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结束 ...

  •   程溪为解除神魂契约,在裴游时身边蛰伏了两年。这两年朝夕相处,再加上小说的剧透,裴游时有什么手段,她知晓的八九不离十。
      
      程溪将地点选择在缘仙宗,乃是出于多重考虑。一则玄峰山的弟子皆知根知底,不会贸然对重伤灵兽出手。
      
      二则洞府乃私人地盘,哪怕感知到异动,没有请帖,其他弟子也绝不会轻易过来探查。
      
      三则洞府灵气充沛利于养伤,程溪熟悉地形,之后跑路也更方便。
      
      但这并不代表这座洞府绝对安全。
      
      洞府兽栏里的两头普通妖兽就是风险,普通修士隔着千山万水,无法远距离操控妖兽。
      
      然裴游时身为男主角,他气运好,之前在一个驭兽宗前辈坐化洞府里获得兽盘炼制之法与配套的驭兽功法。
      
      程溪之前见过他毁坏兽盘,达到让失控妖兽搅乱局面的目的,因而她早就防着裴游时这一手。
      
      程溪神魂重创,修为大幅跌落,正趴在灵田附近的凡木下方,恰好不在洞府阵法范围内。
      
      两头失控妖兽踩过灵田,把长势喜人的青禾踩在泥里,气势汹汹朝她冲过来。
      
      在双方仅差十几米的距离时,经由程溪操控,洞府已经开启的阵法被妖兽触动,一道莹莹流光将整个洞府团团围住,同时也将两头失控妖兽困在洞府里。
      
      洞府阵法不具太大攻击力,但想破开,却没那么简单,尤其这阵法品质一般,除洞主外,不会辨别气息。
      
      两头失控妖兽眼下想出来找程溪麻烦,必须得强行破开阵法方可。
      
      趁失控妖兽破阵期间,程溪趴在树下认真检查自己半个立方大小的储物袋资源。
      
      为了不让裴游时起疑,程溪储物袋里囤积的资源不多,唯一一粒疗伤丹药已经被她吞了。
      
      剩下只有三十几块颜色不同的下品灵石,还有一沓约二十几张的符箓,以及三块不起眼的令牌。
      
      但凡对神魂有治愈效果的丹药,放在修真界皆是上乘品质,价值不菲,往往在大城池出售。
      
      可惜程溪目前不能化形,就算用符箓遮掩,她也没办法通过大城池的勘查手段。
      
      至于小地方的黑市需要碰运气。
      
      普通疗伤丹药又不能治疗神魂,程溪也就没费那个劲去搜集丹药,她如今全副家当全压在总计二十张易貌符上。
      
      “砰——砰——”
      
      “咔嚓——”
      
      程溪听到阵法破裂的动静,抬眸看向洞府方向,兽瞳猩红的两头铁犀妖兽本就擅长攻击,失控之后力道更是不计后果。
      
      洞府阵法没有洞主坐镇,才扛几十息,已经有崩溃的迹象,估计很快就会彻底失效。
      
      程溪如今神魂重创影响识海,修为从炼气后期跌至炼气初期,内脏伤势稍微好点,但也不轻。
      
      她还能动弹,然而本就不算强的战斗力直线下跌,跟失控妖兽硬碰硬只有死路一条。
      
      好在程溪压根没打算跟它们硬碰硬。
      
      看着远处山峰之巅的红霞散去,暮色渐沉,程溪在心里复盘自己的备用计划。
      
      备用计划本是程溪打算用在与裴游时谈崩以后,以她对裴游时的了解,这位唯独不能忍受背叛。
      
      程溪的自救行为无疑是在他雷区上蹦迪,足以让他不计后果地报复,他很聪明,推测程溪大概率会在洞府解除神魂契约。
      
      洞府兽栏里的两头铁犀妖兽就是承载裴游时怒火的两把刀,他宁可赌一把,赌程溪真的在洞府,并且因解除神魂契约后,丧失战力难以反抗。
      
      折损一个造价不菲的兽盘与两头炼气期铁犀妖兽,这不是裴游时一贯作风。但暴怒下,兔子也会咬人,更别提他本就心狠手黑还冷血,这样的人疯起来,往往不计代价与后果。
      
      裴游时损失这些资源,只为赌程溪微弱的死亡概率,可见他毁坏兽盘时的理智确实所剩无几。
      
      程溪的备用计划,正是以裴游时丧失理智,宁愿废了两头铁犀妖兽,也要杀她为基础而制定。
      
      在这个计划里,首先排除与两头铁犀妖兽硬碰硬,外援帮助上,也无法实现。程溪很清楚自己要么借力打力,要么扭头跑路。
      
      跑路是风险最低的。
      
      只要程溪想,趁洞府阵法没破之前,她还有机会跑下山,远离缘仙宗,找一处深山老林闭关养伤。
      
      如果裴游时不这么疯,程溪现在说不准已经在下山途中,只要她跑得够远,普通人权衡利弊就会发现追杀她所耗费的时间完全不值当。
      
      但裴游时不这么认为,不把叛徒杀了,他连修炼都不得安宁。
      
      裴游时的性子摆在这,基本绝了程溪逃避的路,用心魔誓争取的五年时间里,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
      
      一,达到裴游时杀不了的境界。
      二,死。
      
      程溪也曾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但现实给了程溪一套组合拳。
      
      上司偏向送了礼的同事,辞退程溪。沾了赌瘾的父亲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成了被欲丨望驱使的傀儡。
      
      到最后,程溪发现她只能靠自己。
      
      想通这一点的程溪很洒脱,她不想死,那就只剩下提升自己。
      
      考虑到当前提升实力的本质是为了活着,而影响程溪活着的最大因素是裴游时。有时候适当削弱死敌,也是增加存活率的一种手段。
      
      “咔嚓咔嚓——”
      
      洞府阵法寸寸破裂,程溪集中注意力看向两头失控的铁犀妖兽,她雪白毛茸的兽爪下压着一张青色符箓。
      
      “吼!吼吼!!”
      
      铁犀妖兽朝程溪发出怒吼,狂躁的本能驱使它们撕碎眼前所有生灵。
      
      程溪调动体内灵力激活兽爪下的传送符,在铁犀妖兽冲到她面前之前,身形一闪,下一瞬,雪白兽躯已出现在一间房门半掩的侧屋前。
      
      传送符的传送距离很短,堪堪百米。
      
      两头铁犀妖兽察觉到气息位置变幻,愤怒地转身冲向侧屋。
      
      程溪从半掩的门缝溜进屋子里,熟练跳上一个书架打开机关,呈现通往密室的路。
      
      有小说剧透,加上这两年的了解,程溪确定裴游时有往密室存一份家底的习惯。
      
      虽然不清楚具体数目,但肯定比程溪缩衣节食攒下的资源多,她倒不羡慕。
      
      因为这笔家底,马上就是她的了。  
      
      程溪把之前凭机智攒下的一张裴游时的气息符箓使用,畅通无阻地通过密室杀阵。
      
      她踏在昏暗阶梯上,回头看向撞破房门,冲进来的两头铁犀妖兽,看它们激活密室杀阵,两股力场迸发出不弱于筑基期的威力。
      
      程溪的视力不修炼都堪比筑基期修士,面对黑夜,看东西也更清晰。她不需要照明萤石,沿着阶梯拐了个弯才抵达高大的密室门口。
      
      看着这尊石门,程溪在附近找了一圈,找到不起眼的机关,抬爪摁了下。
      
      轰隆隆——
      
      石门逐渐打开。
      
      程溪记得在小说里,裴游时设计这座密室的时候耍了心机,看似需要暴力破开的石门,别说施加灵力,就是稍用力碰一下石门,都会触动密室的自毁禁制。
      
      禁制一旦启动,所有资源都会被炸毁,其爆炸威力堪比筑基后期,就是金丹期毫无防备挨一下都不好受。
      
      程溪要不是仗着看过小说,还真不敢盯上裴游时这份家底。
      
      看着摆放在密室中央用于照明的夜明珠,程溪缩了缩兽爪,碧色兽瞳流露出激动,轻轻踏进密室内。
      
      这间建造于地下的密室并不大,因储物袋对炼气期弟子而言价值较高,裴游时也没多余储物袋,这批家底全摆在石台上。
      
      总计二十五块灵气充沛属性不同的中品灵石、两瓶稀少偏门的丹药、一把松灵竹制成的青色折扇法器、两沓共二十张攻击类符箓。
      
      程溪漫步在石台上,将这些资源尽数收入自己储物袋里,清澈干净的碧色兽瞳尽是欣喜。
      
      裴游时这批家底真够丰厚的。
      
      灵石是修真界的硬通货币,而中品灵石因蕴含的灵气充沛,一块就可以兑上百块下品灵石。
      
      这两瓶稀少丹药程溪用不上,可以卖出去换成灵石,至于折扇法器跟攻击符箓可以留一留。
      
      得亏有这批家底赞助,程溪可供选择的休养地点又多出不少,还不用为安置所需的资源发愁,她精神压力骤减,心神轻松。
      
      “砰砰——”
      
      听到密室外的巨响,程溪连忙攀上阶梯,在拐角处位置看见挡在入口的两头失控铁犀妖兽皮肉焦黑,气息已大幅滑落,密室杀阵也摇摇欲坠。
      
      程溪回头看了眼紧闭的密室石门,略作吸气,耐心等待杀阵与两头妖兽分出胜负。
      
      半刻钟后。
      
      两头铁犀妖兽轰然倒地。
      
      密室杀阵撑了一会,因能量严重不足,自动隐去。
      
      浓郁的焦糊味与血腥味被夜风吹进密道里,程溪嗅觉极其灵敏,刚闻到味,果断闭气。
      
      “只差最后一步了……”
      
      程溪盯着奄奄一息的两头妖兽,又回头看向紧闭的石门,比起被裴游时发现她搬空了他的家底,让密室自爆更合适。
      
      程溪拿出提前准备的傀儡符,强撑着虚弱感,跑到还剩一口气的铁犀妖兽前,将符箓贴在它身上。
      
      眼看着傀儡符融入铁犀妖兽体内,程溪站在侧屋里,咬牙操控铁犀妖兽往下走。
      
      刚踏出一步踩空,铁犀妖兽庞大的身躯直接翻滚而下,砸在拐角处的阶台。
      
      程溪刚还觉得操控铁犀妖兽太过费劲,这一砸倒是省事,想到密室石门的自爆机制,程溪默默往后退,同时拿出最后一张短距离传送符,将兽躯朝向门口。
      
      成败在此一举。
      
      程溪操控铁犀妖兽往下滚动,同时抽回灵识激活传送符,她幼犬般大小的兽躯刚砸进灵田青禾里,下一瞬,整个侧屋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侧屋被炸塌,就连与之相邻的正屋也没能幸免,轰隆隆的崩塌声不绝于耳。
      
      程溪缩在灵田的青禾里,抬爪捂住兽耳,心肝颤抖不已,虽然知道这爆炸不会牵连到自己,但她心跳还是很快,很急促。
      
      收尾完成,只要离开缘仙宗,她就自由了。
      
      裴游时洞府闹的动静虽然大,但玄峰山每一座洞府相隔至少三五里地,眼下又是适合闭关的大晚上,基本没有弟子会来看热闹。
      
      不过此地也不宜久留,程溪费力支起身,用脑袋拨开比她还高的青禾,踏出灵田时,恰好有股夜风吹拂而来,她下意识抬眸看了眼黑不溜秋的高处。
      
      在洞府的火光映照下,一只蓝青色羽毛的六翼青鸾正挥动翅膀保持平衡。站在青鸾背上的少年着雪青外衫,衣领纯白衬得微仰的下颌傲意凛然,他俊逸脸庞神色平淡,不知在此俯视了多久。
      
      程溪与他对上眼的刹那,反应极为敏锐地躺倒在地,以一种虚弱至极的状态,缓缓闭上兽瞳,不断在心里念叨:不要多管闲事。
      
      你不要多管闲事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