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他能标记A[星际]》江为竭 ^第13章^ 最新更新:2019-10-11 13:31: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惩罚 ...

  •   【真爱佳缘,夜夜不眠:寻找那个优质A】
      岑墨又点开了这个奇怪的论坛。他的号“一朵纯洁小百合”终于解禁了。
      时隔多日,那上头的很多东西他又看不懂了。他倒是翻到了几个人说,哪个年级的Omega又向贺临告白了。
      
      他就皱着眉。
      坐在对面的盛周锦问:“怎么了?”
      “没事。”岑墨把页面关掉,“先说好,这次不用你请我,AA。”
      他不会和盛周锦在一起的,没必要占别人的便宜。
      盛周锦很失望的样子。
      
      结账的时候,岑墨突然想到,他现在刷的是贺临的卡,也就是说贺临收得到记录。
      他犹豫半秒,还是坚持付了钱。
      临告别前,盛周锦说:“我不会放弃的。”
      “何必呢。”岑墨懒懒地说。
      盛周锦想了想:“可能等你有喜欢的人,就知道了吧。”
      
      岑墨顺着小路回宿舍。路上沈白冰急急忙忙地找他,说要一点钱,明天就还给他。
      数额不大,大概是急需买什么,账户却被冻结了。岑墨顺手就给他转过去了。
      宿舍里没人,岑墨这才想起,贺临说他今天会晚回来一点,如果睡不着就一定要找他。
      
      岑墨就收拾了一下衣服,进了浴室。
      洗完澡后浴室里水汽朦胧,他换上一身宽松的睡衣,拉开了门——
      
      贺临就站在门外,琥珀色的眼眸像是在燃烧。
      岑墨吓了一跳:“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他想往前走,但贺临没有让开。他听到贺临急促的呼吸,又问:“你一路赶回来的?”
      下秒他被压着后颈,死死摁在了贺临怀中。他听见贺临有力快速的心跳,转眼周围一切都被梦境覆盖。
      墙上的时钟乱走,周围传来齿轮运转的声音。梦境中贺临是绝对的主宰,岑墨只感觉眼前一黑,什么柔软却结实的东西盖住了眼眸。
      
      周围是一片黑暗,他有些茫然,唇上却被咬了一口。这一下子像是见了血,他嘶了一声刚想后退,却被更有力地抱住。
      他不知道贺临想要干什么,在他被掐住腰摁在床上的时候,终于开始挣扎:“你干什……!”
      后腰手指的力道猛地加重,压得他动弹不得,贺临低声说:“我就应该拿条链子把你锁在身边。”
      这里是贺临的梦,岑墨立马感到颈上一紧,什么微凉的东西卡了上去,他眼睛还被蒙着,下意识用手扯了扯,还真是一个皮质的项圈。
      
      ……他妈的贺临越来越变态了。
      贺临就这样压着他,问:“你今晚去做什么了?”
      “……吃饭啊。”
      贺临的手掌隔着衣衫划过光洁背部与凸起的蝴蝶骨,灼热温度烫得岑墨一抖。
      最后手掌掠过项圈,停在了脖颈的腺体位置。他说:“真以为我不知道么。”
      
      贺临的声音颇有磁性,本来光靠嗓音就能撩到一众Omega,连Alpha这种极富竞争心的物种都忍不住夸上两句。
      岑墨当然也是喜欢这嗓音的。此刻声音从背后传来,贴得极近,低沉中又带了点沙哑,压在耳边叫他浑身一激灵。
      
      岑墨深吸一口气,问:“我还做什么了?”
      世界一阵天翻地覆,他被翻了过来,伸手想要拉开蒙眼的布却又被摁住了。下秒男人吻了上来,舌头舔过敏.感的上颚。
      是玫瑰的味道。
      
      “呜……”岑墨睁大眼睛,却被死死压住肩膀,动弹不得。
      这实在是太过了。
      之前贺临亲他,除了婚礼那次都是浅尝辄止,从来没有如此暴躁。
      
      他被圈在男人的双臂之间,就像是被一只暴怒的雄狮摁在爪下。看不见任何东西,唇舌被迫交缠,一场激烈的攻城略地,越发收紧的项圈逼出几声闷哼。
      他感觉自己几乎要窒息,双手不自觉抓住了贺临的手臂,却用不出多少力气。
      
      压住他的身躯太强势,和柔软的Omega与Beta全然不同,熟悉的信息素铺天盖地,却又无比鲜明地叫他认识到,那来自另外一个雄性Alpha。
      完完全全,和他是相同的性别。
      而他现在却被压着拥吻。
      
      这前所未有的错乱感来得分外强烈,带来了领地被入侵的不适感。体内是来自激素的冲动,让他想要驱赶走别的Alpha。
      岑墨因此躁动不安,紧紧蹙着眉。
      他大可以召唤出机甲——即便打不过贺临,也比现在完全被动的场面要好。
      但背部的肌肉绷紧了,又放松下来。
      他仍然没有选择反抗。
      
      甚至在贺临咬在他的颈侧时,他也只是瑟缩了一下。
      
      那地方接近腺体。Alpha之间对腺体的啃咬是侮辱性的,往往是宣布对一场恶战的胜利。
      被啃咬刺穿的疼痛很鲜明,他不知道贺临为什么要这么做,今晚误会了什么事情。但他与那双燃烧的琥珀金眼眸对视时,本能觉得惊涛骇浪背后,那人应该是难过的。
      从小时候开始,岑墨就最看不得贺临难过的样子。
      于是岑墨放松身体,伸手紧紧抱住了他。
      就像之前无数个他被噩梦缠身的夜晚。
      
      贺临的动作一顿。
      他松口,几秒钟后小心翼翼地隔着黑布,吻上岑墨闭着的左眼。
      
      ……这就是岑墨对这晚最后的印象了。
      他彻底跌入了贺临深沉的梦境。出乎意料的是,那被构造出来的梦依然鸟语花香,与平常无差。
      
      第二天醒来,窗外不知什么鸟在叫。贺临正在厨房做早餐,岑墨一离开睡梦就被察觉到了。
      岑墨支起身子,扯到了侧颈,嘶了一声。
      
      再抬头贺临已经站在房门前,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略微紧绷的嘴角暴露了他的情绪。
      就像是在……小心地等待岑墨的反应。
      岑墨坐直,靠着床头捂住脖颈,说:“妈……嘶……”贺临咬得是真的狠,还是疼。
      
      贺临:“……你叫我什么?”
      岑墨:“……我这不是话没讲完么。”
      他深吸一口气:“妈的,快给老子把外伤药拿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沈白冰才是全能型助攻选手qwq
    球球别锁了,真的没有脖子以下啊qaq他们真的啥也没做啊,衣服都没脱啊就只是么么哒了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