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第六章
      
      杜骄阳没吭声,他当然还记得这个刘进,只是这家伙怎么会有他的手机号?
      
      虽然他曾经是个演员,可是并没有什么名气,对他眼熟的人一般也只记得他剧里的角色而不记得他的本名,隐私性也就没有那些明星强。
      
      可电话号码也不是轻易被人所知道,平常除了家人朋友已经诈骗电话,很少有陌生人来电。
      
      “有什么事?”
      
      刘进舒了一口气,没有找错人就好。
      
      “非常感谢你那天救了我,我一直想要跟你道谢,可你没有留下电话号码,我一直找不到人,所以没有联系上。”
      
      “没关系,你没事就好,我也只是正巧路过,不用记挂在心上。”
      
      杜骄阳对刘进有了一些好感,至少是懂得感激的人,还专门费这么大的劲找他。
      
      “不不不,这件事我必须要记住一辈子,要不是你,我那天肯定就没命了!”
      
      刘进回想那天的经历,现在还心有余悸。
      
      “没什么,以后还是不要去那种没人的地方,安全更重要。”
      
      就算这个世界没有鬼祟,大半夜的跑到危楼荒地还是非常危险的。
      
      在杜骄阳看来,刘进很多次直播都是在作死。
      
      不是爬到没有防护的楼顶,就是去那些废弃的烂尾楼或者荒郊野外。
      
      “那、那天我真的遇到鬼了是吧?那肯定是鬼是吧?”刘进声音放弱,小心翼翼的问着。
      
      杜骄阳还未回答,刘进自己找了解释。
      
      “道具是不可能做出那样的效果,那天那种阴冷我现在还能感受到,现在脖子虽然已经好了,可还是有股寒气围绕着。”
      
      刘进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脖子,上面还有淡淡的黑色痕迹。
      
      他现在根本不敢看他的脖子,一看到那个痕迹就想起那天的经历。
      
      现在他因为那场直播也算是在圈子里彻底红了,虽然不少人并不相信,可那天带来的刺激也是实实在在的,达到了大家喜欢找刺激的心理。
      
      可刘进现在却无心去经营,实在是被吓到了。
      
      以前是深信没有鬼,所以才敢那么造作,现在知道真的有,而且可以轻易要他的命,还非常的恐怖就立马给怂了。
      
      “我现在一到晚上就感觉有人在我的身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刘进欲哭无泪,那场经历让他有了后遗症,已经看到好几次鬼影了。
      
      “不要自己吓自己,人有人道,鬼有鬼道。如果你觉得身体不适,多晒晒太阳就会好了。若是胡思乱想,反倒会被趁虚而入。”
      
      杜骄阳没想到刘进这么脆弱,之前看他从前的直播,那叫个大胆,坟头蹦迪都是小儿科。
      
      成天嚷嚷着想要和鬼一起共舞,没想到不过是叶公好龙。
      
      “真,真的?”
      
      “当然。”杜骄阳语气肯定。
      
      刘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非常信任杜骄阳的话。
      
      那天那只厉鬼肯定被他给收服了,否则的话他早没命了,大师说的话他还是相信的。
      
      “大师,你是不是专门捉鬼的?”刘进直接改了口。
      
      杜骄阳并不欲解释:“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我就先挂了。”
      
      “大师,等等,我知道你们这一行的规矩,你的手机号是你的微信号吗?一会我打钱给你作为报酬。”
      
      杜骄阳顿了顿,内心非常的挣扎,收,还是不收呢?
      
      “不用了,如果你有心,就把那些钱捐给需要它们的人吧。”
      
      那一次主要是他老爹出的手,杜骄阳怕收了坏了老爹的规矩。
      
      “等等,大师,我有个朋友好像撞邪了,您能不能帮忙看看啊?”
      
      这是刘进今天打电话的目的之一,之前他也想要感谢,不过不好找到人就放弃了。
      
      后来有人过来找他帮忙,于是费了不少心思,通过当时杜骄阳给他用手机付医院费用,让行家顺藤摸瓜找到的号码。
      
      “撞邪?”
      
      “对,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莫名其妙就不会说话了,去医院看了也没查出什么结果。
      
      医生说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可就是不出声。”
      
      杜骄阳劝道:“医学上有很多现在也无法破解的事,很可能是医疗水平不够,所以才查不出来,不要动不动以为是撞邪。撞邪的成本很高,普通人没有这个机会。”
      
      这也是不喜欢宣扬这些的原因,很容忍容易把未知当做邪祟作恶,反而耽搁了。
      
      “他的情况是真的有点不对劲,一开始他也是这么想的。问题是现在不仅仅是嘴巴不能说话,只要用手书写或者打字,手也会僵硬得没法动,可做别的又没什么问题。”
      
      “他是个孩子?”
      
      杜骄阳这下听得有些稀奇,为了逃避做作业,故意欺骗父母演的戏?
      
      “三十好几的大老爷们!”刘进连忙道,“大师,拜托您帮忙看看吧,就算看不出什么我们也会付您的车马费的。”
      
      杜骄阳有些犹豫,毕竟他自己都是个半桶水呢。
      
      刘进见没动静,以为刚才的话冒犯了,又连忙补救:
      
      “我知道您看不上那点钱,俗,您就当是救救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行吧,不过我不能保证看出什么。”
      
      刘进大喜:“多谢您了大师,您看您什么时间方便,咱们约个地方见?”
      
      “明天早上十点,庆丰早茶楼吧。”
      
      茶楼是杜家经常去的,味道好价格实惠,距离他家也近。
      
      第二天,杜骄阳如约而至。
      
      进入刘进订好的包厢,就看到刘进和一个面色憔悴的男人坐在里面。
      
      刘进和那个男人看到杜骄阳全都愣住了,他们知道杜骄阳很年轻,可是没有想到外貌这样的出众,在人群中会熠熠生辉的那种。
      
      杜骄阳小时候演的最出名的那部片子时只有十岁,整个人还没有长开,和现在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况且他也没有那么出名,没有被认出来非常的正常,并不会让杜骄阳感到有什么不妥。
      
      “您是杜大师?”刘进站起来打招呼,有些不敢确认。
      
      “我是杜骄阳。”
      
      刘进知道杜骄阳年轻,却没想到这么年轻而且完全没有大师或者大师徒弟的风范,更像是个流量明星。
      
      就有个好皮囊,没什么本事那种。
      
      刘进身边的那个人更是皱起眉头一脸不悦,感觉自己被耍了,目光很是不善。
      
      刘进又问:“那天另一位大师是您的师傅?”
      
      “他是我的爸爸。”
      
      “虎父无犬子!您一定也是其中高手。”
      
      杜骄阳摇摇头,未隐瞒道:“我并没有学太久。”
      
      刘进身边那个人此时非常的暴躁,用手肘推着刘进,眼睛瞪大表示自己的不满。
      
      他想要离开,不想让更多的人看到他的窘态。
      
      “这位虽然年纪轻,可他的父亲非常厉害。”刘进使眼色暗示。
      
      人都来了不招待好怎么行?这种人是能得罪的吗。
      
      就算小的没本事,不是还有老的吗,真是一点都沉不住气。
      
      那人这才安静下来,杜骄阳只当没看到两人的挣扎,老实说换位思考他也是会有所怀疑的。
      
      “大师,这位就是委托人,他叫做王春飞。就跟您看到的,他现在没法说话,从前几天开始,手连字都写不动了,也没法打字,跟人交流都非常困难。”
      
      王春飞的脸色很难看,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倒霉遇到这样的事。
      
      当初找刘进的时候,他还是能够写字打字的,虽然有时候会僵硬,但还是能够交流。
      
      可没多少天,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王春飞急得想要撞墙,他现在完全无法和人正常交流,生活工作全都一团糟,整个人都废了。
      
      之前他也不信这些鬼神邪说的,实在没法子了才想着是不是中邪了,毕竟这也太邪门了。
      
      他想要请大师,可这年头骗子太多了,根本不知道哪里找靠谱的。
      
      后来王春飞想起起那一段时间刘进遇鬼的事,两人也算是认识,便是找到了他。想知道当时他当时是不是遇到鬼,又是怎么脱险的。
      
      王春飞其实之前也并不相信刘进真的遇到鬼了,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也不会找他,完全是死马当成活马医。
      
      杜骄阳上下打量着王春飞,除了看出他神色憔悴,并不能获取什么有效信息。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些异样症状的?”
      
      王春飞之前找刘进的时候,就将一切告诉刘进。
      
      在寻找杜骄阳的过程中,刘进经常跟王春飞在一起,觉得在他身边会好过一些,因此刘进比较了解他的情况。
      
      “大约是两个多月以前开始的,刚开始是说话喉咙疼,然后变成偶尔突然失声,前后大概两个多星期,就变成彻底失声了。”
      
      刘进记得非常清楚,为王春飞解释着。
      
      “紧接着就是手指写字打字的时候僵硬,直到现在变成无法书写,可吃饭用筷子什么,或者穿针线等精细活都没问题,只要一写字打字就开始僵化不能动了。”
      
      杜骄阳看到王春飞拿筷子吃东西非常的利索,完全不像是手有问题的人。
      
      “两个多月以前他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或者去了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王春飞摇了摇头。
      
      “除了这些症状还有别的吗?”
      
      “他说耳边经常嗡嗡嗡的响,好像有人在骂他一样。”
      
      杜骄阳微微皱眉,想了想问:“你有没有尝试去看心理医生?”
      
      王春飞变得非常的激动,猛的站起来就想要离开,被刘进死死拉住。
      
      “你也别太敏感了,大师这样做也是为了更好的了解情况!一上来就跟你说有鬼,你反而还要怀疑呢。”
      
      王春飞这才安静下来,刘进连连给杜骄阳道歉。
      
      杜骄阳大度的没有计较:“我说过,在判断原因的时候,撞鬼邪是最后才会考虑的”
      
      “如果撞到鬼祟都是会有征兆的,不会无声无息无缘无故,如果不是你生理和心理问题,那么你想想是不是在什么时候遇到了奇怪的事。”
      
      阴阳各有形态,鬼祟虽然神出鬼没,可想要侵害人的性命,并没有那么的容易。
      
      更多还是以利用幻觉的可怕恐吓,让人自己精神崩溃,很难进行实质性的伤害。
      
      “老王是个宅男,平常都不经常出门,基本都是在家里窝着的。购物基本都是网上,接触最多的就是快递员和外卖小哥,没有碰到什么特别的人和事。”
      
      杜骄阳更是不解,老爹说过撞上邪祟都是有媒介的,而且都伴随比较特别的事发生。
      
      “会不会是网购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王春飞依然摇头,他买的都是很普通的生活用品或者一些电子设备等,都是正规厂家和店铺购买的。
      
      买回来之后,也没有你感到有什么特别。
      
      “你最好再仔细想想,一点细节都不要放过,看是不是漏了什么。”
      
      王春飞仔细回想,依然没有找到什么信息。
      
      “你的小区或者经常去的地方,或者你平时接触的人,陌生人也算在内,有没有发生了什么事?”
      
      王春飞仔细回想,好一会睁大双眼,连连点头。
      
      他想要说话,可完全没有办法,用手机也无法按键盘。
      
      原本灵活的手,一下子就变得僵硬了。
      
      而也在这个时候,杜骄阳嗅到了一丝异样,有一股淡淡的阴寒之气在王春飞身边萦绕。
      
      很微弱,但是杜骄阳感知到了。
      
      原本杜骄阳还想着会不会是某种疾病,现在看来恐怕还真的是撞上了邪祟。
      
      杜骄阳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备忘录递给王春飞,上面还套着老爹给的带着绳子的手机壳。
      
      “你用我的手机试试。”
      
      王春飞接了过来,试着按了按顿时瞪大了双眼,满脸的兴奋,并连忙在上面噼里啪啦的打字。
      
      【可以,我可以输入了!】
      
      王春飞又换自己的手机试着打字,可僵硬的症状又出现了,拿刘进的手机也是同样的效果。
      
      他没有恢复,这是杜骄阳的手机比较特别而已。
      
      “不愧是大师!”刘进翘起大拇指,由衷的佩服。
      
      王春飞的态度更是和最开始的时候有着天壤之别,只恨不得抱住杜骄阳的大腿叫爸爸。
      
      杜骄阳心中也更加确定刘进突来的毛病和邪祟有关。
      
      他的手机现在是神器,邪祟无法侵蚀。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送上,不来点鼓励么~~~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