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你不停[电竞]》奶茶棕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0-18 11:18: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发子弹 ...

  •   男人还没开口说话,尤嘉心虚的泡泡早冒到了嗓子眼里。
      
      她瞪凸了眼睛,警惕的看着男人。
      
      “你……”
      
      “先别走。”
      
      褚东城嘴角冷斜出一抹笑,那一抹弧度,衬托男人五官更俊美,看的尤嘉一阵脸红耳热。
      
      “为什么?”
      
      男人靠的太近了,一股浑厚的成熟气息扑入鼻尖。
      
      尤嘉忍不住屏息,直憋得脸色通红。
      
      “人还没走远。”
      
      褚东城边说抬起手腕,腕上铁灰色的衣袖挪开,露出半面光洁的表盘,尤嘉一眼认出这是今年百达裴丽的限定款。
      
      一块表,足有几百万。
      
      再仔细看男人,虽然衣着简单,但身上的铁灰色西服面料考究,一看便知是高档货,尤其男人通身萦绕的矜贵之气。
      
      那绝不是普通人会有的气质。
      
      限量版男人。
      
      尤嘉在心里加了句评语。
      
      “再等两分钟。”
      
      尤嘉听到这里,缩成一团的心脏松了松,连带攀在门把手上的手也松开。
      
      脚步朝着一侧退了两步,拉开和男人的距离。
      
      褚东城看尤嘉那双因为戒备而瞪圆了的眼,勾唇,提步拉开门板,“我先行一步,你随后。”
      男人出去了。
      
      尤嘉跟在男人身后,扒着门板,探出一颗小脑袋。
      
      但只看了一秒,那颗小脑袋就飞快的缩了回去。
      
      因为她眼尖的看到,在休息室的门口,分明还站着施川。
      
      “小舅舅?”
      
      施川的声音拖长,带着诧异。
      
      刚才那个男人低醇的声音,大提琴一般,好听的引人遐思,“嗯,用一下洗手间。”
      
      施川:“您刚刚一直在这里?”
      
      “施川,跟我去那边见一见你的外公。”
      
      “限量版”语调虽平,威压却大。
      
      施川压低了嗓子,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远。
      
      “小舅舅,刚刚的事……”
      
      “刚刚什么事?”
      
      ……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说时迟那时快。
      
      尤嘉飞快的钻出洗手间,跑到化妆镜前,朝着里面一探,拿出了窃听器。
      
      小心的放到口袋里,趁着门口没人,飞快的离开。
      
      到了化妆间。
      
      琼纱早急的团团转,看到她急忙把她按在凳子上,伸手就要脱身上的婚纱。
      
      “尤嘉,你到底去干什么了?刚刚有人要进来,我推说你正在换衣服拒绝了。你要再不来,我们可就穿帮了。”
      
      尤嘉柔嫩的手心一摊,一枚黑色的窃听器落入眼中。
      
      “诺,这可是大杀器,我能不能取消婚礼,全看这个了。”
      
      琼纱眼前一亮。
      
      把身上的婚纱飞快脱下,伸手帮尤嘉拉下后背的拉链。
      
      “你刚刚不会去安装这个了吧?这么一会就有收获了?”
      
      尤嘉背过身子,任由琼纱脱下身上的小礼服,把手心的窃听器小心的放入包里,换上琼纱脱下的婚纱。
      婚纱上身,明艳中夹杂稚嫩的脸庞自然镀上一层柔光。
      
      “那当然,我是谁,尤嘉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束手待毙的。”
      
      ……
      
      订婚宴大厅。
      
      施川麻着胆子,正在偏僻的角落恳求着褚东城。
      
      “小舅舅,不管你刚才在包厢里听到了什么,求您千万不要告诉外公,若被他知道,非得打断我一条腿!”
      
      褚东城淡调的目光落在施川身上。
      自小,他这个外甥就不着调,小时候也仅仅是调皮捣蛋,闯下一堆祸事叫家里人擦屁股。
      
      如今大了……
      
      越发的不像话。
      
      施川最害怕的就是褚东城这双淡漠的眼。
      
      每次被他的目光盯着,他都有种被放在烈火炙烤的感觉,浑身上下都开始不自在。
      
      施川猜不透褚东城的心思,颤着手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抖出一颗,殷勤的递给褚东城。
      
      “小舅舅?您最是疼我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帮我。”
      
      褚东城目光懒冷,骨节分明的手接住那根烟,并不抽,在双指间掐紧。
      
      施川分明看到,那根烟,在褚东城泛白的指节间,被捏的扭曲,变了形。
      
      咚咚咚。
      
      施川平稳的心跳,瞬间失序狂跳。
      一道淡漠绵长的目光落在他脸上,褚东城唇角似笑而非,“川儿,若你真心喜欢那个人,该做的是和家长抗争,而不是拉一个无辜的女孩做你的同.妻。”
      
      登时,施川感觉面皮在褚东城面前被生生揭下来,脸颊火辣辣的疼。
      “小舅舅,我……”
      
      “有些事情,不是我不说,就不会暴露出来。在订婚礼开始之前,你还有机会,为你和你的“真爱”抗争。”
      
      褚东城幽黑仿佛泼墨般的瞳仁,淡淡的朝着新郎休息室一扫。
      
      在看到那道纤细背影蹑手蹑脚离开之后。
      
      唇角淡勾。
      
      笑弧虽浅,但琉璃珠般的眼睛里,却仿佛有一丝柔光倾泻。
      
      施川看呆了。
      
      把这抹笑,实打实的当成了施川对他的“鼓励”。
      
      施川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失笑,看褚东城的目光满是感恩,“小舅舅,谢谢,你这么够意思,日后有机会我一定涌泉相报。”
      
      褚东城收回目光,半落在施川脸上,嘴角意味不明的斜勾。
      
      ……
      
      新娘化妆师。
      
      尤嘉刚换上婚纱,琼纱充当化妆师,拿着粉扑在她脸上补妆。
      
      门板“砰——”一声,像是被人狠狠撞开。
      
      一道人影刹不住车,直直的栽了进来。
      
      “唔……”
      
      来人生生顿住了脚步。
      
      琼纱补妆的动作顿住,两个人,四只眼,齐刷刷的看向珍静。
      
      珍静脸上闪过一丝恼恨,没好脾气的催促。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收拾妥当?施少要你赶快出来,订婚宴要开始了!”
      
      尤嘉垂下长长的眼睫,转眼间又是一副乖巧小白兔的模样。
      
      “是,母亲,我这就收拾好了。”
      珍静狠狠剜了她一眼,“又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那么臭美有什么用,反正施少也不喜欢!”
      
      尤嘉无奈,和琼纱对视一眼。
      
      “知道施少不喜欢,伯母还牛不喝水硬按头,逼着嘉嘉嫁过去?嘉嘉还上着大学呢。”
      
      琼纱实在是看不惯珍静,忍不住呛了声。
      
      珍静最是看不上尤嘉的这个闺蜜。
      听到琼纱的话,嘴巴里啧啧有声,一向眼高于顶的她,终于把目光定在琼纱身上,但那目光上下打量,分明透着傲慢和轻蔑。
      
      “你又是哪根葱,嘉嘉嫁不嫁也是尤家的事,轮得到你一个外人来插手吗?”
      
      琼纱暴脾气要按不住,眼看要和珍静掐起来。
      
      尤嘉声线细细软软,“琼纱,别说了。”
      
      琼纱努了努嘴,抱着胸脯,要继续说。
      
      被尤嘉一个摇头制止了。
      
      尤嘉拖着裙摆从椅子上站起来,越过琼纱,伸手不着痕迹的捏了捏琼纱的手。
      
      “母亲,我收拾好了。”
      
      珍静没好气的嗤了声,挑剔的目光打量着尤嘉。
      
      确定没有不妥之后,命令口吻十足的,“赶快滚去见施少!”
      
      尤嘉仿佛没有脾气的木头人,“是……”
      
      琼纱气的瞪凸了眼!
      
      珍静狠狠斜了琼纱一眼,气势十足的扭着屁股走出休息室。
      
      “你看看她,像不像一个斗鸡?她还真觉得自己斗赢了。”
      
      尤嘉手心紧了紧,那里面攥着那枚对她至关重要的窃听器。
      
      “纱纱,听着,这个给你,一会在司仪要我们交换戒指的时候,我会开口反对,你就帮我把这个偷偷放出来。”
      
      说着,那枚窃听器被送入琼纱手中。
      
      琼纱攥紧,“放心好了,保质保量完成任务。”
      
      ……
      
      在酒店大厅的走廊里,尤嘉有一次见到了施川本人。
      
      虽然他和施川是即将订婚的未婚夫妻,但实际上,尤嘉只在被按头相亲的时候,见过施川一次。
      
      施川似乎对她“乖顺”的脾气很满意。
      
      只见了一次面,就快速定下她。
      
      之后,也至多不过敷衍的给她隔一段时间打个电话,发个短信。
      
      开始的时候,尤嘉对施川还是很有好感的。
      
      因为施川若是忽略品行,单单看脸,还是不错。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颜狗”,尤嘉很吃施川的颜。
      
      而且施川在整个相亲过程对她“冰冰有礼”,更是把印象分一度拉高到了七分。
      
      但相亲结束的时候,施川的一句话,瞬间把印象骤减到四分。
      
      他是这么说的——
      
      “嘉嘉,我对你很满意,我想和你结婚。”
      
      边说,那双手,就越过咖啡桌,一把捉住了她的小手。
      
      神情看着十分急切,但尤嘉看的清楚,那双眼,眼底分明没有任何波动。
      
      那个时候,尤嘉感觉一桶冰水兜头朝着自己浇过来,浇的她冰冰爽,透心凉。
      
      她顿时开始怀疑施川的目的。
      
      之后——
      
      她也借着为数不多的关系网去挖消息。
      
      终于得知,施川是个同。
      
      麻蛋!
      
      嫁给他,她不就是个悲催的同.妻么?
      
      尤嘉之前一直知道,她在尤家就是个多余的存在。
      
      哪怕她和异母弟妹在家里的待遇截然不同,甚至家里连大学学费都不肯给她交,尤嘉仍一度麻痹自己。
      
      不管如何,那始终是自己的家。
      
      但从那一刻开始。
      
      尤嘉才知道。
      
      原来自己的身后——
      
      空无一人。
      
      尤家要卖女求荣,把她余生的幸福断送。
      
      但她决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她只能靠自己。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