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到了孟青手机日历显示的九月四号的时候,温度才慢慢降下来,水稻和麦苗开始慢慢抽穗发黄了。
      两种作物抽穗的时间差不多。
      孟青又开始发愁,俗语都说谷熟一时麦熟一响,麦子是要抢收的,可能早上看着还不熟,但是下午就熟了,耽搁一天都不知道要损失多少。
      孟青是南方人,以前小时候在乡下老家只种过水稻,种小麦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如果说水稻她还能说出个一二三四来,那么麦子她就是压根都搞不清楚要什么时候才能收割,所以孟青看小麦抽穗之后一天都要往麦地跑好几趟,跑一趟又要摘几个麦子搓一搓看看麦子里面长的怎么样了,生怕自己几个月的努力都打了水漂。
      这里的作物成熟时间也要比现代短,当初她种地的时候就属于乱种一气,虽然也是精心伺候,但是显然时间有些不对头,没想到现在也是硕果累累。
      水稻小麦抽穗之后孟青和福临就不敢怎么走远,偶尔上山也必须有人呆在家里巡视小麦地。晚上睡觉也提心吊胆的。结果两人呆头呆脑的等来了小麦扬花。
      “阿嚏!”孟青被风吹来吸进鼻子里的花粉呛得打了个喷嚏,沉默了良久才黑着脸对身边的福临说:“该干嘛干嘛吧。”
      福临抹了一把脸,安慰道:“没事儿,吃一堑长一智,我们都没种过地,不懂很正常。”
      正常个屁啊,白瞎了她担心了好几天,人都瘦了好几斤。她仰头望了望天,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早知道会穿越到这种鬼地方她还学什么设计啊,就应该去学农业。
      两人又去旁边看了看水稻,孟青摘了一个搓了一把,稻皮破开流出来一些奶白色的水,看样子短期内也是收不了的。
      种地真心好难啊,臣妾做不到啊。
      她叹了一口气,背起小背篓和福临一起上山准备去弄一些新鲜的肉菜来犒劳犒劳自己。
      晚上回来两个人对着慢慢一桌子的菜吃的好不过瘾,孟青特地从空间里拿出一瓶珍藏的人头马,小有情调的拿出两个酒杯互饮。
      孟青喝着喝着就噗嗤一笑,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桌子上的蜡烛对着给自己夹菜的福林说:“如果吃的不是这些盆盆碗碗的菜而是牛排,有酒,有蜡烛,有鲜花,那该多有情调。”
      她说的这些福临是不懂的,他只知道眼前这个女子跟暗卫的反馈不一样,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他以前对她的了解仅限于暗卫的只言片语,只有真正接触到她才知道这个女人是个怎样的瑰宝。
      他知道自己让她寒了心,不过没关系,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把她的心重新捂化。
      福临看着显然带着醉意的妻子也轻轻一笑,顺手又夹了一筷子河虾放到她碗里:“吃吧,等明天我去给你猎野牛,到时候在吃牛排。”
      至于牛排是什么,他不想去想,也不愿意去想。因为一想只会觉得他和她离得很远,远的只能看见她,却触碰不到她。
      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自己是和董鄂氏来到这异世,情况会怎么样呢,可能两个人都会自怜自哀自暴自弃,或者董鄂氏还是会用自己的吴侬软语轻声的安慰他,可是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抗,懂得的可能就只有诗词歌赋,那又有什么用呢,或许自己是有一把子力气,可是,自己真的能一开始就像是皇后一样立起来吗?
      难,如果没有皇后,他可能会死在这里。
      或许如果没有来到异世,他可能会按照之前的想法废了她,立温婉贤良的董鄂氏为妃为后,就跟穿越之前晚上他跟孟青说的一样,他会和乌云珠生下他的第一子,可他还没有废后立妃的时候,他跟孟青一起穿越了,两个人虽然彼此怄气争吵过,但是也是互相扶持的相处了几个月。
      在这几个月里他知道了乌云珠的真面目,也放下自己对多尔衮对孟青的成见重新认识她。如果说一开始他对这次穿越抱怨过,痛恨过,那么现在他就是无比的感谢上苍,哪怕这个地方没有奴才伺候美婢环绕,吃饭穿衣都得靠自己动手,他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就是……福临看了眼已经醉的睡过去的孟青心里有些忧愁,或许是之前做的太过分,她到现在也还不曾依赖他,信任他,心悦他。
      
      第二天孟青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她揉了揉有些昏沉发胀的脑袋,轻轻按了按太阳穴,缓了一下才爬起来洗漱。
      她找了一圈没有看见福临的踪影,慢悠悠的踱步到厨房,打开锅盖,锅里有一碗温着绿豆粥,炉子里还有一碗熬的奶白色的鱼汤,孟青慢条斯理的把东西都吃了,搬着凳子坐在大门口发呆,她现在整个人软绵绵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劲。索性盯着第一子跑圈,目光涣散的看着肥溜溜的第一子,偶尔给它丢一个松子,看久了差点又睡过去了。
      福临拎着羊奶回来就看见做到门口脑袋跟小鸡啄米一样的孟青,急忙拍醒她让她去床上躺会儿。
      孟青摇了摇头:“不睡了,睡了晚上该睡不着了。”她盯着他手里的桶:“里面装了什么?”
      “羊乳。晚上给你做羊乳杏仁酪,给你煮一碗羊乳杏仁露。”福临歪了歪桶给她看了眼,孟青瞬间就没有了兴趣。
      孟青对羊没兴趣是有渊源的,一开始福临逮了一公一母两头羊,后来又逮了一头母羊,圈养在一块儿,或许公羊觉得这两头母羊就是它的妻妾了,自觉把两头母羊揽在自己的羽翼下不让孟青和福临打它们的主意。
      虽然它是头很有责任感的羊,但是毕竟它也只是一头储备粮,是福临专门养着以备不时之需给孟青补身子的,连自己都保护不好怎么能保护的好自己的大小老婆,所以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稍微瘦弱一点的小妾成了福临锅里的羊肉汤,然后进了他和孟青的肚子。
      公羊作为一只争气羊,没多久母羊就怀孕生崽了,孟青得知母羊生崽之后第一时间拎着桶兴冲冲的去挤奶,但因为业务不熟练挤的母羊咩咩叫都没挤出多少奶来,急的满头大汗的孟青并没有注意公羊已经走到她身边了,于是沉迷挤奶的孟青被公羊飞起一脚一蹄子踹脑袋上连人带桶倒在一边,当场头昏眼花脑袋冒星星,头上肿了个老大的包,在床上躺了两三天脑袋才不晕乎。要不是孟青说情,护妻心切仗蹄子行凶的公羊早就被福临炖掉去阴曹地府陪它小老婆了。
      孟青留它一命纯粹是羊肉吃腻了,而且大热天的吃羊肉非得补出鼻血来,还是留着冬天在宰吧。
      不过从此之后,她拒绝去羊圈,挤奶的活儿也一并交给了福临。
      羊奶照喝,挤奶喂羊打死不干。
      当晚孟青美滋滋的喝了一大碗羊乳杏仁露,吃了两块羊乳杏仁酪,还吃了一大碗饭,瞬间吃饱喝足之后瞬间恢复了精神,感觉自己又是条好汉。拉着同样吃饱喝足无聊的发霉的福临打扑克,两个人玩到凌晨两点多才扛不住倒头睡过去,第二天不意外的两个人都起晚了。
      “不能堕落下去了。”孟青喝碗粥把碗一放:“我们去砍柴吧。”
      福临看着自从那晚醉酒之后就跟他亲近了不少的妻子点头,然后把碗筷收拾洗好,两个人带着柴刀锯子就往山上跑。
      砍柴一般都是选择好烧耐烧的,比起穿越之后力气大了不少轻轻松松能拎起二百斤的福临来说,孟青就是个弱鸡,她喘着气把一棵跟她腰差不多粗的杉树松树放倒,准备晒干了到时候做火引,松树和别的树不一样,因为有松脂的原因它本身就比较好燃,一点就着还耐烧,不过也比较难砍。所以和一直在砍杂树杉树的福临相比,她一直就挑松树下手。
      树木放倒之后收拾好,主干可以留着搭架子或者是做凳子桌子什么的,分枝枝桠晒干带回去就是柴。孟青把砍好的树木收进空间特地留出来的空地里,下山之后带到家里院子外晾晒,到时候拾掇好放进柴房,方便又省事。
      这个时候山上的蘑菇和松茸基本上就不见了,两个人砍柴砍的乒乒乓乓的也没有不长眼的动物跑过来送菜,孟青对此颇为遗憾。
      虽然很多动物都已经吃腻了,但是她现在沉迷于储备粮食的活动中无法自拔,恨不得每天把二十四小时掰成四十八小时花。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