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看完了整场好戏 ...

  •   眼见一杯咖啡朝她泼过来,陈絮敏捷地朝旁边一闪——咖啡没有泼到她的脸上,全洒在她的裙摆上了。
      
      白色的伞裙,下摆瞬间被弄脏,咖啡的棕褐色污渍蔓延了一片。
      
      陈絮再好的脾气,也忍受不住了。
      
      “叶芷青,我建议你到医院精神科检查一下,有什么病早点治!”陈絮努力克制着自己,却还是气得浑身发抖,“别讳疾忌医,害人害己!”
      
      “哈哈……”叶芷青拍着巴掌笑了起来,陈絮狼狈的样子让她非常开心,“对付你这种人只能这样,用说的吧,你一张利嘴我说不过你,所以只能动手咯!”
      
      “好了,气也出了,我要走了,陈老师,以后不要再勾引别人的老公哟!”叶芷青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擦手,准备离开了。
      
      陈絮上前一步,堵住叶芷青要走的那条路。她两眼冷冰冰地盯着叶芷青。不说话,也不动。
      
      叶芷青叫了起来,“陈絮你想干嘛,想杀人呀?吓唬谁呀你!”
      
      陈絮不吭声,就盯着她看。
      
      这种长目光是有分量的,叶芷青被陈絮盯得有点发虚。
      
      小花园是用矮冬青围成的一个封闭圆圈,只在东西两边各有一条路通向外面,东边的是主路,宽一些,西边的是石子小路,比较窄。陈絮把东边的主路堵住了。
      
      见她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叶芷青只好去走西边的小路。她心情不错,踩着高跟鞋走得春风得意。
      
      “啊!”
      
      走上小路的叶芷青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整个身体都控制不住朝前扑去,摔了个狗啃泥。
      
      “好痛!我的脚!我的脚!”叶芷青连连呼痛,想站起来,脚上的高跟鞋又不给力,整个人狼狈极了。
      
      陈絮一点都不意外,她特意绕到叶芷青面前站好,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脸。
      
      “真不好意思,忘记提醒你了,这条小路的下面有塌陷,学校还没来得及修补。”
      
      陈絮的声音温柔软甜,善意满满。
      
      “你!”叶芷青挣扎着站了起来,脸都气歪了,“你就是故意的!你知道这条小路有问题,故意堵着大路不让我走!存心想让我扭脚!陈絮,你可真阴险!”
      
      陈絮微微一笑,“哦,脚扭了啊?快去长椅上坐着歇会儿吧。再见。”
      
      说完,陈絮转身离开,不再理会叶芷青的咒骂。
      
      小花园旁边的另一座小楼里,被爬山虎覆盖的一楼窗边,章潜将手闲闲搭在窗台上,看完了整场好戏。
      
      他穿着黑色衬衫黑色长裤,宽肩细腰长腿,身形劲瘦而挺拔。
      
      爬山虎的阴影笼在他的脸上,给他英俊的脸增加了几分暗色,可那双眼睛却依然明亮锐利,在昏暗的光线中闪闪发光。
      
      看到手里拎着高跟鞋,一瘸一拐狼狈离开的叶芷青,再看看已经走远,衣裙飘飘的陈絮,章潜似乎颇感有趣,挑挑眉毛之后轻笑了一声。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中年男人热情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注视。
      
      “章总,总算找到你了。你怎么一个人到这边来了?”
      
      “哦,我过来看看,”章潜扭过头对男人笑道,“大学时我经常在这儿上自习。”
      
      “王校长他们也在到处找你。我们还奇怪呢,怎么聊着聊着,客人突然不见了。”
      
      “不好意思啊杨主任,我中途去了趟洗手间,顺路就走过来了。没想到给你们增加了这么多压力。”章潜说的很客气。
      
      “不敢当不敢当,你可是我们的贵宾。我们只怕招待不周啊!”杨主任的脸笑得像朵老菊花。
      
      一边笑,他一边凑到窗前往外看,“章总刚才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吗?我老远就看见你在笑。”
      
      窗外什么都没有,只有爬山虎垂下来的藤蔓,还有一座年久失修的迷你小花园。花园里杂草丛生,显然不常有人过来。
      
      “嗯,刚才看到一个学妹,以前跟我一个学院的。”章潜微笑,目光朝校道的尽头看去。替那条弄脏的长裙默哀。
      
      “太有缘了,毕业这么多年了,还能在母校碰见。”杨主任问:“她是回来办事的?”
      
      “嗯,可能吧。”章潜不想聊这个,不着痕迹地把话题转移开,“走吧,别让王校长久等。”
      
      陈絮穿着脏裙子,顶着路人的眼光假装淡定地回到图书馆。
      
      她有些后悔,早知道叶芷青会跑来发疯,她早上应该穿那条黑色裙子的。这一大块咖啡渍,在白裙子上实在太显眼了,怎么处理都不可能弄干净了。
      
      陈絮正郁闷,刘处长给她打电话过来了。
      
      “小陈,赶紧出发吧,王校长他们一会儿就要去饭店了。你抓紧点。”
      
      “好的刘处。我这就打车过去。”
      
      挂了电话,陈絮拿了把剪刀往洗手间走。走到半路碰见了从洗手间出来的宋春芳。
      
      “哟!小陈你裙子怎么回事呀?怎么弄成这样了?”宋春芳吃了一惊。
      
      “刚才不小心把咖啡泼上面了。”陈絮不想跟她多说,抓紧时间往洗手间走。
      
      “我说你刚才跑哪儿去了,原来溜出去喝咖啡了。”宋春芳在她身后直摇头,“这下好了,裙子脏成这样,一会儿你怎么见人?”
      
      污渍全部集中在裙子的下摆,陈絮不再犹豫,拿着剪刀唰唰唰把下摆剪掉了一圈,长到小腿的裙子顿时短了一大截。
      
      裙子边缘有些参差不齐,陈絮索性加了几剪子,把下摆剪出毛边来。
      
      穿上改短的裙子,陈絮踮着脚在洗手间照镜子。
      
      毛边的效果竟然意外的好,普通的伞裙看上去有了几分设计感。穿在身上显得腿长,也多了几分青春活泼。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有点太短了,刚到大腿中部,稍不注意很容易走光。
      
      陈絮叹口气,算了,也只能这样了,刘处那边催的急,她也没时间再跑回家换衣服。凑合穿吧,反正就是吃顿饭。
      
      上了出租车,陈絮想了想还是给卢振宇打了个电话。
      
      “叶芷青跟我说你要参加童童的运动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给卢振宇打电话的时候,他明明拒绝了。
      
      卢振宇马上反问,“她给你打电话了?”
      
      看看自己露出半截大腿的短裙,陈絮很心烦,语气里忍不住带上了一点讽刺,“卢太太亲自过来兴师问罪了。卢振宇,你要不要带她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她的大脑是不是产生了什么病变?”
      
      卢振宇:“她又……胡搅蛮缠了?”
      
      陈絮懒得回答,问他:“幼儿园的亲子运动会,你改变主意了,确定要去参加,对吗?”
      
      “嗯。我还是去吧。让孩子开心开心。”
      
      “好。谢谢。一会儿我把时间地点发给你。”陈絮一句废话都不多说,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曾经,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晚,她是恨过卢振宇的。恨他的背叛,恨他的狠心,恨得咬牙切齿。
      
      可是现在她不恨了,面对卢振宇,她的内心已毫无波澜。没有依恋,也没有厌恶了。
      
      对她而言,他只是个熟人。童童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仅此而已。
      
      19岁跟卢振宇相识相恋,顺利结婚生子,所有人都说这就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可最后呢?
      
      最后,是一地鸡毛。
      
      机械地看着窗外的风景,陈絮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好好爱一个人的能力。
      
      这场失败的婚姻,让她对所谓的爱情产生了很深的恐惧。
      
      

  •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九点还有一更。欢迎收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