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恰瓜 ...

  •   
      “让开。”
      
      剑眉星目的脸凑近,轻而易举就把行李箱搬起来。
      
      江宛白愣住了。
      
      “愣着干嘛,快点打开后备箱。”
      
      “哦哦”江宛白点头,将后备箱打开。
      
      然后驱车赶往了医院。
      
      因为是开放性伤口,医院急诊科迅速接收,着手开始清理伤口。
      
      江宛白最看不得这些血呼啦的事情,在医生帮他清理伤口的时候,悄无声息溜出去缴费,顺便跟张丽娜打电话报平安。
      
      期间江宛白特意看了一眼病历本上的名字:高景行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是个好名字。
      
      在江宛白捏着收费单子进诊室的时候,医生已经将伤口处理好了。
      
      高景行正在将那件圆领T恤套回去,动作间,喷张的肌肉线条明显,一晃眼的功夫。江宛白好像看到了腹肌,六块!
      
      “皮外伤,回家注意伤口不要沾水,饮食清淡一点,不要吃海鲜。”
      
      “嗯嗯”江宛白回过神,认真点头,“好的,记下了。”
      
      他们两个结伴来医院,男的俊女的靓,很容易被误会成结伴而来的小情侣。
      
      医生看她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忍不住调笑道:“回去了要照顾好男朋友啊。”
      
      “啊?”江宛白愣住,解释道:“我们不是……”
      
      话还没说完,被高景行拉住手腕拖走:“走了。”
      
      “轻点,你还有伤口呢。”
      
      离开诊室之后,高景行松开了钳制住她的手腕。
      
      她的手真的太细了,细的仿佛他一用力就要断掉。
      
      “刚刚医药费多少?”
      
      “不用了。”江宛白摆手,“有我的责任,医药费我出才对。”
      
      高景行直接拿出钱包,“多少钱,你说吧。”
      
      江宛白将注意力放到他的手上,那只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美好地像个艺术品。只是和他手里的钱包有些不搭,那是一个被磨损到有毛边的小牛皮钱包,颜色老旧,一看就有些年头了。
      
      钱包旧没什么,关键是手好看。如果清洁工拿出簇新又昂贵的钱包,那才不正常。江宛白默默盯着高景行的手看。
      
      “啪”地一声,那只手将钱包合起来,手指捏紧,红润的手指有些泛白。
      
      江宛白露出了然的神色,目光还粘在那只手上。
      
      看样子,是酷哥打算拿钱给她,却发现囊中羞涩,于是直接合起了钱包。
      
      “真的不用还,我都懂。”
      
      今天高景行刚从国外飞回来,钱包里一水的欧元,所以他看了一眼就直接合起了钱包。
      
      现在华国移动支付普及,谁出门还带现金?
      
      而这个破旧的钱包,是高景行的父亲离家创业的时候,唯一拿出来的东西,而现在,高景行出来闯荡,他父亲就将这个钱包给了他,作为一个自立自强精神的传递。
      
      所以江宛白懂什么了??
      
      高景行身上没有现金,喉珠上下滚动:“那加个好友吧,我手机上转你。”
      
      江宛白下意识想拒绝,但愣了一下,鬼使神差答应了。
      
      好久没有碰到过这样又A又帅的酷哥了,这鼻子这眼,完全长在了她的点上,那……要个微信,不过分吧?
      
      于是江宛白就愉快地和高景行交换了微信。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高景行直接报了小区的名字。
      
      “好巧,我也住在那里。”
      
      江宛白现在住的地方,是本市有名的独栋别墅区,现在有钱都不一定能够买到,这还是江宛白托一股富二代朋友的关系,才拿到手的房子。
      
      可是高景行一个清洁工,也住在这里?
      
      他们不是很熟,还是不问了。
      
      江宛白打消了继续凑近乎的念头,将高景行放到小区门口,就开着车回了家。
      
      她提着上班穿的高跟鞋,回到家将开车专门穿的平底鞋换掉,踩进毛茸茸的小兔子拖鞋里面,才彻底放松下来。
      
      自己在家懒得做饭,在洗漱完之后,抱着一碗酸奶麦片刷手机。
      
      在一个群名叫做“白白全球后援会”的群里,热闹地像是过年一样。
      
      这是江宛白在创业初期正缺少资金,所以她盯上了本市富二代的圈子。
      
      与江宛白相反,这些人手里有着大把的资金,但是无处投资。而江宛白向来能轻易地混进别人的圈子。她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哄走了这些人手里的闲钱,用了两个月将这些资金翻了好几番。
      
      当钱成倍地回到这些人手上的时候,她就在他们口中,从忽悠精直接跨越到金主爸爸。
      
      本来这个群的名字叫做“白爸爸全球后援会粉丝群”,但是江宛白实在担不起爸爸二字,让他们把群名改成了“白白全球后援会。”
      
      这些人对待自己人向来够义气,于是有什么活动都要叫上江宛白,甚至连去泡妞都有她的份。江宛白女士作为他们中间唯一一个女性,跟他们一起飙车喝酒这倒没什么,但是在某些泡妞的场合,就有些尴尬。
      
      可是这些人的恶趣味无法估量,甚至还能分一个给她。
      
      江宛白:“……”
      
      再后来,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了谣言,说她江晨科技的江总,不仅花心滥情还男女通吃。
      
      对此江宛白表示:“???”
      
      她那天只不过是看一个卖酒的小姑娘可怜,借钱给她,还帮她跟卖酒的场子解约。
      
      她一个母胎单身二十多年的单身狗,平日里友爱同学、敬爱师长、虚心向学、一心向善、平日里看见谁有难处,就喜欢扶个贫。怎么就花心滥情了?
      
      可是这群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嘻嘻哈哈想要帮她包养个小白脸,将这谣言坐实。
      
      后来,这事传到张丽娜女士的耳朵里。
      
      江宛白被耳提面命,不许和他们晚上出去鬼混,而且她白天工作也忙,于是后援会的活动大部分,都从线下转到了线上。
      
      此刻的“白白全球后援会”中,群友们又在为了她的终身大事刷屏。
      
      白白不懂夜的黑:震惊!冷酷帅哥与美女总裁电梯相遇,竟然……
      
      白白不懂夜的黑皮下真人,正是白天跟江宛白一起下楼的东祁。
      
      曾经也是浪荡公子哥中的一员,但是自从被江宛白坑了之后,生活状态一落千丈。
      
      当时东祁是最受江宛白蛊惑的那个人,听完她的规划蓝图,整个人振奋异常,立志要和她做出一番大事业,将手里的钱毫无保留,全部投资给江宛白。
      
      害的他爹以为他被什么传销组织洗脑,一顿胖揍,两天没下来床,连平时的生活费都断了。
      
      在江宛白创业成功,成功回本并且翻倍的时候,东祁立刻扬眉吐气,翘着尾巴向他老爹证明他的目光,却没想到没得到夸奖不说,还直接被他老爹打包扔到江宛白公司工作。
      
      从此成为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白白就白白:“卧槽!什么情况?”
      
      中华小白兔:“又是你这个标题党,滚粗。”
      
      伊丽傻白白:“哈哈哈哈哈艹,东子你可真是个人才,不当新文部长都埋没了宁的才华。”
      
      白白奶糖兔:“就我一个人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白白不懂夜的黑:“上回说道,美女总裁母胎单身二十年,白白后援会全体成员纷纷关心江总的人生大事,但始终未果,而在今天的一次偶然中,她遇到了……”
      
      中华小白兔:“宁可真会卡文。”
      
      白白就白白:“快点,别卖关子,前情提要谁不知道。”
      
      白白奶糖兔:恰瓜.jpg
      
      白白不懂夜的黑:“那是一个阳光明媚夜黑风高的上午,美女总裁下楼处理要事,结果在电梯撞到一位肤白貌美清洁工,一个天雷勾地火,两个人就对视上了眼睛。”
      
      中华小白兔:“卧槽,桃花?!”
      
      白白就白白:“清洁工不行,配不上我们貌美江总,这对CP我不恰。”
      
      白白不懂夜的黑:“霎时间,叮呤咣啷噼里啪啦,烟花齐齐绽放。”
      
      “然后他们就分开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
      
      “……”
      
      “……”
      
      中华小白兔:“烂尾差评!”
      
      白白就白白:“这瓜不香,差评!”
      
      江宛白默默窥屏,看的开心。
      
      虽然文笔不咋样,但是已经初具狗血网文的风骨了,持之以恒下去,必成大器。
      
      江宛白顶着白白的马甲下场。
      
      白白:“小手一挥,地雷一堆。先生之才当受此赏。”
      
      【红包】
      
      【红包】
      
      白白不懂夜的黑:“哈哈哈哈哈过奖过奖,白白你小声一点,不要夸得太大声哇。”
      
      “呸!”
      
      “呸!”
      
      “呸!”
      
      江宛白笑的直打嗝,这群富二代一定是世界上最逗的一届富二代了,每天不是在搞笑,就是在搞笑的路上。
      
      水了一会儿群,江宛白的麦片也吃完了,揉揉笑僵的脸颊,换成运动服出去夜跑。
      
      她所在的独栋别墅区,格外的大,江宛白绕着小区跑了半圈一天的运动量就达标了。
      
      傍晚的小区很安静,在逐渐乌青的天色中,草丛中传来静谧的蝉鸣,江宛白慢悠悠往回走。
      
      逐渐地,江宛白好像听见了打电话的声音。
      
      在安静地环境里,那声音格外的清晰,声线优美有磁性,标准的男神音。
      
      一直母胎单身的江宛白,最近缺爱,总是关注点很歪。
      
      默默心疼自己两秒,江宛白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继续往前走,路是大家的,没必要回避。
      
      只是这声音好像有些熟悉……
      
      江宛白低着头,努力将声音视为无物,可是没想到继续往前走,越发的清晰了。
      
      不是吧?真撞上了?江宛白脚步放慢,她无意偷听别人的谈话内容,所以是不是绕开比较好?
      
      没想到声音自己变近了,像是带着冰碴子,离得近了就会被冰冻三尺的那种。
      
      “不用解释了,明天房子钥匙没有到我的手上,你就等着收律师函吧。”
      
      那人就在转角,只两步的距离他们就能走个脸对脸。
      
      她无意偷听,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先溜为敬!
      
      江宛白转头就走,可是晚了一步。
      
      “站住!”
      
      被抓了个现行,江宛白皱成了包子脸,却在转头的瞬间,对着身后人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晚上好呀。”
      
      待看清那人的脸,愣了。
      
      “高景行?”
      
      高景行看到是她,皱了皱眉头:“是你?”
      
      他还穿着那件破掉的T恤,露出肩膀的绷带,身材高大,遮住眉弓的头发又多了一缕,更显得那张脸俊美异常。
      
      “呵呵呵呵”江宛白尬笑,“我出来散步鸭。” 
      
      “那个,没啥事的话,我就先回家了。”
      
      “掰掰。”
      
      江宛白挥了挥爪子,跟高景行擦肩而过。
      
      很好,没有阻拦。江宛白放松下来。逃过一劫。
      
      “我有让你走吗?”
      
      他声音中还带着刚刚打电话的戾气,江宛白被吓得一激灵,转过身。
      
      “你偷听我打电话?”
      
      她飞快解释:“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
      
      高景行缓缓走近:“没听见?那你跑什么?”
      
      “我……”江宛白欲哭无泪,这真的是个误会啊。
      
      “我单纯路过,真的,就听见你最后一句。”
      
      高景行倾身凑近,想要找出她撒谎的破绽。
      
      今天一天的时间,就足够让高景行将江宛白的光荣事迹听个七七八八。
      
      江晨科技的江总,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白手起家,一举拿下华国的电子智能大部分市场,成为行业翘楚,现在疯狂吸金,一本万利。
      
      但是这些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传言她作风不良,好色,天天和本市一群富二代混在一起,夜店,酒吧,还搞包养那一套,男男女女都有。
      
      高景行仔细盯着江宛白看。
      
      那张帅脸直接怼到江宛白眼前,她被美颜冲击的的有些受不住,飘红了脸颊,眼神也开始飘忽,不敢看他。
      
      她脸嫩,现在不施粉黛的样子,清纯的就像一个高中生,现在脸颊红扑扑,活脱脱一个鲜嫩可口的大可爱,实在看不出传言中劣迹斑斑。
      
      “没听见?那你跑什么?”
      
      声音在耳边炸响,温柔地就像情人之间亲切的呢喃,但是其中的□□味不得不让江宛白打起精神应付。
      
      “你这么凶跟我说话,还怪我跑了,你怎么不反思一下自己!”江宛白拿回主动权,控诉他。
      
      明明刚刚还怕得要死,现在却像只炸毛的小鸡仔。
      
      又萌又凶的。
      
      高景行低着头,将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语气稍稍柔和了一点:“听到也当做没听到,知道吗?”
      
      “嗯嗯。”江宛白乖乖点头,其实她只听到最后一句,也能脑补到发生了什么。
      
      这位清洁工哥哥,一定是以为自己捡漏,低价租到了别墅,却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个骗局!黑中介骗完钱就跑,留下酷哥在这里寒风凄凄,工作劳累一天,现在身上还受着伤,却连今晚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今天刚刚出车祸伤到后背,清洁工工作没法做,明天指定被炒鱿鱼,而且这手上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办法工作,现在积蓄说不定还被黑中介骗走了大半。
      
      实惨。
      
      “我家有一个房间正好要出租,要不……你来我家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