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系统口中的雨季来的猝不及防,福临这边刚把猎回来的野物收拾干净,瓢泼大雨就倾泻而来。
      他匆匆忙忙把院子里晒着的东西都收到屋子里,又去田里开了口子让多余的水流出去,免得禾苗被水跑的浮起来。菜地里孟青早就搭好的木架起了大作用,上面的干草打散一铺,雨水不会直接把刚长出来的菜苗给淋死。
      等所有事情都忙完再回到屋子里的时候,福临已经被淋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幸好孟青在此之前耳提面命的跟他科普过,不然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场大雨摧残作物而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他看着暗下来的天色,带上斗笠披上蓑衣拿着另一套雨具就往外走。孟青一大早就上山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他记得她出门的时候是没有带雨具的。
      走到山脚下的时候看着一个粉色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往下走。
      孟青个子小小的,那么大的雨伞根本撑不住,她索性淋着雨下山。
      福临赶紧冲过去把斗笠递给她,又帮她把蓑衣穿好,孟青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搂在怀里,她的斗笠撞到福临的下巴上,也没听见他喊疼,只听见暴雨中他依稀说了句“幸好你没事。”
      要不是她耳朵尖,这句话可能会跟着风消散在着瓢泼大雨里。
      
      福临很快就松开她,换成搂着她的肩带着她往家里的方向走。房子竣工住进去才没几天,也是运气好才赶在了雨季之前。要是没有孟青的帮忙还没那么。
      福临搂着她的手微微收紧,虽然上次是他先跟她说话的,但是孟青对他除了会说几句必要的话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亲近的表示了,住到新房子里面也是一人一间房,还不如当时一个树枝屋子里面睡沙发来的近呢。
      路过田和地的时候孟青看着已经处理好的田地,觉得当时她带着福临下了两天地是对的。不然那么大的雨,水稻和红薯,藕不说,别的菜苗肯定被淋的七零八落,死的透透的。
      进了院子福临才想起院子里种的玉米和高粱没有用干草挡雨,又冒着雨去给高粱玉米铺草。
      孟青在空间里面接了两桶热水拎到浴室,喊了福临洗澡,又去厨房把姜汤煮上,这才有空去空间泡澡,为了以免感冒,两个人的热水里面都丢了几片姜。
      水往身上一扑就是一股辛辣味,孟青拧着眉头洗了澡,把脏衣服丢进自动洗衣机,一边擦头发一边从空间出来往厨房走。
      厨房里面福临已经在做饭了,之前被饿了几顿之后,福临学会了自己做饭,一开始简直是黑暗料理,现在味道也不错。
      一个简单的鱼片粥,炒了早上剩下的饭,一小碟子老干妈。砂锅里面像是在炖着什么,孟青走过去掀开盖子,一股扑鼻的鸡肉味和墨鱼味扑鼻而来。她看了眼,里面还加了小笋干和蘑菇。
      孟青突然间就想起了奶奶的老鸭笋干汤,一瞬间口水泛滥。
      
      “洗完了把姜汤喝了吧。”福临炒着青菜头也没抬,炒起菜来样有模有样的。一件酱色的褂子露出两个结实的胳膊,经过近两个月的劳作,福临终于从小白脸变成了靠谱男。
      孟青看着他这样子突然就笑了。她想起了星爷功夫里面的那个十二路谭腿。
      “笑什么?”
      “没什么。”孟青喝了姜汤,把碗放到洗碗盆里,又拿了干净的碗筷出去摆好,坐等吃饭。难怪以前她爸她妈总是让她早点结婚呢,说是有个人照顾自己总比一个人好。以前不觉得,现在想想有人伺候确实是挺好。
      可一个月前,还是她在伺候他呢。
      福临端着托盘托着菜出来了,把菜摆好又给她盛了饭:“时间紧就先吃这些,晚上吃丰盛一点。给你炖了野鸡墨鱼汤。女人喝了好。”
      自从他一个月看到孟青来葵水疼的死去活来,脸色白的跟鬼一样就被吓坏了,主动承包了家务活不说,那几天还把孟青伺候的跟祖宗似的,虽然一开始做起来笨手笨脚的,但是很快也就熟练起来了。
      当时他问她是怎么了,只见来到这里那么久一直以坚强示人的她突然红了眼眶。
      可能是疼的,也可能是委屈,她讽刺的看着他,似乎要把积攒的怒意和怨气都发泄出来:“这还不是得感谢你,两年避子汤,还有来这里之前那碗加了红花和麝香金丝血燕,你忘了。”
      那碗金丝血燕差点要了她半条命,就连穿越过来前两天都还一直恶露不止。
      他当场如遭雷击,避子汤他是一直知道的,可是那碗金丝血燕又有什么问题,那还是乌云珠特地给她熬的,说是自己和他伤了孟青的心,怎么说孟青也是嫡后,要废了她封弟媳为妃,怎么都是对不住她。
      乌云珠吴侬软语担忧又哀愁,现在仿佛还能听见,他当时还夸她懂事贤淑,觉得刁蛮跋扈的孟青配不上那么好的东西,更配不上乌云珠的心思。
      这个女人是不屑说谎的,而且他也从没有见过她来葵水时会这么痛苦,那么就当真是乌云珠算计了他,现在想想,真是傻透了,她哪里是贤淑懂事,她分明是想借自己的手除了孟青。一想到自己心悦的是这么个女人,福临的心情有些一言难尽,难怪孟青以前总是让自己去找太医看看眼睛。
      后来他绞尽脑汁的想以前太医和自己母后提过的一些对女人好的东西,每天都要炖一个汤看着孟青喝完,有时是鱼汤有时是鸡汤,前段时间更是废了大功夫去猎了几头野羊,打死了的当场就剖了回来给孟青炖枸杞羊肉汤,活着的两头小羊带回来养在羊圈里。
      孟青可不知道福临想的那么多,她欢快的喝了一碗粥还吃了一碗饭,摸了摸鼓鼓的肚子心里美得不要不要的,下雨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她不用那么忙了。不用每天累死累活的储存雨季的食物,她可以坐下来看看书,画一会儿画,甚至还可以做几件衣服。
      
      孟青看着下的没完没了的雨眼巴巴的站在大门口,活像了是一只期待出去玩耍的鸟儿。福临一边打磨炕桌一边时不时的看她一眼。短短五天,他看着她一开始喜滋滋的拿出书来看,没一会儿又开始做衣服,衣服做了两件又拿出自己储备好的食物进行登记,到现在无所事事的坐在门口看雨。
      福临把炕桌打磨的光光滑滑的,又把孟青缝好的桌套套上去,检查了一下没有哪里不对的,才把桌子搬到自己房间的炕上。
      闲的快要长毛的孟青终于把目光放到了福临身上,她翻了一块浅蓝色的布出来,给他做衬衫,然后又给他缝了两条内裤。早看他的亵裤不顺眼的狠了,明黄色的薄亵裤根本就什么都兜不住,跟遛鸟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福临拿到裤子之后有一瞬间的尴尬,他耳朵尖有些红,拿着裤子直接收进自己的房间叠好。然后揉了揉眉头小声嘟囔:“又不是没有收到过她给你做的衣服,矫情什么。”
      孟青可不知道他的心理想法,她哼着歌把雨季之前收集的麻翻出来打算做个网,湖里的鱼很多,也许是没有经历过捕捉,根本没有趋利避害的意识,好捉的很。系统说过雨季之后就是高温,最高温度高达五十多度,到时候用来晒鱼干肉干菜干是最好的。
      孟青的渔网到底是没有做完,因为她大姨妈来了,她抱着肚子躺在床上,哪怕被一代帝王伺候的跟祖宗一样也挡不住她的暴躁。
      大家族里的女孩子,哪怕是一出身身体不好气血两虚也会有专人慢慢调养,根本不会跟她一样疼的死去活来,说到底她遭得罪还是拜福临和董鄂氏所赐。好好的一个身体被他们做贱成这样,她表示看都不想看到罪魁祸首。所以福临在准备爬上床搂着她的时候,被她一脚踹了下去。
      福临阴沉着一张脸站起来,脸色很臭的看着床上的孟青,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又什么都没有说,板着脸出去了。孟青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然后把薄毯一拉,捂着头睡过去了。
      谁还不是小公主了!
      
      小公主福临拎着一个小炉子进来,往砂锅里面倒水熬红枣枸杞粥,这些东西都是孟青拿出来放到厨房的,偶尔自己熬肉汤做宵夜的时候会放一些。
      把炉子放在窗下方便照看,又把孟青身上的薄毯拉下来一些,等事情都做完了才搬了凳子进来继续编孟青没有完工的渔网,一开始磕磕巴巴的弄坏了不少,后来也让他找到了规律,渐渐地速度快了起来。孟青一直没有醒,福临看了她一眼,觉得她脸色还难看的紧,又重新给她灌了一个热水袋放在她肚子上面,这才出去准备弄点吃的。
      他守了一下午,现在整个人腰酸背痛的,眼睛也有些发木。也没有另外做什么吃的,就把中午的剩饭炒了炒,倒上鸡汤囫囵吃了。福临刷着手里的碗,觉得自己是越来越适应这里的生活了,没有人伺候,没有锦衣玉食,想要吃上东西得自己做,自己种,房子也要自己盖,唯一能说上话的孟青也病怏怏的躺在床上。
      他眼圈发红鼻尖发酸,一时间特别想念自己皇额娘,哪怕是一直讨厌的多尔衮,他有那么一瞬间也是想念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