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他能标记A[星际]》江为竭 ^第15章^ 最新更新:2019-10-12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分别 ...

  •   隔了三天,贺临就要走了。
      临行前岑墨给他整理衣领。黑色军装穿在身,显得那人腰背笔挺。
      贺临眉眼深邃且英俊,天生自带可信赖的气场,认真与人对视时,再自傲的人也会不由放缓语调。
      理好领子,岑墨伸手捏了捏贺临的脸。即便是相处了那么多年,那脸还是太耐看了,男人味十足,要他是B或者O肯定喜欢。
      
      他刚放下手,贺临就低低笑了:“怎么,舍不得我?”
      “快滚吧。”
      “那么凶。”
      岑墨拍拍他的肩:“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他犹豫了一下,“你的梦……最近没问题吧?”
      “没有,很稳定。”贺临亲了亲他,“我会想你的。”
      “……太肉麻了。”岑墨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此情此景总有点怪异,总觉得像……电影中新婚恋人的道别。
      
      他和贺临很少分开,此前长时间的别离就只有一次。毕竟贺临需要他才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梦境,而他本身睡眠也不好,有了贺临造的梦,可以安安心心地一觉到天明。
      眼下贺临一去就是半个月,两人都不大好受——虽然不至于影响正常生活,但就是不习惯。
      
      岑墨打消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和贺临说:“我不送你过去了。”
      “嗯。要再拿一张卡么?”
      “为什么?”
      “怕你趁我不在乱花钱,额度用光以后只能吃西北风。”
      岑墨:“……这星球都是你家的,那张卡竟然还有额度?”
      贺临竟然仔细思考了一下:“不知道,你可以试试。”他捏捏岑墨下巴,“被你败家我很乐意。”
      
      “成天就知道说这种话,说得好像我没钱就不能找其他人一样。”
      ——就因为这句话,贺临硬给他的终端绑定了另外一张卡。
      纯黑卡面,没有编号,岑墨一度以为就是个假的。
      
      贺临前脚刚走,他就买了一瓶水,证明这个卡真的能用。
      隔了一会贺临的信息又来了:【怎么,我还会骗你?】
      大概是看到卡的使用记录了。
      岑墨:【我就爱买水怎么样】
      【那你尽管买】
      岑墨:【……】他几乎能想象到,现在贺临是带着什么笑了。
      
      贺临这一走,两三天都只有简短的消息发来,大概是前几天实在是很忙,能使用终端的时间又受限。
      又过了几天,是机甲实战课的考试。岑墨站在训练场里,对面的考官装备着厚重的机甲。
      岑墨这几天心情都不大好,动作也就分外暴躁。
      带着雷光的高周波刀出鞘,身影转瞬就掠了出去。齿轮飞速运转,异能在血液中沸腾。腿部机甲末端的尖爪刺入了墙壁,像是兽类的巨爪提供足够的抓握力道,使他能飞檐走壁,也让金属墙壁留下深深的伤痕。
      
      下午全校都知道他把考官给锤了。
      
      负责一年级的考官也才刚刚毕业几年,成绩优异,很年轻,但这还是彻底让岑墨名声大噪了一回。无数三四年级的Alpha被激起了好胜之心,纷纷向他下来战书,想要一决高下。
      不管怎么样,他能提前毕业都没跑了,就是提前几年的问题。
      ……前提是理论课都得要及格。
      
      什么切磋的邀请岑墨都没答应。作为今日的风云人物,他正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刷新着终端。
      今天贺临还没给他发消息。
      算算时间,应当是晚上的休息时间了,那家伙究竟在磨蹭什么?
      
      岑墨又等了十多分钟,忍不住烦躁,出去在校园遛弯。
      刚出门,附近的树木高大,夜晚的空气清爽,悬浮于空中的路灯发出暖黄色光芒,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再往前走几十米,就是学校中心,即便是晚上也是一片灯火辉煌,不同型号的小型无人机正无声地掠过夜幕。更远处的钟楼,连带着上头的金红雄狮标志沉默着。
      
      “……岑墨。”忽然传来陌生的嗓音。
      岑墨回头,在略微昏暗的地方正站着一个男性Alpha。他有着金棕色的短发,身材高大,也是有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眸。
      贺起。
      
      贺起身后站着两人,面孔看起来眼熟,好像是四年级的学生……同样也是向贺起宣誓效忠了的近卫队战士。
      贺临和贺起来自不同的王室,平时基本没有交集。
      岑墨就问:“什么事?”
      “我是来找你的。”贺起笑了笑,向他走来。他没有穿长军靴,军装裤腿的左侧脚踝位置,冷硬的金属光泽一闪而过。
      他左腿是义肢。在这个时代,义肢基本与躯体没有区别,同样的灵敏。但因为是外物,容易被机甲核心排斥——这一点直到现在还没被解决。
      
      贺起说:“下午你的那场战斗很精彩。”
      “谢谢。”
      贺起笑了:“不要这么拘谨,我是来交个朋友的。我们的立场不一样,但如果因为这种东西就束手束脚,我会觉得很遗憾的。”
      “哦。”岑墨想了想,“你还有什么事情么?”
      
      “我很早就开始关注你,至少,比你能够想象得早。我看过你一次次在训练场刷的记录,还有战斗中的表现。我们是一类人,生来就是为了追求巅峰而活的。”
      他继续说:“虽说我们王室的理念偏向平和,但这不代表软弱。我们也希望开疆辟土,只是,帝国的铁拳应当配上一点点的谋略,而不是像战争王室一样,被骨子里的征服欲冲昏了头脑。”
      
      岑墨说:“所以你想讲什么,这是在拉拢我么?”
      贺起失笑:“我还以为自己讲得直白了。”
      “那我拒绝。”岑墨只想结束这个对话。
      
      他刚转身,贺起又说:“为什么不呢?你没加入他的近卫队不是么?这就代表在某些方面你还有所顾忌。你不是王室出身,血统不决定立场,我认为换个地方换种理念,能给你带来更宽阔的视野。”
      岑墨:“……”
      贺起说:“决定不用今天下,我的邀请就在那里,你只要决定就行。你我都那么年轻,值得更多的可能性。”他最后道别,“如果你想要更多了解,可以随时来找我。”
      “很高兴遇见你,岑墨。”
      
      贺起走了,岑墨也没散步的心情了。
      他径直回了宿舍,贺临只简单给他发了一句“晚安”,之后再也没有音讯。
      
      深夜岑墨睡得不那么安稳,明明很困了,却无法入梦。
      也不知道,贺临这个时候有没有睡着。
      他有记得按时吃饭么,胃病会不会又犯了?
      岑墨在床上滚来滚去,足足过了二十分钟,终于没忍住,起身跑到贺临的床上了。
      平时他都睡在这里,很少回自己床上。他躺回熟悉的床铺,这才感觉好受一些。
      
      Alpha的信息素强势,他还能从被褥间闻到灰烬与雪松的味道,很特别也很熟悉。岑墨翻来翻去,一开始盖的还是自己的被子,但还是睡不着。
      贺临不在,整个大床任他翻滚。翻着翻着,宽松睡衣掀起一点露出细韧的腰,然后他把贺临的被子抱住了。
      
      几分钟后,他干脆卷起贺临的被子把自己裹严实,蜷成一团趴在床上。
      蓬松的被子和好闻的味道。这样感觉贺临还在身边,就像之前无数个夜晚一样抱紧了他。
      但这还远远不够,他把脸埋进枕头里,使劲蹭了蹭,满含眷恋,发出一声餍足的叹息。
      心满意足。
      几秒钟后,岑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耳朵猛地烧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某种意义来讲,大概是暴躁贤妻诱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