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他能标记A[星际]》江为竭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0-07 05:58: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猎豹 ...

  •   第二天是机甲散热理论课小测。
      岑墨下笔如飞龙走蛇,下午就知道自己又挂了一科。
      及格60,他拿了37,其中30分是凭借他的实战经验……硬猜出来的。
      准确来讲,机甲实践课他全都是满分,而理论课从来没有及格过。
      
      军校对他这种人也很无奈,当天晚上,就有一队所谓的“学习小组”来到了他的面前。
      岑墨靠在墙边,很是震撼:“你们说什么?!”
      “事、事情就是这样子的。”为首的Beta被他吓得哆嗦了一下,推了推眼镜,“我们都是同一个年级的,应该互帮互助。我们教你理论课,你教我们机甲和异能的使用。”
      
      学习小组背后就站着一个导师,虎视眈眈。岑墨从善如流,连声答应,当晚的“学习时间”立马不见了人影。
      
      倒也不是不务正业,他去了实战演练场。
      
      在这个时代,飞船自由穿梭星系,AI遍布星都。而代表最高科技的机甲核心镶在心口,与血管牢牢长合在了一起,好处就是厚重的机甲不需要随身携带,只要愿意,随叫随到。
      外骨骼机甲有着特殊的纹路,摸上去是光滑的,该有力的地方棱角分明,该灵敏的地方顺滑无阻。更主要的是,穿戴了机甲就能使用异能,身体素质大大加强。
      
      特殊的能量物质从周身溢出,心口的机甲核心无声运转。
      能量物质带着淡淡的色泽凝聚在岑墨身上,转眼就化作了坚硬的金属。
      那是一个通体漆黑的机甲,目镜猩红,线条流畅优美。
      
      每一人的机甲独一无二,异能也是与生俱来的。
      岑墨的机甲名叫“雷切”,以前认识他的战士给他起了外号叫“猎豹”,毕竟这具帅气拉风的机甲代表速度的最巅峰,挥出高周波刀的瞬间,完美诠释了暴力美学。
      
      一年级的演练场模拟满足不了他。他凭借足够优异的成绩和过去的一点战功,成功申请到了三年级的模拟。
      
      摁下确认键后,庞大空旷的演练场被纯黑色覆盖,他好像踏足深渊之上。
      几秒过后,场景成了一座废弃都市的街头,墙上不同的广告牌断开,露出交缠的电线。数十个武装无人机在上空被模拟出来,周身泛着红光。
      
      倒计时三秒,模拟战斗开始。
      提示音刚刚响起,空气中就爆发出一阵暗蓝色的电弧。
      岑墨手中的高周波刀被雷电缠绕,刹那他屈膝发力,跃向半空,率先斩落三四台无人机。
      还有无人机在更高处,他旋身踏在墙壁借力,又以漂亮的动作上窜了三四米,手中刀刃像是精准的机器,不带半点多余动作,插烂了无人机核心。
      
      还有更远处的无人机不在挥刀范围内。岑墨没有掏枪,空中的电弧连作一片,机甲身后带出暗蓝色流光,爆炸扩散开来!
      还没被砍中的无人机通通发出尖锐的怪声,被电磁脉冲干扰了系统,无力地跌在地上。
      
      他人形自走EMP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
      
      岑墨轻轻松松落回地面,几脚踩烂了它们,金属碎片在脚下迸开。整个过程没有超过两秒钟。
      下一波敌人出现了,这次是地面型的AI执法者。
      岑墨深吸一口气,冲了上去。
      
      ……
      
      【学员31006模拟结束,时间12:52:11,评级“S”】
      冰冷的机械音在室内回荡。
      
      伴随着金属齿轮的摩擦声,以及闷雷一般的低沉声响,黑色机甲“雷切”的某些部件移开,白色的蒸汽从其中喷薄涌出,快速降低着机体的温度。
      随后机甲慢慢化作能量物质,凭空消失了。
      
      周围的全息投影散去,他回归了现实。
      岑墨剧烈喘息着,然而等了半天,都没和往常一样听到自己打破记录的提示音。
      难道有人比他还快?
      他愣了愣,打开模拟系统进行查询。
      【学员32860,时间12:40:67】
      竟然足足比他快了十秒。
      
      再看一下那学员编号,怎么看怎么熟悉……这他妈的不就是贺临么?!
      
      岑墨啧了一声,靠在墙边休息,汗水顺着英俊的面庞流下。
      他的机甲强大无比,是速度与力量的完美结合,但是正如那个“猎豹”外号一样,长时间高耗能是人体承受不起的。
      
      每次结束战斗都是他最虚弱的时候,所以在他略有些走神时,没察觉到一个人的到来。
      手猛地被反扭到身后,岑墨眉头一动,刚要暴起反击,就闻到了……雪松的味道。
      
      于是他没有反抗,任由对方把自己摁在了墙上,脸颊挨着冰冷的金属墙面。
      下一秒对方摁住他的后颈,脆弱的血管被拇指压住,轻轻摩挲几下,温热掌心则按在腺体的位置。他被掌控了。
      
      这种姿势对于任何一个Alpha来说都是实足的冒犯,也足够危险。
      岑墨并不恼怒,从胸腔深处挤出了几声闷笑:“贺临,你果然是个变态。”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贺临喜欢做出这种完全压制性的举动。岑墨心情好的时候,就由着他去了。
      
      贺临比他高大,落在墙上的影子盖住他全身。他单手掀开了岑墨的一截上衣,后腰那里赫然一道新鲜的伤口,是入校前在任务里受的伤。现在伤口已成了嫩粉色,再过几天就能完全愈合。
      
      贺临用修长微凉的手指,轻轻抚过整条伤口。
      那里的肌肤很敏感,岑墨不由自主抖了一下:“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贺临不紧不慢地说:“第一,是你放了学习小组的鸽子,我来抓你了。第二,是你又忘记上药了。”
      岑墨对着墙壁翻了个白眼。
      “你的药呢,不是叫你随身带着么。”
      “没带……靠靠靠你在干什么?!不要耍流氓啊!”
      贺临顺手从岑墨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了药膏,单手顶开瓶盖,片刻后,腰上伤痕处微凉的触感传来,药膏被均匀抹了上去。
      
      岑墨抵着墙享受皇子殿下的服侍,脸色……不算是很美妙。
      擦完药,贺临放开了他。
      岑墨舒展了一下筋骨,听到贺临说:“下次你要去补课。”
      岑墨说:“你看那些所谓理论很好的人,哪个打得过我?”
      “战场不能光靠直觉。”贺临淡淡说,“先回宿舍吧。”
      
      回去临睡的时候,贺临垂眸看他,说:“岑墨,今晚还是睡在我身边吧。”

  • 作者有话要说:  电磁脉冲(electromagnetic pulse,EMP) ,电磁脉冲是一种物理现象,电磁脉冲主要用于破坏敌人的电子设备。电磁脉冲的最长时间通常只会持续一秒钟,是一种突发的、宽带电磁辐射的高强度脉冲——百度百科
    总之,可以理解为岑墨是个大型EMP手.雷
    _(:з」∠)_
    我服了,给腰擦个药被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