她。
      
      “我上次来,排骨好像没做完吧?继续豆角炖排骨好不好?”
      
      “好啊。”江宛白欣然同意,“排骨是要赶紧吃了的,再放就不新鲜了。”
      
      江宛白给她分配工作:“那你先去拿出来,化开它。”
      
      “OK”
      
      趁着化开排骨的这段时间,江宛白在家里搞了搞卫生,然后去玄关的鞋柜里拿鞋子,准备刷鞋。
      
      江宛白看到了高景行昨天在玄关脱掉那双鞋,那鞋整体红白黑三色,线条流畅,只是有点脏。
      
      犹豫了一下,也拿走去刷了。
      
      帮下忙嘛,就当做好事了。
      
      然后……
      
      鞋就坏了。
      
      扶贫对象这也太穷了吧?鞋子好看是好看,但是不太实用,这么容易坏。江宛白拿出手机来搜同款,打算买个新的赔给扶贫对象。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一双鞋四千块?!
      
      扶贫对象买的高仿?!那这高仿的质量也忒太差了点吧?
      
      江宛白心里吐槽,手上毫不犹豫地下单了正品。
      
      扶贫对象这么笨,租房被中介骗,还买到质量这么差的高仿,那应该分不清正品仿品的吧?
      
      那就悄咪咪帮扶贫对象换个正品好了。
      
      感觉到胸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江宛白将刷坏的鞋子扔出去,就跑到厨房去做饭。
      
      她自认为厨艺一般般,但是戴珊每次都分外地给面子。
      
      等高景行回来的时候,戴珊已经吃完晚饭上楼了,只剩下江宛白抱着马克杯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
      
      江宛白听到开门的声音的时候,十分紧张,眼神乱飘,完全看不进去电视。同时暗暗祈祷,希望高景行没有看到他消失的球鞋。
      
      但是,天不遂人愿。
      
      高景行高大的身材出现在沙发的旁边,声音低沉:“我那双鞋怎么不见了?”
      
      吾命休矣!
      
      江宛白咔嚓咔嚓一点一点将头转到高景行的方向,眼神飘忽,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
      
      “嗯?”
      
      “我……”江宛白试图转移话题,“我们先吃饭吧?”
      
      她从沙发上跳起来,直接冲进厨房,试图逃避问题。
      
      但是逃避问题是没有用的。
      
      江宛白跑到厨房将温热的小锅拿出来,就看到高景行坐在餐桌上,审视一般看着她。
      
      犀利的眼睛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
      
      江宛白将手里的小锅放在桌子上,心一横,坐在他对面主动请罪。
      
      “我本来想帮你把鞋刷了的,可是没想到,它一碰水就坏掉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原谅!”
      
      江宛白头磕在餐桌上,双手合十举在高景行面前。
      
      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
      
      这是什么?愤怒的前奏!
      
      江宛白更怂了:“我我我,我重新帮你买一双,已经下单了,两天就到,不要打我嘤嘤嘤。”
      
      “不打你。”
      
      “真的?”
      
      江宛白抬起头来,两眼亮晶晶,头发凌乱,因为刚刚磕在桌子上太用力,额头上还有一个圆圆的红痕。
      
      看起来惨兮兮的
      
      高景行捻了捻手指,才克制住揉她脑袋的想法。
      
      “吃饭吧。”
      
      听到他不再追究,江宛白喜笑颜开,积极地拿碗给高景行盛饭。
      
      吃饭期间,江宛白从旁侧击,想了解一下扶贫对象的从业史。
      
      “你以前,都是做什么的啊?”
      
      “前阵子忙,一直飞来飞去,现在打算在京市稳定下来。”他最近处理一些产业,一直两三个国家来回飞,这次回京市,打算把产业搬回国内,在京市扎根发展了
      
      飞来飞去?空中飞人?什么工作要天天在天上飞?
      
      高景行以前是在大楼外面擦玻璃的吧?在大厦外面吊着,可不是飞来飞去吗?
      
      江宛白凑过去关心道:“那整天在天上,一定很危险吧?”万一绳子不牢靠,一不留神就会摔下来。
      
      “还好?”飞机确实有一点坠毁的风险。
      
      “那每天岂不是很累?”整天整天地被吊在半空中干活
      
      “嗯,当时没办法。”一直坐飞机确实挺累的,但是为了收尾,不得不做。
      
      贫穷清洁工,为了生计,不得不做了大厦擦玻璃的蜘蛛人,虽然收入不菲,但是每天的工作环境太恶略了吧?
      
      江宛白被自己的脑补感动到了,充满怜爱地将排骨往他的碗里夹:“辛苦了,你多吃点。”
      
      高景行内心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但是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我们好像还没聊过房租的事情?具体要付多少房租?”他很久不回国,确实有些不知道这里的物价如何。
      
      “房租啊?你就住着吧,不用付的。”江宛白试图劝说。
      
      “要付。”高景行坚持。
      
      “啊……”江宛白也摸不准多少合适了,万一她说的价格扶贫对象付不起怎么办?
      
      “要不,你看着给?”江宛白小心翼翼看高景行的脸色。
      
      “……看着给?”
      
      

  • 作者有话要说:  高景行:我?堂堂一代霸总,付不起房租?
    因为近期审核文章比较慢,所以等晋江放出来前一章,再更新章吧
    年糕手速慢,别着急呀嘿
    好事多磨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