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他能标记A[星际]》江为竭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9-10-14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期末 ...

  •   考试的三小时是漫长的,题目多到岑墨几乎要绝望了。想一想下个学期还要上的战术课,他更加心如死灰。
      下午成绩就出来了,76分,中等偏下的成绩,对他来说已经是历史新高。  
      多亏贺临的熬夜补习,其他科目也都及格了。
      
      不管怎么样,及格就是解脱了。路上是三三两两的学生,都考完了,准备收拾东西离开,气氛前所未有的散漫。岑墨绕过钟楼,快步回到宿舍,见到贺临不由弯起眼睛。
      贺临把全息投影关上:“怎么,考得很好?”
      “还算可以吧,老子够给他们面子了。”
      贺临笑:“真乖,来,过来给我亲一口。”
      “滚。”
      
      这天晚上,他们开始准备收拾回去的行李了。第一军校的假期并不长,也就三周左右。
      贺临说:“明天先去一次塔里尔。”
      “……塔里尔?”
      “对,殖民飞船要正式降落了。”
      
      塔里尔是帝国N11星系里第一颗宜居星球,类地行星,有淡水资源,地表被稀疏的平原覆盖。
      尽管环境安全,但是殖民行星一向是值得谨慎的事情,从筹备策划,到勘测环境再到专属殖民飞船的建造,已有足足七年过去。而踏足新世界的那一天即将到来。
      
      贺临说:“大后天飞船降落,勘测进度很顺利,日期提前了。”
      “都会有谁在场?”
      “你应该问的是,有谁可能不在场。”
      
      对于崇尚武力的帝国来说,扩展疆域是最隆重不过的大事,各种王公贵族,各种高官权贵,包括贺临的父母亲都将莅临。
      岑墨是知道这点的。
      他只是不大愿意见到贺临的父母——皇帝与皇后,帝国境内最受尊贵的两人。
      而且,黎言玉肯定也会在现场。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不情愿,贺临说:“你跟着我,打声招呼就回房间。”
      “嗯。”
      
      第二天星舰庞大的身躯从地平线拉起,奔向漆黑的宇宙。
      在近三十小时的高速航行后,他们远远看见了那颗黄褐色星球。那里有淡紫色的云层,气候干燥,动植物资源贫瘠,放眼望去没有什么庞大山脉。
      在极远处的深空中,黑色殖民飞船无声悬在星球上方,舰身冷硬地映着一抹恒星的光辉。它比大型星舰都要大上一倍,像一只可怖的巨兽,身上闪着暗蓝与明黄的点点灯光。
      
      他们的星舰停靠过去,轻微的震颤之后,全透明的人行通道在宇宙里对接,有人将他们带去了各自的住处。
      岑墨和贺临穿过长廊与花园,终于乘着电梯到了顶层。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还是王室一贯的豪华做派,宽敞又舒适,从落地窗望出去就是幽深的星空。
      
      行李摊开,两人稍微整理了一下,休息一阵。
      晚上又有星舰到来,岑墨躺在贺临身边,顺口问了一句:“哪帮人来了?”
      贺临像是没听见,看着眼前的终端。岑墨抬头刚想再问一次,忽而看到贺临屏幕上一句:【我到了】
      
      黎言玉发的。
      
      难怪都听不见他说话了,原来是白月光终于到了。
      岑墨咽下问句,又躺了回去,背过身极其不爽地刷着终端。
      这一回贺临和黎言玉聊了挺长时间——又或许是岑墨感觉的挺长时间。
      明天这里会有舞会,会是他不喜欢的繁复社交场合,那两人肯定会依在一起,同时借此机会,向这个庞大帝国的上流展示自己的修养与魅力。
      不论在谁眼里,贺临与黎言玉……还是那句话:门当户对,天造地设。贺临还对黎言玉一往情深,更是让这婚约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岑墨实在躺不住,起身到客厅开了空气过滤,坐在沙发点一根烟。
      但和平时一样,他很快又茫然了,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纠结什么。
      
      橘红色的烟头闪烁,他微皱着眉。
      
      盛周锦来找他聊天,岑墨随手回了几句后就没理了。
      打开电视,他刚好看到新闻:之前谋杀了富商吴河,夺走了特殊核心“月亮”的凶手终于被抓到了。
      直播画面中,层层装备了机甲的警官正在押送他,除此以外大街与空中空无一人。
      数十分钟之后,押送用的飞行器掠过了星都第一大街,飞速朝着更远处行驶——
      
      几秒钟过后,异变突生。
      
      那被蒙着脸、带着手铐的凶手,本来坐在飞行器的禁闭室之中。
      忽而他脖颈一歪,以人类做不到的角度扭曲,转了一个圈,身子软绵绵地滑了下去。
      他死了,然而甚至没有人触碰到他。
      
      岑墨微微瞪大眼,而现场已经混乱作一团。各个身着机甲的警卫不断用异能探寻,却迟迟找不到袭击者。
      
      贺临推门出来,刚好看到这混乱的一幕。但两人看了一阵,最终现场终于确定,袭击者已经不知所踪。
      最后画面切断,这件事情被继续调查。
      警备森严的星都数十年没有出现类似情况了,事情已经反常到了极致,夹杂着层层谜云。
      
      岑墨把电视关掉。贺临说:“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
      他俯身,想和往常一样亲一亲岑墨。
      岑墨偏头避开了。
      
      贺临眸色深了深,捏着他的下巴吻了上去。这次吻得很深,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道。
      岑墨却没平时的好脾气,皱着眉把贺临推开。他顿了顿,终于说:“我俩总是这样太奇怪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