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一更】 ...

  •   第六章
      
      王春飞遇到的并不算很特别的事,类似的事件在很多地方都存在。
      
      王春飞是海城下面的一个小乡镇的人,在海城上了个大专就留在了海城。
      
      他居住的地方是属于海城的老城区,和杜骄阳居住的地方一样,那里有很多的本地居民,老人小孩聚集,人情味比较浓。
      
      “我那天去超市买点东西,就看到有人在宣传什么能制造氢的杯子,说是喝下去可以长寿、抗癌治疗不孕不育、白血病等等,说得天花乱坠,一看就是骗人的。”
      
      “平时我看到也就走过去,那些固执的老人想要交智商税,他们儿女都管不了,我一个外人也管不住。”
      
      王春飞打完这些话还嗤了一声,表达自己对那些上当的人的鄙夷。
      
      “不是我冷漠,这种骗子特别擅长忽悠老人,那些人都跟着了魔似的,你多说一句就好像你要抢他东西一样。这也没办法,谁让他们贪占小便宜,几个鸡蛋或者几斤米一点油,就能让那些人深信那群人是好人,不会忽悠他们。”
      
      “可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熟人,那个老太太住在我家楼下,人特别的好。我在这个城市其实待得并不开心,感觉很多人都瞧不起我这乡下来的,就这个老太太不一样,经常对我嘘寒问暖。”
      
      “他们家的经济条件不怎么好,应该说很差,她年轻时候就丧夫,老了儿子儿媳车祸死了,只留下一个孙女。那孙女好不容易养大,大学刚毕业又患上了白血病。他们家就靠她那点退休工资,又要吃饭又要治病,特别的难。”
      
      “这么困难的一个老太太,还被那些骗子忽悠,买一个两千多块的杯子,这不是耽误事吗。我实在看不下去那天就把老太太给拦住,不管骗子怎么忽悠都简直要把老太太给带走。”
      
      “当时那个推销员看我的眼神就很不好,还说完这个人心不好,不愿意让老人拥有健康,咒我心不好的人会走霉运的。 ”
      
      王春飞噼里啪啦的打出这些话,手按得越来越重,回忆那天的场景就愤愤不平。
      
      杜骄阳和刘进看到内容,都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这些推销保健品的人,真的没有一点良心,老人家攒了一辈子的钱也去骗!”刘进很是气愤。
      
      他家老两口也深受其害,怎么说都不听,不给买还说他不想给他们养老,想要让他们早点死,真是字字珠心。
      
      刘进也明白是自己太少回家,那些推销员特别会讨两老高兴,经常过来陪伴,比他这个当儿子的还殷勤。
      
      于是就无条件相信那些推销员,哪怕也觉得不太对劲,也不会去深究。
      
      可他和很多年轻人一样,要工作要打拼,否则吃饭都成问题了,还谈什么陪伴?
      
      那些推销员有时间陪伴,是因为他们的工作内容就是这些啊。
      
      现在每次回家,都会因为这些事吵架,令刘进烦不胜烦。
      
      “这些人是没有心的,搞出什么邪门歪道,真是一点都不稀奇。”
      
      刘进已经可以断定,就是那些人搞的鬼。
      
      断人财路彷如要人性命,王春飞肯定是被这些人惦记上了。
      
      杜骄阳并未被左右,继续询问:
      
      “你有拿他们什么东西吗?或者当时是否有肢体冲突?你再回忆当时情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王春飞想了想,摇了摇头,继续在手机上输入。
      
      “我知道这些人不好惹,所以一开始只是打算拉走了那老太太,没有当面说什么话。他们是看我们要走了,把我们给拦住,我看老太太又要被忽悠,就多说了几句。
      
      大概是声音有点大,惹得一些正打算购买的人犹豫了,那推销员这才变脸。我们也就争执了几句就走了,我并没有碰过他的东西。”
      
      光听一面之词是难以判断的,杜骄阳提议到王春飞家看看。
      
      三人来到王春飞所在的小区,这里是机关单位的大院,外表看着破旧,可大家都是老街坊邻居,知根知底,关系紧密也就相对比较安全。
      
      和很多人印象中的破旧老城区不同,这里十分的干净,人和人之间明显相处得很好,大家都属于放松的状态。
      
      老爹曾经跟杜骄阳说过,这种地方是最不容易出邪祟的。
      
      邪祟很害怕人气高,人和人之间相处融洽的地方,就喜欢滋生于阴暗邋遢、极端事件地点以及怨气重的地方出现。
      
      “他们之前就在这里摆摊搞活动,每次都会发一些鸡蛋啊米面什么的,只要过来登记就会有。很多大妈大爷一开始以为是免费就过来了,被一忽悠就上当了。”
      
      王春飞指着一处大约有半个篮球场宽的平地说道。
      
      这里有不少小孩老人在这里玩耍、晒太阳,一到傍晚就有很多人在这里跳广场舞,时常会租给商家在这摆摊。
      
      杜骄阳看这地理位置,更是疑惑:“这里人气汇集,是邪祟最讨厌的地方,按道理不会选在这里的。”
      
      “那些人本身就是邪祟!”刘进恶狠狠道。
      
      杜骄阳对这句话表示认同,不一定鬼才是邪祟,人也同样有这样的败类。
      
      人间邪祟的产生,也正是由人的恶念而起的。
      
      不过杜骄阳没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问:“那天是晴天吧?”
      
      王春飞点了点头。
      
      “至少那天冲突,你没有沾染上邪祟。”杜骄阳肯定道。
      
      “会不会是后来打击报复?这种小区只要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王春飞的住所在哪里。”
      
      “确实有这个可能。”
      
      杜骄阳虽然同意这个观点,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合理。
      
      利用邪祟,自己也是会被反噬的。
      
      王春飞虽然上前阻拦,可也不过阻拦了那老太太一个人,没必要搞这么大的阵仗。
      
      毕竟家人或者朋友阻拦购买商品的情况还是不少见的,也不是每个被忽悠的人会上当,一个个对付代价未免太大了。
      
      但是也不排除就有这样小心眼的,因此杜骄阳没有排除这种可能
      
      走到王春飞家门口,王春飞停了停,在手机上打了一句话。
      
      “我家里有点乱,请多担待。”
      
      都是离开家打拼过的男人,大概也能猜到怎么回事。
      
      可即便如此,当门一打开,杜骄阳和刘进的脸色依然难以控制,这是人住的吗?!这给猪住它都得嫌弃啊。
      
      难怪刚才就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臭味,屋子里面简直了,堪比垃圾场。
      
      “好家伙,老王,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觉得我已经够邋遢了,对比你我简直有洁癖啊。”
      
      刘进捂着嘴也没忘记吐槽。
      
      王春飞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自个知道自个脏是一回事,被人批评又是另一回事。
      
      将灯打开,里面的状况更加不堪入目,到处都是丢弃的外卖盒,各种食物残渣和乱糟糟不知道多久没洗的衣服。
      
      窗户都被关得严严实实的,窗帘也被拉上,让里面的味道更加浓郁恶心。
      
      “我的妈呀,你是怎么住下来的?你这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啊,这泡面至少有一个月了吧,全都发霉了。”
      
      刘进震惊极了,从前只是在新闻里看到那么邋遢的,身临其境还是第一次。
      
      王春飞看着人模狗样的,没想到背地脏成这样。
      
      “大师,这么脏的地方,会不会影响你啊?”
      
      杜骄阳感觉自己要撅过去了,他是个很喜欢整洁的人,以前还被杨一弘吐槽有洁癖。
      
      来到这里,刚进门里面的臭味刺激得他的眼泪都出来了,这种环境下,他本就只是半桶水的水平能看出来什么才怪了。
      
      杜骄阳走进去两步,受不了的退了出来。
      
      “整理好了再叫我过来吧,这个样子我什么都感受不到。另外,邪祟就喜欢这种环境,就算原本没什么,也会被找上门的。”
      
      刘进诧异:“真的假的?”
      
      “邪祟就是不好的、作恶的东西,病毒也算是邪祟的一种。都是同一家出来的,也有同样的属性。”
      
      杜骄阳这话并不是胡诌,跟老爹抓的第三只鬼就是在垃圾场附近,当时老爹就跟他解释这个概念。
      
      用科学的话来说就是,环境差人的身体也就会变得虚弱,不仅容易生病,也容易被邪祟入侵或者上身。
      
      这屋子那么脏,请人收拾屋子也不是三下两下就能搞定的,杜骄阳决定先溜了。
      
      “把我的手机还给我吧,你什么时候搞清楚了,再叫我过来。”
      
      王春飞顿时不乐意了,离开了手机,他就成了完全没办法和其他人交流了。
      
      “我给钱给你买新的。”
      
      杜骄阳虽然理解他不能表达的痛苦,但是不喜欢这种理所当然的态度。
      
      不过对方突然变成这个样子,难免会心焦急躁,杜骄阳也不至于跟一个‘病人’计较。
      
      “你把你的手机给我。”
      
      杜骄阳用手机绳在手机上拍打,明显感受到一股阴气消散。
      
      他又尝试在王春飞的手上抽了几下,却没有任何感觉。
      
      “怎么了?”刘进问。
      
      “你试试现在你的手机能用吗。
      
      杜骄阳将手机还给王春飞,王春飞尝试的点了点,发现他的手机也能输入了!
      
      “大师,您简直神了!”
      
      可当王春飞使用刘进的手机时候,依然会僵化。
      
      “治标不治本,还是得找到缘由,才能真正让他恢复。”
      
      一想到里面的情形,杜骄阳就一刻也待不下去,直接转身走人。
      
      海城属于潮湿的地区,很容易滋生蟑螂,而且会飞的大蟑螂。
      
      像这种环境,不知道有多少只在里面,想想就令人恶心。
      
      回去的路上,杜骄阳给自己老爹打电话,想要从他这里得到一些建议或者提示。
      
      “老爹,我这边有个很奇怪的事……”
      
      话还没说完,杜全福火急火燎的打断:
      
      “我这边正忙着呢,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不行就拨打总台。”
      
      说完直接啪的一下挂了,特别的无情。
      
      杜骄阳呆呆的看着手机,说好的有事一个电话他就出现呢?
      
      暗自吐槽之后,杜骄阳给老爹发了个信息,让他务必记得每天报平安。
      
      “看来那边情况很糟糕啊。”杜骄阳心里很是担忧。
      
      他之前听到事态这么严重,也想过去帮忙,老爹说他去了也是拖后腿。想想他现在的实力确实不怎么样,也就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杜骄阳看着手机,心里升起好奇,拨打总台会是什么样呢?
      
      会不会是漂亮的仙女姐姐接的?七仙女什么的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吧?
      
      杜骄阳蠢蠢欲动,手指已经按出了这三位数,可最后还是不敢按接通键。
      
      人间没事乱打110还会被惩罚呢,神界可能更加严格。
      
      第二天天还没亮,杜骄阳就被电话吵醒了,一看是刘进。
      
      “怎么了?”
      
      “杜大师,你快来啊!王春飞的舌头被剪掉了!”
      
      杜骄阳顿时彻底清醒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昨天也帮他叫好了清洁工,整理得差不多我就回酒店了。天没亮就被王春飞的电话吵醒,他的手机又不能交流了,我就跑过去看,就发现他的舌头被剪下来了!”
      
      刘进的话语里透着恐惧,眼前就是一地的鲜血,还有半只舌头掉在地上。
      
      王春飞整个人都快被吓晕了,裹着被子缩在角落里,眼神溃散。
      
      杜骄阳倒吸一口气,觉得自己的舌根也有点疼了:
      
      “你们现在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就过去。”
      
      “啊?”
      
      “啊什么啊,快说地址。”
      
      “我们没去医院……”
      
      杜骄阳无语了,所以说千万不要相信封建迷信,很容易第一反应都往那玄学上靠,这不是耽误事吗!
      
      \"我只是会捉鬼,又不会补舌头,舌头断了赶紧去医院啊!不治疗人死了,我要捉的鬼就变成王春飞他自己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送上,今天还会有二更,时间待定。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itty、哒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球孖宝 3瓶;mitty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