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帮你 ...

  •   
      高景行勾起唇角:“好啊。”
      
      “哦,那不行就算了。”就知道不会答应的。
      
      嗯嗯嗯??
      
      “你你你,你答应了?”
      
      “嗯,走吧。”
      
      江宛白就这么将高景行捡回了家。
      
      她带他进了屋,拿出一双崭新的蓝色大灰狼的拖鞋,递给高景行。
      
      “可能有点不合脚,凑合穿吧。”
      
      这拖鞋和她小兔子拖鞋是一起买的,样式差不多,毛茸茸的,很可爱。
      
      江宛白低头换自己的毛绒兔拖鞋,却听见身边的男人发出一声低笑。那声音醇厚如酒,从胸腔中发出,又苏又撩。
      
      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他在嘲笑她的事实。
      
      江宛白:“……”
      
      长得帅了不起哦,江宛白沉着一张小脸,抬头看他一眼。
      
      玄关的灯光晦涩,打在高景行极具轮廓感的脸上,光影分明,好看到爆。
      
      长……长得帅,是挺了不起的。
      
      江宛白将换下来的运动鞋放进鞋柜里。看到旁边的男人还没有动作,胆向恶边生,张牙舞爪地凶他:“看什么看,赶紧换鞋!”
      
      刚凶完,就对上高景行那双暗藏锋芒的眼睛。
      
      他正低头看着她。
      
      江宛白萎了,再也凶不起来,穿着她的小兔子拖鞋“哒哒哒”地跑进去,只留给高景行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
      
      凶完就溜,又怂又浪。
      
      高景行轻笑一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才低头换好拖鞋,拉着行李箱走进去。
      
      整个客厅的大灯都被打开了,是温暖的黄光,整体装潢是米白色,沙发上铺着针织的垫子,一看就是又居家又温暖的房子。
      
      江宛白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递给他一瓶水,退后两步,用滴溜溜的眼睛打量他。
      
      高景行气质酷帅,现在身上添伤却一点都不狼狈,反而平添两分匪气,就像在街上叱咤风云的大哥大。
      
      而在给大哥脚上加了一双大灰狼的拖鞋之后,瞬间就不一样了,大哥的酷霸气质完全被破坏。
      
      奶A奶A的。
      
      江宛白的恶趣味被满足,心里的小人开心地直跺脚,但是表面丝毫不显。
      
      故作正经地把手放在嘴边咳了咳。
      
      “走吧,我带你去房间。”
      
      江宛白直接带高景行去了一楼的小房间。
      
      这里房价极贵,而同样的,如果想租房的话,房租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可想而知高景行肯定被黑中介骗了很多钱。
      
      江宛白本意扶贫,自然不会收多贵的房租,但是为了考虑到扶贫对象的自尊心,她还是找个小房间给扶贫对象住比较好。
      
      想来想去,还是一楼带洗手间那间最合适。
      
      一张大床,再加上一个大衣柜,占据了整个房间的大部分位置。除了活动空间小一点,没啥缺点。
      
      “你住这里吧。”
      
      高景行看清楚房间的布局,似笑非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让我住这?”
      
      江宛白虽然住着别墅,但一直是自给自足。除了每隔一段时间找人来大扫除,连小时工都没有请过。因此,她完全没有想过,在别墅的设计里,一楼的小房间是留给要早起做早餐的保姆住的。
      
      她眼神清清明明地点头,完全不知真相不明所以:“怎么了,有哪里不好吗?”
      
      看来是真的不知道。
      
      高景行险些被气笑,把行李箱往里一拉,说道:“行,那我就暂住这里。”
      
      “还要多谢今晚的收留。”他微微对着她颔首。
      
      果然谣言不可信,虽然江宛白人蠢了一点,但是总体来看还是好的。
      
      “不谢。”江宛白附带一个大大的微笑,转身正要离开,走了两步,又折回来。
      
      “啊,对了,洗漱用品什么的柜子里都有,一打开就看到了。”
      
      “好的”
      
      “你身上有伤,医生说伤口不可以沾水。”
      
      “这个要注意一点。”江宛白絮絮叨叨。
      
      高景行站在门口,耐心听她讲话。
      
      “要是你实在想洗澡的话,我可以帮……”
      
      高景行盯住江宛白的眼睛,眉头微皱,气势冷冽起来,一双鹰眸泛出凌厉的光。
      
      帮什么?要帮他洗澡吗?
      
      江宛白将他带回来,果然不怀好意。
      
      江宛白被他看得卡了壳:“帮…帮你。”
      
      高景行十分礼貌疏离地对她微笑:“谢谢,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啪!”
      
      门被高景行无情地关上了。
      
      面前没了高景行那张刀削斧刻般的俊脸,江宛白终于找回了丢失的理智,深吸一口气,将刚刚卡壳的话说完。
      
      “帮你找保鲜膜!!把伤口包起来,防水!!!”
      
      她被气得跳脚。
      
      “什么意思!我不就是说话多了点,怎么了!你关什么门?!我又没干什么。”
      
      江宛白自顾自说完,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愣住了。
      
      最近谣言越发放肆,将她直接传成了牛鬼蛇神。不会是……高景行也听到过关于她的谣言吧?
      
      现在写字楼的清洁工,也会跟人八卦?
      
      仔细想想,谣言都传她些什么,男女通吃?花心?滥情?!
      
      艹艹艹!
      
      江宛白以前从来没有将这些谣言放在心上,也懒得去澄清这些莫须有的罪名。
      
      这些谣言影响她挣钱吗?不影响啊。
      
      主要是也没有什么可解释的,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真实的性格和谣言不符,不认识她的人,她也没有必要去跟不想关的人解释什么。
      
      所以江宛白就将这些谣言放任自流了。
      
      都是那群臭小子的锅!
      
      江宛白心中郁结,打开“白白全球后援会”,拿着手机戳戳戳,详细讲述了今天遭到的不公平待遇。
      
      白白不懂夜的黑:“所以……你就见色起意,把人带回家了?”
      
      白白:“什么叫见色起意?!”
      
      江宛白下意识反驳,但是仔细一想,她确实有点……
      
      白白:“总不能看他露宿街头吧?”
      
      伊丽傻白白:“你现在住的小区不是一般人能买到的,你怎么确定他就是清洁工?”
      
      听到质疑,身为故事见证者的东祁亲自反驳。
      
      白白不懂夜的黑:“你傻啊,第一次在楼梯间遇见他就穿着清洁工的衣服呢,如果是个霸总,那他穿清洁工的衣服干嘛。”
      
      中华小白兔:“有道理,点头.jpg”
      
      白白就白白:“所以,白白你打算下手了?”
      
      白白不懂夜的黑:“追啊,不要犹豫。”
      
      伊丽傻白白:“追什么追,不过就是个清洁工,直接包养。”
      
      白白:“包养?又忘记我妈那一顿暴揍了吗?”
      
      伊丽傻白白:“……”
      
      白白:“我有一个大胆的计划。”
      
      伊丽傻白白:“说来听听。”
      
      白白:“我要扶贫他,带着我的扶贫对象走上人生巅峰,然后顺理成章在一起。”
      
      白白:捧大脸.jpg
      
      伊丽傻白白:“有点可行。”
      
      白白:“妥”
      
      安排好自己的人生大事,江宛白安心地上楼睡觉了。
      
      一夜无梦。
      
      第二天江宛白迷迷糊糊起床,洗漱化妆,换好衣服下楼做饭。
      
      她垂着眼睛,将几粒鲜亮的枸杞撒进已经被炖的浓白软糯的粥里,用汤勺搅拌开。没办法,工作太累人,早早进入养生模式,才不至于工作过劳猝死。
      
      江宛白将熬好的粥放在餐桌上,用白瓷碗盛出一碗,并着一叠小咸菜,这就是养生江总的早饭了。
      
      江宛白正在安静吃早饭的时候,玄关处传来声音,戴珊走了进来。
      
      一身紧身豹纹包臀小裙子,后背深V,露出彩色纹身。烈焰红唇,欧式挑眉。脚上还蹬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
      
      标准的夜店女王的装扮。
      
      江宛白差点没把放在嘴里的粥给喷出来,努力将粥咽下去。
      
      “蹦,蹦迪归来?”
      
      “嗯”戴珊有气无力,坐在江宛白旁边的椅子上,“溜出来的,我现在回家老头子肯定说我,我先在你这里避避风头。”
      
      “噢”已经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
      
      江宛白低下头继续喝她的粥。
      
      戴珊是江宛白的闺蜜,官二代,没啥进取心,整天就是逃避老爷子的抓捕,然后泡夜店,在里面醉生梦死。
      
      在风头紧的时候,戴珊就会往江宛白这里跑。
      
      原因无他,江宛白作为新社会积极向上根正苗红的小青年,戴珊跟着她,老爷子是最放心不过的。而戴珊,跟在江宛白身边,也会难得乖巧,安生两天。
      
      但是一回到家,就继续和老爷子斗智斗勇。
      
      已经是常态了。
      
      “要不要来碗粥?”
      
      “好啊。”声音丧丧的。
      
      受戴珊的影响,江宛白也困了。
      
      两个人垂着眼睛,十分沉默地吃着没什么味道的白粥。
      
      另一扇门悄无声息地打开,高景行走出来。
      
      戴珊率先抬头,震惊了。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江宛白家里出现除了江宛白父亲之外,其他的男性生物。
      
      “Honey?!”
      
      这一声Honey叫得九曲十八弯,又震惊、又惊喜、又愤怒。
      
      “他是谁?你背着我有别的男人了?”
      
      江宛白被震得一惊,瞌睡虫全跑了,抬起眼去看高景行。
      
      他已经将昨天划破的上衣换掉,昨晚垂到眉弓的头发被他梳得整整齐齐,身姿挺拔,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腿格外地长。
      
      “什么男人,这是我的房客。”赶快制止戴珊的疯狂想象。
      
      “小宝贝你不爱我了吗?竟然背着我有了别的小妖精?”戴珊戏精上身,一副被抛弃的悲切模样,加上她的夜店妆,十分具有戏剧性。
      
      高景行:“……”
      
      “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江宛白意图解释。
      
      两个女孩子互称哈尼、宝贝这类亲亲密密的昵称,这本来没什么问题,可是戴珊你不要用这么一副发现出轨的眼神啊喂!
      
      昨天江宛白因为说话卡壳,被高景行关在门外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如果今早再加上一个戴珊,那她真的是有口说不清。
      
      她真的不花心不滥情不男女通吃!
      
      啊啊啊啊,这怎么解释的清楚?
      
      江宛白感觉她遇到了这一生中最大的难题。
      
      戴珊感觉到江宛白的绝望,噗嗤一声,将以假乱真的演技收起来,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第一次看见你这么着急,怎么?要走桃花,交男朋友啦?”
      
      江宛白死鱼眼坐在那里,放弃挣扎。
      
      戴珊目的达到,风姿绰约地站起来,对他们说道:“我上楼补觉了,你们聊。”
      
      随后对着江宛白眨眨眼,身影逐渐消失在二楼的尽头。
      
      江宛白咬牙切齿。
      
      呵,还会以诈诱诈,这不是挺聪明的吗?当初上学的时候怎么就老挂科?
      
      “早啊”
      
      高景行看了她一眼,十分冷淡。
      
      “早”
      
      江宛白努力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吃早饭吧。”
      
      “不用了。”
      
      “……”完了,又被误会了。
      
      沉默许久。
      
      江宛白率先打破沉默:“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去公司看看。”高景行简短地回她。
      
      还有一部分文件没有处理清楚,他今天要去批复下去。
      
      江宛白心里咯噔一声,去公司看看?他现在后背受伤,没有办法做清洁工的工作了,去公司肯定是去拿辞呈的。
      
      江宛白心中感慨,对着高景行鼓励道:“加油!一切会好起来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收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