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素=储备粮=王妃》春风无邪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1-06 15:26: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回家 ...

  •   # 004
      
      飞行器停在亲王府大门外的草坪,云枢后半程睡了一路,萧谕伫在椅子前望着睡熟的云枢,少年嘴角微微上翘,不知是梦到了什么高兴的事。
      他俯身想把少年抱起来,结果刚碰到云枢就睁开眼,迷蒙地叫了一声,“叔叔。”
      
      萧谕顿时脸黑下来,他放开云枢冷声说:“到了,下来。”
      
      云枢领会到萧谕莫名的怒气,他的叔叔只有一个,虽然萧谕比不上他叔叔,但他确实觉得萧谕和他叔叔很像,人也不错。
      
      在他从孤儿院到研究所后,最开始照顾他的是心理医生。
      后来那位心理医生对说,他看起来感情迟钝,实际是他是太聪明了,即使在什么都不懂的年龄,也学会了面对别人的恶意坚持自我。
      
      但那个心理医生不知道,那其实是因为他有一个叔叔,除他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叔叔在他脑海里。
      
      他第一次见到叔叔是在他5岁的时候,那天孤儿院有一对夫妇来看孩子,见到他非常喜欢,问他愿不愿跟他们走。
      那时他还非常想要有爸爸妈妈,可是不等他点头,那个总是抢他东西的哥哥递给一把撕碎的照片,那是他亲生父母生前留给他唯一的照片。他很生气,动手打了对方,可总是欺负他的哥哥却不还手,哭着任他打。
      后来那对夫妇带走了撕碎他父母照片的哥哥,他被院长关进小黑屋里。
      
      那天,他特别难过,他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错,却每个人都责怪他,他非常讨厌那些人,他想要是他们都不在就好了。
      就是那一刻,他的身体涌出一股奇异的力量,他浑身发着光,手指轻轻碰一下小黑屋的墙壁,墙壁上的涂料就唰唰地变成灰烬。
      
      “云枢,别害怕!你是这世上最坚强的宝贝,是我最可爱的小宝贝。乖,不要哭,我会陪着你。”
      
      那之后,云枢知道了他脑中有一个叫域海的世界,在那里他遇到一个特别喜欢他的叔叔,叔叔很高,很帅,怀抱很温暖。
      
      云枢想到他叔叔也觉得温暖,决定不跟萧谕生气了,打着哈欠跟下飞行器,看到前面宫殿般的建筑,发现离飞行器还有一段距离。
      他懒洋洋地踩着草坪问:“为什么要停这么远?不能停门口吗?”
      
      萧谕还在生气,快步走在前面,听到云枢的声音下意识停住脚,回头去看路走得有气无力的少年,忍不住想这孩子到底有多懒?
      
      “殿下,您终于回来了。”
      
      一个高瘦的男人从宅子里跑出来,径直奔向萧谕,停在萧谕面前有些责备又关切地说:“听说你受伤了?严重吗?让我看看。”
      他说着就去拉萧谕的衣领,被萧谕侧身避开。
      
      “没事,已经好了。”萧谕瞬间凛出他惯用的冰山脸。
      “以你的能力区区几个星盗怎么会受伤!”男人说着视线转向旁边的云枢。
      
      云枢以为是在问他,回答道:“又不是玩游戏,受伤再正常不过。”
      男人瞬间被挑衅,“你就是那个云枢?听说殿下是为了救你才受伤的。”
      
      “周清墨。”萧谕这回是真的冷下脸,“本王的事要你插嘴?”
      
      叫周清墨的男人顿时一怔,望着萧谕满眼委屈,“我听说您受伤,实在不放心,要不要去检查一下,舰船上条件有限,别留下什么病根。”
      
      “你还要替本王安排行程?”萧谕眉头一沉。
      
      周清墨微微发抖,僵在原地又朝云枢看过去,“殿下,您打算把这个来历不明的Beta带进王府吗?我听说他是在YS001上面被你救下的,YS001就是一颗荒星,怎么可能会有正常人去那里!”
      
      云枢站在一旁等萧谕说完话,毕竟萧谕是亲王,他自己进去很可能被赶出来,可等半天两人居然把话题扯到他身上。
      他长年躺习惯了,站得太久就浑身发软,他走过去自然地搂住萧谕的脖子,把自己像个挂件一样挂上去。
      
      “萧谕,先给我找个地方,我累。”
      
      说话间云枢还下意识摸了摸萧谕的后颈,就如同在确定他的‘饭团’没丢,但对Alpha来说,腺体是全身最敏感的地方。
      
      “不要乱动。”萧谕猛不迭浑身僵了一瞬,把云枢的手摘下来。
      他虽然沉着脸,但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尤其是在周清墨眼里。
      
      萧谕并不是天生就这么难以靠近的,小时候周清墨像个小跟班追在他身后,那时萧谕就像个大哥哥会照顾他。但是慢慢长大,加注在萧谕身上的重担将他的温柔全部磨灭,他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萧谕用这样的语气对谁说过话。
      
      “谕哥。”周清墨听到云枢萧谕的名字,下意识叫出小时候的称呼,“你真的要跟这个来历不明的Beta——”
      
      云枢十分讨厌周清墨这个语气,可他对萧谕来说确实挺来历不明,那就不反驳了,却听萧谕打断周清墨开口。
      
      “他叫云枢,身高182,体重65,只记得自己名字,爱睡觉,爱撒娇。你还想了解什么?”
      云枢反驳,“我什么时候撒过娇!”
      
      顿时,周清墨哑然,两人仿佛情侣一般的画面让他心疼。
      
      萧谕继续说:“他是谁,我清楚就行,别让我再听到来历不明。”
      
      “可是,可——”周清墨眼眶发红地瞪着萧谕,半天也没有说出可是什么。
      
      他父亲是公爵周轲,他婶婶是萧谕的亲姑姑,他和萧谕算是一起长大,小时候他总粘着萧谕,大人都说要是他分化成Omega就嫁给萧谕,他当真了。
      可惜的是他没有分化,成了一个Beta,他曾经放弃过,但因为萧谕信息素的原因,萧谕这么多年没有婚配,他以为总有一天萧谕会放弃Omega,选择闻不到信息素的Beta,所以他一直在等。
      
      现在,他终于等到了,萧谕也确实选择了Beta,却不是他,而是一个来历不明,身份可疑,甚至萧谕之前根本不认识的Beta。
      
      “云枢是吧!”周清墨瞪向云枢,“亲王殿下身边不需要懦弱无用的人,我们都是Beta,你配不配留在这里,就让我验证一下。”
      
      他为追上萧谕去军校,毕业后虽然没上前线,但仍有军衔在,现在第一军校任教。以大众的标准来看,他是属于非常优秀的那一类,甚至超越了部分Alpha。
      这也是他的骄傲,他并没把云枢放在眼里,不过是萧谕一时被迷惑而已。
      
      “没兴趣。”云枢是真的站累了,干脆往草坪躺下去。
      草坪很干净,此时风清云淡,木荫挡住了日光,头边还开着小花,绕着蝴蝶,很合适睡觉。
      
      周清墨震惊地看着云枢,更加震惊地看向萧谕,敢在萧谕面前这么懒散的人早就被萧谕扔进太空了,可萧谕却对云枢的行为没有一丝不悦,甚至还有些纵容地笑了。
      他愤怒冲到云枢面前,踢了云枢的肩膀一脚,“你没胆就直说!耍什么懒!”
      
      云枢眼中除了萧谕这个‘饭团’,其他人类都是NPC,他根本没想理会周清墨为什么对他这么大敌意。
      但周清墨的脚碰到他时,他的防御机制越过大脑直接反应。
      
      他捉住周清墨的脚,一下翻起来,下一秒被周清墨就被他甩出去十多米。
      而他端端站直,转头对摔在地上的周清墨说道:“你防碍蝴蝶采蜜了。”
      说完他缓缓张开手,从他掌心飞出两只蝴蝶。
      
      萧谕震惊地望着云枢,他以为柔弱的少年竟然动作快如鬼魅。
      如果他的感觉没错,云枢刚刚徒手使用了精神力攻击。
      
      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有一个叫作‘域海’的精神空间,蕴含着可以操控的精神力,域海越广,精神力就越强大。
      但是,精神力可以压制精神力,但不能直接对外造成物理伤害,需要通过‘器’的转化。
      直接使用精神攻击基本上属于天方夜谭,数千年来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周清墨缓缓地爬起来,抬手摸在被云枢击中的腹部,可他疼的不仅是腹部,而像是浑身的都被震伤。
      刚才的感觉他很确定,他不是被云枢拳头的力量推出去的,而是一股无形的力量。他很熟悉,就是精神力。
      可是,怎么可能徒手用精神力攻击?
      
      周清墨撑着身体的疼痛,走到云枢面前,怀疑地打量着,他想确认刚才的不是错觉,于是说:“是我小看你了,这次我不会——”
      
      萧谕突然横身挡到周清墨面前,他旁观能看出云枢直接使用精神力攻击,周清墨肯定比他更清楚。
      直接使用精神力这个项目几百年前就有人提出来过,只是从来没有人做到。
      
      如果云枢确实能做到用精神力直接攻击,那他就是数千来年第一人,可以载入史册。
      但同时,也代表着危险。
      
      云枢完全记不得过去,加上他身上的疑点,没人知道他身上曾发生过什么,如果被透露出去,很可能被各种各样的人盯上,甚至是其它国家。
      
      “周清墨,到此为止。”
      
      萧谕冷眼看向周清墨,警告地说,“不该说的话,什么也别说。”
      周清墨对上萧谕的视线,直觉萧谕和他有一样的怀疑,或者萧谕早就知道。
      
      云枢看着萧谕和周清墨之间气氛诡异,萧谕突然到他面前,贴到他耳边悄声说:“这个人是我姑姑的侄子,你弄死他我会很麻烦。”
      
      云枢蹙了蹙眉,很给面子地回了萧谕一个‘那我原谅他了’的眼神,又伸起懒腰。
      
      周清墨听不见萧谕刚说了什么,只是他的怒火和妒火已经烧到头顶。
      不过他没表现出来,暗暗观察着云枢,如果云枢真的能直接使用精神力,整个星际感兴趣的人一定大有人在,根本不用他出手。
      
      于是,周清墨坦然地走向云枢,十分绅士地说道:“抱歉,云枢,作为亲王殿下身边的人,自然要为殿下的安危考虑,排除殿下身边潜在的危险,既然殿下相信你,刚才是我冒犯了。”
      
      云枢盯着眼前的周清墨仿佛又回到孤儿院里,周清墨像极了那些人前礼貌,背后却把他按在马桶里的人,他顿时对周清墨厌恶到极点。
      
      萧谕对周清墨说:“你可以走了。”
      周清墨想留下,但看到萧谕的表情,他识趣地开口,“我是来向您确认校庆——”
      
      “我说你可以走了。”萧谕重复。
      
      云枢动一下仿佛耗光了能量,他坚持半天,最后还是打起瞌睡,直接往地上倒。
      萧谕眼疾手快地接住他,将他横抱起来,他自然地蹭上去吸萧谕的信息素。
      
      周清墨愣在原地,看到萧谕连眼神也没给他一个,抱着云枢离开。
      他狠狠地瞪着萧谕抱云枢的背影,牙齿咬了又咬,满眼愤恨。
      
      云枢根本不知道萧谕把他带到了哪里,此时他啃着萧谕的脖子,又困又舍不得那一口信息素,最后被萧谕放到床上,萧谕要走他连忙把人拉回来。
      
      “萧谕,我饿,困。”
      
      萧谕撑着床才没压到云枢身上,他握拳强忍着冲动,“你到底是饿,还是困?”
      云枢闭着眼回答:“又饿又困。”
      
      “那现在你是要睡觉,还是吃、我?”
      “一起行不行?”
      
      萧谕还没明白他要怎么一起,床上的少年突然蹭起来,一口咬在他的后颈,他立即放弃理智,松开手,将怀里的少年压回床上。
      
      ——什么都他妈的不重要,老子只想醉在温柔乡。
      

  • 作者有话要说:  萧亲王:你不是说要吃我吗?
    云枢:我吃了。
    萧亲王:我的本体是信息素,谁也别拦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