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苗翠翠不吭声,拿起菜刀默默地剁着案板上的猪肉。
      
      但林德喜知道老婆心里肯定正在认真思索自己的话,也不敢打扰她,只在一旁默默地摘菜。
      
      过了一会儿,苗翠翠将手中的菜刀往菜板上狠狠一拍。
      
      林德喜吓了一跳。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老婆一眼,只见苗翠翠一双精明的大眼睛里已经又重新亮起了昂扬的斗志!
      
      她一字一顿地对丈夫说道:“就算是报恩,那又怎样?那也是我们家应得的福报!你自己也知道,咱家穷,夏妹在家里就是跟着我们吃苦,如果将来嫁给本村或者邻村的张三或者李四,那也是跟着别的农村庄稼汉继续吃苦,吃一辈子的苦!”
      
      林德喜被苗翠翠说的眼眶一热,声音开始哽咽:“……这我也知道,说来说去,都是我这个当爹的没用,是我对不起你们……”
      
      苗翠翠赶紧握住了丈夫长满老茧的手,制止他继续忏悔下去。
      
      她道:“孩子他爸,你千万不要这样想,我说这些也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如今江家来和夏妹提亲,这就是你这个当老子的给女儿积的福!是因为你当年做了好事,夏妹才有的富贵命!
      何况我们夏妹儿又漂亮,又机灵,还是个乖巧懂事的丫头,我觉得就算一开始江家人只是想报恩,以后江家人也一定都会喜欢她,他们会好好疼她的!”
      
      林德喜本来眼中还含着将信将疑。
      但在和妻子的对视中,他看到对方眼神里有无限的笃定和期待,不知怎么地,突然也受到了巨大的鼓舞。
      他终于也点了头。
      
      中午的饭桌上,江风和果然再次提起结亲之事。
      
      这次林德喜不再“使不得,使不得”了,他长吸了一口烟,把问题抛给了未来女婿江楷泽:“小江弟弟,那你自己喜欢我们林家的小妹妹吗?”
      
      “那是自然!”江楷泽连忙放下手中的筷子,十分礼貌地回答道。
      
      听到喜欢的人突如其来的告白,林夏夏一张漂亮的小脸立刻涨成了桃红色。
      
      她假装认真吃饭,可筷子扒拉了半天也没夹起一粒米,扒拉着扒拉着,整个脑袋就害羞到恨不得直接塞进碗里了。
      
      大人们将她可爱的反应看在眼里,纷纷笑了起来。
      就连一向文静害羞的林春儿,也偷偷打趣地朝妹妹挤眉弄眼。
      
      此时饭桌上恐怕唯有七岁小孩林秋收,啥也不懂,啥也不感兴趣,专心致志地啃着手里的大鸡腿。
      
      在一片欢笑声中,江美欣突然朗声笑道:“对呀,春儿妹妹真是难得的乖巧温柔,我也很喜欢她呢!”
      
      林德喜一愣,他刚想说小江妹妹是搞错了名字吧?我们说的这个小妹妹叫——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江楷泽竟然已经点了点头。
      
      只见他一脸认真地说道:“对,我也是因为听姐姐说了春儿妹妹刚才悉心照顾她的事,所以对妹妹的印象非常好。”
      
      林德喜和苗翠翠:“……”
      
      此时林夏夏的脸已经从桃红变成惨白。她低着头,假装自己根本没听大家在说什么,只是在一直认真扒饭。
      
      她不敢抬头,生怕自己一抬头……就会被所有人看见她眼眶里摇摇欲坠的泪水。
      
      林春儿激动得站了起来,语无伦次:“我,我……”
      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不安地望向妹妹。
      
      “春儿,你别害羞!”江风和笑哈哈地打断了林春儿的话。
      他的语气已然全是对未来儿媳妇的赞赏和喜爱:“刚刚的事美欣都跟我们说了!你是个好孩子,小楷也是好孩子,你们都是好孩子,将来一定能一起好好过日子!”
      
      “……”林德喜和苗翠翠尴尬无语地对视了一眼。
      
      他们一直以为江家看中的儿媳妇应该是夏妹儿,怎么突然就变成了春妹儿了呢?!
      这实在是让人始料不及。
      
      不过夫妻俩又转念一想,夏妹儿和春妹儿又有什么区别?反正手心手背不都是自己的肉。
      
      苗翠翠率先表态,她含着温柔的笑意,镇定地对大女儿道:“春妹儿,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给你爸爸倒杯酒?”
      
      林春儿一愣,下意识地低头去看林德喜的酒杯,这不是……满满当当的吗?
      
      “不是这里,是那里!”苗翠翠一脸恨铁不成钢。
      
      她指着江风和的酒杯,道:“这还不明白吗?傻丫头!以后江叔叔不是你江叔叔了,你以后要叫爸爸!”
      
      苗翠翠话音刚落,只听“砰”的一声。
      
      众人皆是一惊,寻声望去,只见林夏夏突然狠狠摔了手中的碗。
      
      她猛地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双眸含泪地望着江楷泽。
      可江楷泽一脸事不关己,嘴角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林夏夏又失措地看向爸妈和姐姐,可他们也只是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原来是她一个人在无理取闹。
      
      林夏夏的心一阵绞痛,她转身冲出了家门。
      
      林春儿被妹妹的反应吓得不知所措,她刚想冲出去追妹妹,却被苗翠翠一把摁住了肩膀。
      
      苗翠翠的语气不容置喙:“你妹妹没礼貌,你要学她吗?!你可是姐姐,要给弟弟妹妹带好头!”
      
      餐桌上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江风和笑着打圆场:“没关系,没关系,小孩子就是这样,做什么都是一阵风风火火。我猜,夏夏肯定是有朋友约了!或者外面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在等着夏夏吧?没事没事,我们也年轻过,能理解!能理解!哈哈哈!”
      
      苗翠翠笑了笑,顺着台阶说:“可不是呢,我们夏妹儿还是个玩心重不懂事的小丫头,不像春妹儿,已经像个懂事的大人了!”
      
      江风和点头表示赞同,又说道:“对了,春儿今年才刚满18周岁吧?我们小楷也才21岁而已,按照法律,他们俩还不能马上领证。
      所以我想,不如这两天先在林家寨把他们的订婚宴给办了,然后春儿就可以先跟着我们一起回城。
      城里的教育资源肯定比这儿好多了,我打算先送她去最好的私立中学念书,请名师辅导功课,然后等高考的时候,再送她回来考京里大学,以后春儿和小楷念同一所大学,等大学一毕业刚好结婚。
      总之我们一定先让她好好的把书念完。不知亲家觉得我的这个提议如何?”
      
      林德喜一听江家不仅打算好吃好喝地养自己女儿一辈子,而且居然还愿意供着她继续念书,心里一下子就觉得十分感动!
      他终于放下了最后一丝顾虑,喜笑颜开道:“好好好,就这么办!”
      
      此时林春儿的大脑已经完全死机了,身体就像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灵魂只能任人摆置的布娃娃一样,乖乖地按照爸爸妈妈的指示向江家人依次敬酒。
      江家人说了什么,她也没听清,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她也不知道。
      她的眼睛里只看到了那个……帅气的楷泽哥哥冲着她露出的如春风般怡人的天使笑容。
      
      中午发生的事,显然让林夏夏受了很大的刺激,直到晚上她都没有回家。
      
      知女莫若母,苗翠翠打电话给自己娘家一问,夏夏果然正抱着姥姥哭得昏天暗地。
      
      苗翠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下,然后叮嘱自己母亲和弟弟这几天替自己好好安慰夏夏。
      
      毕竟接下来春儿的订婚宴还有很多事要忙,她现在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安抚另一个女儿的情绪。
      
      也许整个林家也只有林春儿一人在为夏夏担心,可是这几天下来,她带着她的楷泽哥哥到处游山玩水,心里仿佛住着一只快乐的小鸟。
      
      于是就连她自己也不知自己是处于一种什么心理,竟也从没在大家面前提起过夏夏。
      
      林家所有人,包括她最亲爱的姐姐林春儿,竟不约而同地,忽略了林夏夏的存在。
      
      ……
      
      这几天,林德喜和苗翠翠忙着操办春儿的订婚事宜,江家人也去L市采办定亲聘礼,就连小秋收都去上小学了。
      
      大家都很忙,除了林春儿以外。
      
      自从那天和江家口头订下婚约后,林家人替林春儿向学校请了假。
      
      这几天都是她一个人在家,闲着也无聊,无聊也闲着。
      
      这天和往常一样,等林春儿一觉醒来就已经是日上三竿。
      
      眼看马上就要到吃午饭的时候,她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衣服准备去院子里洗漱。
      
      没想到一打开房门,多日不见的妹妹林夏夏居然已经返回家中,手里还提着好多新鲜的菜,甚至还有一只翻着白眼,浑身血淋淋的死鸭子。
      
      林夏夏拎着白鸭的脖子在林春儿面前晃了晃,笑眯眯地和姐姐打招呼:“早呀春儿,你看我带回来什么好东西了?”
      
      林春儿看见妹妹突然又神采奕奕地站在自己面前,心里终于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她连忙热情地回应:“是姥姥家养了两年的老白鸭,对吗?!”
      
      “嗯嗯,姥姥说你现在是高三生,读书辛苦,让我带这只鸭子回来给你补一补身体。今天早上舅舅连他的诊所都没去,就在家里帮你杀鸭子呢。”林夏夏点了点头,开心道。
      
      说完她又张望了一圈,问:“江叔叔他们呢?”
      
      说到这个,林春儿莫名有些心虚。
      
      她怕又刺激到妹妹,避重就轻道:“江叔叔他们这几天到L市去了,好像说是打算在我们这儿弄个什么项目,需要去和市里的人打声招呼什么的……”
      
      林夏夏忍不住想笑:“江叔叔是要做散财童子吗?咱们这里穷乡僻壤的,能搞什么项目啊!”
      
      林春儿也笑了,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对了,你知道吗?原来江叔叔的那辆小轿车是他下了飞机后在市里租的。他连一辆车都不舍得买,他们家可能没有我们以为的那么有钱呢!呵呵!”
      
      “你只在乎他们有没有钱?!”林夏夏在心里冷嘲道。
      但她的脸上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神色,也没有出言反驳林春儿。
      
      林夏夏打量着林春儿头顶上的鸟窝,催促道:“刚起床吧?你快去洗漱吧,我去厨房做饭去。”
      
      “好嘞!”林春儿见妹妹似乎已经完全放下了芥蒂,心里终于彻底松了口气。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