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军校(大修) ...

  •   刚来军校的第一天,天气晴朗。
      贺临坐在大厅的落地窗前等待身份登记,一身军装笔挺,帽子压得很低,抬眼就能震慑得一群高谈阔论Alpha,叫他们路过时小心翼翼。
      
      帝国第一军校的规定苛责,不论是哪来的王侯贵族,进来就是普通的学员……即便是身为王室长子的贺临。
      就这么几分钟,立马有Omega上前和贺临搭话——尽管贺临当时肩上,枕着一个睡着了的Beta。
      那Beta长得着实太好看,侧脸的线条流畅,黑发柔软,皮肤光滑细腻,收身的作战服更显得他腰窄腿长。几个Alpha的视线黏糊糊粘了上来,不断游移。
      
      在贺临被三个Omega围住时,周身叽叽喳喳,满是信息素甜腻的味道。枕在他肩上的Beta微微皱眉,似乎是想睁眼看看发生了什么。
      然后贺临伸手轻轻捂住他的眼睛,低声说了句:“没事,你继续睡吧。”然后扭头朝那些Omega,也没发火,很礼貌地说,“请你们离开。”
      
      Alpha的气息充斥着血腥味,吓得一众Omega慌忙走了,又被那一句沙哑的“离开”勾得腿软心痒。
      
      后来证实,趴在贺临肩上的根本不是Beta,而是一只收敛气息了的Alpha,名叫岑墨。贺临那不近人情的形象就更加深入人心。
      
      但毕竟第一天留给别人的印象太深刻,正大光明来找贺临的Omega不占少数,偷偷来找岑墨的……Alpha也不占少数。
      岑墨为此纳闷了很长时间,完全不清楚自己对Alpha的吸引力在什么地方。
      来的每一个人,都被他单手丢出了窗外。
      
      再后来,众人见过岑墨裸着上身的模样,打起架来凶得像野兽,那流畅又不显粗犷的肌肉线条,那浅浅的腰窝,身材真是一绝,禁欲中又带着诱惑。
      来找他的A便更多了。
      说到底,Alpha里还是颜控太多,肉.体动物,天生对美好事物想要攻城略地,都想掐着他的窄腰来个深入交流,最好长腿还能交错缠在自己腰上,啃一下那细腻光洁的脖颈——
      当然岑墨是完全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的,不然又要纳闷更长时间。
      
      这两人据说是从小就认识,进军校之前,已合作击溃了某星球上的匪帮,对机甲与异能的使用颇有心得。
      既然不是新手,那就需要跳级。
      
      最后军校的决定结果,是贺临直接二年级,而岑墨……拿着自己的新生通知书,口吐芬芳了大半个晚上。
      倒不是他战斗力不行。
      而是文化课太烂了。
      
      这种不满,在入学第二周,贺临站在二年级的实战演练场前,笑着和他说再见时,达到了最高峰。
      趁着四下无人,岑墨对尊贵的皇子殿下竖了个中指。
      贺临笑了笑:“晚上见。”
      
      实际上这天没到晚上,他俩就见面了。
      场景是在新生楼二十七层,走廊尽头一个隐秘的空教室。
      
      那时岑墨正靠在窗边,点了一根烟,和一个娇小的Omega靠得很近。
      贺临推开了门,俩人都一哆嗦。
      岑墨回头怒骂:“谁他妈……靠!怎么是你!”
      贺临指了指自己的金红袖章:“查纪律呢。”
      
      那个Omega见了皇子殿下,哆哆嗦嗦,就要往岑墨身后躲。
      贺临冲他笑了笑:“这位同学,你没有违反纪律,可以先行离开了。”
      
      Omega三步一回头。岑墨烦躁地挥了挥手,他才快步出了门……还不知怎么想的,把门顺手带上了。
      
      略有飞尘的教室就只有他们两人了。
      贺临说:“你还挺有能耐的,这么快就能拿到烟。”
      岑墨扬了扬下巴:“我人缘广,想要什么没有?”他弹弹烟灰,“怎么样,帝国雄狮牌的经典烟,花了我不少钱。”
      忽而想到了什么事情,他勾了勾嘴角,把还剩大半截的烟递了过去,半眯起眼笑着:“怎么样,要不要尝尝味道?”
      
      阳光下,贺临琥珀色的眼睛通透又明亮——标准的王室眸色,像是狮子。帝国的开国皇帝便是以暴怒时的琥珀金眸闻名星海的。
      他沉默几秒,接过岑墨的烟,也不嫌弃,直接叼在嘴里吸了一口。
      
      这举动出乎岑墨意料,他微微睁大眼,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贺临利落地拿出了终端……记录了岑墨的违纪。
      
      岑墨:“……你他妈的把烟还给我。”
      贺临拿着烟,没动:“这味道确实不错。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一样。”
      贺临把烟丢到地上,用军靴鞋跟碾灭,揉了揉他的脑袋以示安抚。
      “还有,”临走前贺临说,“我不建议你过多与Omega接触,免得哪一天谁都没有抑制剂,事情就闹大了。”
      提起这事岑墨就来气,但贺临已经转身离开。
      
      再见面是在食堂,贺临被一群人围着,全都是二年级最精英的Alpha与Beta,甚至还有几个极为出名的学长学姐。
      还是那个Omega,名叫沈白冰,问:“岑哥,你和殿下关系不好啊?”
      岑墨没好气:“你觉得我俩看上去很要好么?”
      
      沈白冰回忆了一下第一天贺临护着岑墨的那劲,老实说:“刚开始觉得很要好,现在……不那么确定了。”
      现在确实大部分人,都知道岑墨不大喜欢贺临,很少和他一起出现。甚至还有传闻说,他俩过节十分严重,什么夺人所爱什么血海仇深,总之怎么夸张怎么编。
      毕竟大部分人,连讨好贺临都来不及呢。
      
      “他那个人简直是有毛病。标准的‘精英’Alpha,进攻性和控制欲强得要死。”岑墨啧了一声。
      沈白冰笑了笑,柔声说:“按这样说,我觉得岑哥也挺标准的。”
      “那是因为你不够了解他,真的。”
      
      当天晚上,夺人所爱血海仇深二人组,回到了同一间宿舍。
      岑墨回来得晚一些,刚进门,就闻到了淡淡的灰烬味,和从其中透出的清冽雪松。
      贺临的信息素。
      
      贺临坐在桌前。岑墨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偷偷养了个情人藏着,准备靠信息素吓走访客呢。”
      贺临耸肩:“养个情人比养你轻松,拿了钱至少嘴还甜一点。”
      
      等到岑墨冲完澡出来,贺临的书快要看完了。  
      岑墨的天赋凛然,早早皇家近卫队就给他留了个位置……虽然他本人从没正式答应过,但某种意义上讲,他就是其中一员。
      近卫队对王室成员有着严苛的礼仪。
      其中包括且不局限于,告别时的祝福。
      
      岑墨走到贺临跟前。
      贺临简单穿着睡袍,挽起袖子,露出了小臂流畅的线条。这具身躯潜藏着爆炸性的力量,即便在Alpha中也是最顶尖的,最适合攻城略地。
      
      和之前无数个夜晚一样,岑墨在他面前单膝跪下。
      他接过他的手吻上。
      
      从头到尾,包括吻上去的时候,他都是抬眸直视贺临的,浅灰眸子中带有几分挑衅,似乎在说这样你满意了么?
      蜻蜓点水的一吻终了,岑墨一笑,露出尖尖的小虎牙:“晚安,我的殿下。”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实在是诸事不顺,随便写写换个心情
    正在大修改更带感的设定,会迅速替换后头章节,求收藏评论鸭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