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夏夏先将从姥姥家带回的白鸭洗净,剁成几大块,放入滚水中焯了一遍,洗掉血水。
      
      然后将鸭肉放入砂锅中,倒入从山涧挑回的清泉水,先用大火烧开,再用小火慢炖。
      
      等林春儿洗漱好进了厨房,白鸭汤的香味已经萦绕在她的鼻间。
      
      林春儿咽了咽口水,道:“我来给你打下手。”
      
      林夏夏摆了摆手,笑着拒绝道:“不用不用,除了洗菜,你还会什么?”
      说完她便自己拿起泡在脸盆里的菜叶,动作利落地摘菜。
      
      林春儿看到自己唯一会做的活儿已经被夏夏抢走,也只好作罢。
      
      她无聊地倚靠在门口,看着夏夏一个人忙活。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春儿有些支支吾吾。
      
      林夏夏:“什么?”
      
      林春儿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小声地说:“就是你的发卡……那天你突然走得那么急,我也没来得及还你,后来我便随手放在桌上,没想到却被我们家的小皮猴秋收看到了。他偷偷拿去玩,还把它弄坏了。对不起!”
      
      林夏夏沉默了一会儿,说:“没关系,只是一个发卡而已。”
      
      林春儿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夏夏的态度也太反常了,林春儿自认为她可是和夏夏最要好的人,怎么可能不清楚她平时有多宝贝这个发卡。
      
      “不如这样吧,”林春儿想到了一个亡羊补牢的好办法:“我把我的樱桃项链赔给你。”
      反正她就要嫁到江家去了,江家有的是钱,她以后也不缺这么一条才几十块钱的项链。
      
      林夏夏摇了摇头:“不用,别人的东西再好我也不稀罕。”
      
      “但是本应是我的东西,就算已经被人弄坏了我也得讨回来。”她擦了擦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林春儿的项链递给她:“这是你的项链,我现在还给你,你也把我的发卡还给我吧!”
      
      林春儿心里突然愧疚得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有些难受道:“夏夏对不起,我……”
      
      林夏夏神色淡淡,语气却不容商量:“我说了没关系,我不会生气的,只要最后能物归原主就行。”
      
      林春儿只好接过项链,道:“好吧,既然你不介意,那我现在就去把那个坏了的发卡还给你。”
      
      “不用,我现在正忙着做饭呢,你直接放我桌子上吧,我一会儿自己过去拿。”
      
      林夏夏开始赶春儿走:“好了不说那么多了,你还是快去念书吧!不是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吗?”
      
      林春儿张了张口,可是她实在无法对妹妹说出——
      “我现在可以不用念书了,爸妈在帮我办退学手续,等我和楷泽哥哥订完婚,江叔叔会带我去京里市最好的私立中学念书。”
      
      这段话她其实已经在心里演习过好几遍,可当要面对夏夏本人讲出来时,却还是不忍心说出口。
      
      她只好假装听从了妹妹的建议,默默转身回自己房间。
      
      临近中午时,林德喜和苗翠翠俩夫妻终于回到家。
      
      他们一进门,就看到餐桌上竟然已经饭菜丰盛。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莫大的惊喜和欣慰。
      
      要知道这段时间不管苗翠翠怎么耳提面命,林春儿就是左耳进右耳出,死活不愿意跟着她学习做一点家务活儿。
      
      没想到今天,春儿她突然自己就开窍了。
      
      俩人正想去厨房夸奖春儿终于有将为人妇的大人样子时,夏夏刚好端着鸭汤从厨房里出来。
      
      “爸,妈,你们回来啦!”她冲着老俩口甜甜一笑,然后稳稳当当地把鸭汤往桌上摆。
      
      苗翠翠、林德喜:“……”
      
      虽然大女儿依然没懂事,可是小女儿想开了!
      夫妻俩真是悲喜交加,五味陈杂。
      
      夏夏:“爸妈,我今天从姥姥家带了不少好菜,你们赶紧洗洗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林德喜热泪盈眶地看着多日不见的二女儿,心里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
      
      他高兴地直伸大拇指:“我就知道,我的夏妹儿是天底下最乖巧,最贴心,最懂事,最能干的丫头!他们江家没看中你,是他们没有眼光……”
      
      “死德喜!你胡说什么呢?能这么和女儿说话的吗!”苗翠翠厉声打断,狠狠地甩了一个眼刀给丈夫。
      
      林德喜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闭上嘴,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女儿和老婆。
      
      苗翠翠轻轻叹了口气,走上前握住了女儿的心,语重心长地说:“夏妹儿,你走的这几天我们都很担心你。现在你能自己想明白了就好,我们老两口也算松了口气。
      你要记住,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家人永远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虽然现在好像是你姐姐从你手上抢走了好姻缘,可是等她飞上枝头当了凤凰,你也迟早会沾到姐姐的光的。
      我们一家人,你好我好大家好,最后不都一样了嘛,对吧?”
      
      林夏夏面上不显,可心里在呵呵冷笑:什么叫你好我好大家好,最后都一样!对于爸爸妈妈来说,当然是嫁哪个女儿最后都一样了。
      可是对于她和春儿来说,嫁姐姐还是嫁妹妹,这怎么能叫都一样呢?!
      
      林夏夏笑了笑,十分温顺地回苗翠翠的话:“妈,你放心,这些道理我都明白,不说这个了,先吃饭吧。”
      
      苗翠翠看着一向乖巧懂事的二女儿,欣慰地点了点头。
      她就知道,她的夏夏是个懂得委屈自己,顾全大局的好孩子,永远不会让大人操心,也永远不会让大人失望。
      
      这时林春儿也刚好睡完了回笼觉,从房间里出来。
      
      她假装没注意到爸妈对自己的不满,和妹妹一起去厨房里把剩下的菜都端出来上桌。
      
      不过能相处的时日已经不多,林家夫妻就算对林春儿再不满,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气也就消了。
      
      正式开饭时,苗翠翠先给林春儿打了满满一大碗鸭汤,还特地夹了一根大鸭腿放她碗里。
      
      她温柔地对林春儿道:“春妹儿,你多吃点儿,这种白鸭可是咱们林家寨的特产,以后你去了城里,可不是想吃就能吃到的!”
      
      林德喜听到老婆这话,忍不住笑了:“诶呀翠翠,你这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以后我们春妹儿去了城里,想吃什么好吃的吃不到?还稀罕什么黑鸭白鸭的吗?”
      
      被父母这样一打趣,林春儿一张小脸红得好似二月桃花,她又害羞,又得意,又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林春儿看着白鸭,不好意思道:“大家一起吃,大家一起吃!”
      
      呵呵!果然是要飞上枝头当凤凰了,爸妈现在就开始偏心!
      桌子底下,林夏夏的双手紧紧握着,她必须使出全身的力气才能使自己不要失去表情管理。
      
      林夏夏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挤出了笑容,问:“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明白呢……”
      
      林德喜和林春儿面面相觑,他们突然意识到:“春儿要和江家小少爷订婚了,订完婚后还要跟着江家去城里住”这件事,还没有人敢告诉夏夏!
      
      最后还是苗翠翠开口解释道:“对了,夏妹儿你还不知道吧?下星期春儿和小江要办订婚宴,然后春儿就去江家住。你江叔叔还说以后要送她去城里最好的私立学校念书呢。”
      
      “是……吗?!”林夏夏的眼泪突然大颗大颗地滴落下来。
      她哭得稀里哗啦的,委屈得好像一个被抢走了心爱的糖果的小孩。
      
      林家夫妇和林春儿三人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好好的,你怎么说哭就哭了呢!”苗翠翠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不解。
      
      林夏夏吸了吸鼻子,泪眼朦胧地看着大家:“因为……我舍不得姐姐走,我舍不得春儿离开啊!”
      
      凭什么?!凭什么?!
      
      这不公平!这一点也不公平!
      
      江叔叔一开始说要提亲的时候根本没见过春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说的就是自己!
      
      可就因为饭桌上江美欣轻飘飘一句话,一切都变了!
      
      林夏夏越想越觉得愤愤不平,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大珠小珠接连不断地往下掉。
      
      “……”林春儿虽然不知道妹妹此刻的心理活动,但是她看到妹妹突然哭成了泪人,也深受其哀伤情绪的感染。
      
      她也跟着夏夏一起抹起了眼泪:“爸妈,其实我也舍不得离开夏夏!我也舍不得离开咱们家!”
      
      “……”林德喜和苗翠翠愕然地看着这对带泪姐妹花,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们只好默默地为她们盛汤夹菜。
      
      离别的愁绪在林家的小饭桌上默默地蔓延开来。
      
      “好啦,好啦,”一家之主苗翠翠擦了擦微润的眼眶,命令道:“大家先好好吃饭!好好吃饭!”
      
      林夏夏乖乖地接过爸爸递给她的餐巾纸,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冲着妈妈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
      
      苗翠翠看到这一幕,突然心疼极了。
      
      她一向懂事惹人疼的二女儿,哪怕已经这样伤心,可听到自己的话后还是会马上乖乖地露出带泪的笑容……
      
      为什么这么好的孩子,却并没有得到老天爷的偏爱呢?
      苗翠翠的心再次涌起一阵酸涩。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