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他能标记A[星际]》江为竭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9-22 21:01: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造梦 ...

  •   王室近卫队的职责有很多。
      ……虽然明显不包括陪尊贵的王室成员睡觉。
      
      虽说岑墨不大爽贺临,但他们勉强算是……从小睡到大的。
      这个“睡”指的是十分纯洁地躺在一起。自从贺临觉醒异能,岑墨晚上就经常这样陪着他。
      
      造梦。
      简单的二字能够囊括贺临的能力。
      
      眼下岑墨坐在床上,哼哼:“你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怪,要换个Omega能让你睡好,还差不多。”
      他直视着贺临。那人琥珀色的眼睛中,不知不觉间像是有星光熠熠,犹如天河在眸。
      星辉流转,岑墨只感觉意识逐渐远去,含糊地说了几句话,脑袋一歪睡过去了。
      
      贺临把他身子摆正,掖好被子。
      贺临在他颈间闻到了檀香与玫瑰的味道。
      他很喜欢这气味。
      几乎是迷恋。
      同为Alpha,只有这个人的信息素出现在周围,才不会令他有半点心烦。
      虽说是花香,但放在岑墨这种人身上半点不带柔弱。他是强大的战士,尖刺能把胆敢靠近的人扎得鲜血淋漓。
      
      床铺足够宽敞,他们并肩躺着也不会拥挤。贺临从万千梦境中挑了个鸟语花香的,岑墨睡得很沉也很安心。
      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不像是一头跃跃欲试、时刻准备亮爪的小野兽。眉头舒展开来,显得侧脸线条柔顺,黑发有几缕从耳后翘了出来。
      贺临默不作声地看了他很久。
      屋内灯光暗去。
      
      第二天傍晚,异能属性理论课上,岑墨又和沈白冰坐到了一块。
      那老教授絮絮叨叨,语调毫无起伏,和白噪音几乎无差。岑墨就支着脑袋在本子上乱画。
      画了个猪头,署名贺临。
      画了个肥鸽,署名贺临。
      画了个海龟,署名贺临。
      
      沈白冰小声和他说:“岑哥,你知道殿下在找近卫队的人吧。”
      “我哪知道。”
      “我是听学长学姐说的,王室成员一般从二年级开始,就该有自己的追随者了。现在四年级的贺起殿下,不就快要找齐人了么。”
      
      出身王室的Alpha会组建自己的近卫队,如果到了一定年纪,近卫队中还没有自己一手带的心腹,这个Alpha势必会被人嘲笑的。
      军校则是最好的场所。
      所以贺临现在开始找人,也是理所应当的。
      
      按理说这个筛选的过程,目前身为近卫队唯一成员的岑墨应该参与。毕竟按照惯例,第一个宣誓效忠的都是二把手,继而会被封作近卫队队长。
      总之,是无上的荣耀。
      但现在,不论岑墨还是贺临都没提过这事,谁也不知道这个近卫队第一人就是岑墨。
      
      岑墨倒是无所谓……虽然大部分时候,他做到了追随者应该做的事情,甚至称得上忠心,但不代表等到贺临毕业了,他还会继续待在近卫队中。
      这一点他明确地告诉过贺临,而对方看上去内心毫无波动。
      
      不在乎。
      是标标准准的不在乎。
      
      这天晚上,贺临要出席二年级的晚会。
      岑墨和平时一样,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口嫌体正直地给他准备好了烫好的全新军装,并贴心地在镜子前给贺临整理了领带。
      贺临弯眼笑道:“真乖。”
      岑墨挥手:“您老还是快走吧,迟到了可是要记过的。”
      “好,记得今晚要去学习小组。”
      
      贺临前脚刚走,岑墨就溜了出去。
      学习理论?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反正闲着也是没事,他准备去找沈白冰。
      
      沈白冰在见面的第一天,就在终端上给他发了宿舍位置。
      岑墨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沈白冰没有回复,他就先往宿舍那过去了。
      
      为防止意外,Omega的宿舍楼离其他宿舍很远,加上这个时代Omega的数量极其稀少,在军校的寥寥几个O,甚至享受了独栋小宿舍的福利。
      
      岑墨摁了门铃,里头没有任何反应。
      刚要离开,他听到窗户隐隐传来争吵声,是沈白冰的声音。
      岑墨过去,然后他一眼就看到了,沈白冰骑跨在另一个男性Alpha身上,脸色绯红。
      那个Alpha掐住了他的腰,让他无法挣脱。旁边角落站了几个Beta雇佣兵,呼吸皆是有几分粗重。
      
      这明显是带有强迫意味在其中的。
      
      岑墨用手肘击碎玻璃,干脆利落地翻窗进去。
      屋内满是沈白冰的信息素,蜜糖味的,于他也很刺激和诱惑。
      
      那帮人皆是一惊。
      沈白冰回头看他,慌忙喊道:“岑哥!!”
      
      沈白冰的瞳孔微微放大,语气也更加亢奋。
      岑墨看到桌上的海蓝色粉末,知道沈白冰肯定是嗨了。  
      这粉末名叫幻海,是从某个海洋星球上的植物中提炼出的,对人体无害,有一定的成瘾性,很快风靡了星际,价格不菲。很多亡命之徒喜欢碰这种东西,享受片刻的浮光掠影。
      
      这种状态下的人,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岑墨不打算掺和浑水,准备速战速决。
      
      刚刚角落的那几人,已经犹犹豫豫围了上来。那个Alpha骂道:“你情我愿的事情,你小子来掺合什么?!”
      
      这个Alpha岑墨见过几次,是三年级的,好像一直在追求沈白冰。
      岑墨回头看那几人:“让开。”
      有了那人壮胆,为首的人笑了笑,伸手推搡了他一下:“你可是擅自闯进Omega的宿舍,还打扰了老大的好事,就想这样走了?”
      
      “没打算打扰。”岑墨的语气还是很平静,“难道想玩3p不成?”
      闻言,那个Alpha发出一阵大笑,眼中凶光闪烁。而随着时间推移,沈白冰身上的蜜糖柑橘味道更加明显,勾得他眼睛微微发红。
      
      拦住岑墨的几人看了看那人的脸色,又朝岑墨逼近了几步。
      岑墨再往后退就是墙了。
      他叹了口气。
      
      一分钟后,屋内横七竖八躺满了人,身上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骨折。
      岑墨身上的衣服没乱,但他还是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衫,确保自己穿着得体。
      
      沈白冰是真的嗨了,口不择言说着些奇怪的话,而那个Alpha脸色黑得跟碳一样,刚要起身去找岑墨算账——
      他的口袋里偷偷装了一把仿真手.枪。
      不致死的仿真枪械能让对方吃点苦头,又不至于惩罚太重。不过是个新生,还敢在他面前撒野?!
      他摸索了几下,然后猛地愣住……藏好的手.枪不见了!
      
      “你在找这个么?”岑墨把手中的枪转了一圈,打量了一下,“做工还挺不错的,哪里仿的?”
      
      Alpha的脸瞬间涨红了,也不顾身上的沈白冰,推开他猛地站起来就要冲来。
      他的动作在下秒猛地止住。
      岑墨面无表情地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要是开一枪,死不至于,就是可能会得脑震荡,被人搀着进医务室。
      
      不光是动作,他们的信息素在空气中对撞,狭小的空间内顿时一片混乱,明显岑墨更丝毫不让,压过一头。
      
      僵持了两三秒,那人勉强一笑:“你敢在这里开枪?”
      “正当防卫而已。”岑墨说,他把枪口微微下移对准Alpha的裤.裆,“而且我不介意给你精神的小兄弟来一枪,就是会有点疼。”
      那边沈白冰勉强站起来,扶着墙冲着岑墨虚弱地笑了笑。
      
      这场景分外混乱。
      岑墨本来就是个讨厌麻烦的人,没有僵持下去的兴趣了。
      他把枪放下,说了一句:“真烦。”好像刚刚那凶残利落的打斗从未发生。
      然后他跨过那些在地上昏迷的人,揽过沈白冰,安静地走了,留下一脸懵和恼怒的Alpha。
      
      岑墨难得有耐心,陪着沈白冰去警卫处登记了,确认他安全了才准备离开。
      
      虽然极度看不惯磕“幻海”的人,他仍没告发沈白冰有“幻海”。“幻海”在帝国境内合法,只是军校严禁。
      但反正军校严禁的事情,他自己天天做,只要不是伤天害理了,怎么会去主动告发别人?
      
      他的沉默似乎换来了沈白冰更多的感激。  
      临走前,沈白冰猛地从背后抱住他,轻声说:“谢谢你,岑哥。今晚……今晚……”
      
      Omega美人投怀相送,信息素甜美可口。
      岑墨却一心想着贺临该回来了,而且他刚刚才花了好长时间安抚沈白冰,怎么现在又有情绪了?
      于是他心急回去,嗯了一声就走了。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如何钢铁直男了一回。
      沈白冰:“……”
      他看着岑墨的背影,用力攥了攥自己的衣角。
      
      岑墨顺着小路快步回去,在进门前仔细整理了一下着装。
      但是进门,贺临坐在沙发上打量他一眼,还是说:“打架了?”
      “……”这回岑墨没忍住问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贺临笑了笑:“每次你遇到这种事情,脸上表情都藏不住,还挺可爱的。”
      
      岑墨说:“你可能是对‘可爱’这个词有些误解。我的表情明明是凶神恶煞。”
      “你高兴就好。”
      
      作为一个Alpha,岑墨确实长得过分好看了,精致的眉眼,身高略略低过军校A的平均值,身材不粗犷,典型的穿衣显瘦,看起来分外养眼,毫无侵略性。也难怪第一天大家都以为他是一个身材略高的Beta……甚至连Omega的猜测都有,惹得众多Alpha狼血沸腾了一下。
      他们只有被岑墨揍的时候,才会觉得他不那么可爱了。
      
      岑墨懒得争论这个话题,被Alpha追求已经让他郁闷很长时间了。
      贺临却继续说:“你去找沈白冰了?身上一股甜味。”
      “对啊。”岑墨没好气,“说了我不会去学习小组的。”
      
      他身上Omega的残余信息素味道很重……是极近距离接触过的证据。
      贺临眯了眯眼,漂亮的琥珀眸子里暗流涌动。
      
      他说:“小心点和Omega相处,在校时间里标记了自己的同学,你很有可能会被赶出去。”
      岑墨哼了一声:“说得好像你没权力把我捞回来一样。”
      他这话只单纯杠一下贺临,而在旁人听来,是真动了想标记的念头。
      
      贺临眸色更深,轻声说:“你要是敢标记他,我就敢标记你。”
      
      岑墨愣了两秒。
      
      然后笑到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他说:“你是三岁小孩么,连这种威胁都说得出口!真的笑死我了!”
      他凑到贺临面前,还特意把脆弱的后脖颈凑过去,边笑边说:“来来来!你赶快标记个给我看看啊!”
      然后他感觉,身后贺临的呼吸猛地沉重了几分。

  • 作者有话要说:  贺临(霸总脸):兰人,你这是在玩火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