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他能标记A[星际]》江为竭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10-15 12: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忠诚 ...

  •   “我俩这样不大正常”——岑墨不是第一次想说这样的话。
      大部分时候,他完全没觉得两人间有什么奇怪,可偶尔难免会突然纠结一下,内心总有点什么在隐隐叫嚣。
      但当贺临笑了笑,把他摁在怀中的时候,岑墨又觉得自己完全是借着黎言玉的怨气。
      他没再提这个话题。
      
      第二天两人起了个大早,准备去见接连到来的数人,岑墨垂眸给贺临整理西装,理好领带拍拍肩膀,退开几步又打量几次。
      贺临说:“没问题了,你也赶快换衣服吧。”
      “我不去了,”岑墨说,“你去就好,反正明天才是正式登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西装的。”
      “还是一起去吧。”
      “不要。”
      
      贺临揉揉他脑袋:“乖,去见见他们,我们就回来了。”
      “说了老子不去,你赶快的,不然要迟到了。”岑墨看了看时间。
      “和我一起去。”贺临却凑了上来,把他挤退两步,后背靠在墙上。
      “你别闹。”岑墨皱着眉推他,“你真的快迟到了。”
      “那你就赶快换好衣服。”
      
      岑墨用力,但是贺临就是寸步不让,只要他不点头同意,就会在这个墙角耗一个上午。
      时间真的不够了,岑墨越发着急。贺临倒是不缓不急,像只懒洋洋的狮子守住了猎物。
      每次总是这样,明明贺临身边大部分人都认识岑墨,贺临还是坚持要和他一起出席任何一个场合,正式场合就更是强势。
      
      两人以这诡异的姿势僵持着,最终岑墨终于是妥协了:“好好好,我换还不行么,你快放开我。”
      贺临这才让开。
      岑墨急匆匆套上西装,出门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
      他边快走边抱怨:“你说你闹什么呢,那么大的场合。”
      贺临却说:“怕什么。”
      
      来到殖民飞船另一侧,经过层层的守卫后,他们来到了一个像是会议室的房间前。
      这里出乎意料地并不奢华,大门的线条简约流畅,而里头也只是休息室的布置,最多是宽敞了许多,沙发柔软,摆放得很近,显得交谈者间分外亲密。各色精美的小吃来自不同星球,摆放在桌上,灯光下不知名的自制美酒有着清澈的光辉。
      他们来晚了,贺临是敲门进去的。
      刚进去,岑墨就看见了一个富态美丽的女性Beta,长发披肩,穿着款色简单的黑长裙,右耳坠着一个苍青色蝴蝶挂坠。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却没让那份姿色减弱,反而是沉淀了些许特别的韵味。
      
      陶迎梦。
      贺临的母亲。
      
      陶迎梦一见到他俩就笑弯了眼:“哎呀,你说这两个孩子怎么来得那么晚呢。快坐下来吧。”
      她眉间没有什么威严与沉重,就连说话语气都是散漫轻快的,更像是普通的母亲向邻里抱怨着什么。
      
      屋内也就五六个人,年老年少的都有,全是战争王室的成员,岑墨都认识。
      这不是什么正式场合的会面,更像是老朋友间的简单寒暄。除却这里坐着的都是帝国有头有脸的人物,出声就能让星海震上一震。
      岑墨即便是来这种场合都会拘谨,从小就是这样。
      一是天性不爱这些东西。二是毕竟这其实并不是一个,该属于他的世界。
      
      他不想在这帮人之中落座,但他知道,每次这样做的结果都会是贺临强行把他拉过去。
      于是岑墨只是安静地向那些人点头致意,坐在了贺临的身边。
      
      陶迎梦偏了偏头,蝴蝶吊坠在耳边摇了一下:“两个孩子都瘦了一点啊,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
      贺临笑了笑:“您怎么总是操心这种事情。”
      旁边某个将军插话:“我在你这年纪的时候就是没好好吃饭,才没长高。”
      他这话引起一帮人小小的笑声。
      
      帝国的礼仪远远不如联邦的繁琐,血统也不决定一切,只有武力才是最高的追求,强者永远能得到尊重。
      若说早些年众人对岑墨的态度只出自给王室的面子,和些许对后辈的照顾,那么这几年过去,岑墨的锋芒开始显露,天赋异禀到他们也无法忽视了。
      
      陶迎梦也笑了:“幸亏还有岑墨在你身边督促的,不然不知道野去哪里了。”
      “确实是。”贺临点头。
      突然被点名的岑墨还是不知道说什么,一如既往地沉默着。他现在只想回去房间窝着。
      
      接下来陶迎梦又说起了近卫队的话题,贺临把目前队内的三四人都讲了一下,引起了一小段的讨论。
      还是那个将军,突然说:“我看到军校的报告,岑墨这不是很厉害么。”
      陶迎梦笑:“这孩子不是一直很有天赋的吗。”
      那将军性格也是豪爽,拍手笑道:“我没忍住看了几个你训练场里的投影录像,说实话,还真有几分岑在的影子啊!要不是知道他没有后代,我还真以为你和他有什么血缘!”
      “你还真别说。”又有一人接话,“我挺早就觉得岑墨和他还长得有点像。”
      岑墨说:“比不上他的,我……还差很远。”
      
      将军说的岑在,就是开国皇帝贺辰的近卫队队长。那人同样是天赋凛然,□□在手中翻飞,曾是所有敌军的噩梦。
      赫赫有名的英雄,至今雕像还在星都的最中央,和贺辰并肩而立。
      
      那将军又笑说:“你年纪还那么小,大把的机会。军校的训练对你来说是屈才了,这么说来,有没有兴趣来别的星系看看?”
      “你就尽喜欢把年轻人把荒凉的边境拉。”陶迎梦喝了一小口茶,“他们哪喜欢那种地方?”
      “历练一下总是好的嘛,我就喜欢那里。”将军道。
      岑墨笑了笑:“我还是先毕业了再讲吧。”
      
      又是一阵寒暄,贺临知道岑墨坐不住,果然过了大半小时就先行告辞离开了。
      “会不会太不礼貌了。”离开后,岑墨总有些担心。
      “没事。”贺临捏捏他的脸,“答应过你的。”
      
      回房间没多久,贺临就又被叫去殖民飞船的驾驶舱了,也不知道又来了哪个人物。这回岑墨是真的不想去了,贺临也没强求,自己出了门。
      岑墨窝在房间里,约莫二十多分钟后,房门被轻轻叩响。
      他开门,看到外头站了一个穿军装的女性Alpha。她面无表情:“王后殿下召见。”
      
      岑墨:“……”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他无声地跟着那位上将走过长廊,绕过几束装饰性的鲜花和巨大的画像后,他通过层层守卫与门禁,来到一个精致华丽的房间。
      刚刚结束了寒暄的陶迎梦坐在暗红色的沙发上,半透明的杂志投影摆在眼前,上头的图案有着艳丽的色泽。
      她抬头,朝岑墨笑了笑:“坐吧,我的孩子。”
      
      岑墨在她对面沙发坐下。
      陶迎梦轻点空中,杂志自动翻了一页。她说:“这些天学习挺紧张的吧?”
      “……还好。”
      “贺临那家伙多亏有你照顾了,有你在我还是放心的。”
      “我也没能做到很多。”
      
      陶迎梦弯眼一笑,手一挥眼前的投影就散去了。她说:“岑墨,你比我们每个人想象得都有天赋。那次任务和你在军校的表现证明了这一点。我很高兴贺临能有你在身边。”
      岑墨默默听着。
      “……但是啊,”陶迎梦话锋一转,“我怎么觉得,好像没什么人知道你已经对战争王室效忠?还有别的人邀请你去近卫队呢。”
      
      她说的人是贺起,那天晚上贺起确实说了,希望和岑墨多接触。
      连这不超过十分钟的会面,陶迎梦都有心思知道——
      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岑墨不自觉攥紧了拳,指甲扣进掌心,又很快放松下来。
      
      他抬头:“殿下他很少和别人提起。”
      “那孩子有时候就是这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陶迎梦叹了口气,“就连婚约都不大上心。这么说来,他到现在没去见过一次小黎呢。”
      “嗯。”
      “你也要催催他上心啊,对Omega还是要更加耐心温柔点的。他还远远不够体贴。”陶迎梦偏偏脑袋,蝴蝶吊坠闪过银光,像是在耳边飞舞,“你也知道这婚约的重要性吧。”
      
      黎言玉是暗影王室的将军之子。如果这次的婚约顺利,将是两个王室修复关系的一个突破口。
      长久以来双方一直对立,这次的机会可谓千载难逢。
      
      岑墨回答:“我知道。”
      “到时候你要保护的可是两个人了啊,毕竟是一家的了。”
      “……嗯。”
      陶迎梦抬眼看他:“誓言你还记得的吧?”
      “记得,不论何时我都愿意付出生命去保护他。”
      “不只是保护,”陶迎梦说,“以你和他的天赋能做到更多的。所有人都对他寄予厚望,他能成就大业,带领帝国在这片星海走得更远。联合两个王室对他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一个部分。”
      “嗯。”
      “你也是想看到那一天的吧。那婚约绝不能被破坏。”
      
      岑墨不知道为什么,陶迎梦反复提及效忠与婚约,就像是在若有若无暗示什么。
      效忠一事被提及是正常的,以他的天赋,大把人争着要拉拢。他是一把利刃,陶迎梦自然希望他能一直留在贺临身边,带着永远的忠诚。
      但是婚约一事……
      他知道自己和贺临走得太近了,亲密到了超过单纯主从与友人的关系。这么多年过去,陶迎梦即便不知道详情,应该也有所察觉。
      但是这和婚约有什么关系?黎言玉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吃他这个Alpha的醋吧。陶迎梦没必要这样防着。
      
      但既然陶迎梦这么讲了,肯定有自己的考量与顾虑。岑墨也明白其中的潜台词——无非是想再得到他的亲口保证。
      外头,那个Alpha少将轻轻敲了敲门:“皇子殿下来了。”
      是贺临来找他了。
      
      陶迎梦捂嘴笑了笑:“这孩子就是心急,我又不会把你给吃了,每次都那么紧张。”她看向岑墨,“为人母总是会多操心一点事情的,希望你不要太介意……岑墨,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现在我只是想再听一次你的保证。”
      
      她看岑墨的眼神里像是有着温柔。
      但那温柔又是不一样的,就像是在看什么……脆弱而有趣的小动物。
      岑墨见过很多次这种眼神。
      
      岑墨起身,按照王室的礼仪半跪她身前,亲吻了她的手背:“我会尽一切努力去辅佐贺临,解决他路途中的所有阻碍。那场婚礼……一定会如期举行的。”
      陶迎梦笑了,拍拍他的肩膀:“记住了,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拦。你为他考虑问题的时候,目光要长远一些,仔细想想什么才是对他真正有利的。”
      “是。”
      “岑墨,你要记得是谁给你带来了今天的生活。那孩子容易意气用事,又很重视你,但不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能成为他的弱点,亦或者他的把柄。”
      “是。”
      “记得也多照顾一下小黎,以后是一家人。要是他俩有矛盾了,贺临又倔,说不定还要靠你呢。”
      “是。”
      
      门外传来略微急促的女声:“皇子殿下他赶过来了。”
      “太心急了。”陶迎梦还是温和地笑了笑,“连他的母亲都不放心么?”
      话音刚落,贺临已经推开了门。
      
      因为一路赶来,他微微喘息着,面无表情,但眼中像是有金色烈焰在燃烧——岑墨知道这是他愤怒的表现。
      但贺临很好地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以寻常口吻说:“岑墨,回去吧。”
      陶迎梦说:“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她挥了挥手,示意岑墨可以离开了。
      岑墨点头,起身跟着贺临离开。
      
      路上贺临神色不大好看,他问:“她和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贺临狠狠皱起了眉:“不愿意告诉我?”
      “真的没有。”岑墨说。
      陶迎梦说的话,确确实实就是他的本分。
      
      转过拐角,贺临深吸一口气:“在不久前,黎言玉和我母亲见过面。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和你今天有没有关系……”
      “可能就是单纯说了说婚约吧。”
      贺临停下脚步,说:“听着,岑墨,不论任何人和你说了什么,你都要学会更相信我一点。”
      
      岑墨当然是相信贺临的。
      但陶迎梦那句话忽而蹦了出来:“你要仔细想想什么才是对他真正有利的。”
      于是他只是点头,闭口不谈方才略微诡异的谈话。
      
      联合两个王室,迎娶白月光Omega,功成名就志得意满,最终成就星海霸业。
      他想,那样确实才是贺临最好的选择。

  • 作者有话要说:  贺老妈(?)是人精,多多少少察觉不对劲了
    _(:з」∠)_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