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酷哥 ...

  •   京市
      
      这里是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同时也是全国最大的商业中心。
      
      上午九点钟,整个城市从沉睡中清醒。
      
      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江总早。”
      
      江宛白穿了一身白色的职业装走进公司,迎面走来的职员对她打招呼。
      
      “早。”江宛白微微颔首,高跟鞋踏在地板上发出有规律的“嗒嗒”声,一路走到一件办公室,坐到了最中间的真皮转椅上。
      
      门牌上赫然写着:
      
      江晨科技
      
      总裁办公室
      
      办公桌上现在已经堆满了文件,江宛白拿起一个文件夹打开看。
      
      助理适时在她手边放了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拿出随身的iPad,语气清晰地念出今天的行程。
      
      “在九点三十分,部长们有个例会需要您参加。”
      
      “九点五五分,您要去研发部门,智能AI星辰管家进行第三次测试。”
      
      “十点十分,人力资源的陈总会来研发部找您,上次关于扩招的人员需要和您亲自确定。”
      
      “十一点二十三分……”
      
      “扣扣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助理的话。
      
      “请进。”江宛白在文件最后签好字,将笔帽扣回去。
      
      “江总,对门公司又闹起来了。”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助理推门进来。
      
      又闹?
      
      江宛白揉揉眉心,将刚刚签好的文件合起来,递给站在旁边的助理。
      
      “我去看看。”江宛白站起身,“把文件拿好,路上说。”
      
      助理整理一下手中的文件,抱在怀里,跟在江宛白身后走出办公室。
      
      对门公司是一间刚刚搬进来的小公司,是间游戏工作室,自从进驻这间大楼,就大事小事不断。
      
      小公司就这点不好,无组织无纪律。
      
      上次出事的原因,是因为晚上的门禁,将对门公司大半的职员困在公司出不来,还是江宛白打电话过去,才把他们放出来。
      
      “这次是因为什么事?”
      
      “这次是因为着装问题,都穿着工装背心沙滩裤,说是着装不规范,门卫死活不让进。都堵在外面,跟新闻里静坐抗议的市民似的。”
      
      “……”
      
      好像是有这么个规定,必须正规着装才能进公司,男士上装有领有袖,女士裙装过膝
      
      江宛白无奈地叹了口气,“以前不是都进来了么?”
      
      怎么今天突然翻车。
      
      说道这里,东祁神秘兮兮地凑到江宛白身边,伸出手往上面指了指,小声说道:“顶楼那位,据说今天要来公司,安保这块这次可是下足了功夫,想要那位满意呢。”
      
      江宛白了然。
      
      江宛白他们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是当下最新开发的楼盘,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江宛白公司租了一层半,租赁费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而东祁口中的“上面那位”,据说是国外华侨富豪,打算将事业重心转回国内,一口气买下顶层连天台总共五层,保守估计花了八个亿。
      
      “叮”
      
      电梯到了。
      
      里面空无一人,江宛白带着两个助理走进去,趁着电梯运作的功夫,拿起文件看起来。
      
      自从她白手起家创业成功,一夜之间身价百亿,还没找到有钱人的乐趣,就一脚踏进水深火热之中。
      
      天天忙得连轴转,脚打后脑勺。
      
      如果有一天她要英年早逝,剩下的就只是钱,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装模作样心疼自己一番,江宛白将心思放在手中的文件上。
      
      “叮”
      
      又是熟悉的一声,电梯到了。
      
      江宛白头也不抬往外走。
      
      “小心!”耳边传来东祁的呼声。
      
      晚了。
      
      江宛白抬头的时候,因为惯性的原因,她已经刹不住脚,直接撞上去,手里的文件夹应声落地。
      
      那人下盘稳,江宛白撞上去的时候纹丝不动,只有江宛白往后仰,她穿着高跟鞋站不稳,眼看就要摔倒。
      
      一双手抓住她的手腕,稳稳地扶住了她,等到她站稳,那手绅士地收走了。
      
      “谢谢。”江宛白下意识答谢,抬头看去,呼吸停滞了一瞬。
      
      面前的男人很帅,乌黑的头发全部向后梳,露出深邃的眉目,与黑色的眉毛对比,他的眼睛反而眼色浅淡,像是两颗好看的琉璃珠。
      
      虽然衣着朴素,但是因为身姿挺拔,把普通的Polo衫硬是穿出秀场的气势。贵气仿佛是皇家的天潢贵胄。
      
      等等?
      
      江宛白目光向下,聚焦到他身上的衣服上,荧光绿色的POLO衫上赫然四个大字“绿源保洁”
      
      江宛白:“……”
      
      这么帅,怎么就是个清洁工呢?
      
      可惜。
      
      江宛白还在看着帅哥愣神。
      
      感觉到江宛白的目光,那人微微对她点点头,直接越过她走进她身后的电梯。
      
      随后,一群西装革履哗啦啦进了电梯。
      
      挡住了江宛白探查的目光。
      
      别走啊,加个好友呗。她可以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江宛白内心尔康手,但是因为是在公司的原因,她到底不敢将心里的话说出来。
      
      所以从东祁的角度看,也只以为她是在发呆而已。
      
      “叮”
      
      电梯门缓缓关闭,从人群缝隙中露出的小半边脸,也消失在视线中。
      
      东祁已经把她掉的文件夹捡起来,“江总?”
      
      江宛白回过神,继续往外走。
      
      公司清洁工标准越来越高了。
      
      真TM帅。
      
      电梯里,气氛诡异。
      
      高景行一身荧光绿,站在一群黑西装中间,隐隐为首。黑西装全都恭敬地后退,和他隔出一段距离。
      
      感觉到他周身冰冷,黑西装全都大气不敢出。
      
      今天这位高总从国外飞回来,直奔公司,结果不知道谁散出去的消息,导致安保加强。
      
      高景行风尘仆仆地过来,上身穿了一件圆领T恤,结果门卫死活不让进。
      
      对此,门卫给出的解释是:“非商务合作保洁员不得入内。”
      
      高景行:……
      
      “有穿AJ的清洁工吗?”
      
      可是找来找去,只找到一件有领有袖的上衣给高景行换上。
      
      是件清洁工的制服。
      
      高景行拿着衣服冷冰冰地吐槽:“现在见到了,穿AJ的清洁工。”
      
      想到这里,高景行面色阴沉,身边的高官都噤若寒蝉。
      
      高景行声音冷凝:“下不为例。”
      
      这句话仿佛一道赦免令,身边的高官齐齐松了一口气,连道:“好的”
      
      &&
      
      江宛白人缘好,走到门卫,安保大哥主动打招呼:“江总出门?”
      
      “不是。”江宛白凑到窗口,指了指门外静坐的沙滩裤们,“这是写字楼的职员,都有工号的,登记下工号放他们进来吧。”
      
      安保有些犹豫。
      
      “我知道,穿成这样有损市容,让他们从小门过去,悄悄的,上面看不见。”
      
      江宛白三两句说的事无巨细,安保也愿意卖她个人情,犹豫了一番就答应了。
      
      江宛白松了口气,上楼继续工作。
      
      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
      
      江宛白将最后一份工作做完,走到车库开车回家。
      
      她的座驾是玛莎拉蒂GranCabrio,宝蓝色可敞篷跑车,当初在公司挣到第一笔钱的时候拿下的,她物质欲望不是很强烈,车也就一直没有没有换过。
      
      江宛白刚刚坐上车,就接到了母亲大人的电话。
      
      她车技不太好,也就是勉勉强强能够上路的水平,连接上蓝牙耳机带在耳朵上之后,才慢悠悠将车开出来。
      
      一边开车,一边通话。
      
      江宛白的母亲,张丽娜女士,是来催婚的。
      
      自从江宛白大学毕业,公司开始起步,就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现在,公司终于稳定下来了,眼看着江宛白二十七岁生日要到了,却连个对象都没谈过。
      
      张丽娜女士很婉转,先是问问近况,关心一下身体,然后说点家长里短。
      
      “对门老爷爷家的猫要生崽了,你不是一直想养猫吗?我帮你跟对门老爷爷要一只。”
      
      “真的?太好了!我早就想养一只橘猫了。”江宛白沉浸在即将有猫的喜悦中。
      
      “我看着那猫长大的,现在都下崽了。”张丽娜感叹一声,然后画风一转:“你呢?什么时候给我带回个男朋友来?”
      
      江宛白:“……”
      
      果然,怎么绕都能绕到催婚的话题上来。
      
      “知道了妈,我这不是正找着,哪能这么快就有男朋友了。”江宛白出声安慰。
      
      对面的张丽娜女士迟迟不说话,江宛白为自保开始出馊主意。
      
      “要不我去相亲网站看看?注册个白金会员什么的?”
      
      “那倒不必。”张丽娜感慨道,“相亲网站没一个靠谱的。”
      
      江宛白:“……”
      
      哟,原来您真的考虑过相亲网站。
      
      江宛白郁结两秒,正打算调快车速,旁边突然窜出来一个人,连忙刹车。
      
      人在车前面倒下,任谁遇到这事也手脚发凉,兵荒马乱。
      
      江宛白惊魂未定,飞快地对着张丽娜说道:
      
      “妈,前面有人摔倒了,我去看看,晚点再联系。”
      
      一把拽掉蓝牙耳机,下车去看。
      
      一打开车门,就看到倒在地上的行李箱、共享单车,还有压在共享单车下面的人。
      
      这不是今天在电梯间遇到的清洁工吗?
      
      江宛白跑过去将他身上的共享单车搬开,对着他伸出了手:“你没事吧?我拉你。”
      
      这个人是突然窜出来的,幸好她车速慢,反应也快,没有直接撞上他。
      
      那人明显也认出了她,敛着眉看向江宛白。
      
      江宛白正向他伸出手来,眼神清明又纯良,是和今天在公司冷冷淡淡安静工作时截然不同的样子。
      
      将目光从她的脸上收回来,高景行看了一眼伸到面前的手,那只手又纤细又瘦弱,仿佛一只手就能掐断,今天早上的时候,他还伸手拉过她一把。
      
      高景行犹豫了两秒,冷着脸拍开她的手,自己站起来。
      
      他剑眉星目,脸部轮廓刀削般俊美,胸背都有着一层薄薄的肌肉,力量感十足,肆意生长的黑头发,再加上深邃的星眸,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不羁。
      
      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样子。
      
      江宛白讪讪地收回手,将两只手背到身后,看着高景行站起来,殷切地问:
      
      “没有伤到哪里吧?”
      
      然后就看到了高景行后背的伤口。
      
      他的后背右肩胛骨的衣服已经被磨破了,露出鲜红的血肉。
      
      江宛白噤声了,看着就好疼。
      
      高景行站起来动动肩膀,回过头去看后背的伤口。
      
      “别动!”江宛白大声制止,看到他看过来,呐呐地解释,“伤口创伤挺大的,我带你去医院吧。”
      
      “不用……”
      
      他拧着眉毛,想着该怎么解释他这波宛若碰瓷的操作,真的不是故意的。
      
      在高景行犹豫的这段时间,江宛白已经将他的共享单车放在路边,停好锁起来了。
      
      江宛白伸手去扶那个巨无霸的行李箱。
      
      “我们走吧。”
      
      嗯?扶不动?
      
      “给我起!!”
      
      还是扶不起来。
      
      江宛白彻底放弃了,在巨大的行李箱面前怀疑人生。
      
      这个行李箱是装了异次元的一个世界吗??怎么这么重?!
      
      “这是我自己摔倒的,你走吧。”
      
      “啊?”也对,她车上根本就没有划痕。
      
      江宛白:“可是我开车在路上,你出事我也有责任啊。”
      
      “没有可是,赶紧走。”
      
      “我不。”。
      
      她掐着腰抬头看他:“我还今天非得带你去医院不可了。”
      
      江宛白身高168,在女孩子中,算得上是高挑,但是现在站在在188的高景行的面前,被对比地像个娇娇弱弱的小矮子。
      
      高景行低头看着面前气鼓鼓的江宛白,发出一声带有鼻音的轻笑,那声笑很轻,声音如同大提琴一般醇厚,好像在逗弄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
      
      他那一声笑好像带着钩子,将江宛白早八百年丢掉的少女心唤回来。
      
      江宛白莫名其妙势弱,耳根微红,眼睛动也不动地盯着男人瞧。
      
      一缕头发垂下来,遮住了高景行的眉弓,他的表情有些许的疑惑:“你不怕我碰瓷?”
      
      “我倒是想……”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提裙涉深水》求收藏哇,小陪玩X大主播,一个虐妻一时爽,掉马火葬场的故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