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他能标记A[星际]》江为竭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9-23 18:42: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学习 ...

  •   在岑墨第五次翘掉学习小组的时候,军校给了他警告。
      所以第六次他终于去了,漫不经心地听了半小时,开始昏昏欲睡。
      教小组成员使用机甲他倒是挺认真,几次下来那几人实践课分数都提高了,他的文化课还是雷打不动。
      
      ……
      
      贺临站在一年级办公室,终端上是……岑墨的考卷。
      惨不忍睹。
      真的是惨不忍睹。
      那老教授拉着他喝茶,颤声说:“我教了大半辈子书,第二次见到有人答错这题。”
      贺临悄悄松了一口气,至少岑墨还不是那个第一人。
      老教授继续说:“第、第一次是上周的岑墨。”
      
      贺临:“……”
      他看着这全是红叉的答卷,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下午他去了趟小广场上的书店。即便在星际时代,书本还是很受欢迎,纸质摸上去细腻光滑。
      和往常一样,他刚出现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有人走到他身边:“殿下,真是好巧啊。”
      是二年级的许桓风,成绩极为优异的Alpha,似乎对贺临的近卫队极其有兴趣。
      
      军校Alpha组建自己的小势力,一般来讲找到的人都是Beta,其他Alpha不会轻易臣服。
      但王室毕竟特殊,威名在外实力过硬,天生统领力极强。如今的帝国皇帝,也就是贺临的父亲,年少时近卫队甚至是亲一色的Alpha。
      
      贺临点头:“是啊,好巧。”
      “殿下是来买书的?”许桓风说,“我最近正在看《异能起源》的下册,觉得很有意思,如果您有兴趣可以去翻翻。”
      
      实际贺临看过那本书,还是熟读,写了上万字总结的那种。《异能起源》晦涩难懂又枯燥,确实是值得拿来炫耀的资本。
      但他只是回答:“我会去看看的,谢谢。还有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好,都是同学。”
      许桓风笑了笑,半点没扭捏:“好。你现在在找什么书,是爱德华教授要的《星际博弈论》么?”
      
      “不是。在找关于机甲散热的拓展资料。”
      “机甲散热?”许桓风迟疑了一下,“那不是一年级的课程么?”
      “对。”贺临并不打算做过多的解释。
      
      许桓风就帮着他一起找。这类的书很多,贺临一本本翻开,快速扫读目录和一点正文,分外认真,足足过了半小时才挑了两本出来。
      
      然后是找关于帝国历史的资料,又花了二十分钟。
      
      许桓风并未表现出不耐,不时提了些意见。最后贺临拿着几本书走出去,和他说:“谢谢。”
      许桓风笑了笑:“其实,我只是一直想找机会再和你切磋一下。上次实战课程里我输得实在太快了。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贺临看了看时间:“现在就有。”
      许桓风眼睛一亮,说:“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现在是周末,训练场里人不算多。两人找了一个空训练场,全息投影开启,场景随机换到了丛林之中。
      能量物质在周身流转,化作坚硬的金属,构造出完美的线条。
      
      场景视野很差,看不到彼此的位置。
      和岑墨一样,贺临的外骨骼机甲是黑色的,上头有漂亮而低调的金纹路,光辉流转。目镜也是家族一脉相承的暗金色,如帝国的金红怒狮的标志。
      截然不同的是,他是整个家族里,唯一一个有精神系异能的Alpha。
      
      模拟出来的树叶被风吹动,发出沙沙声响,目所能及之处,铺天盖地的绿意。贺临甚至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凉意。
      
      风越来越大了,摇得地上的树影一片错乱。
      一片落叶的阴影夹杂其中,飘然无声——
      
      但那不是落叶。
      苍青色的机甲不知何时,伴着微风出现在贺临身后。他实在太轻盈了,掠过湖面都激不起波澜。
      
      贺临没有回头,好像无知无觉。
      
      许桓风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齿轮声,离得极近,好像就在耳边响起,叫人头皮发麻。
      是从上面来的!
      他身形一侧,好似没有重量般借着风,在半空中改变了位置。
      
      又是一下齿轮转动,紧贴耳畔,如影随形。
      
      许桓风看见树木背后的天空,像画布一样逐步剥离,一片片在空中旋转着燃烧。
      
      剥离开的地方露出了冰冷齿轮,小的齿轮肉眼不可见,大的几乎夺走了皓日的光辉,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它们以难以想象的精度卡和在一起,转动着、运行着,蒸汽喷薄,电光闪烁,加上冰冷的链条、倾斜的杠杆、扭曲的时钟和疯狂乱窜的表盘,怪异又严谨,可怖又壮观。
      像是一场疯狂的梦境,整个破破烂烂的天空背后,藏着这巨兽般的机器。
      它从胸腔深处发出咆哮,大地颤抖,不见天日。地平线开始扭曲,世界开始燃烧,如同久远神话中诸神的末日。
      
      许桓风缓缓在原地站定。他还是没避开贺临的攻击。
      他苦笑了一下:“是我输了。”
      他已经踏足了贺临的梦境,所有的现实都被扭曲,毫无胜算。
      
      贺临回头。在许桓风说出那话的瞬间,天空恢复了正常,碧蓝一片。
      
      “要再来么?”贺临问。
      “再来!”
      
      接连几轮过去,只要许桓风出现在贺临附近,都会再看到那巨大的机械。
      足足数十分钟后,他终于气喘吁吁:“今天就这样吧。”  
      
      全息投影退去,他们重新站在空阔的训练场。
      贺临说:“即使进了梦境,也不是绝对的死局。”刚才的战斗中,他甚至连汗都没流。
      “我知道。”许桓风坦然说,“但我是绝对出不来的,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下次……下次我再来找你。”
      贺临点头。
      许桓风离开时,突然回头笑了笑:“你比我想象得还要优秀,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并肩战斗。”
      
      这句话几乎是个直白的表态了。
      如果贺临邀请他进入近卫队,那他肯定不会拒绝。
      
      贺临简单说:“我也一样。”
      许桓风也没指望今天就能得到回应,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贺临拿起那几本刚买的书,也出了训练场。
      刚出去就看到路边长椅上,坐了一个人。
      
      岑墨。
      准确来说,是拿着炸鸡腿的岑墨。
      
      贺临走过去:“怎么坐在了这里。”
      岑墨说:“我高兴,你管得着?”他把鸡腿骨一扔,准确命中了数米开外的垃圾桶。
      贺临笑了笑:“走,回宿舍去。我买了东西给你,是惊喜。”
      
      岑墨哼哼,还是老老实实跟着贺临走了,还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你就那么着急找近卫队的人?”
      还是沉不住气,一下子就暴露了真实目的。
      贺临讲:“刚好在书店遇上同学了而已。”
      “哦。”岑墨说,“你越早找齐人越好,我方便尽早滚蛋。”
      “不急。时间还有很多。”
      
      连岑墨自己都没察觉到,他的步伐轻快了不少。他很快注意力移到别的地方去了:“你给我买了什么?”
      “回去再给你看。”
      
      两人在路上走了半分钟。
      岑墨说:“你先告诉我。”
      “回去再说。”
      
      又过了一分钟。
      “是电子设备么?”
      贺临笑了:“怎么那么心急?”
      岑墨啧了一声:“老子最讨厌被人吊着胃口了。”
      
      十分钟后。
      岑墨面对着一桌子厚重的书本,嘴角微微抽动:“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对啊,”贺临坐在他身边老神在在,“鉴于你这几周成绩完全没有提高,我已经帮你把学习小组解散了,我来亲自帮你。你今天至少把第一本书的三分之一看完。”
      
      岑墨说:“你觉得我会听你的么。”
      贺临说:“你要是不看,我就在你的梦里放这本书,整晚一页页给你翻过去。”
      岑墨:“……”
      “乖,我陪你一起。”
      
      贺临说的那梦中场景,想一想就让他头皮发麻——他知道贺临百分百做得到。于是他骂骂咧咧坐在桌前,心不甘情不愿地开始读第一页。
      很无聊,这内容还是很无聊,看不进去。
      贺临泡了两杯绿茶,拿着另一本书和他并肩坐在桌前,见状揉了揉他的后颈:“专心点。”
      “别老乱摸我脖子,要我是Omega就能告你性骚扰了。”岑墨嘟囔。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桌前的灯光明亮,岑墨闻着贺临身上雪松味,混杂了一点点特别的余烬味道,竟然真的莫名其妙地,慢慢静下心来。
      正如每个深夜,都是这熟悉的气味随他入梦。
      
      一时屋内只有书页翻动的声响。
      偶然一次偏头,岑墨看到贺临专心的侧脸。
      和那张照片一样,琥珀金色的眸子好似盛着阳光,分外温柔。
      
      他心念一动。
      
      ……
      
      贺临要他看的页数不多,不到一小时岑墨就读完了。
      贺临说:“明天想不想出去?”
      “周内不是不能出校门么。”
      “有活动,拍卖会。”
      “多无聊啊。”岑墨一想起那一堆坐着的权贵就头疼。
      
      “这次有些不同,”贺临说,“那里有……特殊的机甲核心。”
      岑墨微微睁大眼。
      
      特殊核心……
      在岑墨的心口、机甲核心的位置有极浅的伤痕,即便过去了多年也没褪去。
      如果不是有这个东西,他恐怕根本活不到今天。

  • 作者有话要说:  贺临:不听话今晚在梦里让你做五三
    不知道今天来不来得及替换下一章
    明天一天都在飞机上,应该是不会出现的,提前说一声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